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六章 煎熬
    现在显然不能带储雨荷跟翟颖回家,也不能把她们送到医院去,如果楚天羽把他们送到医院去,翟颖到还好说,可储雨荷却不行,翟颖是被绑架过去的,甘艳东那些保镖肯定想办法避开了摄像头,不让摄像头捕捉到他们把翟颖带上去的过程,但是储雨荷却是跟着孙凯去,她事先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肯定没有躲开摄像头,被捕捉到了影像,出了这么大的敏感,肯定是轰动全城,警察肯定是要大力侦破的,而储雨荷作为当天晚上去过建设会所的人自然要接受调查。

    但如果楚天羽把储雨荷送到医院去,警察肯定会怀疑到他,摄像头可没捕捉到楚天羽进到大楼中的影像,也没捕捉到储雨荷离开的影响,楚天羽突然把储雨荷送到医院这不是太奇怪了吗?他在见遇到的储雨荷?储雨荷又是如何离开的那?

    这个麻烦楚天羽不想惹,只能把储雨荷跟翟颖带到他租的房子里,他来的时候跟苏允君请假了,说是医院有事,今天晚上估计是回不来了,苏允君便跟他说她回父母那了,这么一来这房子到是空下来。

    楚天羽一进门立刻从装备背包中拿出两个大袋子,把储雨荷跟翟颖放了出来,两女一出来楚天羽立刻是感觉头大如斗,药性显然是发作了,两女皮肤潮红一片,很不健康,并且呼吸急促,不停的扭动身体,偏偏还是两个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的女孩,出现这么血脉喷张的一幕,楚天羽又是个正常的男人,说实话他差点把持不住。

    但好在楚天羽不是甘艳东那样的人渣,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得到女人,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先是把储雨荷跟翟颖搬到床上,好在楚天羽把她们都给捆住了,不然这两个失去理智的女孩非得跟蛇一样缠上来求欢不可,到那时候楚天羽闹不好可就把持不住了,万一出点什么事,他不光对不起苏允君,更对不起储雨荷跟翟颖。

    把两女并排放到床上,楚天羽观察了下她们的状态,发现储雨荷情况更严重一些,不立刻给她解除药性,闹不好是要出事的,好在楚天羽是医生,知道遇到这种事怎么怎么进行急救,他赶紧跑了出去,不多时就带着买来的药品回来了。

    楚天羽拿出注射器抽了一只呋塞米,直接给储雨荷打了进去,这是利尿剂,储雨荷现在需要通过大量的排尿,把身体中残存的药物排出去,不过光这么做还不行,楚天羽很快就把浴缸里放满了凉水让后把储雨荷仍了进去,储雨荷一落水立刻就发出一声惊呼,神志还是有些模糊。

    楚天羽不敢走,生怕她有什么事,只能留在这守着她,看她情况稍稍好一些后赶紧给她灌了一大杯凉白开,但储雨荷还是神志不清,只是不跟刚才似的呼吸那么急促,还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了,身体降温跟利尿起了动作,就在这时候尴尬的一幕出现了,储雨荷尿裤子了,浴缸里扶起一层淡黄色的液体。

    楚天羽看后立刻大感头疼,要是苏允君的话给她换裤子也就换了,但这是储雨荷啊,自己跟她可不是情侣,但也不能就这么让储雨荷穿着试衣服呆一夜吧?病了怎么办?

    最后楚天羽实在是没办法了,一咬牙拿来自己的衣服放在一边,等储雨荷终于不在折腾,沉沉睡过去的时候,他侧着头先把储雨荷身上的衣服都脱掉,期间自然少不了一些接触,好在楚天羽不是人渣,而是个正人君子,不会趁人之危,一直是没看,就这么侧着头有些费劲的把储雨荷的衣服全都脱掉,帮她擦干身体,给她穿上自己的衣服放到了客房里。

    翟颖也是如法炮制,说实话这活不但累,还备受煎熬,这可是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并且还是神志不清的,楚天羽想对她们做什么都可以,但偏偏他还得强忍着,不能干畜生不如的事,这滋味可是相当不好受。

    当楚天羽把这一切都搞定后终于是长出一口气,不过身上的衣服也全被打湿了,楚天羽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今天可是真把他累够呛,不过也铲除了敌人,到也有一定的收获。

    楚天羽是又累又困,靠在沙发上竟然沉沉睡了过去,半夜的时候楚天羽听到有人喊渴,立刻被惊醒了,他睡得这么浅也是值夜班,当大夫的要值夜班,要是睡得跟死猪似的来病人听不到可麻烦了,所以当医生的一般睡觉都很浅,稍有动静就会醒。

    楚天羽端着水进到了客房里,床头灯开着,储雨荷满脸痛苦之色的揉着头靠在床头上,眼睛并没有睁开,这会她很难受,感觉头又疼,还渴得厉害。

    楚天羽把水递过去道:“好点吗?”

    听到楚天羽的声音储雨荷立刻是一愣,赶紧睁开眼道:“我怎么会在这?”

    楚天羽满脸无奈之色的道:“这事啊说来话长,你先把水喝了吧。”

    储雨荷此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她浑身上下现在就穿着一件衬衣,这样的情况对于任何女孩来说都是没办法接受的,储雨荷也感觉不到难受了,立刻就要大声质问楚天羽。

    楚天羽抢在她前头道:“你先听我说,别激动。”说到这赶紧把今天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下,但没说他杀了那些保镖,又逼着甘艳东注射大量毒品导致死亡的事,这些是解释起来实在是太麻烦了,楚天羽只是跟储雨荷说她被甘艳东下了药,然后被他带到这里,为了给她治疗没办法只能给她用利尿剂,结果她尿了裤子,楚天羽没办法只能给她换了衣服,但最后发誓自己什么都没对她做,并且保证换衣服的时候一直是侧着头的。

    储雨荷感受了下身体的状况到是没感觉到自己被侵犯了,仔细想想今天遇到的事还真是这样,喝了那杯咖啡后自己就神志不清了,后边的事也记不住了。

    楚天羽看着储雨荷神色郑重的道:“储老师您相信我吗?”

    储雨荷此时是信了楚天羽的话,对他很是感激,今天要不是楚天羽后果不堪设想,储雨荷感激的道:“我相信你。”

    楚天羽想了下措辞道:“一会您稍微好点,我得送你离开这里,你下车后直奔医院,不管谁问你,你都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到的路边,就说在健身会所里喝了一杯咖啡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更不能说遇到过我,如果您说出来,我会有很大的麻烦。”

    楚天羽做的这些事最大的破绽就是储雨荷,如果她说出来自己醒来的时候是在楚天羽家,那么警察肯定会怀疑他,为楚天羽带来很大的麻烦。

    储雨荷被楚天羽严肃的语气吓住了,急道:“你做了什么?”

    楚天羽摇摇头有道:“储老师您别管我做了什么,总之我不会伤害你,永远都不会,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救你,你不想我因为救你而惹上*烦吧?”

    储雨荷看着楚天羽摇摇头道:“我当然不希望你惹上麻烦,你放心吧我会按照你说的,我就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到了路边,没遇到过你,喝了那杯咖啡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楚天羽再次嘱咐道:“储老师您可千万记住我的话啊,要是您跟其他人说见过我的话,我会惹上天大的麻烦,甚至可能坐牢。”

    如果楚天羽能狠下心来把储雨荷杀死的话,整件事就接近完美了,但是楚天羽怎么可能下得了这个手?

    储雨荷看得出来楚天羽不是在跟她开玩笑,赶紧道:“你放心,我会按照你说的做。”

    楚天羽点点头走了出去,不多时拿来一些衣服递给她道:“储老师你穿上吧,我在外边等你。”这些衣服是楚天羽为十一、南希她们准备的,给储雨荷穿虽然有些不大合适,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夜色下楚天羽带着储雨荷废了很大的劲才躲开摄像头,来到一个胡同拐角的地方楚天羽小声道:“储老师你从这出去打一辆车立刻去医院,你的身体还很虚弱,需要治疗,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

    储雨荷点点头道:“你也小心。”说着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了出去。

    楚天羽一直到看着储雨荷上了出租车才原路返回。

    翟颖这边就好办了,小丫头恨不得喝甘艳东的血吃的他的肉,他死了,而她得救了,是她巴不得事,而且以翟颖对楚天羽的好感度,是绝对不会到处去说自己是被楚天羽救的,并且跟她解释起来还相对简单一些,楚天羽只要说自己去的时候那些保镖死了,甘艳东也躺在地上人事不省,他当时吓坏了,也没敢报警就抱着她回来便行了,翟颖对他很信任,就算心里有疑惑,也不会说什么的。

    搞定这些事楚天羽是身心疲惫,但还是拖着疲倦的身体把储雨荷跟翟颖的衣服都丢掉了,这些东西要是被苏允君看到,楚天羽麻烦就大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