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麻烦大了
    不得不说楚天羽的预感是很准的,就在陈桂芹遇到储雨荷的第二天晚上,楚天羽最不想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这天还不等楚天羽下班陈桂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儿子下班早点回家啊,今天家里来客人了。”

    从陈桂芹说话的语气来开心情是相当不错的,只是楚天羽搞不懂自家家一向客人少,怎么今天突然就来客人了?是谁那?于是他问道:“妈谁啊?”

    陈桂芹似乎不想跟他说是谁,有些不耐烦的道:“让你赶紧回来就回来,那那么多问题?行了就这样了,我还忙那!”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楚天羽是一头雾水,闹那样啊?

    金辉凑过来拍拍楚天羽的肩膀道:“晚上跟我出去吃饭,有人请客。”

    楚天羽可不是刚来医院的菜鸟了,不管怎么说也来急诊半年多了,当然绝大多数时间他是待在正丰堡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了解急诊的情况,金辉所说的有人请客十有**又是患者家属,这样的情况在普遍不过了,在患者家属看来,要是不请医生吃上一顿饭,心里就放心不下,好像不请吃饭医生就不会给他们的亲人好好治疗似的。

    这样的饭局每天都有,很多医生都不想去,实在是没意思,但拒绝后这些家伙就开始各显神通了,通过层层的关系找到也在这家医院工作的人,一般还都是一些中层领导,或者是主要科室的高年资医生,有些能量大的甚至能请动院长级别的,现在这些人出面张罗着吃饭,面子总是要给的吧?真不去以后还怎么相处?在华夏不敢干什么都讲究个人情,你要是连这点人情都不讲,以后也不好在单位里混,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去了,出来混没办法!

    听金辉这么一说楚天羽就知道他准是遇到这种情况了,不想一个人去,就到处拉相熟的同事还有护士一块去,这也是家属的意思,尽可能的多找一些急诊科的医护人员,吃上一顿饭以后有点什么事也好张嘴。

    楚天羽冲金辉晃悠下手里的手机苦笑道:“今天是陪不了你了,我家首长给我下了死命令,让我下班就回家,说是家里来了客人。”

    金辉面色古怪的看着楚天羽坏笑道:“不会是给你安排相亲吧?”

    楚天羽一翻白眼道:“去你的,我有女朋友。”

    金辉撇撇嘴道:“在那啊?领来给哥哥我看看,说了八百遍有女朋友,可我们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任佳佳也不知道从那蹦出来气呼呼的看着楚天羽道:“谁是你女朋友?”

    看到任佳佳反应过激的样子楚天羽就是一阵头疼,现在整个急诊科,甚至整个医院都知道任佳佳在倒追楚天羽,这话当然不是楚天羽说出去的,他没那么无聊,说这话的是任佳佳,这丫头大大咧咧的,还是个话痨,心里就藏不住事,早就嚷嚷着楚天羽是她的,让别人都不许打她主意。

    现在她听到自己的话,看这样子就要闹起来,楚天羽能不头疼吗?心里大骂那不靠谱的上帝给他弄个这种没事就吸引女人的破属性干嘛?还嫌自己麻烦不够吗?

    楚天羽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样的属性不知道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那个男人不希望自己是万人迷那?那个男人不希望自己不管走到那屁股后边都会有一群美女苦着喊着说喜欢他,要给他生猴子那?

    不过真要是跟楚天羽一样,很快这些男人就会发现,这在他们看来是梦寐以求的隐藏属性,其实就是个麻烦吸引器,一大堆女人应付起来就已经很费劲了,并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早晚得被这些女人给烦死。

    楚天羽已经察觉到这个严重的后果了,所以现在轻易不跟女孩接触,生怕屁股后边追着一群女人,他有苏允君也就够了,他也没想过什么三妻四妾的生活,女人多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楚天羽赶紧站起来就走一边走一边道:“哎呀,哎呀我忘了我还有个患者没看那。”说完就跑了。

    任佳佳急道:“楚天羽你给我站住,你把话说清楚,你怎么就有女朋友了?她叫什么?她在那?”

    看着一前一后跑出去的两个人李吉祥羡慕的道:“特瞄的,这人帅啊就是好,我要是长的跟楚天羽的,我特瞄的做梦都能笑醒。”

    金辉在一边泼冷水道:“胖子醒醒啊,天还没黑那,做什么梦?你这样的想长成楚天羽那德行?我看你得去一趟韩国斧刀打洞了。”

    李吉祥骂道:“去你大爷的,你丫嘴里就吐不出象牙来。”

    舒冰雨悄悄桌子道:“你倆注意点,这是医生办公室,被患者跟家属听到你俩说这些脏话投诉你们够你俩受的。

    金辉跟李吉祥可都惹不起舒冰雨这朵急诊之花,只能互相看看做了个鬼脸开始干活,都希望能在下班前把手里的活干完好早点回家,这样的想法他们每天都有,但每天都实现不了,急诊这地方事最多,一天不加个班都不正常。

    不过今天也不知道是楚天羽这些家伙运气好,还是老天爷今天开眼了,到下班的时候没来什么急症的患者,大家可以正常下班了,这让李吉祥是高呼万岁,终于不用加班了,要是每天都能这样该多好!

    楚天羽早早的就溜了,生怕被任佳佳堵住,他现在是怕了这丫头了,不管跟她怎么说都没用,她就是一根筋,必须要把楚天羽拿下才肯罢休。

    但是到了家楚天羽就傻眼了,陈桂芹在正常,翟颖跟赵景波在也正常,但储雨荷跟她母亲龚月明在就不正常了,她们母女怎么来了?

    楚天羽想到这在看到母亲笑得都快开花的脸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用想肯定是母亲乱点鸳鸯谱,把储雨荷母女请过来的,自己这老妈那都好,但就是这着急自己结婚赶紧生孩子的事不好,还见一个就误会一个是自己女朋友的毛病也不好。

    楚天羽感觉头很疼,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储雨荷、龚月明打找出,翟颖脸色不是很好看,坐在一边冷眼旁观,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储雨荷脸色羞红,也不知道是陈桂芹跟她说了什么,还是龚月明说了什么,总之这幅娇羞的模样就像是第一次见公婆的小媳妇似的,看得楚天羽心里是咯噔、咯噔的。

    陈桂芹看楚天羽回来了,立刻道:“儿子你陪雨荷去你那屋聊会,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语言,就不用陪着我们聊了。”

    楚天羽立刻走过去小声道:“妈你这是要闹那样?”

    陈桂芹不由分说的推着楚天羽进了他的房间,储雨荷竟然跟了过来,低着头也不敢看他,弄得楚天羽是这个无奈。

    当楚天羽一进自己的房间时立刻感觉麻烦更大了,他那老妈也不知道从那翻出来他多年前搞来的储雨荷照片,还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这……

    楚天羽几步过去就想把照片藏起来,但储雨荷突然道:“我早就看到了,没想到都过了这么多年你还留着啊。”

    楚天羽立刻感觉是天旋地转,这下误会大了,储雨荷可不知道这照片八百年前就被楚天羽收起来了,全当是一个关于青春的美好回忆,她来一看到自己照片,肯定认为楚天羽还没忘了她,照片一直摆在自己房间里。

    楚天羽急道:“储老师,不是你想的那样?”

    储雨荷今天对楚天羽态度很不错,又是那副温婉贤淑的样子,看着楚天羽道:“你还想隐瞒?”

    楚天羽拍着头急道:“我隐瞒什么啊?我承认我当年确实喜欢过你,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

    储雨荷并没发脾气,只是看着楚天羽道:“你这人我发现怎么那么别扭那?有喜欢的人你还把我照片摆在床头柜上干什么?”

    楚天羽:“……”

    储雨荷突然低着头捏着衣角小声道:“其实你可以跟我说的,不用那么不好意思的,我可以给你个追求我的机会。”

    楚天羽此时都想给储雨荷跪下了,什么就给我个追求你的机会啊?不用想储雨荷变成今天这样全是他老妈的功劳,楚天羽仰天长叹,妈啊妈,您真是我亲妈啊,这麻烦给我找的,我现在是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要了命了。

    门突然开了翟颖背着手走了进来,这丫头很没预兆的恶毒道:“老女人。”

    显然是在说储雨荷。

    储雨荷立刻是一愣,楚天羽也是一愣,但是储雨荷却没生气,笑道:“小妹妹你这么说话可不对啊,我也没比你大多少,怎么就成老女人了?”

    翟颖撇撇嘴道:“你也好意思说没比我大几岁,你比楚天羽还大上三岁那,而我比他最少小五岁,这么一算你最少比我大八岁,你说你是不是老女人?”

    这次沦到储雨荷无语了,八岁啊?好像自己真的是老女人了。

    解围的人很快就到了,陈桂芹进来一把拉住翟颖把她往外拽,一边拽一边道:“大人说话你个小孩跟着掺乎什么?”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