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胆大包天
    舒冰雨说的话没有错,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急诊科担负着整个城市几百万人的急症诊疗工作,不但工作量繁重,并且床位相当紧张,这也是华夏一大特色,越是大型医院病人就越多,床位就越紧张,侧面反应出华夏的医疗资源分配严重不均匀。

    这样的全国性大医院床位紧张的情况不是楚天羽,更不是舒冰雨这样的基层医生能够解决的,只能尽可能的把床位留给危重的患者。

    舒冰雨虽然很喜欢较真,但是为人是正直的,看不得楚天羽把床位留给一个没什么大事的人,不但浪费了紧缺的医疗资源,并且还让一些病情为重的患者不能得到床位及时接受治疗,她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所以对楚天羽很是不满,也认为楚天羽这人个子挺高,年纪也不大,但却窝囊头顶,被人骂了几句竟然就妥协了,一点原则都没有。

    遇到田克伟这样的患者没必要跟他起冲突,可以找保安,保安不行就报警,完全没必要对他妥协,可楚天羽到到竟然让他继续住院,真是个软骨头。

    楚天羽神色古怪的一笑道:“谁说他没事了,一会他就有事了。”

    他这话一出,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是一愣,什么意思?一会就有事了?楚天羽这小子要干嘛?

    楚天羽微微一笑站起来拿着病历出去了,医嘱他已经下好了,交给护士就可以执行了,楚天羽从护士站离开直接去了一趟ct室,也不知道他跟ct的人说了什么,总之带回来几张片子。

    上午的时候田克伟也去了ct室拍片子,他总是感觉自己有毛病,不仔细查查别说吃饭了,睡觉都睡不香。

    下午的时候楚天羽当着舒冰雨这些人的面对正好进来的任佳佳道:“佳佳你把田克伟叫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话音一落办公室里立刻安静下来,楚天羽要干嘛?

    李吉祥忍不住道:“小楚你要干嘛?”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道笑道:“一会你们就知道了。”说完楚天羽拿出手机发出去一条微信,除了他之外没人知道他发给了谁。

    过了十多分钟这样田克伟撇着大嘴,一脸天老大,我老二的德行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大模大样的坐在楚天羽跟前翘着二郎腿看着他很不客气的道:“找我干嘛?”

    楚天羽拿出ct片子神色郑重道:“田先生您的ct检查结果出来了。”

    这话楚天羽说得语气不但沉重,并且还给人一种有些不想说下去的感觉。

    换成其他人这么说话,听到的人估计也就会感到好奇,但如果是医生用这话欲言又止的感觉跟患者说话,患者肯定会咯噔一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不会我得了什么绝症吧?

    田克伟也是个普通人,一听楚天羽这说话的语气立刻紧张起来,急道:“我怎么了?”

    楚天羽没回答他,而是叹口气道:“您有家属吗?这事还是跟您家属说比较好。”

    李吉祥、金辉、舒冰雨、任佳佳一干人都放下了手头的活竖起了耳朵,满脸的好奇之色,搞不懂楚天羽这是闹那样,不会是田克伟这混球真查处什么毛病来了吧?

    田克伟急了,很不耐烦的拍着桌子道:“有特么的什么话你就跟我说,我扛得住,找你妈的家属啊,快特么的说。”

    楚天羽叹口气道:“那我就跟您说了吧。”

    田克伟激动的道:“快特么的说,别废话。”

    楚天羽很无奈的再次叹口气,拿起一张ct片子指着上边的一个阴影道:“田先生您看着,这是您上午拍的腹部ct,这里那是肝脏,这个阴影不像是好东西。”

    田克伟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害怕的,总之脸色胀得通红,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道:“不像是好东西?难道是癌症?”说到这用满怀希翼之色的双眸看向楚天羽,田克伟害怕了,以前他是疑神疑鬼,总感觉自己有什么毛病,哪怕全部的检查都证明他没任何问题,他也感觉自己有什么病,可现在楚天羽真跟他说查出了问题后,他反而是害怕了、恐惧了,十分希望楚天羽说这东西没什么大概。

    楚天羽点点头道:“应该是肝癌,看癌肿的大小应该是晚期了。”

    这话一出是满场哗然,舒冰雨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肝癌晚期?这不可能吧,田克伟以前的所有检查结果都证明他没事,他刚住院才三四天,如此短的时间复查个腹部ct就查处肝癌了,还是晚期?这也太快了吧?简直是不合乎常理。

    李吉祥也不解的看着楚天羽,不敢相信这事真的,疾病从出现到有症状是需要一个发展的过程的,也就是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才会逐渐显现,有了相应的临床症状,而肝癌这种绝症,早期有些人确实没什么症状,可到了晚期,不可能没有任何临床症状啊,但是田克伟那里有?这几天都是活蹦乱跳的,还能跑去医务科投诉楚天羽,结果上午刚骂了楚天羽,下午就发现了肝癌,还是晚期?真的假的?这事也太邪乎了吧!

    但是就没一个人敢去想楚天羽假造了ct汇报结果,这样出格甚至可以说是无法无天的事没那个医生敢干,没个行业有都没个行业的规则,甚至是相应的法律规章制度。

    医生这个行业同样有,假造检查结果这样的事那是触犯法律的,是要坐牢的,是要被吊销行医执照的,面对如此严重的后果,有那个医生敢铤而走险?没有。

    但是今天有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他叫楚天羽。

    别说舒冰雨了,就算是楚天羽那不靠谱的师傅冷玉田都不敢相信楚天羽胆子到大真敢去假造检查结果。

    田克伟此时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身体都颤抖起来,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还能活、活几天。”

    楚天羽无奈道:“按照您的病情来看,还有三天的时间。”

    田克伟听到这话就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猛的站起来惊呼道:“什么?只有三天?”

    楚天羽满脸无奈跟惋惜之色的点点头,没在说话。

    田克伟如遭雷击的呆在当场,别说一句话了,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声就跟杀猪的声音一般。

    舒冰雨等人呆愣愣的看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田克伟,然后诧异的看着楚天羽,他真的得了肝癌,还是晚期,并且还有三天的时间了吗?这不大可能吧。

    楚天羽满脸的狡黠之色,坐在那看着田克伟哭,也不上前制止。

    田克伟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才终于不哭了,此时眼睛已经肿得跟桃子一般,失魂落魄的看着楚天羽,声音沙哑道:“我只有三天了?”

    楚天羽再次点头,突然道:“知道自己得了绝症的感觉怎么样?”

    田克伟咧着大嘴呜呜的哭了几声,然后变强变调道:“我害怕,我想我妈,我只有三天了,三天了。”说到这再次哇哇的大哭起来。

    而此时办公室门前堵满了患者跟家属,有这么一出热闹看,他们怎么可能不来?

    楚天羽抽了几张纸巾递给田克伟道:“擦擦眼泪,起来吧。”

    田克伟嚎啕大哭道:“我特么的只有三天可活,我特么的不起来。”

    楚天羽突然大声道:“够了,闭嘴。”

    他这一喊,立刻吓得田克伟没了哭声。

    楚天羽站起来看着他道:“其实我是骗你的,你所有的检查结果跟以前一样正常,你没有任何问题。”

    田克伟长大了嘴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道:“真、真的吗?”

    楚天羽点点头道:“真的。”

    但这时候舒冰雨、李吉祥这些人全部跟百日见鬼的表情一般满脸的惊悚感,楚天羽这混蛋竟然造假患者的检查单,疯了吗?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他是要坐牢的,他不知道他这么做自己这辈子都交代了吗?

    田克伟猛然从地上窜起来,指着楚天羽的鼻子尖骂道:“草泥马你敢骗我?”

    楚天羽猛的打开他的手指,神色冰冷的看着他道:“你不是一直想让我们给你查出点病来吗?如你所愿,帮你查出来了,你当时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无助,感觉天旋地转,感到恐惧跟绝望?这种知道身患绝症的感觉好吗?”

    田克伟被楚天羽突然散发出的杀气瞎得脸色大变,到是再不敢指着他的鼻子尖骂了,想想刚才那种天大地陷的绝望恐惧之感觉,他立刻打了个寒颤,摇着头道:“不好,一点都不好。”

    楚天羽微微一笑道:“那什么感觉好?”

    田克伟小声道:“你告送我我很健康的感觉好。”

    楚天羽拍拍他的肩膀道:“现在知道当医生告送你很健康时你该是什么样的心情了吧?”

    田克伟点点头道:“知道了,还是你告诉我我没事感觉好。”

    楚天羽笑道:“那还住院吗?”

    田克伟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道:“不住了,不住了,谁在来这鬼地方,谁特么的*养的。”

    楚天羽一皱眉叹口气道:“改改你这满嘴脏话的毛病,行了,我给你办出院手续,赶紧回家看看你妈吧!”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