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九章 巧遇
    储雨荷的反应很奇怪,楚天羽搞不懂一向温婉贤淑的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跟楚天羽印象中的那个爱笑、对谁温婉如玉的储雨荷实在是反差太大,其实储雨荷也同样搞不懂自己这是怎么了,现在只要一见到楚天羽动不动就喜欢耍小脾气,动不动就使性子,这还是自己吗?

    现在听到楚天羽的话储雨荷想也不想就道:“你说你对我做什么了?”

    楚天羽很是无语,他昨天真没沾储雨荷的便宜,但是要跟她说几次她才会相信?干嘛总把自己想得那么坏?没错,我几年前确实偷看过你洗澡,但那时候我太年轻了,也太冲动了,做事根本就不想后果,我已经跟你认错了,也知道自己错了,并且在也不会干这样的事,你储雨荷不能因为多年前的事就把我一棍子打死吧?这太武断了。

    楚天羽越想心里越气,转身就想走,但临走前却鬼使神差的道:“储雨荷你不是小孩了,收起你的小脾气吧,我不是你什么人,没责任也没义务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哄你,当你的出气筒。”

    楚天羽说完调头就走,在不看储雨荷一眼,楚天羽是真生气了,自己冒着天大的风险去救她,可最后那?得到什么了?得到的就是储雨荷的不满、质疑、冷语相向,这让楚天羽感觉很寒心,并且有一种在也不管她的想法。

    楚天羽到底不是圣人,只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而已,被储雨荷几次三番的误解终于是火了。

    储雨荷怒视着楚天羽离去的背影突然大喊道:“楚天羽你给我回来。”储雨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他回来,总之就是得让楚天羽回来,然后跟他大吵一架,不然她心里憋得难受,会疯掉。

    楚天羽转过身看着储雨荷不耐烦的道:“储雨荷你够了啊,请你别在无理取闹,我说了我昨天对你什么都没做,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解释,信不信由你。”

    楚天羽仍下这句话转身又走,但这次不是储雨荷喊他了,而是陈桂芹:“楚天羽你给我站住。”

    自己母亲的声音楚天羽如何听不出来,当时就是一愣,转过身诧异的看去,就见陈桂芹站在距离储雨荷不远的地方。

    楚天羽家跟储雨荷家都在一条胡同里,不过却是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并且陈桂芹从来都是从东边的出口出去,而储雨荷也是从西边的出口出去,因为这样的原因陈桂芹没见过储雨荷,但谁想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陈桂芹竟然从西边的入口进来了。

    楚天羽不解的道:“妈你怎么从西边回来了?”

    储雨荷同样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陈桂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感觉很紧张,就是那种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的紧张感。

    陈桂芹今天之所以从西边回来是去参加一个朋友儿子的婚礼,本来是中午去的,但中午饭店生意实在是太好了一些,走不开,陈桂芹就晚上去的,回来的时候正好距离西边不远处的公交站点下车,这样就不用在绕一圈按照原来的路线回家了,谁想刚进胡同就看到自己那倒霉儿子跟站在路灯下跟一个姑娘吵架。

    陈桂芹差不多把两个人对话全听到了,尤其是储雨荷质问自己儿子昨天晚上对她做了什么的话,虽然楚天羽说什么都没做,但陈桂芹则有些不大相信,要是儿子昨天晚上规规矩矩的,人家女孩能这么问他?

    陈桂芹瞪了一眼儿子,几步来到储雨荷跟前,刚才距离还是有些远,没大看清楚储雨荷的样子,但现在走过来一看到储雨荷的俊俏模样陈桂芹立刻是眼睛一亮,下一秒就惊呼着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你是储老师?”

    这话不但把楚天羽吓了一大跳,储雨荷也同样如此,两个人都搞不懂陈桂芹怎么一眼就认出了储雨荷,要知道他们两个可是从来没见过的。

    楚天羽诧异的道:“妈你怎么认识她?”

    储雨荷也好奇的道:“阿姨你认识我?”

    陈桂芹扫了一眼楚天羽,拉住储雨荷的手笑道:“我当然没见过你,但我见过你的照片啊。”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立刻是如遭雷击,要坏事。

    还不等他说话,陈桂芹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继续道:“我儿子有你照片,高中那会我给他打扫房间无意中看到的,这小子还给藏起来了,我当时问他是谁,他说是他老师,我那信啊,那有学生藏老师照片的,在说你有这样是吧……”

    陈桂芹的意思很简单,你这么漂亮,还年轻,我当时真不相信你是他的老师。

    陈桂芹继续道:“那会他不是快高考了吗?我怕他谈恋爱耽误学业,就……就偷偷去了你们学校,一打听,你还真是他老师,我……我就没在说什么。”

    别说陈桂芹了,就算其他学生的家长看到儿子房间里藏着储雨荷的照片,肯定也会误会,实在是储雨荷太年轻也太漂亮,根本就没个老师的样子,更何况当初她也是刚从校门出来,身上气质还很青涩,跟个学生也没什么区别。

    听到这楚天羽一拍头,坏了,自己老娘这么一说,自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当年别说他了,但凡是学校里的男生基本都有储雨荷的照片,甚至很多男老师都偷偷收藏了,数量最多的就是一张学校开运动会时不知道谁给储雨荷拍的,楚天羽那张就是。

    楚天羽当初可偷看过储雨荷洗澡,家里还有她照片,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楚天羽是喜欢她的,当然这是以前,可今天陈桂芹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说出来意义可就不同了,十有**储雨荷会误会楚天羽现在也没忘了她,只是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承认而已。

    事情跟楚天羽想得差不多,储雨荷此时此刻听陈桂芹说了这些后立刻气呼呼的看向楚天羽,意思很简单,你不说我是你老师吗?怎么你还留着我照片?

    女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陈桂芹可没说是最近在楚天羽房间里无意中发现的她照片,而是说的高中时候,但是在储雨荷听来,自动忽视了年份,想当然的就认为是最近,你说这女人奇怪不奇怪?她不聋,也不是不懂华夏话,可在这个时候听到的话却是按照她理解的来,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楚天羽感觉头很疼,相当的疼,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冲陈桂芹连连眨眼,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家,就别添乱了。

    陈桂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让儿子赶紧结婚,她好抱孙子,本来对任佳佳印象挺好,但可惜的是楚天羽去了半年多的正丰堡,任佳佳基本就不来了,哪怕楚天羽回来后,两个人也没联系了,这让陈桂芹有些着急,今天还跟朋友说让朋友给楚天羽介绍个对象,对方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谁想还没等介绍,她回来后捡了个现成的,这姑娘好,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那屁股肯定是生儿子的。

    陈桂芹压根就没想过储雨荷比楚天羽大,也自动忽略了他们之间的师生关系,女人嘛,就是这么奇怪。

    在有了储雨荷哪像是年纪大的模样,现在跟以前没有任何的分别,岁月根本就没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陈桂芹拉着储雨荷的手,对这儿媳妇是越看越喜欢,立刻道:“储老师你怎么在这啊?”

    储雨荷立刻又恢复了她往昔温婉贤淑的样子柔声道:“阿姨我家就住在这。”

    陈桂芹一愣道:“就住这?我在这胡同里住了几十年了怎么没进过你?”说到这左右看看又喃喃自语道:“我确实一般都走东边,西边这不大来,但住了这么多年也该见过你才是啊?”

    楚天羽看不下去了,赶紧道:“妈人储老师刚搬过来的,好了,太晚了,咱们回家吧。”

    陈桂芹瞪了一眼楚天羽道:“回什么家?我问你,你是不是欺负储老师了?”

    楚天羽这个头疼,赶紧道:“我没有。”

    陈桂芹根本就不信,一侧头看向储雨荷,发现自己这宝贝未来儿媳妇低着头满脸的委屈,立刻更相信储雨荷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天羽,把储雨荷拉到了一边也不知道说什么去了。

    楚天羽几次想过去,但都被陈桂芹给骂了回来,足足过了四十多分钟陈桂芹才过来没好气的道:“回家我在跟你算账。”

    储雨荷冲陈桂芹挥挥手笑道:“阿姨再见,我先回家了。”

    陈桂芹也赶紧冲她笑着挥挥手道:“赶紧回去吧,好好照顾你妈。”

    娘俩往回走,楚天羽忍不住道:“妈你跟她说什么了?”

    陈桂芹冷冷一笑道:“自己干的好事,还不认账,是不是男人?”

    楚天羽急道:“我干什么了?”

    陈桂芹瞪了他一眼也不说话,迈步往前走。

    到了家陈桂芹一点要跟楚天羽算账的意思都没有,而是满脸的喜色,弄得楚天羽是一头雾水,不过心里却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