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八章 莫名其妙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羽,楚天羽也是等得着急了,生怕储雨荷把他说出来,这才打着探视的目的过来看她,这也说得通,不管怎么说楚天羽曾经也是储雨荷的学生,现在他老师生病了,而他又在这家医院的急诊工作,于情于理都要来看看,但是没想到刚到门口就遇到了斐静怡。

    斐静怡看楚天羽不顺眼,老感觉这家伙不像是个医生,到像是个职业杀手,只在是上次他干掉那罪犯的手法太干净利落了,哪像是个医生?但偏偏斐静怡查了很久也没找到任何关于楚天羽的犯罪证据,这让她感觉很不爽,心里暗暗发誓,必须查到点什么,不能让楚天羽这杀手逍遥法外。

    今天再次见到楚天羽可以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楚天羽也看斐静怡不爽,自己就好像把她给办了后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这死女人老是找自己麻烦。

    听到斐静怡的话楚天羽语气不耐的道:“我怎么不能来?我可是这里的医生,在说了里边住院的是我的老师,我这当学生的在这里工作,我的老师又住院了,我来看看不应该吗?”

    斐静怡立刻一皱眉道:“怎么那那都有你?”

    楚天羽反唇相讥的道:“不也那那都有你?遇到你算我倒霉,现在请让让。”

    斐静怡冷笑道:“楚天羽这案子不会跟你有关系吧?”

    楚天羽立刻是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储雨荷把自己说出来了吧?但转念一想不大可能,要是储雨荷真把自己说出来,就斐静怡这暴躁的脾气能跟自己在这说话?恐怕早就把自己带回去调查了。

    楚天羽冷笑道:“你可别血口喷人,那案子我知道,死了不少人,但可跟我没关系,我就一个大夫而已。”

    斐静怡瞪着楚天羽道:“你最好跟这案子没关系,不然我先把你抓起来送进去。”仍下这句话斐静怡调头就走,心里也感觉出门没看黄历,竟然在这地方又遇到楚天羽这混蛋了。

    楚天羽是长出一口气,这才进了储雨荷的病房,一进去就发现储雨荷看他的目光不对劲,有诧异,还有深深的恐惧,楚天羽猜到储雨荷估计是开始怀疑甘艳东这些人是他杀的,这可是7条人命啊,虽然都是人渣,也死有余辜,但储雨荷肯定还是害怕的。

    楚天羽坐到储雨荷旁边的凳子上道:“储老师您别害怕,我不会伤害您的,实话跟您说吧,那些人真不是我杀的,我那有那个本事啊?我跟您说实话吧,昨天我确实去了,但我去的时候他们都死了,我也是吓坏了,抱起你就跑了,现在想想我还后怕那,之所以让您别把我说出来,也是怕警察怀疑我,您知道要是被警察怀疑,还不得天天找我去问话啊,我也是不想惹这麻烦,所以才让您别说昨天是跟我在一起。”

    楚天羽这鬼话也就能糊弄下储雨荷,要是换成斐静怡,立刻就要被揭穿谎言,斐静怡的专业可就是刑侦,怎么可能被楚天羽这漏洞百出的话骗过去?但是储雨荷不行啊,她就是个老师,看楚天羽说得真诚,并且也是他昨天救的自己竟然信了。

    不是储雨荷太天真,而是她不相信楚天羽有那个胆子跟能力一口气杀死那么多人。

    储雨荷感觉不那么害怕了,长出一口气道:“谢谢你啊楚天羽。”

    楚天羽看储雨荷信了他的鬼话也是长出一口气,赶紧道:“谢什么啊,咱们谁跟谁是吧,您可是我老师。”

    也不知道为什么楚天羽说前边的话时储雨荷没什么反应,但听到最后一句话立刻是炸毛了,急道:“老师?有学生给老师换衣服的吗?”

    这话一出口储雨荷自己现实愣了,我这是怎么了?跟楚天羽说这些干什么?可一想到自己昨天被他不但看光了,还被他摸过,现在他又说自己跟他只是师生关系就让储雨荷是气不打一处来。

    楚天羽急道:“储老师您别激动,我昨天真没对您做什么,就算是给您换衣服我也是侧着头的,一眼都没敢看,我发誓。”

    储雨荷冷冷一笑道:“你看没看你自己清楚,反正昨天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楚天羽这事你说怎么办吧?”

    这下轮到楚天羽傻眼了,怎么办?我特瞄的那知道怎么办?好心救你,你怎么还赖上我了?

    楚天羽急道:“我那知道怎么办啊?不过我真的没对您做什么?我真的只是把您当我的老师,一个我尊敬的老师,真的!”

    储雨荷愤怒的道:“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是你老师。”

    楚天羽此时是又郁闷又来气,这特么的叫怎么回事啊?我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救你,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还对我发脾气,还能不能在不讲理一些?

    楚天羽一来气也不想待在这里了,直接站起来走了,至于储雨荷会不会把他说出来,他也不管了,就算说出来也就是麻烦一些,反正现场没有任何他留下的痕迹,大不了他就跟警察说他是在路边遇到神志不清的储雨荷的,就算这些话在漏洞百出,但警察没有他的犯罪证据能把他怎么样?

    在说了现场艾德娜留下了足够的犯罪证据,又当着不少人的面穿着染血的衣服夺路狂奔,警察找不到她,总不能把自己当替罪羊吧?这也说不过去。

    楚天羽一走储雨荷就鼻子一酸竟然哭了起来,她一想到昨天自己不但被楚天羽看光了,还被摸了清清白白的身体就感觉很委屈,偏偏该死的楚天羽老是说老师、老师的,这又让储雨荷更委屈了。

    当天下午储雨荷就出院了,楚天羽昨天给她做过治疗,来到医院又接受了一些治疗,储雨荷的身体虽然没彻底恢复,但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在有她不出院也不行,她母亲还一个人在家,昨天一晚上没回去,她母亲不知道着急成什么样子了。

    楚天羽可不知道储雨荷出院了,上午碰了冷丁子,楚天羽的好心全被当成了驴肝肺,他自然心里有气,肯定不会去在看储雨荷给自己找不痛快。

    但是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楚天羽还是决定去一趟储雨荷的家,安抚好她母亲,顺便也看看老人家,给她送点饭,总不能让龚月明饿肚子吧?

    楚天羽买好了饭菜直接去了储雨荷家,一进去就是一愣,储雨荷竟然在家?出院了?

    储雨荷看到楚天羽也没给他好脸色,跟个怨妇似的瞪他一眼语气不耐烦的道:“你来干嘛?”

    龚月明听不下去了,埋怨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小楚是咱们的恩人,你就是这么跟他说话的吗?你还有没有良心?要不是小楚,我早死了。”

    储雨荷冷哼一声道:“恩人,还真是个好恩人那。”她这话说得阴阳怪气的,显然她口中的恩人不是大家理解与熟知的意思。

    楚天羽此时很想骂娘,储雨荷你知道不知道好歹?不是我你就被甘艳东那畜生给糟蹋了,不感谢我也就算了,还对我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真是个白眼狼。

    但楚天羽也懒的跟储雨荷置气,走到龚月明跟前道:“阿姨这是我给您买的饭菜,您趁热吃!”

    龚月明刚要说话,储雨荷就冷声道:“我们不吃你买的饭菜,天知道你是不是往里边下毒了。”

    楚天羽被储雨荷的话噎得够呛,这还是他认识那个温润如玉的储雨荷吗?怎么说话这么气人那?

    龚月明听不下去了,一拍跟前的桌子道:“储雨荷你今天存心想气死我是不是?”

    储雨荷满脸的委屈之色,看到母亲又站在楚天羽的一边心里是感觉更委屈了,很想说我昨天不但被楚天羽这王八蛋看光了身体,还被他给摸了,他事后还跟我说我们就是师生关系,但这些话储雨荷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最后含着眼泪跑了出去,弄得楚天羽跟龚月明都是一脑袋的雾水,储雨荷这到底是怎么了?抽哪门子的疯?

    龚月明赶紧道:“小楚你别往心里去,这丫头今天撞邪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估计心情不好,回头我说她,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楚天羽赶紧道:“阿姨您放心,我不会往心里去的,饭菜给您放这了,您先吃,我出去看看她,大晚上的别出什么事。”

    龚月明点着头道:“好,好,你去。”

    楚天羽出了门就看到不远处电线杆子那站着个人,从背影来看正是储雨荷,楚天羽感觉自己上辈子肯定是欠她的,不然她这么气自己,自己还要出来看看她有事没事。

    楚天羽走过去有些无奈的道:“储老师您今天到底怎么了?”

    储雨荷猛的转过头看着楚天羽冷声道:“老师?”

    楚天羽不解的道:“我说的不对吗?您可不就是我的老师。”

    储雨荷突然咆哮道:“我是你老师你那么对我?”

    楚天羽立刻皱起了眉头道:“我对你做什么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