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习惯
    楚天羽是怎么也没想到储雨荷突然提起当年他干的荒唐事,现在咳嗽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喝醉了的储雨荷反到是不见半分的尴尬之色了,双手抱在高耸的胸前满脸玩味的笑容看着楚天羽,那还有半分她平常温润如玉的样子,在她脸上楚天羽看到的除了戏谑还是戏谑!

    现在楚天羽也不得不感叹人喝醉后跟喝醉前完全就是特瞄的两个人。

    楚天羽拿起纸巾擦擦眼泪无奈的道:“储老师当初的事就不要提了,当时我太小还不懂事。”

    储雨荷一反常态的笑道:“小?我怎么记得当时你都上高三了。”

    楚天羽:“……”

    很快楚天羽就道:“储老师您做的这条红烧鱼不错。”

    储雨荷突然一拍桌子道:“楚天羽你少转移话题,我问你,当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样的事都干得出来?”

    楚天羽此时想骂娘了,我当年能怎么想?看到你进去洗澡了,脑袋一热事就干出来了呗,谁让那会正处于荷尔蒙高速分泌的年纪那,自控力又没有现在这么强,心态更是不成熟,这事确实怪我,但谁让你长那么漂亮那?你要是丑点,打死我也不会去偷看你洗澡啊?

    这些话楚天羽也就敢在心里想想,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真说出来的话明显喝多了的储雨荷天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来。

    楚天羽抬头看看储雨荷,发现她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只能无奈的道:“储老师当年我真的就是一时冲动才做出了那样的事,您不是都原谅我了吗?现在又提这件事?”

    储雨荷满脸屈辱跟委屈之色的激动道:“我是原谅你了,但我心里这道坎过不去。”

    楚天羽是彻底无奈了,这女人怎么喜欢翻小账那,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又把旧账给翻起来,到底要干嘛?

    此时储雨荷眼睛里已经有了泪痕,情绪激动的道:“你知道吗?那件事给我留下多大的心里阴影?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就那么被你看光了,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学生的份上,我当时就该把你送派出所去,你知道我现在一洗澡就总感觉有人偷看我吗?这么多年每当洗澡的时候我都疑神疑鬼的,你知道我心里多煎熬、多难受吗?”

    楚天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也是没想到当年自己干的事对储雨荷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不过仔细想想这也难怪,那个时候储雨荷不过是个还没拿到毕业证来学校实习的大学生而已,只比自己大三岁,自己跑去偷看她洗澡,肯定对她以后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楚天羽感觉很对不住储雨荷站起来对着她一鞠躬道:“储老师我再次为我当年做的荒唐事给您道歉。”

    储雨荷冷声一声激动道:“道歉有用吗?”

    楚天羽抓抓头道:“那您想怎么样?”

    储雨荷不说话了,她也是喝了不少酒,才又提起了这些事,主要是见到了楚天羽她就忍不住去想当年的事,那件事确实给她留下了很大的心里阴影,她说的也都是实话,当时储雨荷真的是又委屈又愤怒,但又不忍心把楚天羽扭送到教导处或者派出所毁了他的一生,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但她心里那道坎就是过不去,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就这么被楚天羽这个混球看光了,怎么想她怎么感觉自己这亏吃大了。

    但现在楚天羽让她说到底让他怎么做,她才能把这件事彻底放下,可储雨荷是真不知道楚天羽做什么才能让她放下心里的芥蒂。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气氛再次尴尬起来。

    储雨荷此时不生气,就是感觉委屈,受了天大的委屈,她哽咽道:“不管你做什么,都没办法弥补我心灵上的创伤。”

    楚天羽有些无奈的道:“储老师你是不是一见到我就响起当年的事啊?”

    储雨荷下意识的道:“是。”

    楚天羽叹口气道:“这样,我以后就不来了,伯母的病你也看到怎么治疗了,药就在那,那天药没了,你给我发个微信什么的,我让人给你送来。”说到这楚天羽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道:“这里边还有几万块,够你们生活所用了。”

    楚天羽想的很简单,既然储雨荷一见到自己就想起那件让她介怀的事,那么他索性就不来了,让储雨荷眼不见为净,随着时间的推移让那件事对她的影响逐渐变淡,不过不来是不来,他还是把储雨荷跟她母亲以后的生活做了一定的安保,送佛送到西嘛,不能帮到一半就不管了,这不是楚天羽做事的风格。

    楚天羽再次叹口气站起来要走,储雨荷突然喊道:“我让你走了吗?你说不见就不见了?不见那件事就能当没发生过吗?”

    此时储雨荷有些慌了,这么长时间她已经适应了楚天羽对她的照顾与帮助,一想到以后没了楚天羽这个依靠,她突然感觉自己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需要楚天羽陪在她身边,帮她遮风挡雨,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一个人扛下生活的重担,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并且快要崩溃了。

    她是个要强的女孩,也是个不想依靠其他人的女孩,但偏偏楚天羽的对她的帮助却让她没办法拒绝,因为只有楚天羽才能帮她治好她母亲的病,别人没这个能力,如果是其他的帮助以储雨荷要强的性格是不会接受的,但偏偏是这样的帮助,她怎么拒绝?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母亲病入膏肓最后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储雨荷做不到。

    于是她接受了楚天羽的帮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储雨荷由抗拒楚天羽的帮助到适应,此时已经是彻底适应身边有楚天羽这么一个人帮着他了,人就是这样,一旦习惯了某些事跟人,当突然没了这些事跟人后,他反而会相当的不适应。

    楚天羽到没想这么多,他此时就是感觉储雨荷有些胡搅蛮缠了,说见到自己就会想起以前的事心里难受,那自己就不见她了,她又不愿意,她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楚天羽为难的看着储雨荷道:“储老师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储雨荷此时脑子也是乱哄哄的,她那知道到底让楚天羽怎么样?最后委屈的坐下拿起酒就喝,显然是想一醉解千愁,喝多了也就不用想这些让她头疼的乱七八糟的事了。

    楚天羽没走,也是怕储雨荷喝醉了没人照顾,只能陪在她一边看着她喝,好在这是最后一瓶红酒了,储雨荷就算是想喝也没有了。

    储雨荷把剩下红酒都喝下去后是彻底的嘴了,趴在桌子上含糊不清的说着一些话,看她这样楚天羽叹口气走过去把她扶到了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正打算走的时候储雨荷突然一把抓住他神志不清楚的道:“楚天羽你别走,你走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到这躺了下去闭上了眼。

    看到储雨荷此时的样子楚天羽心里除了心疼还是心疼,这世界对储雨荷太不公平了,她不该承受这么多的苦难,她太累了,她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楚天羽轻轻拉开储雨荷拽着他的手放到了被子里,看着睡着的储雨荷楚天羽喃喃自语道:“储老师你放心我会继续帮你的,这是我欠你的,如果你当初不选择原谅我,不会有今天的我,睡吧。”说到这楚天羽转身离开。

    次日一早储雨荷爬了起来,感觉头很疼,宿醉的滋味显然相当不好受,不过储雨荷到没断片,一想到自己昨天喝醉了跟楚天羽说的话就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怎么那么不要脸?跟楚天羽说那些干什么?逼着他对自己负责吗?

    想到这储雨荷就是吓了一大跳,赶紧摇摇头道:“不,不,我对那个小混球可没别的想法,我是他的老师,他就是我的学生,对,就是这样。”

    储雨荷自我安慰了一会总算是感觉好过多了,爬起来洗漱后就忙活着给母亲做早点。

    楚天羽很准时的来了,不过见到储雨荷跟是尴尬,储雨荷也是如此,两个人甚至都不好意思跟对方说话,实在是昨天发生的事让他们太尴尬了。

    楚天羽一给龚月明注射了阿尔法钠阻滞剂后就打着要去上班的幌子急匆匆的跑了,看他那慌慌张张的背影就好像有狗撵他似的。

    龚月明看出了楚天羽的不对劲,也看出了女儿的不对劲,但却没当着楚天羽的面说什么,吃了早饭后她把储雨荷喊了过来,看看女儿道:“雨荷你跟妈说,你跟小楚怎么了?”

    储雨荷不解的道:“什么怎么了?我们没怎么啊?”

    龚月明笑道:“你少骗我,我可看出来了你们倆都不对劲,是不是吵架了?”

    储雨荷急道:“妈我们真没事,你就别管了。”

    龚月明苦笑道:“闺女妈是过来人,我跟你说小两口吵架很正常,但不能因为吵架拌嘴了就谁也不搭理谁,知道吗?”

    储雨荷急道:“妈你说什么那?什么小两口?”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