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鬼话连篇
    苏允君家还是老样子,摆设跟装修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之感,这跟她父亲身居高位有关,一进去楚天羽就感觉有些心虚,生怕苏允君骗他,他一进去苏东来就会突然蹦出来打个他措手不及。

    但好在苏东来两口子是真没在家,具体去那了苏允君没说,楚天羽也没心思问,他要是有这心思才叫怪事。

    楚天羽到底是个新手,进来后到没急着下手,反而感觉有些进展,拘束得都不知道该迈那只脚好了。

    苏允君跟个小媳妇似的给楚天羽找来一双新的拖鞋让他穿,然后让他在沙发上先坐会,自己去厨房给楚天羽弄热水去了,最后想了想还是喝点姜汤预防感冒更好,于是就开始给楚天羽做姜汤,这东西苏大小姐还是会的。

    楚天羽坐在沙发上就跟屁股下边有钉子似的,不停的动来动去,待在客厅里能看到苏东来挂起来的字画,不看这些东西还好,一看楚天羽就心虚而紧张,生怕苏东来会突然回来,最后直接站起来偷偷溜进了苏允君的卧室。

    这还是楚天羽第一次进苏允君的房间,感觉是既好奇又刺激,屋子收拾的很整洁,墙上挂了不少苏允君的照片,大多数都是她出去旅游拍的,从这些照片来看苏允君去过的地方很多,而楚天羽那?好像都没出过省,活了二十多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静海市度过的,这让楚天羽不由想着等自己以后有钱了也要多出去走走,长长见识,扩展下眼界,不能当井底之蛙。

    楚天羽到没变态到去翻找苏允君贴身的衣物,只是打量这她的房间,看看她的照片,苏允君的东西他什么都没碰,完全就是一副来参观的样子。

    苏允君的声音传来:“楚天羽你去那了?”

    楚天羽赶紧回应道:“我在你房间。”

    很快苏允君端着一大杯姜汤进了房间,看着楚天羽道:“你不老实待在客厅,跑我房间里做什么?”说完把姜汤递给他道:“赶紧趁热喝。”

    楚天羽喝了一口姜汤立刻感觉身上热了起来,解释道:“待在客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感觉很紧张,有一种做贼的感觉,生怕你爸突然回来。”

    苏允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看你那点出息,我爸有那么可怕?”

    楚天羽急道:“怎么不可怕?上次见到他差点没给我吓尿了,你爸太吓人,以后还是能不见就不见了。”

    苏允君一瞪眼道:“怎么着?你还打算一辈子不见我爸了?”

    楚天羽赶紧解释道:“不是这意思,就是你爸太吓人,我见到他就腿软,他就跟个大领导似的,总之我怕他。”

    苏允君也没点破自己自己父亲真正的身份,上次苏允君在正丰堡出事确实是苏东来出面解决的,不然楚天羽好不了,但却没人跟楚天羽说是苏东来出面处理的这事,到现在他也不知道。

    苏允君巧笑嬉嬉的道:“好了,赶紧喝吧,我爸今天没在,要后天才回来,你不用害怕。”

    苏允君自然知道自己父亲是那么大的领导,可以说是不怒自威,往那一站要是不熟的人第一感觉就是感觉害怕、不自在,楚天羽有这感觉也正常,不过到也不担心楚天羽总是怕自己的父亲,等结婚后,他跟自己父亲接触的时间多了,慢慢也就适应了,也就不怕了。

    想到这苏允君立刻是俏脸绯红,偷偷扫了一眼楚天羽,心道:“我想什么那?谁要嫁给这家伙了?刚还跟我说要分手,还挂我电话那,更气人的是竟然偷偷跑出去喝酒,跟他说多少次了,不许抽烟,不许喝酒,这混球到是不抽烟,可这酒就是不听。”

    苏允君已经慢慢进入角色了,跟个小媳妇一般管着楚天羽,管着他每天早晚都要刷牙洗脸洗脚,每天都要换洗内衣、袜子,有条件最好每天早晚都要洗澡,至于对身体有害的烟跟酒更是下了严令不许楚天羽砰,楚天羽到是不抽烟,也没什么酒瘾,只是有时候喜欢出去喝上几杯,但绝对不会多喝,可哪怕是这样苏允君也不乐意,她希望按照自己的要求逐渐改造楚天羽,让他跟心里的白马王子契合到一起,成为一个完美的男朋友,以后是完美的丈夫、父亲。

    楚天羽可不清楚苏允君已经开始在改造他了,先从他的坏毛病开始,这会正“稀溜、稀溜”的喝着姜汤,喝得很慢,一方面是姜汤太热,另一方面是他感觉要是很快喝完了苏允君就会让他走了,他才不想走,这多好的机会。

    苏允君到也不脆,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喝,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可以说是问温暖如春,并且还有些热,苏允君已经把厚厚的外套脱了,就穿着一见白色的修身羊毛衫,勾勒出胸部诱人的曲线,还有纤细的腰肢,下身穿着个小皮裤紧紧的包裹着翘臀,腿上是一条黑色的紧身打底裤,包裹着两条线条优美的美腿,脚上则是一双粉色的拖鞋,露出一截白色的袜子。

    楚天羽不停的偷偷瞄着苏允君,眼睛很不老实的在她身上的重要部位转悠,说实话楚天羽已经当了很久的和尚了,要是没常识过女人的滋味也就算了,可偏偏在末世里他尝到了,这可让楚天羽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了,此时跟喝了姜汤有关系,也跟他心里的邪火有关系,总之是身体燥热难耐。

    楚天羽放下姜汤笑着看着苏允君道:“你爸妈都出门了,那你吃什么啊?”

    苏允君没感觉到楚天羽开始不怀好意了,直接道:“点外卖啊。”

    楚天羽直接道:“那玩意多不卫生,明天我下班来给你做饭吧,在家吃有营养还干净。”

    苏允君跟楚天羽在正丰堡待了半年多,一直是楚天羽负责她的饮食,楚天羽做的菜怎么样苏允君自然清楚,立刻就道:“好啊!”说到这有些为难的道:“但要是被我家邻居看到跟我爸妈说怎么办?”

    苏允君其实是清楚自己父母反对自己跟楚天羽在一起的,理由就是门不当户不对,但苏允君并没太当回事,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这又不是以前了,还实行什么包办婚姻,但苏允君却不想很快就跟父母发生冲突,她一直在想个办法能说服自己父母,同意自己跟楚天羽的事,只是现在还没想到,所以不太敢白天都让楚天羽来,真要是被邻居看到传到她父母耳朵里,麻烦事可不少。

    楚天羽抓抓头很快就想到了主意道:“这简单,在你们单位左近租个房子就行了,你下班就过去,我买了菜也过去,等吃完了你在回来不就行了。”

    苏允君是个对钱没什么概念的人,根本就没想到她父母就两天不在家,有必要为了吃上几顿饭大动干戈的出去租房子吗?更没想到楚天羽这个提议也是没安什么好心,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耳鬓厮磨的要不出事那才叫怪事。

    苏允君傻乎乎的道:“好啊,那这事就交给你了。”说到这双手拦住楚天羽的脖子道:“你可要每天给我做好吃的。”

    楚天羽自然是连连点头,很快手就不老实了。

    苏允君急道:“楚天羽你干嘛啊?说好了不许乱来的。”

    楚天羽无师自通的道:“我又不做别的,就抱抱你。”

    苏允君很傻很天真的道:“那就抱抱啊。”

    接下里的套路大概跟网上那个段子差不多,我就睡你边上,保证不乱来,结果……

    次日一早苏允君坐在床上幽怨的看着楚天羽,伸出手拧着他的耳朵羞恼道:“你个骗子,我真是傻,竟然信你的鬼话。”

    楚天羽满脸讨好的笑容道:“没忍住,没忍住。”

    苏允君“呸”了一声道:“我才不信你说的鬼话,现在怎么办?”

    楚天羽伸出手握住苏允君拧着他的耳朵道:“怎么办?这还不简单,你给我点时间,我把房子买了,按照你的要求装修好了,然后我们就结婚。”

    这话楚天羽说的是真心话,他确实想跟苏允君在一起,永远。

    女人最喜欢听男人这些鬼话,苏允君也不例外,看着楚天羽道:“你说话算数?”

    楚天羽立刻又是发誓又是保证的,大概意思就是这辈子非苏允君不娶,他这一折腾盖在胳膊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一大片青紫,这都是苏允君昨天掐的。

    看到这些伤痕苏允君立刻又心疼了,也不管自己什么都没穿,直接凑过去看着楚天羽的胳膊柔声道:“还疼不疼了?”

    楚天羽笑着摇摇头道:“不疼了,这点伤算什么。”这话还真没错,在末世里楚天羽受的伤那次都比这次重得多。

    不多时苏允君开始对着床单发愁了,上边是梅花朵朵,洗吧她怕洗不干净被母亲发现,不洗扔掉吧,也怕被母亲发现。

    楚天羽看出了她的担忧道:“我来洗,你先去洗漱,一会我们先去吃早饭,然后我送你去医院。”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