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七章 调查
    清晨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依旧繁忙,但今天气氛却有些古怪,因为来了不少记者,找昨天半夜入院的一个叫储雨荷的女孩,不少人都在议论那女孩到底做了什么事,一大早就招来这么多的警察,楚天羽没加入到议论跟猜测中,有些紧张,心里祈祷着储雨荷可千万别把他说出来,不然他麻烦可就大了。

    储雨荷住在一个单间里,当然这不是她主动要求的,昨天半夜来了后住的是三人间的普通病房,只是今天斐静怡带人过来后要求医院给储雨荷一个单间,方便他们问话,储雨荷才有这待遇。

    房间里此时就穿着病号服的储雨荷跟斐静怡,储雨荷脸色很是憔悴,昨天可是把她折腾得够呛,哪怕用了药身体也没立刻恢复。

    斐静怡脸色同样不好,也很憔悴,但却不是因为身体生病了,而是从昨天晚上10点到现在她就没合过眼,静海市最近几年治安都很好,就没发生过这么大的案子,昨天一口气就死了七个人,其中一个还是主管公安口副市长的公子,闹出这么大的事斐静怡这些刑警怎么可能有休息的时间?现在全都散出去收集线索,去找那个外国女人,以及所有跟这件事有关系的人。

    昨天斐静怡就通过监控录像看到了跟孙凯一块进到建设会所就没在出来的斐静怡,找了她半夜,终于在今天凌晨的时候得到了消息,说储雨荷昨天半夜出现在路口,神志还有些不清,只是说难受,然后被出粗车司机送到了静海医科大学的急诊。

    当然所谓的神志不清都是储雨荷装出来的,她不想给楚天羽惹麻烦,既然也要演戏,那就演得好一些吧。

    斐静怡看着脸色憔悴的储雨荷道:“储老师是吧?”斐静怡早就弄清楚了储雨荷的身份。

    储雨荷点点头。

    斐静怡道:“您别紧张,我来没什么恶意,就是问问您昨天的情况,你是怎么去的天山健身会所?又为什么去那里那?”这个天山健身会所就是孙凯跟甘艳东合伙开的那家。

    储雨荷稍微想了下就道:“我昨天去买菜的时候遇到了我以前一个学生,叫孙凯,他知道我遇到了一些困难需要钱,就说可以给我介绍一个当健身教练的工作,我就跟他去了。”

    斐静怡自然知道是孙凯带储雨荷去的,一查监控就能知道,但是孙凯昨天莫名其妙出了车祸死了,现在证件案件牵涉到的人唯一活着的就是储雨荷,依旧那个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外国女人。

    斐静怡继续道:“你进去后都见到谁了?”

    储雨荷道:“就我们三个,孙凯,还有那里的老板,我就知道他姓甘,具体叫什么就不知道了。”

    斐静怡一边记录着储雨荷说的话,一边道:“后来都发生了什么?”

    储雨荷实话实说道:“就说我来那里当健身教练的事,一开始甘总让我换衣服说要看看我的身材,我就换了,他看后说可以,给我五千的底薪外加提成,最后他说去拟合同,给我倒了一杯咖啡后就去办公室了,我喝了那杯咖啡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斐静怡道:“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吗?例如你怎么离开的那里?又怎么突然半夜出现在路上的?都想不起了吗?”

    储雨荷皱着眉头装出拼命想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她摇着头道:“我真不知道了,我甚至都记不大清楚我是怎么到的医院的。”

    斐静怡刚要说话舒冰雨走了进来,拿着一些检查单,对斐静怡道:“斐警官检查报告出来了。”

    斐静怡跟着舒冰雨到了外边便道:“怎么样?”

    舒冰雨看着检查单道:“这姑娘昨天确实被下药了,在她的血液中我们查到了残余的γ-羟基丁酸,这种药俗称**药,给人服了后用不了多久就会神志不清,什么都会记不得,另外还查处了南非醉茄的精炼物,这是一种烈性*,药效很强。”

    说到这舒冰雨愤愤不平的道:“现在人渣真是太多了,竟然给女孩下这种药,一群王八蛋。”

    斐静怡不死心的道:“吃了这种药真的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舒冰雨点点头道:“对,给她下药的人用的剂量还不小,她当然什么都记不得了,就记得可咖啡之前的事。”

    斐静怡没有说什么,但心里还是不打信舒冰雨的话,现在储雨荷是这个案子唯一的突破口,并且昨天并没查到她离开的影响,她是怎么走的?是在案发前还是在案发后那?

    斐静怡点点头道:“谢谢你了舒医生。”

    舒冰雨一走斐静怡的电话就响了,打来的是乐向阳,他一直在法医这盯着,电话一通乐向阳就道:“斐队,结果出来了,在残存的咖啡中含有大量的γ-羟基丁酸以及南非醉茄的精炼物,张法医跟我说服用了这些药物会导致神志不清最少8个小时,并且还……”

    斐静怡自然知道乐向阳接下来要说什么,不外化*的事,她有些烦躁的打断乐向阳的话道:“真的会导致神志不清8个小时以上?”

    乐向阳点点头道:“没错,我问了张法医好几遍,验尸报告也出来了,甘艳东应该不是他杀,他是自己注射了大量的毒品才导致死亡的,另外几个人都是一刀毙命,那外国女人也实在是太厉害了吧?这么多人,被她顷刻间全干掉了。”

    斐静怡皱着眉头道:“你认为杀人的是那个外国女人?”

    乐向阳诧异道:“不是她还能是谁?从我们在现场收集到的证据来看,无论是指纹还是凶器都满足她是凶手的条件。”

    斐静怡语气有些尖锐的道:“那杀人动机那?”

    乐向阳立刻是愣住了,杀人动机他还真不清楚,并且也查了静海市所有的外籍人士,但就是没有那个外国女人的资料,并且这个外国女人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以前并没有跟甘艳东或者他手下的人接触过,这么一来杀人动机就搞不清楚了。

    斐静怡烦躁的道:“好,我知道了,你那还有什么疑点没有?”

    斐静怡不说还好,她这一说乐向阳就想起了楚天羽,昨天楚天羽找到他说储雨荷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乐向阳帮他查了监控,知道储雨荷被孙凯带去了那家健身会所,紧接着这里就出了这么大的敏感,储雨荷不知道怎么离开的健身会所,半夜突然出现在街道上,然后又去了医院。

    这一切好像都太巧合了一些吧,怎么储雨荷一出事,楚天羽找到她的下落后就出了这么大的案子那?

    楚天羽按理说应该去那家健身会所找啊,可似乎昨天自己去现场的时候并没见到他,难道那个时候他还没赶到?

    但很快乐向阳就感觉这事不应该跟楚天羽有关系,别的不说,就说凶手杀人的手法吧,六个人在一个呼吸间被人隔断了颈动脉,而这些人还都是身手不凡的保镖,楚天羽一个当大夫的那有这本事?自己跟他可是多年的朋友了,要说打架这家伙还行,这么干净利落的干掉六个身手不凡的保镖还是算了。

    并且乐向阳也知道自己这队长跟楚天羽不对付,要是把楚天羽说出来,不管他跟这事有关系没关系,斐静怡肯定是要找他麻烦的。

    于是乐向阳道:“没了。”

    斐静怡鼻子中呼出一口浊气道:“行了,挂了吧。”

    说完斐静怡再次去了储雨荷的病房不甘心的道:“储老师请您在仔细想想,看看还能不能记得一些您喝过咖啡后发生的事,这事可不小,七条人命啊。”

    储雨荷可不知道死了这么多人,立刻惊呼道:“什么?死了七个人?”

    斐静怡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储雨荷的神色,看到她如此的惊讶,确实是不像装的,难道她在出事前就离开了?并没看到凶手杀人?又或者她是真的什么都记不住了?

    斐静怡点点头道:“没错,确实死了这么多人,另外昨天跟你一块去的孙凯也出了交通意外,就在昨晚,这太巧合了,我们怀疑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

    储雨荷此时是暗暗心境,难道是楚天羽把这些人杀的?想到这她不敢去想了,当然储雨荷也没打算把楚天羽说出来,她清楚如果昨天不是楚天羽救她,那么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将会永远沉浸在噩梦中而没办法自拔。

    储雨荷摇摇头道:“警察同志我真的记不得了,只记得喝咖啡之前的事。”

    斐静怡听后是连连皱眉,但还是不死心,又问了半天,最后看储雨荷一直是咬死了说她喝了那杯咖啡后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才无奈的离开,这案子现在是陷入了死结中,凶手凭空消失,唯一的目击证人又被下药什么都记不得了,这可怎么办?

    斐静怡现在就是想破案,但是却不知道静海市的官场已经开始是风起云涌了,甘艳东吸毒过量死亡的事,成为了甘艳东他老子的政敌攻击他的利刃,距离甘艳东老子的倒台没几天了。

    斐静怡出了储雨荷的病房立刻看到一个人,诧异的道:“你来干什么?”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