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一章 再见青春
    翟颖此时很不爽,但却又没办法发作,谁让把她揪出去的是陈桂芹那?小魔女也只能恶狠狠的瞪着跟她抢男友的老女人储雨荷了,不过心里却有些嫉妒这老女人,胸怎么那么大?肯定以前没少被人摸,不然不可能这么大,哼,早晚有有一天我会比你还大。

    如果让储雨荷知道小魔女心里恶意的想法,估计会被活活气哭,她清清白白的身体也就被楚天羽这混球看过、摸过,可没让其他男人看过,更别说摸过了,至于胸为什么这么大?发育好呗。

    其实储雨荷的胸部也没大得那么夸张,但跟翟颖比起来,却是硕大无比,谁让小魔女胸太小,已经可以称得上太平公主了。

    翟颖一走楚天羽到是感觉头疼的毛病稍稍好一些了,本来他这就够乱的了,小魔女在跟着添乱外加架秧子起哄,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翟颖一走房间里的气氛就有些尴尬,楚天羽不知道跟储雨荷说什么了,最近储雨荷太不对劲,而储雨荷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个人陷入了沉默中。

    外边陈桂芹到是跟坐在轮椅上的龚月明聊得跟投缘,至于楚天羽那可怜的赵叔正在厨房里忙活,为了招待龚月明、储雨荷母女陈桂芹也是下了血本了,小饭馆都关门今天不营业了。

    楚天羽坐在那感觉气氛尴尬得让他难受,实在有些受不了了只能打开话匣子道:“储老师你们该开学了吧?”

    储雨荷正在出神,楚天羽这一说话先是“啊”了一声,赶紧道:“已经开学好几天了。”

    楚天羽这才想起来正月十五都过去好几天了,学校也早到了开学的日子,他问这问题纯粹就是没话找话说,缓解下两个人之间的尴尬。

    但说了这个话题后楚天羽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本就不是个善于跟女孩打交道的人,跟苏允君能油嘴滑舌的说话,纯粹是两个人突破了最后的防线,熟得不能在熟了,跟熟人说话自然是百无忌惮,什么都敢说,可对上储雨荷又或者其他女孩,没跟她们熟到苏允君的地步,楚天羽自然是又恢复了常态,有些呆,有些木那,这也是多年来楚天羽一直当单身狗的主要原因之一。

    要是他是个善于跟女孩交流的人,也不会大学四年那么多女生竟然连个女朋友都交不到了。

    偏偏储雨荷也不是个善于交流的女孩,尤其是跟异性,并且还感觉楚天羽似乎不大想跟她说话,这让储雨荷心里有些委屈,所以就更不会开口了。

    过了好一会楚天羽侧头看了下储雨荷,这才发现她今天的穿着打扮,跟苏允君不同,苏仙子走的是时尚清冷范,衣着时尚但却并不花俏,颜色偏冷,给人一种美是美但却不敢靠近的感觉。

    储雨荷那似乎很偏爱运动装,在楚天羽的印象中,她好像似乎从来都是一身运动装,哪怕是冬天也是如此,只是外套会是运动款的棉服,今天也是如此,外表套着一件稍稍有些宽松的卫衣,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修身运动裤,包裹着她的翘臀还有美腿,脚下则是一双慢跑鞋,不过这样的鞋子冬天穿似乎有些冷,可好像储雨荷并不在乎,她更在乎的是轻便与舒适。

    楚天羽看到这叹口气,想了下措辞道:“储老师我妈可能跟你说了一些什么让你误会了。”说到这楚天羽站起来把放倒床头柜上的照片拿起来,轻轻擦拭一下,其实上边并没有灰尘,相框早就被陈桂芹擦得一尘不染了。

    照片中的储雨荷同样是穿着运动装,笑容灿烂而富有青春的朝气,那时候她不过是个刚离开大学校门的女孩而已。

    这张照片对于楚天羽来说有着太多关于青春的记忆,那个虽然早已经泛黄,但却疯狂的夏天,他跟无数的男生一样为储雨荷着了魔,无时无刻哪怕是睡着了眼前也都是储雨荷的身影,在荷尔蒙的支配下那时的楚天羽连偷看储雨荷洗澡的事都干得出来,可见当年他是多么的爱慕储雨荷。

    但这都是往事了,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但随着长大,曾经看来很重要的人跟事,也不在那么重要了,这就是长大,长大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失去了当初的单纯,失去了曾经的固执,更失去了当初那份纯真的爱恋。

    可在回首往事的时候,虽然觉得当初干的那些事又荒唐又可笑,但却无比的希望自己能够回到那个泛黄的夏天,放肆的笑,大声的哭,喊着、叫着我要长大,哭着、闹着说我爱你。

    经年后这份轻狂、那份无知,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可有近在咫尺,明明看得见,却偏偏拼了命的也在也抓不住,这就是青春,这就是过去,这就是曾经,这就是属于每个人的年少轻狂,虽然可笑,但却永远值得怀念。

    关于青春,关于岁月,关于楚天羽的青春岁月,储雨荷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但是楚天羽现在却不在那么爱慕她了,哪怕她近在咫尺,哪怕她触手可及,哪怕她已经表露出愿意跟楚天羽在一起的意思,可是楚天羽长大了,可是楚天羽心里有了个人,他的心在也容不下其他的人,楚天羽只能心里轻声对储雨荷说上一声对不起。

    想到这楚天羽笑着把照片递给储雨荷道:“储老师这张照片我不知道您还有没有,但不管怎样,这张照片送给您了。”

    看着放在储雨荷手里的照片,楚天羽心里有些发酸,心里暗暗的道:“再见了青春,再见了曾经的我。”

    储雨荷并不是傻子,她明白楚天羽的意思,他是在用这样隐晦的方式跟她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真的只把你当成我的老师,没错当年我确实疯狂的爱慕着你,但那是曾经了,我长大了,我心里有了别人,只能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了。”

    储雨荷呆呆的看着手里的照片,她同样知道这张照片对楚天羽意味着什么,对他又有多重要,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楚天羽长大了,他在跟过去的自己告别,跟自己的青春告别,也是跟她告别。

    储雨荷感觉心里难过的厉害,很想大声指责楚天羽既然你现在已经不喜欢我了,为什么还要招惹我?让我误会?

    但是这句话储雨荷说不出来,因为她同样知道楚天羽并没有招惹她,也同来没跟她说过任何过分的话,一直是把她当老师看待,只是他是在帮自己,无条件的帮自己,或许是念着当年的师生情,也或许是因为自己当年曾经大度的原谅了他,挽救了他的一声,他只是想帮自己,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储雨荷想哭,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个男孩动心了,可最后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知道为什么储雨荷竟然笑了,笑得很开心,笑得很灿烂,就像照片里的她。

    储雨荷轻声道:“谢谢你楚天羽。”

    楚天羽只是笑,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储雨荷懂他的意思,这让他如释重负,有一种得到解脱的感觉。

    储雨荷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心情楚天羽不知道,他只知道这顿饭大家吃得都很开心,除了翟颖,小丫头很敌视储雨荷,吃饭的时候也不给她任何好脸色,弄得陈桂芹有些尴尬。

    储雨荷又成了楚天羽印象中那个温婉贤淑的储雨荷,这让楚天羽更是长出一口气,看来这件事是彻底过去了,要是在继续下去楚天羽真得发疯。

    一顿饭就这么过去了,楚天羽亲自把储雨荷跟她母亲送了回去,储雨荷看起来心情不错,并没跟楚天羽闹什么小脾气,这更是让楚天羽放心了。

    回到家楚天羽洗漱完毕躺在沙发上,先是给苏允君发了微信,只有两个字——想你!

    苏允君回复得也很简单——我也想你!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楚天羽醒来后是感觉神清气爽,该解决的都解决了,目前在没有什么麻烦了,现在楚天羽一是继续在医院当他的大夫,而就是得把养殖场繁育出来的牧畜销路问题解决,最后就是等着翟颖的姑姑来接她。

    当天中午楚天羽就把刀子、眼镜几个人约了出来,让他们开始去静海市各大菜市场进行相应的市场调查,主要就是搞清楚目前静海市什么肉类最受欢迎,卖价如何,进价又如何,还有就是让刀子去搞两三辆二手的冷藏车,用来运送肉类用。

    把这些事敲定好后刀子跟眼镜立刻把人都散了出去,要说跟三教九流打交道,还真是得靠刀子这些人,他们这些人别的本事或许没有,但跟三教九流打交道的事却是门清。

    现在楚天羽只需要等着把这些人收集到消息归总到一起,然后想出个打开销路的办法就可以了,时间还不少,第一批牲畜上市的时间要等清明后,现在才二月末,楚天羽差不多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去解决这件事。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