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九章 租房
    李吉祥坐在一边看着楚天羽,心里感叹这小子胆子实在是太大了,更奇怪的是他一个医生竟然跟那些社会人关系,想到这李吉祥走过来坐到楚天羽身边压低声音道:“小楚别怪哥哥我多嘴,说你一句,你跟那些人还是不要走得太近比较好,对你日后有好处。”

    楚天羽不管怎么说也是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正式职工,医生虽然在华夏社会地位不高,但也是高级知识分子不是,这样一个有文化的人跟一群社会人混在一起,实在是不成体统,如果这些事传到院领导耳朵里,对楚天羽以后的评职称跟升职都很不利,李吉祥也是好心。

    这些楚天羽如何不知道?一个医生跟刀子这些混社会的人混在一起,被院领导知道怎么看他?又怎么想他?但他是没办法跟刀子这些人划清关系的,首先翟老六把刀子这些人托付给他,就是希望他能带着他们走正道,别步他翟老六的后尘,其次楚天羽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既然答应了翟老六就会全力以赴,在有他现在的事业处于起步阶段,身边也没什么人能帮他,所以他也需要刀子这些人,既然是这样也只能辜负李吉祥的好意了。

    楚天羽笑道:“知道了胖子,你放心我不会跟他们走得太近的。”楚天羽只能这么说,不想话说得太直白让李吉祥认为他不知道好歹。

    不过楚天羽心里也想着刚刚发生的事以后要尽量避免,总是出现这样的事对他不好。

    李吉祥不知道楚天羽是真听进去了,还是假听见去了,总之是没在说,他不是没心没肺的家伙,清楚有些事点到为止就行了,尽到做朋友的义务提醒楚天羽了,至于他听还是不听那就是他的事了,就算是关系在好的朋友有些事说一次也就成了,说多了闹不好这朋友就当不成了,这点李吉祥是很清楚的,所以只是点到为止。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楚天羽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眼镜带来的,楚天羽要在静海市人民医院租一套环境好、装修好的房子今天一早就跟眼镜说了,让他帮着物色一下,只是没想到眼镜速度如此之快,竟然下午就找到了。

    楚天羽挂了电话先去了一趟向云飞的办公室请假,向云飞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不过楚天羽临走的时候向云飞那话点了他几句,大概意思就是造假检查结果这样的事以后不能在做了,另外就是让他尽可能的不跟刀子这些人走得太近,显然向云飞也知道了刚刚发生的事。

    楚天羽自然是都答应下来,也保证以后不干这么出格的事了,这才离开向云飞的办公室直奔锦江花园。

    锦江花园距离静海人民医院走路的话差不多二十分钟这样,做公交两站地,算是距离静海人民医院比较近的小区了,并且还是建成没几年的新校区,环境、硬件、物业这些都是相当不错的,不过这里的房价也不便宜,差不多要到三四万一平米这样,要是楼层好、位置好的房子价格会更高,静海市好歹也是个二线城市,市中心的房价贵一些在正常不过。

    房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个眼睛,看起来挺憨厚的,眼镜就陪在楚天羽身边,楚天羽在看了看房子,这房子居住面积得有个一百二十多平,这面积可不小了,装修得也相当不错,欧式风格,不古板又给人一种科技的时尚感,总之那楚天羽感觉很满意。

    眼镜办事效率很高,可不光就找了这一套房子,还有另外四套备选,都是按照楚天羽所说找的。

    楚天羽懒的在去了,当场就跟房主签了合同,租了一年的,当他跟苏允君的爱巢,房钱给了房主后钥匙跟电梯卡这些东西自然就到了楚天羽的手里。

    房主走后楚天羽来到阳台往下看,视野很开阔,采光也相当好,眼镜站起一边推推自己的眼镜道:“楚哥你让我查的事有点眉目了。”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转过头看着眼镜道:“谁要动我?还有翟颖。”

    眼镜很安静的道:“要动你的是你的同学叫孙凯,至于谁要动翟姐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消息。”

    楚天羽又是一愣道:“孙凯?这小子想动我,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有这能耐?”楚天羽是不相信孙凯能把动静闹得都惊动翟老六的程度的,他就一富二代而已,还没那能耐!

    眼镜摇摇头道:“他身后应该有人,不然动静闹不了这么大,不过到底他身后的人是谁,目前还没查清楚,你也知道,自打翟总进去后,我以前掌握的关系网出现了很大断层,不少人都不买我的账了,要想重建关系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并且也需要楚哥你的支持。”

    这点楚天羽到是清楚,正所谓人走茶凉,翟老六都进去了,不少人自然就不会在买他的账了,眼镜还想打着翟老六的旗号去打探消息这些人可不会给他,想让眼镜重建以前的关系网,就需要楚天羽跟翟老六一样要钱有钱,要社会地位有社会地位,不然谁会买他一个小医生的账?

    楚天羽想尽快实力达到翟老六的程度显然是不能的,要知道翟老六能有他以前的身份地位,那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打拼、积累的,楚天羽就算是开挂了,确实可以缩短这个时间,但也不可能立刻就成了静海市大人物,他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楚天羽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两件事你抓紧查。”

    眼镜点点头道:“好的楚哥。”说到这道:“楚哥要不要我派几个兄弟跟着你,我怕他们对你动手。”

    楚天羽自信一笑道:“动我?就凭孙凯他们?他们不够看,不用派人跟着我,你们现在主要的任务一是查清楚谁要动我跟翟颖,二就是保护好翟颖的人身安全,多派点人看着她,绝对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

    眼镜点点头道:“你放心吧楚哥,这些事就交给我们了。”

    楚天羽再次点头道:“好了,今天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

    眼镜走后楚天羽站在阳台上打开窗户,任由寒风吹进来,脑子里想着孙凯背后的人到底是谁那?就以为自己在同学会上落了他的面子,他就要报复自己?这小子心眼多得很,可不是个没脑子的二百五,应该知道为这点小事如此大动干戈的实在是不划算,但偏偏他怎么就有了这种想法,还把事闹得这么大,都惊动翟老六了,这小子到底怎么想的?

    楚天羽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看看表,这会已经四点四十了,苏允君要下班了,楚天羽赶紧一边打电话一边下了楼。

    虽然楚天羽租的这房子距离静海人民医院很近,但他到达医院门口的时候却已经快五点半了,没办法晚高峰路实在是太堵了。

    楚天羽一到苏允君就埋怨道:“你怎么这么慢?我都等你二十多分了,冻死我了。”

    不远处站着不少小年轻,爱慕的看着苏允君,同时对楚天羽恨得牙痒痒,长的帅了不起啊?开一辆一百多万的悍马了不起啊?不过想是这么想,但心里却是酸溜溜的。

    楚天羽现在算是发现了苏允君远不是他心里想的那种高冷女孩,高冷只是她给其他人的假想,一旦爱上那个男孩后,她就会跟其他女孩一样,喜欢作妖,喜欢耍小脾气,有点公主病,但好在不严重,不然楚天羽真受不了。

    楚天羽苦笑道:“堵车啊,快上车吧,一会给你个惊喜。”

    苏允君撅着嘴上了车,一上去就道:“过来。”

    楚天羽凑过去道:“干嘛?”刚说到这苏允君就飞快的把自己两只冻得冰凉、冰凉的小手顺着楚天羽的脖领处深了进去。

    楚天羽没有感觉到什么肤若凝脂,唯一的感觉就是凉,凉得他呲牙咧嘴的,看到楚天羽这样苏允君到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过了足足十多分钟苏允君两只小手总算是被捂暖了,楚天羽苦着脸道:“你为什么就不带个手套那?”

    苏允君搓着自己两只已经热起来的小手道:“我有啊,但你迟到了我就给摘了,你得受到惩罚。”

    楚天羽:“……”

    当苏允君来到楚天羽租的房子时兴奋得就跟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一般是又蹦又跳的,感叹道:“我一直就想要这样一套房子,但我爸那老古董说什么也不让把家里装成这样,说什么给人轻浮的感觉,切,老古董。”

    楚天羽笑笑没说话,他可不敢贸然评价自己未来的老丈人,苏允君说她爸是老古董可以,但要是他说了,闹不好苏允君又要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丫头现在越来越爱掐人,楚天羽可不想自己的胳膊遭罪。

    楚天羽看天都黑了,赶紧道:“回来在看,我们得买些日用品啊,被褥什么都没有啊。”

    苏允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拿起自己放在沙发上的衣服道:“走,我们赶紧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