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作妖
    楚天羽看着灯光下的小美女,不是小魔女,撇撇嘴道:“开养殖场怎么了?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吗?”

    翟颖撇撇嘴一脸嫌弃的表情道:“养猪啊、羊啊、牛啊,整天一身的腥膻味,你说那里高端大气上档次了?土死了!”

    楚天羽一巴掌拍在翟颖的脑袋上道:“你知道个六,滚回去睡觉。”

    翟颖捂着脑袋恶狠狠的看着楚天羽道:“你在打我的头我就……”

    楚天羽瞪着翟颖道:“你就把我怎么样?”

    翟颖猛然后退几步,捂着脑袋跑到了自己的房门口,冷冷的看了一眼楚天羽,一脸的坏笑,下一秒就跑进了楚天羽的房间,不对,现在是他的房间,而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还不等楚天羽反应过来翟颖已经冲了出来,把手里一袋子衣服全仍到楚天羽身上,然后哈哈大笑道:“我让你倒霉一年。”

    楚天羽此时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原来翟颖把她所有穿过没洗的内衣一股脑的仍到楚天羽身上,其中一条粉色带有熊猫图案的小内内正好罩在了楚天羽的脑袋上,楚天羽一把撤掉脑袋上的内裤暴跳如雷道:“翟颖你给我滚过来。”

    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

    在静海市有个讲究,说是如果没出正月如果把女人的内衣仍到男人身上,那么这个男人就要倒霉一年!

    楚天羽是医生,自然是无神论者,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至于那不靠谱的上帝,楚天羽也不知道该把他划归到哪一类中,总之现在他没心思想这些,没出正月,翟颖这臭丫头就仍他一身的内衣,哪怕他是个无神论者,也感觉有些晦气,冲过去敲着门道:“你把门给我打开。”

    翟颖此时坐在床上挡着两条长腿道:“你当我傻啊?你让我开门我就开门,切。”

    楚天羽很想把门一脚踹开,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就算他把门踹开了,收拾了翟颖这小魔女一顿,最后门还得他修,如果被母亲知道少不了又是一番唠叨。

    楚天羽伸出手点点门道:“行臭丫头,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出来。”

    翟颖在门里嘻嘻笑道:“我还就一辈子不出去了,怎样?”

    楚天羽是恨得牙痒痒,偏偏此时却拿这小魔女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走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下生闷气,不过很快楚天羽就感觉不对劲了,现在地上、沙发上甚至茶几上都是翟颖那些花花绿绿带有她体香还十分诱人的贴身衣物,这些东西总不能就仍在这吧?回头被自己母亲看到怎么解释?要是把自己当成变态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楚天羽没办法,只能恶狠狠的道:“翟颖你个臭丫头你给我等着。”说到这不情愿的找来一个干净的袋子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起来。

    楚天羽可不是个没尝过女人滋味的菜鸟了,不碰这些东西还好,现在一碰立刻就开始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了,心里一股子邪火没地方发,让楚天羽感觉很是难受,飞快的把这些东西收好,楚天羽不想在家待下去了,也不知道是房间里真有翟颖那些衣服上散发的少女体香为,还是楚天羽的幻觉,总之他鼻子里全是这种味道,在待下去,楚天羽真的会更难受。

    不过楚天羽也没傻到立刻就走,而是来到翟颖的门前敲敲门道:“把门打开。”

    翟颖大声道:“就不开,就不开,你咬我啊?”

    楚天羽后退一步道:“行,有本事你就别出来,我就在门口守着你,你一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到这楚天羽立刻蹑手蹑脚的拿起衣服向门的方向走去。

    翟颖嘻嘻的笑声传来:“那你就守着吧,守到天亮本姑娘也不出去。”

    楚天羽要的就是这句话,立刻悄悄打开门溜了出去,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生怕翟颖发现他跑了,在一个人出去乱跑,最近可不安全,楚天羽是生怕翟颖这丫头出什么事,索性用了这一招,他相信翟颖这丫头肯定不敢出来。

    不过楚天羽还是不大放心,出去后给刀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开车带着几个人来门口守着,一旦翟颖出来立刻给他打电话。

    搞定这些楚天羽坐在车上长出一口气,他是真希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赶紧结束,整天这么提心吊胆的真不是个办法。

    刚想到这楚天羽手机响起了,拿起来一看是苏允君发来的微信,就几个字——我们分手吧。

    楚天羽看后就感觉头很疼,这已经不是苏允君第一次跟他提分手了,打过年开始一直到现在,苏允君没事就要跟他提分手,第一次可是把楚天羽吓坏了,班都没心思上了,跑去找苏允君,哄了好半天才让苏允君转怒为喜,说不分手了,当时楚天羽都没搞清楚自己到底作错了什么苏允君要跟自己提分手。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允君说分手的次数增多,楚天羽终于是明白了,这是女人的通病——作妖!尤其是恋爱前期,也不知道这些女人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总之没事就要提个分手,楚天羽仔细想想,到是感觉这是苏允君跟他撒娇,想看到自己在乎她的一种手段。

    不过老来这套楚天羽真的感觉很累,搞个对象那就好好处呗,干嘛没事就作妖,动不动就说要分手?女人啊果然是一种一天不给男人找点麻烦就难受的奇怪动物。

    现在苏大小姐又开始作妖了,楚天羽能怎么办?只能赶紧一个电话打过去,但打第一个苏允君并没有接,一直到楚天羽连续打到第三个电话苏大小姐才接听电话,一上来就没好气的道:“干嘛?”

    楚天羽满脸苦笑的道:“姑奶奶您今天心情不好?”

    随着跟苏允君相处的时间增长,不知不觉楚天羽也学会油腔滑调了,不过这到也没什么,反而是增加双方感情的一种小手段。

    苏允君寒声道:“谁你是你姑奶奶?滚蛋。”

    楚天羽抓抓头陪着笑脸道:“谁惹您老不高兴了?”

    苏允君冷笑一声道:“我不想跟你说话,我接你电话就是想亲口告送你我们完了,我要跟你分手。”

    楚天羽此时有一种暴走的冲动,自己特特么的是倒霉,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喜欢没事作妖玩的女孩?隔三差五就闹一次,有意思吗?

    楚天羽最近是诸事不顺,储雨荷那边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不搭理他了,翟老六又托付给他几百号刺头,要安置他们,最后就是翟老六提醒他说有人要动他,楚天羽更是从翟老六安排翟颖的行动中察觉到了翟颖很可能也有危险。

    现在他是一脑门子的官司,偏偏医院还有一堆的事等着他,手里还个难缠的患者,今天在加上苏允君又作妖,一下让楚天羽暴走了,想也不想的冲着电话喊道:“分手就分手。”说完就挂了电话。

    另一边苏允君呆愣愣的靠坐在床上听着手里传来的忙音,下一秒苏允君猛的从床上跳下来,一边穿衣服一边怒道:“楚天羽你长本事了是吧?敢跟我说分手?还敢挂我电话,你给我等着。”

    苏允君根本就没想过先说分手的可是她,根本就不是楚天羽。

    楚天羽坐在车里烦得很,狠狠一拍方向盘下了车,迈步直接出了胡同,他心情格外的不好,就想喝点酒,地点自然是他最常去的那家烧烤店,也是上次遇到喝醉的储雨荷的那家。

    楚天羽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打了出去,电话一通他立刻不耐烦的道:“老乐赶紧滚出来陪我喝点,老地方,快点啊,别废话。”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楚天羽跟其他人一样,心情不好想喝酒的时候自然是喊自己哥们、发小出来。

    乐向阳叹口气把电话踹进兜里喃喃自语道:“你大爷的,让我陪你喝酒还这么横?老子上辈子欠你的吗?”

    说是这么说,很快乐向阳还是从家里出来打个车直奔那家烧烤店。

    店里的人并不多,只有两三桌人,楚天羽坐在靠墙的那一桌背对着门,乐向阳带着一股子寒气进来后就道:“又怎么了?大晚上的拉我出来喝酒?”

    楚天羽现在没心思跟乐向阳说他跟苏允君的事,直接道:“废什么话?坐下。”

    东西楚天羽已经点好,刚端上来还冒着热气,桌子上摆着两大啤酒,已经打开了两瓶。

    乐向阳给自己倒了一杯跟楚天羽碰了下一饮而尽,呼出一口酒气道:“现在能说了不?”

    楚天羽烦躁道:“没什么好说得,就是心情不好,想喝酒,来别废话,连干三杯。”

    乐向阳立刻骂道:“你不灌我你能死是不是?我这屁股还没坐热乎,你特瞄的就让我连干三?”

    楚天羽瞪着乐向阳道:“废特瞄的什么话?喝不喝?”

    楚天羽话刚说完头立刻被人狠狠的给了一巴掌,楚天羽一转头就傻眼了,乐向阳也是如此,哥俩是大眼瞪小眼,都懵圈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