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翻脸如翻书
    不大的烧烤店里很快响起了苏允君愤怒的声音:“楚天羽我给你点脸了吧?谁让你出来喝酒的?”

    乐向阳艰难的把嘴里的啤酒咽下去看向楚天羽,意识是:“老楚这谁啊?你媳妇?”

    楚天羽感觉脸上很挂不住,好歹也是个老爷们,被一个女人当着自己的哥们,外加不少外人这么吼,那受得了?立刻梗着脖子道:“我们都分手了,你管不着?”

    苏允君冷笑道:“长能耐了是吧楚天羽?我管不了你了是吧?”

    乐向阳一看这倆人有要打起来的趋势,赶紧站起来道:“嫂子坐,有话好好说,不少人看着那。”同时给楚天羽使了颜色,差不多得了,你找这么个跟天仙似的媳妇还不哄着点?真分了,你上那找这样的去?

    苏允君到底不是泼妇,只是刚才在气头上没忍住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吼了楚天羽两句,现在乐向阳这一劝,她也感觉这样不好,气呼呼的坐下来瞪着楚天羽。

    周围的人一看倆人不吵了,没热闹看了,自然又自顾的吃了起来,不过一干男人还是偷偷向苏允君看,这么漂亮的姑娘他们别说在现实中了,在电视里也没见到过啊,同时心里很是羡慕楚天羽这小子的艳福,自己怎么就遇不到这么个漂亮的女孩那?

    楚天羽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自顾的喝酒,苏允君则是狠狠的瞪着他,乐向阳看看楚天羽,又看看苏允君,感觉自己是个多余的,想走吧,又怕这倆人在打起来,不走吧,实在是尴尬,只能硬着头皮笑道:“老楚介绍下吧。”

    这还是乐向阳第一次见苏允君,以前楚天羽跟苏允君约会的时候可不会带着乐向阳这个特大号灯泡,结果跟苏允君吵架了才想起来自己这个朋友,典型的重色轻友。

    楚天羽没好气的道:“介绍什么啊?我跟她没关系了!”

    苏允君一拍桌子怒道:“你在说一遍!”

    楚天羽立刻就想要在重复自己刚才说的话,但还不等话说出口,立刻发出“哎呦”一声痛呼,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允君把手放到他胳膊内侧的软肉上,就见苏允君拼劲权利的拧着楚天羽胳膊内侧的软肉,嘴里还恶狠狠的道:“你说啊,说啊。”

    这一幕看得乐向阳都不忍看了,这得多疼啊!楚天羽啊楚天羽你小子艳福是不浅,可找这么个能动手就不吵吵的小辣椒可真够你受的了。

    楚天羽赶紧用力把胳膊抽出来,一边揉一边道:“你有病啊?”

    苏允君气恼的跺着脚,伸出手又向楚天羽胳膊抓去,被楚天羽躲开,她又去抓,往返几次,苏允君看着楚天羽一点征兆都没有就突然“哇”一声哭了起来。

    乐向阳再次看傻了眼,我去这什么情况,怎么说哭就哭?并且是哭得梨花带雨的,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这演技决了,乐向阳在心里给苏允君点了三十二个赞,同时伸出大拇哥冲楚天羽比划一下,意思是你这媳妇牛!

    楚天羽直接傻眼了,不是说好的吵架吗?你哭什么啊?

    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放在楚天羽身上,很多男人的眼神都不善,估计是在为苏允君鸣不平,恨不得暴打一顿不识好歹的楚天羽,你说你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或者老婆,你怎么还能欺负她那?太不像话了。

    楚天羽实在是受不了周围那些人充斥着敌意的目光,在看苏允君哭得稀里哗啦的,心里那点气立刻不翼而飞,赶紧道:“别哭了,我错了还不行。”

    听到这话乐向阳立刻瞪圆了眼睛看向楚天羽,意思很简单,你小子也特瞄的太没骨气了吧?刚才的爷们劲那去了?怎么你媳妇一哭你就软了,是不是男人。

    苏允君根本就不管楚天羽,依旧在那抹着眼泪哭个不停,楚天羽急得直抓头,最后把胳膊凑够过道:“掐吧,掐吧。”说完闭上眼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乐向阳看得是直摇头,感觉自己这兄弟太没骨气了,太特瞄的不是个男人了。

    苏允君突然一把掐住楚天羽的胳膊玩命的拧了起来,也不哭了,脸上还有了笑容,就跟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但却苦了楚天羽,疼得是呲牙咧嘴的。

    乐向阳捂住眼睛不忍在看了,这都什么人?一个一看自己媳妇哭立刻骨气都没了,一个一掐到对方立刻就眉开眼笑的,这两口子简直就是一对极品。

    苏允君掐的力度越来越小,过了好一会突然发出“哎呀”一声惊呼,随即一把撸开楚天羽的袖子一看立刻满脸心疼的样子道:“哎呀,都掐紫了,疼不疼啊?”

    楚天羽忍着疼,还连连道:“不疼,不疼。”

    苏允君凑过头去轻轻在楚天羽青紫一片的皮肤上吹气,脸上的心疼的样子是更浓了。

    乐向阳终于受不了了,一拍桌子道:“你们两口子有完没完?一会哭一会笑,一会打一会好,没看到这还坐着个大活人吗?把我喊来是来喂我狗粮的吗?”

    楚天羽嘿嘿傻笑道:“那是喂你什么狗粮啊,喂你,你也不能吃啊,来吃串,吃穿。”

    苏允君这会也不闹腾了,抱着楚天羽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满脸的甜蜜,但就在刚才她还跟楚天羽又吵又打的,眨眼间又和好了,还真是两口子床头吵架床尾和。

    乐向阳那有心思吃饭,今天算是被楚天羽跟苏允君恶心到了,还强赛给他一肚子的狗粮,他直接站起来道:“得了,这酒没办法喝了,我回家了,你们倆啊继续秀恩爱吧。”说完也不等楚天羽跟苏允君说什么几步就出了门。

    楚天羽刚发出一个“欸”的声音门又开了,乐向阳把头探进来满脸坏笑的道:“最后嘱咐你倆一句啊,秀恩爱死得快。”说完调头就跑,躲开了楚天羽仍过来的羊肉串。

    半个多小时候后苏允君抱着楚天羽的胳膊头靠在他肩膀上在路上走,楚天羽一手揽着她的香肩道:“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动动就跟我提分手?”

    苏允君跟一只慵懒的小猫一般道:“女人不都这样。”

    楚天羽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他有些不信女人都这样,可他还真没多少恋爱经验,苏允君是他第一个女朋友,就没在跟其他女孩谈过恋爱,那知道是不是所有女人都这样?

    不过仔细想想感觉也可能是这样,储雨荷不就是吗,自己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就突然不搭理自己了,到现在自己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女人啊,肯定都是多变的动物。

    楚天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左右看看道:“大冷天的我们去那啊?”

    苏允君看看表这会都十点半了,天还冷,她想了下道:“你送我回家吧。”

    楚天羽点点头,要打车,但苏允君不让,说要走回去,从这到她家可不近,大冷天的压马路也就楚天羽跟苏允君这种陷入热恋的情侣才会干,其他谈了几年的肯定没这心情。

    于是就这样两个人顶着寒风一路走到了苏允君家的小区楼下,此时都快十二点了,大冷天的小区楼下那还有人?

    楚天羽也没想过会跟苏允君大冷天的压一个多点的马路,所以穿的并不多,结果就是到了苏允君家楼下冻得身体有些发抖,还连连打喷嚏,一副要感冒的样子。

    苏允君看他冻成这样赶紧道:“上去喝点热水在走吧,明天可比感冒了。”

    楚天羽哪敢去?上次去苏允君家她父母跟他说的那些话可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里阴影,实在是没胆子上去了,赶紧道:“不用了,我没事,太冷了,你赶紧上去吧。”说完冲苏允君挥挥手就要走。

    苏允君一把拉住他道:“上去吧没事的,我父母没在家。”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就跟打了鸡血一般瞬间就感觉不冷了,有些兴奋有些不敢置信的道:“真的吗?”

    苏允君后退一步看向楚天羽道:“我父母确实没在家,但你不能乱来。”随着跟楚天羽在一起的时间增长,苏允君越来越发现楚天羽也不是个老实的家伙,总喜欢对她动手动脚的,并且已经不满足牵手之类简单的亲密接触了,此时开始提防起来。

    楚天羽无师自通的保证道:“我肯定不乱来,你放心。”

    苏允君不看置信的看着他道:“真的?”

    楚天羽急着举起手指道:“我发誓。”

    男人的誓言要是能信,母猪肯定能上树。

    但是涉世未深的苏允君到不知道男人的话根本就不能信,看楚天羽都答应了,也怕他真冻感冒了,便道:“那说好了,你不许乱来,走吧,我们上去。”

    楚天羽一看苏允君答应了兴奋得差点没蹦起来,他那知道今天能这好事,苏允君的父母没在家,这又是大半夜了,真是天助我也。

    苏允君要是知道楚天羽心里在想什么,非得一脚把他踹出去十里地不可。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