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五章 凭空出现
    但就在甘艳东要扑到床上的时候他却感觉自己脖子被什么人揪住了,下一秒整个人向后飞起狠狠的撞到墙上。

    这一下撞得很重,甘艳东就感觉自己的胸口跟被大锤狠狠砸了一下一般,瞬间连气都喘不出来,但很快甘艳东就是满脸的惊恐之色,因为他并没有看到其他人,房间里除了他只有储雨荷跟翟颖,而两女此时依旧在床上不停的扭动着。

    更让甘艳东不敢置信的一幕出现了,他眼前逐渐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形,这男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但甘艳东又想不起来到底在那见过他。

    楚天羽蹲下来满脸寒意的看着甘艳东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甘艳东此时是满脸的惊恐之色,实在是刚才发生的一幕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一个人怎么能凭空出现?他是鬼不成?

    楚天羽看着甘艳东冷笑道:“给你提个醒,我叫楚天羽。”

    听到这个名字甘艳东立刻瞪圆了眼睛,同时心里也有了非常不好的感觉,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也闻到了浓郁的血腥气,都是从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甘艳东惊恐的看着楚天羽道:“你想做什么?”显然甘艳东已经管不了眼前的楚天羽到底是人还是鬼了。

    楚天羽看着甘艳*然笑了,但这笑容却给人一种残酷至极的感觉,那是嗜杀的笑容,那是死神的笑容,就听楚天羽道:“甘艳东你这样的人渣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甘艳东立刻察觉到了楚天羽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也不是在吓唬他,而是真要杀他,死亡的恐惧让他拼命的大喊道:“救命,救命,你们都特么的死了不成?”

    没人回应他,楚天羽笑道:“你说的没错,他们都已经死了。”

    楚天羽没有骗甘艳东,他请来的那几个保镖此时都躺在走廊上,身下慢是鲜血,全部都被人隔断了颈动脉,手法干净而利落,一刀毙命,并且速度快得吓人,让这些身手不俗的人一点都没反应过来,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颈动脉早已经被隔断了,他们捂着脖子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同伴缓缓倒下去,这是他们最后看到的。

    甘艳东此时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实在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场强到让他感到如坠深渊,别说反抗了,他竟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两条腿软得跟面条一般。

    甘艳东惊恐的讨饶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可以给你钱,我爸有权,你要什么他都能给你什么!”

    楚天羽静静的看着甘艳东笑道:“我不会杀你,不过……”

    甘艳东听到前边的话先是长出一口气,可随即就紧张起来,急道:“不过什么?”

    楚天羽伸出手指指甘艳东带进来的小包道:“不过你得把那些玩意都打进去!”

    甘艳东惊恐的喊道:“什么?那我会死的。”

    楚天羽突然拔出寒冰之刃道:“你打,我会把你的头切下来,你打是不打?”

    甘艳东感受着脖颈上传来的森冷之感,赶紧道:“我打,我打。”

    楚天羽没有动,站起来冷冷的看着甘艳东,甘艳东哆哆嗦嗦的站起来拿起那个小袋,从里边拿出注射器,还有毒品,满脸的不情愿,他很清楚这玩意打一点行,可要是打多了他会死的,但要是不打,他立刻就会死,楚天羽可不是吓唬他,是真要把他的头砍下来,与其立刻死,还不如打这玩意,最少能多活一会。

    想到这甘艳东一咬牙开始给自己注射,一只又一只,一开始甘艳东还处在即将死亡的恐惧中,可随着毒品注射次数的增多,他开始出现幻觉了,非但不感到恐惧,还十分兴奋,而楚天羽就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他,用带有诱惑性的话语诱使着甘艳东继续注射毒品。

    甘艳东很快就失去了神志,坐在那里满脸的傻笑,依旧不停的给自己注射着,当他注射到第二十三只的时候,身体突然开始抽搐起来,嘴里不停的往外吐白沫,“砰”的一声倒在地上,而此时他身体抽搐得越发严重了,过了七八分钟这样甘艳东的身体静止下来,眼睛瞪得老大,已经没了呼吸。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甘艳东道:“你该死。”说到这他从背包里拿出两个大袋子还有绳索,当然这个背包是楚天羽存放装备用的,除了他自己别人不但看不到,也打不开,而袋子、绳索这些东西也都是楚天羽为了在末世中应对突然出现的危机而准备的。

    楚天羽飞快的把翟颖跟储雨荷捆好,堵住她们的嘴把她们放到了麻袋里,楚天羽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仔细的开始清理现场,指纹、毛发等等全部没有放过。

    至于监控楚天羽根本就不担心,甘艳东跟孙凯开的这家健身会所还没开业,监控是安装了,但并没开机,就算能开机甘艳东也不会让人看,别忘了他又是给储雨荷下药,又是让人把翟颖绑来,那件事都是见不得光的。

    楚天羽是个心细如发的人,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可不想最后被警察找上门来,至于干掉甘艳东这些人,楚天羽并没有任何负罪感,一群为虎作伥的保镖,外加一个给女孩下药,还想要毒品控制她们的甘艳东,全部都该死,留他们活下去,只会让他们害了更多的人。

    清理过后楚天羽又检查一遍,确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后也没急着离开,他拿出食人魔之斧召唤出了食人族艾德娜,楚天羽指挥着艾德娜制造犯罪现场,艾德娜留下了脚印,指纹,还有一把楚天羽刚刚干掉那些保镖用的匕首,匕首被艾德娜打开窗户仍到了楼后的偏僻胡同里,然后艾德娜就出了健身会所,直奔出口而去,一直想远处跑去,路上的人看到这个疯跑的外国女人都很是诧异,这是怎么了?有人追她吗?

    健身会所里的监控确实没看,但是楼道里以及街道上的有,从这些监控上都可以看到神色慌张的艾德娜离开,并且她身上还染了一些保镖们的血迹。

    楚天羽这么做是诱导警方去追捕艾德娜,但就算警察不下天罗地网也不可能抓到艾德娜,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只召唤物,只要时间一到,她就会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楚天羽等艾德娜跑出去十多分钟后才顺着她打开的窗户爬了出去,小心翼翼的顺着排水管道溜下去,中途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跟脚印,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色中,没人知道就在这个夜晚楚天羽来过这座大楼,甚至连大楼门前的监控,以及楼道的监控也没有捕捉到他的身影,因为楚天羽是用隐逸技能溜进来的,监控怎么可能捕捉到他的影子。

    就在楚天羽干掉几个保镖的同时距离健身会所不远处出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奔驰车突然刹车失灵撞断立交桥上的护栏,直接掉了下去,车毁人亡,而死的这个人则是孙凯。

    孙凯的奔驰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煞车失灵的毛病,是因为有人做了手脚,这个人就是刀子,同样是楚天羽指使的。

    楚天羽之所以能这么快找到储雨荷在那,乐向阳帮了他的大忙,乐向阳利用警察的身份调出了接到的监控录像,看到了储雨荷上了孙凯的车,然后到了健身会所,楚天羽立刻赶了过来,也幸亏他来得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件事唯一的疑点就是乐向阳这,但楚天羽相信乐向阳就算起疑,也不会说出他来,并且乐向阳也不可能相信楚天羽有那个实力能在一瞬间干掉几个特种兵退役的职业保镖,在说了还有个替罪羊艾德娜,现场可全是她的指纹跟脚印,楚天羽也控制着艾德娜制造了犯罪现场,从现场留下的一切痕迹都能证明是艾德娜干掉了那些保镖。

    至于甘艳东?他可不是被杀的,是他自己注射毒品过量而死的,楚天羽之所以让他这么死,也是要来个斩草除根,甘艳东他老子可是手握实权的副市长,可他儿子却吸毒,还因为吸毒过量死了,这对他老子的打击太大了,楚天羽相信甘艳东他老子的那些政敌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很快就会有人用甘艳东注射过量毒品死亡的事做文章,甘艳东他老子屁股下边的位置坐不了几天了。

    不得不说楚天羽是个聪明人,他利用了手头上一切的资源,不但救出了储雨荷、翟颖,并且还干掉了甘艳东这些人,最重要的是没人会怀疑这件事是他做的,虽然有些疑点,但却无关痛痒,不会有人怀疑是他做的,所有人都会认为是艾德娜这个外国女人杀死了甘艳东的保镖,而甘艳东则是注射了太多的毒品挂掉了,正因为这事他老子很快就会倒台,一个失去权柄的人是不可能在对楚天羽造成什么威胁的。

    不过现在麻烦事还有一件,那就是被下药的翟颖跟储雨荷怎么办!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