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女人心海底针
    此时储雨荷是又羞又闹,脸红得跟苹果似的,连连跺脚道:“妈你可别瞎说,我跟他没关系,他就是我以前一个学生,我那是他老师。”

    龚月明满脸的不信之色,撇撇嘴道:“你这丫头让我说你什么好那?还学生老师的关系?你一个体育老师而已,又不是人家的班主任,人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还能念着你跟他的师生之情这么帮咱们?”

    这话立刻是让储雨荷无言以对,因为她母亲说得一点错都没有,自己只是楚天羽的体育老师,还没教过他多少时间,也就那么十多节的体育课而已,之间能有多少情分?楚天羽这么帮自己是因为自己当初原谅他,但这事储雨荷怎么跟自己母亲说?难道跟母亲说当年楚天羽这混球偷看我洗澡,我没把他送到教导处又或者是派出所,他心里感激我,所以才帮我。

    不过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楚天羽才这么帮助储雨荷母女二人,作为当事人的储雨荷心里还真没底,楚天羽当初也是疯狂迷恋她男生中的一员,天知道他帮了自己是不是要讨自己欢心,进而成为自己的男朋友,甚至老公。

    一想到这储雨荷是更不好意思了,我这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储雨荷急道:“妈我比他大,我们倆不可能,他帮我就是因为我是他的老师,没别的原因。”

    对女儿的话龚月明是嗤之以鼻,看看女儿道:“你比他大?我知道啊,大三岁啊,很多吗?我还比你爸大四岁那,孩子没听过那句话吗?女大三抱金砖,在说了我感觉小楚这孩子不错,你看人家这么帮咱们跟你提条件了吗啊?那次来了给我打了针赶紧就走,不就是怕待时间长了怕你尴尬吗?怕你感觉他这么帮我们,你为了感激他就得跟他在一起,他这么做就是不想让你认为他是个挟恩图报的人,就算他想跟你在一起也是光明正大的追去,而不是用他帮我们家的事作为筹码,懂吗?”

    储雨荷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母亲解释了,不过想想母亲的话也确实是有一定道理,自己跟楚天羽确实是师生关系,但自己真的只比他大三岁而已,可以说年纪相仿,并且楚天羽也从来没有表露出一点要挟恩图报的意思,怕自己误会那次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来不会多留,就是怕自己多想,想到这储雨荷到是感觉楚天羽是个心很细的家伙,心里开始发暖。

    龚月明发现女儿嘴角上扬,竟然笑了,立刻也笑道:“行了,你也别不好意思了,小楚那是个好孩子,人品好,工作也好,你可别错过了,你跟了他,他不会亏了你的,妈这点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

    此时储雨荷突然开始迷茫了,难道楚天羽真是还喜欢自己才这么帮自己吗?真的不是因为自己当初原谅他的事才帮自己跟母亲的?

    看储雨荷不说话,龚月明叹口气道:“都怪我啊,连累了你跟你爸,我要是不得这病,以咱们家的条件你早就结婚了,说不定现在孩子都挺大了。”

    储雨荷赶紧劝道:“妈你说什么那?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龚月明也不想在说这些事让女儿难受,轻轻抚摸着女儿的手笑道:“这样晚上等小楚来的时候你让他别走,留下陪我吃个饭,我跟他说。”

    储雨荷立刻紧张起来道:“妈你要说什么?”

    龚月明笑道:“你说说什么?把你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捅开啊,你们老这样黑不提、白不提的到那一站是个头那?我把话说开了,你们就好好处,跟其他小情侣一样,没事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不用老陪着我,我这病好多了,你看我不但能说话了,都快能坐起来了。”

    储雨荷羞得满脸绯红的道:“妈你可别说,我还没想好那。”

    储雨荷现在得搞清楚楚天羽到底是因为什么帮她跟母亲,才能决定下一步的走向,万一楚天羽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因为感激当年她的原谅才帮助她们母女那?要是这样龚月明把话挑明了,那储雨荷可是太尴尬了,不管怎么说她是个女孩,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就这么被拒绝的话储雨荷可接受不了。

    龚月明皱着眉头道:“你还想什么啊?你上那找小楚这么好的去?要相貌有相貌,要人品有人品,工作也好,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储雨荷急得跺脚道:“妈总之我跟他的事你先别管,让我自己处理行不行?”

    龚月明没办法了,瞪了一眼储雨荷道:“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那?”

    储雨荷赶紧道:“您啊什么都别说,赶紧把饭吃了,一会我看看外边天气怎么样,好的话我推着您去公园晒晒太阳,不能老待在屋里。”

    这一天储雨荷都是心事不宁的,干什么也是心不在焉,龚月明劝了她好几次,但储雨荷就是不听,坚决让龚月明晚上不许跟楚天羽提自己跟他的事,弄得龚月明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一天对于储雨荷来说都是漫长的,让她倍感煎熬,但眼看着天黑下来楚天羽就要过来的时候储雨荷又希望时间过得在慢一些,她有些不好意思见楚天羽。

    可时间却不会听她的,依旧按照自己的脚步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终于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楚天羽推开院子里的门走了进来,一听到开门声储雨荷心里就咯噔一下,下一秒就感觉紧张得不行,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紧张。

    楚天羽跟往常一样进来手直接去了龚月明的房间道:“阿姨今天感觉怎么样?”

    龚月明此时就跟丈母娘看女婿似的怎么看怎么感觉满意,楚天羽发现今天龚月明看自己的眼神很是不对劲,看得他心里发毛,暗暗猜测着不会是储雨荷把自己当年偷看她洗澡的事告诉龚月明了吧?要真是这样可坏了。

    龚月明笑道:“好多了,快坐小楚。”说到这冲着外边喊道:“雨荷赶紧给小楚倒杯茶,大冷天的过来,肯定冻坏了。”

    龚月明的态度让楚天羽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搞不懂今天龚月明对他怎么出奇的热情,尤其是看自己的眼神,看得自己是浑身发毛,赶紧道:“阿姨我不渴,我先给你打针。”说完赶紧给龚月明注射了阿尔法钠阻滞剂。

    打完后储雨荷也面色古怪的端着一杯茶水进来了。

    楚天羽感觉气氛很是不对劲,不敢多留,便道:“阿姨那个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完站起来就走。

    龚月明刚要说话,储雨荷就赶紧丢给她一个眼神,龚月明没办法只能道:“雨荷你送送小楚。”

    储雨荷也有话想跟楚天羽说便跟了出来,一到门口储雨荷就道:“走走吧。”

    楚天羽诧异的道:“走走?”

    储雨荷瞪了一眼楚天羽道:“我有话跟你说,跟我来。”

    楚天羽立刻紧张起来,还真怕储雨荷又跟昨天似的不停的说着自己当年偷看她洗澡对她造成了多大伤害的事,但他也不能调头就跑,只能是心虚的跟着储雨荷顺着胡同往外走。

    虽然已经过了正月十五,但年味还没彻底消散,胡同里依旧有不少鞭炮爆炸后留下的残骸,胡同里的人也不少,只是气温有些地,所有人都穿着厚厚的衣物。

    两个人往前走了差不多二十多米这样储雨荷终于是打破了沉默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楚天羽看她没提偷看她洗澡的事先是长出一口气,赶紧道:“因为您帮过我啊,如果不是储老师您大人有大量,那有今天的我,所以我要帮你,也一定要帮。”

    这个答案先是让储雨荷长出一口气,可随即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落寞,他竟然不是因为还喜欢我才帮我啊。

    储雨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其实她更希望楚天羽说自己还喜欢她,才这么帮她。

    两个人又陷入沉默中,储雨荷突然赌气的道:“你以后别来了。”说完气呼呼的转身向回走去。

    楚天羽看着储雨荷的背影抓着头不解的道:“怎么就生气了那?我也没说什么啊?女人啊,唉,还真是一种神器的动物。”

    储雨荷虽然说让楚天羽别来了,但第二天他还是来了,还是跟以前一样给龚月明打了针后立刻就走,甚至连坐都不带坐的,更别说喝上一口水了,储雨荷则是看也不看楚天羽,就仿佛看不见他一般,这让龚月明有些着急,但不管怎么问储雨荷,但她就是不说自己跟楚天羽怎么了,这可把龚月明急得够呛。

    这天楚天羽下班回到了家,一进去翟颖就跑过来道:“我爸让你明天带我去一趟看守所,他说有话要跟你说。”

    楚天羽先是一愣,随即就想起来翟老六出事的时候确实找人给他带话了,说要见见他,只是楚天羽这阵子太忙是医院跟末世两头折腾,又要帮助储雨荷,忙得他把这事忘了。

    现在翟颖提出来楚天羽便道:“好,我明天请个假带你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