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一章 祸不单行
    楚天羽一到医院就感觉今天急诊的气氛不对劲,给人一种压抑感,朱新月正好在分诊台这,楚天羽走过去道:“护士长怎么了?感觉今天好像不大对劲啊?”

    朱新月叹口气道:“昨天晚上出事了……”

    昨天凌晨一点多的时候送过来一个浑身是血的警察,叫徐志刚,是毛静的丈夫,毛静则是楚天羽去正丰堡之前帮他在病历、医嘱上签字的医生,人不漂亮,也不丑,给人一种很文静的感觉,当初李吉祥还私下跟楚天羽提了一嘴关于药品提成的问题,楚天羽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自然是没有处方权的,但是他单独管病人了,也就需要单独下医嘱,但这个医嘱后边需要毛静的签字才能生效,这么一来楚天羽这份药品提成的钱最后肯定是到了毛静的手上。

    至于毛静是把属于楚天羽这份毛静是全给楚天羽,还是给他一部分这就看毛静了,就算毛静一分都不给楚天羽,他也说不出来什么,谁让他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没有处方权那。

    但没多久楚天羽就去正丰堡了,这又是刚回来没多久,所以关于他那份药品提成的钱到现在也没什么动静,这笔灰色收入是一月一结。

    但谁想昨天晚上毛静的丈夫徐志刚就出事了,昨天徐志刚在路上巡逻,结果遇到抢劫事件,身为警察徐志刚肯定要管,但谁想抢劫的两个小子急红了眼,竟然掏出了刀乱捅,徐志刚年轻到是躲开了,可他们抢劫的是个老太太,老人家年纪大了自然躲不开,徐志刚想都没想就挡在了老太太身前,一刀被刺入腹腔,直接把脾脏捅出个大窟窿,脾脏这一破立刻大量鲜血涌了出来,刚到急诊外边人就因为失血过多走了。

    要是换成别的警察牺牲了,急诊也不会有如此压抑的气氛,但偏偏是毛静的丈夫,大家昨天看她哭直接晕了过去,自然心里不好受,哪怕过了一夜大家的情绪也都不高,都是唏嘘不已,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毛静又刚怀孕,她一个女人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朱新月说完后叹口气道:“毛静也是太可怜了,科里的意识是大家都是同事,得给毛静随个份子,至于大家给多少全凭个人意见,小楚你要是随的话一会给我,我把钱收上来一块交给毛静。”

    楚天羽叹口气道:“行护士长,你们随多少我就随多少。”说实话楚天羽跟毛静并不熟,他才来参加工作多久啊,但不管怎么说毛静也是楚天羽的同事,这钱该给,其他人给多少,他也给多少,跟大家一样。

    朱新月道:“我们那是一个人五百,小楚你不用给这么多的,你……”

    不等朱新月说完楚天羽直接从兜里拿出钱包打断朱新月话道:“我得跟大家一样,这钱您收好,回头帮我安慰下毛大夫。”

    朱新月借过钱点点头。

    交班后向云飞并没立刻带着去查房,而是把毛静的事又说了一遍,这几天毛静肯定是不能来上班的,所以她的病人都要转交出去,向云飞简单问了下大家手里病人的情况,现在就楚天羽跟舒冰雨手头的病人相对少一些,向云飞便把毛静管的患者分给了楚天羽跟舒冰雨,因为毛静不能来上班,所以楚天羽的医嘱、病历后边签字的事就得舒冰雨来了。

    楚天羽没想到这么快又要跟舒冰雨搭班子一块干活了,说实话楚天羽不大乐意,因为倆人关系一直就不怎么好,跟舒冰雨一块搭班子干活,楚天羽感觉别扭,他到是宁愿跟李吉祥又或者金辉这些人一块干,毕竟关系不错,合作起来也愉快,可换上整天对他没个好脸色的舒冰雨,以后的工作想想就头疼。

    但现在领导已经这么安排了,楚天羽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是就这样了。

    查房后祥云家、朱新月就去了毛静家,代表科里所有的同事去看望他,楚天羽虽然没去,但却能想到毛静的状态肯定相当不好,丈夫就这么没了,肚子里还有孩子,她一个女人以后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楚天羽也没什么能帮得上毛静的,只能希望她尽快挺过来,为了逝去的丈夫,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勇敢而坚强的活下去。

    楚天羽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毛静就出了让他不敢置信的大事,当然这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楚天羽下了班到没立刻赶赴他跟苏允君的爱巢,昨天他就没去储雨荷那,今天怎么也得去看看龚月明的病情,楚天羽先给苏允君打了个电话,让她自己先回去,说自己单位有点事,要晚点。

    医生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基本就没有正常下班的点,加班是家常便饭,同样身为医生的苏允君自然明白这点,所以这次没跟楚天羽折腾。

    楚天羽开着车直奔储雨荷的家,结果进去却没看到储雨荷,只有他母亲龚月明在,楚天羽诧异的道:“阿姨储老师出去了?”

    龚月明一看到楚天羽就跟找到了主心骨似的,一把拉住他的手急道:“雨荷两个多小时前说去买菜,可去了就没回来,我打她电话一开始还通着,但是没人接,可再打手机就关机了,可别出什么事啊?”

    楚天羽立刻是眉头一皱,他很清楚储雨荷的为人,她绝对不会让母亲一个人在家等他这么久的,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肯定是出事了,想到这楚天羽对龚月明道:“阿姨您别着急,我这就去找,应该不会出事的,估计是遇到什么事耽搁了,我手机号您有,有事赶紧给我打电话。”

    看龚月明答应了楚天羽立刻一头冲入寒风中,他清楚储雨荷平时买菜的地点,赶紧一路找了过去,大街上此时行人很多,这会正是下班的点,老人、孩子、男人、女人到处都是,其他人是欢声笑语,可楚天羽却是心急如焚。

    他一路跑到菜市场直接对一个摊位前的大叔道:“赵叔看到储雨荷没?”

    楚天羽家也在这,并且他也经常过来买菜,这么多年过去了,早跟这里的摊贩门混熟了,并且还陪着储雨荷来买过几次菜,第一次来的时候这些摊贩还以为是楚天羽的女朋友,当时还起哄了,弄得储雨荷很是不好意思,所以他们也是认识储雨荷的,在说了储雨荷这么漂亮的姑娘见一次就不会忘了。

    赵大鹏看这一脸焦急之色的楚天羽摇摇头道:“没看到啊。”说到这扯着嗓子喊道:“唉,你们谁看到天羽那个老师了?今天来没来啊?”

    很多摊贩听后想了下纷纷摇头,都说没看到她。

    楚天羽心立刻是咯噔一下,储雨荷到底去那了?他对赵大鹏道了谢,赶紧再次给储雨荷打了过去,刚才出门的时候他就打过,但是却关机了,现在再打还是关机,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

    楚天羽又去周边找了一大圈,眼看着就八点了,但还是没有储雨荷的任何消息,这让楚天羽是心急如焚,好死不死的这时候大狗的电话又打了过来,电话一通就听大狗急道:“楚哥不好了,翟姐让人给劫走了。”

    楚天羽立刻惊呼道:“什么?让人给劫走了?”

    大狗急道:“对,刚才我们跟着翟姐回家,刚到你家胡同那就冲出来好几个人,这些人明显不是普通人,身手高明得吓人,三两下就把我们全放倒了,翟姐被他们塞进了一辆车跑了,车牌号我到是记下来了,但眼镜一查说是套牌,楚哥这可怎么办?”

    楚天羽此时很想骂娘,还真特么的是祸不单行,一上班先是知道毛静的丈夫徐志刚牺牲了,下午储雨荷失踪,紧接着没多久翟颖又被人绑走了,事全赶一块了。

    不过那些人胆子还真是大啊,虽然天是黑下来了,但路上人可不少,他们竟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绑人,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并且这些人还都不是普通人,大狗有多能打楚天羽很清楚,普通五六个男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换成几个特警也不够看,但偏偏是这样一个家伙竟然被打得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并且他还不是一个人,还有其他人,这么多人被对方没几下就放倒了,更说明对方不是凡人。

    楚天羽皱着眉道:“大狗这样你别着急,你现在立刻去找眼镜,让他动用所有关系查,我也去想想办法。”

    大狗点点头道:“好的楚哥,眼镜已经再查了。”

    楚天羽放下电话看着路上的车流满脸的焦急之色,不管是储雨荷,还是翟颖,他都不希望他们出事,可偏偏就在同一天就出事了,这也太巧了吧?

    到底是谁那?翟老六以前的仇家?这可能,但是储雨荷那?她可没什么仇人啊?

    楚天羽此时是一脑门子的官司,还急得不行,想了下掏出手机打了过去,现在能帮他的也只有这个人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