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受辱
    也难怪元方刚满脸的苦笑,更难怪楚天羽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实在是田克伟投诉楚天羽的理由太奇葩了——上班炒股,还提供了照片。

    这张照片就在楚天羽的面前,他穿着白大衣坐在电脑前,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些跟股票曲线有一点类似的东西,但却并不一样,楚天羽面前电脑是中心监护系统,上边显示的是各个患者的心电图、心率、血压、血氧这些东西。

    楚天羽很想问问这田克伟到底是幼儿园老师教他的,还是他爹妈教他的中心监护系统是炒股的仪器,楚天羽更想问问这位田克伟同学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怎么不跟太阳肩并肩,遇到这种刁民加智障的病人楚天羽不但醉了,也是服了,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可偏偏楚天羽身为医生是没办法冲田克伟发脾气,只能是跟元方刚一样苦笑连连,都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是又气又笑。

    元方刚苦笑道:“小楚这件事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干我们这行的什么样的患者都能遇到,你还年轻上班不久,以后就习惯了。”

    楚天羽无奈一笑道:“真希望少遇到点这样的患者,他怎么想的那?说我上班时间炒股?我的天。”

    元方刚笑道:“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算了,问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你回去工作吧,记住了别跟他发生冲突,这患者很难缠,可不光投诉你上班时间炒股,还说你不给他好好治疗,这人啊疑心病很重,总感觉自己有毛病,不查处点病来他自己还不乐意,病历跟医嘱我都看过了,没问题,你放心吧。”

    楚天羽点点头笑道:“行您放心元科长,我不会跟他发生冲突的,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

    元方刚点点头道:“去吧。”

    楚天羽出了医务科还是哭笑不得的表情,这都什么事啊?自己运气太背了,怎么就遇到这么个奇葩的患者?

    回到科里楚天羽把自己为什么被投诉的事说出来后,李吉祥笑得直接坐到了地上,其他人也没比他好那去,连一直对楚天羽没个笑脸的舒冰雨也难得一见的笑了出来,还真是遇到个奇葩患者,竟然把中心监护系统当成了炒股的仪器,他到底怎么想的?当时又怎么看的?心电图跟股票涨幅的曲线能一样?

    楚天羽坐在那是哭笑不得,算自己倒霉,遇到这么个患者,不过该办的事还是要办的,楚天羽把自己的患者都处置好后去了36床。

    田克伟坐在床上正玩手机,这是个三十多岁胖乎乎的男子,跟其他他这个岁数的男性一样,有个不小的啤酒肚,留着短发,脸挺大,气色相当好,一看他这样就不像是有病的人。

    田克伟昨天刚投诉了楚天羽,现在见到他反而跟没事人似的,还笑着冲他打招呼道:“楚大夫你来了?”看他这表情就好像投诉楚天羽的事不是他干的一般。

    楚天羽也不想跟这样的人计较,笑道:“田先生您的病已经彻底好了,各项检查结果都证明您非常健康,所以您今天下午可以出院了,出院手续我一会给您办理,下午两点您来办公室找我,我把出院记录给您,您拿着您的医保卡还有出院记录去住院处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田克伟先是一皱眉,然后把手机往床上一仍,声音陡然提高八度道:“谁说我的病好了?你这是撵我那?”此时田克伟是一脸的怒色,语气也是相当不客气,跟刚才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被人这么连喊带叫的换成谁也心里不舒服,楚天羽也同样如此,但他得忍,谁让他是医生那?于是楚天羽笑道:“田先生不是我们撵您,而是您的病真的彻底好了,您看您现在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吧?在说了,各项检查结果也都回来了,我也给您看了,您真的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

    田克伟猛的从床上蹦下来,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楚天羽的鼻子尖骂道:“我特么的就是有病,我的病就是没好,你在撵我个试试,小b崽子,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医院给砸了?”

    楚天羽立刻是一皱眉,周围的患者跟家属也纷纷向这边看来,说实话楚天羽真想给眼前这混不吝一个大耳光,把他打清醒了,世界上那有这样的人,明明没病,可就是认为自己有病,必须得医院给他查出来,他才高兴,并且态度十分恶劣。

    但话又说回来,楚天羽是医生,不是社会混子,一言不合就动手,他只能耐着性子继续解释道:“田先生您消消气,听我说,生病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换谁都难受,所以谁都不想自己生病,而您那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咱们能做的检查都做了,结果都回来了,我也给您看了对吧?您真的很健康,没不要在住院治疗,在说了,住院还得花钱不是,有这些钱您出去旅个游,吃点您喜欢吃的,不好吗?”

    田克伟冷冷的看着楚天羽,突然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大喊道:“大家看看啊,有他这么大大夫的吗?我的病明明没好,他就着急撵我出院?什么意思?怕我给不起住院费?”说到这田克伟打开自己的手包,总里边拿出一沓百元大钞狠狠的摔到楚天羽的脸上骂道:“草泥马的,看清楚了吗?老子有的是钱,我就是不出院,我就是要住院。”

    楚天羽脸上的笑容没了,冷冷的看着田克伟,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楚天羽了?几次三番的被田克伟骂,还被他用钱往脸上砸,楚天羽要是还能忍继续解释、接续陪着笑脸,他就不是人了,而是圣人。

    不过楚天羽也没冲动到在这就暴打田克伟,他可不是没脑子的人,在这打了田克伟,影响太不好,他这医生闹不好也别干了,不管怎么说,医生也不能殴打患者,医院对这样的情况是有明文规地的,要求医护人员对患者跟家属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这规定很操蛋,但医院就是有,你能有什么办法?如果医护人员真跟患者或者家属发生肢体上的冲突了,后果会很严重,重则被开除,轻则调离原岗位以观后效。

    楚天羽没傻到就为出一时之气暴揍一顿田克伟,让自己被开除,又或者被调离到其他非临床的岗位上,要知道为了当上这个医生,楚天羽差点在末世里把小命丢掉,得来不易的工作他怎么可能就因为逞一时之勇便抛弃了那?

    愣头青才会干这样的事,楚天羽却不是愣头青。

    他冷冷一笑对田克伟道:“田先生既然您不想出院,那就继续住下去吧。”

    田克伟一看楚天羽服软了,立刻是满脸的得意之色,耀武扬威的道:“你说的这话还算是一句人话,记住了,以后在这里特么的才是上帝,你们这群傻b必须得把爷伺候好了,不然我特么的砸了你们这破医院。”

    楚天羽不怒反笑的道:“放心,会让您满意的。”

    看到这一幕的人立刻都皱起了眉头,尤其是一些年纪不太大的男子,感觉眼前这小大夫也太特么的窝囊了吧?被人这么羞辱非但不发话,还陪着笑脸?是不是男人啊?

    其中还有一些医护人员,都是满脸鄙夷之色,同样认为楚天羽太窝囊,年纪这么小,就没一点年轻人的血性,算特么的什么男人?有这样窝囊的同事真是自己的一种耻辱。

    田克伟一屁股坐到床上吆五喝六的道:“那个谁?什么楚的小b崽子,在给我做个全面检查,放心钱有的是,不会欠你们这**医院一分钱,我特么的就是感觉不舒服,一定是那里有问题。”

    楚天羽依旧是满脸的笑容道:“没问题,我这就去给您开,”

    仍下这句话楚天羽转身就走,在没看田克伟一眼。

    但这家伙却嚣张的喊道:“看了吗?就不能给这些大夫点b脸,你越是给他脸,他越是不要,妈的,非得逼着我发火,什么玩意?狗杂种。”

    楚天羽此时脸色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但是他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这件事他自会处理,按照他的方式来,他绝对不是个窝囊废。

    很快楚天羽被田克伟百般羞辱的事就在急诊科里传遍了,李吉祥第一个站出来道:“小楚你什么情况?遇到这样的孙子你揍他狗日的啊,是他胡搅蛮缠玩混蛋,你打了医院能把你怎么样?”

    舒冰雨看着楚天羽没有说话,脸上同样有着鄙夷之色。

    楚天羽却神色如常敲打着键盘写着病历,就好像这事不是出在他身上一般。

    金辉急道:“我说小楚你到是说话啊?你这皇上不急,到是把李吉祥这死太监给急坏了。”

    楚天羽微微一笑道:“跟那样的人一般见识干嘛?他乐意住就住,乐意检查就检查。”

    舒冰雨忍不住道:“但是我们的病床很紧张,不能因为你怕他就把有限的病床留给他,还有很多的患者需要床位接受治疗,楚天羽难道你不知道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