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被投诉了
    早上楚天羽哼着歌进了急诊,此时他是春风得意,终于是如愿以偿了,跟苏允君有了更进一步的关系,接下来就是买房、结婚,想想婚后的生活楚天羽感觉都是美好的,根本就没想到真结婚了怎么可能每一天都是美好的?显然是个没结过婚的菜鸟。

    婚姻是一把磨刀石,而男人跟女人则是两把刀,婚姻这块磨刀石不是把两把刀磨得更锋利,而是把它们磨钝,这样两把刀放在一起才不会互相伤害。

    楚天羽一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当然是不懂这些的,但随着他的成长,他会明白婚姻对于男人意味着什么,对于女人又意味着什么。

    任佳佳不知道从那冒了出来看着楚天羽满脸狐疑之色的道:“楚天羽你刚捡到钱包了?”

    楚天羽一翻白眼道:“我到是想,可惜没那运气。”

    任佳佳撇撇嘴道:“那你大早上的就这么高兴?你不是说过你每天来上班时的心情沉重得跟上坟似的吗?”

    这话楚天羽确实说过,并且是来急诊没几天后就有了这种感悟,当医生是很辛苦的,尤其是当大医院的医生,而急诊医生在各大医院中辛苦程度更是硬生生的挤进了前三,没办法急诊这个地方人员复杂,每天能遇到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有些事你想一辈子都不可能想到,但在急诊偏偏隔三差五就能遇到,各种奇葩、难缠的患者跟家属更是组团过来,面对这些人真的是让急诊医生每天都是头大如斗,更是大大加重了他们的工作量。

    所以楚天羽才在上班没几天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感觉,更是跟任佳佳抱怨过。

    以前也确实如此,但今天不同啊,昨天楚天羽跟苏允君彻底确定了关系,还滚了床单,他要是心情不好那才叫怪事。

    楚天羽不想在跟话痨任佳佳扯下去了,在说下去她会说个没完没了,笑笑道:“我今天心情好不行啊。”

    任佳佳撇撇嘴道:“心情好?”说到这满脸坏笑的道:“等交班结束我看你心情还好得了不。”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道:“出什么事了?”

    任佳佳一翻白眼迈步就走,一副本姑娘不想搭理你的样子,搞得楚天羽是一头的雾水,卖什么关子啊?在说了那有你这样的,说话说一半就不说了?

    楚天羽想追过去问,但任佳佳脚步比较快已经进了更衣室,如果楚天羽敢冲进去的话肯定会被所有女医生跟护士一通暴打。

    于是楚天羽也只能揣着一肚子的狐疑换了衣服去了办公室,他一进去金辉就冲他挤眉弄眼的,其他人看他的表情也都是怪怪的,楚天羽是一头的雾水,心想这什么情况?

    舒冰雨到是神色如常,专心致志的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写着病历,看也不看楚天羽,两个人的关系现在也就这样了,不好也不坏,对此楚天羽表示满意,他可不想舒冰雨整天跟他较真。

    护士长朱新月走了过来笑吟吟的看着楚天羽刚要说话,主任向云飞就出来了,朱新月也只能向楚天羽投来一个你自求多福的表情,更是让楚天羽一头雾水了,这尼玛到底什么情况啊?怎么每个人都这么怪,我怎么了?

    胖得跟弥勒佛似的李吉祥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这家伙比主任还主任,那天都是主任到了,他才踩着点进来,虽然没迟到,但就是不肯在早来个几分钟。

    向云飞也知道这死胖子就这德行,都懒的说他了,往那一扫了一眼楚天羽便道:“开始交班吧。”

    护士念交班记录的时候李吉祥这大胖子也喘匀气了,跟金辉一样冲楚天羽挤眉弄眼的,在急诊科跟楚天羽关系比较好的也就是金辉跟李吉祥了,另外还有几个护士。

    看到这倆家伙作怪的表情楚天羽立刻用嘴形向他们道:“你大爷!”

    李吉祥偷偷冲楚天羽竖了一根中指,金辉则是摇头晃脑一副欠揍的样子。

    总算是交班结束了,但向云飞并没跟往常一样站起来立刻就走,而是看着楚天羽道:“小楚你一会去一趟医务科,你被患者投诉了。”

    楚天羽立刻惊呼道:“什么头绪了?我这几天也没出过什么差错啊?”

    向云飞似乎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好像懒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站起来道:“你去了医务科就知道为什么被投诉了,好了开始查房吧。”

    出了办公室楚天羽把李吉祥拉到一边小声道:“我为什么被投诉?”

    李吉祥贼眉鼠眼的左右看看,发现主任走在前边正跟舒冰雨说着什么,没注意他们,便小声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你小子被投诉了。”

    楚天羽直接爆粗口道:“我日,我也没做错什么啊,怎么无缘无故就被投诉了。”

    也难怪楚天羽如此的迷惑,如果他前几天的工作中出现了什么差错,还用等到今天吗?当时就得出事,当场就要被投诉,可偏偏没有,他也没跟患者与家属产生什么冲突,一切都很正常,既然是这样,怎么就被投诉了那?

    金辉凑过来道:“我到是知道投诉你的是谁!”

    楚天羽一皱眉道:“谁?”

    金辉小声道:“你管的36床。”

    楚天羽立刻道:“你说田克伟!”

    金辉想了下道:“对,对,就是他,这家一看就是个难缠的,也怪你倒霉,论到你管他。”

    楚天羽仔细想了下道:“我给他的治疗方案没问题啊,并且我更没跟他产生冲突,他为什么要投诉我?”这个田克伟确实是个事很多的患者,打他入院那天起没事就要来找楚天羽,楚天羽也为他做了详细的解答,告诉他,他的病没什么大事,就是普通的急性腹泻,原因是他吃了变质的东西,按理说都不用住院治疗,留观两天用点抗生素,补点液也就没事了。

    但这田克伟生怕自己有事,强烈要求住院治疗,既然患者有这个要求身为医生楚天羽自然要满足了,就答应下来,不到两天田克伟的病就没什么大碍了,但他还是感觉有事,老是去找楚天羽,楚天羽该说的也说了,看他不信,只能给他开检查单,给他来个全面的体检,结果已经回来了,田克伟很健康,没任何的疾病,可这家伙还是不信。

    看他那意思是楚天羽非得说他有什么毛病,他才放心,弄得楚天羽是哭笑不得,反复解释不听,也就开始躲着这家伙了,楚天羽管的病人可不是就他田克伟一个人,还有不少其他病人的,整天被田克伟缠着问楚天羽到底得了什么病,那其他病人还看是不看了?在来新的患者接诊不接诊了?

    楚天羽确实这两天躲着田克伟,但也没跟他发生任何冲突,实在躲不过去了也是耐着性子给他解释,双方连稍微激动点的话都没说过,但偏偏现在楚天羽就被田克伟给投诉了,这……

    楚天羽此时郁闷得想骂娘,这特瞄的算怎么回事啊?莫名其妙的就被投诉了,偏偏自己还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太特瞄的冤了。

    李吉祥安慰道:“小楚你也别怕,不就是被投诉吗?咱们急诊这些大夫那个没被投诉过?别人就不说了,说我,胖爷我那个月不被投诉个四五次?”

    金辉在一边撇着大嘴道:“你投诉也是活该,懒的不行了,跟人多说几句话不就没这些破事了吗?你就不说。”

    李吉祥相当不爽的道:“说个粑粑,我该说的都说了,总不能反反复复的跟他们在说吧?我其他病人不管了?让他们投诉去,能把胖爷我怎么样?”

    金辉在一边泼冷水道:“能把你怎么样?你几年没拿过奖金了。”

    一听这话李吉祥不吱声了,满脸的郁闷之色,他已经连续三年没有拿到奖金了,全是因为他被投诉的事。

    楚天羽无奈的叹口气道:“等查完房我去医务科一趟,到要看看这田克伟投诉我什么。”

    金辉拍拍楚天羽的肩膀安慰道:“小楚别担心,田克伟的所有的医嘱我都看了,没任何问题,这官司就算是打到中央去你也没毛病,放心大胆的去,医务科也不会为难你,毕竟咱们是自己人,他们总不能在你没毛病的情况下胳膊肘往外拐吧。”

    楚天羽点点头道:“也对,到底都是同事,不至于为难我,只是我还是好奇田克伟投诉我什么啊?”

    金辉耸了下肩膀道:“这事啊除了田克伟,就剩下医务科那些大爷知道了,不过你也别着急,一会你就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查房结束后楚天羽跟李吉祥打了个招呼,这段时间让他帮助照看下自己的患者,李吉祥自然是很痛快的答应了。

    楚天羽直接去了医务科,一进去就看到了医务科的主任元方刚,元方刚看到楚天羽立刻是满脸的苦笑道:“小楚来坐。”

    楚天羽坐下好就迫不及待道:“元科长田克伟到底投诉我什么啊?”

    当楚天羽听后心里立刻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