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再临松洛城
    直升机越飞越高,兰北城则变得越来越小,距离楚天羽四个人也越来越远,阿尔德纳身边放着个巨大无比的背包,也就是楚天羽四个人乘坐的是载重量很大的军用飞机了,要是换成民用的小飞机,恐怕光是这个包都装不下,包里装的是什么楚天羽没兴趣知道,但想来应该是用来阻拦尸群速度的。

    阿尔德纳带着耳麦依旧满脸的笑容,一头酒红色秀发相貌虽然普通,但身材十分火爆的贝基也是老样子,冷着一张脸,就好像谁欠了她几千万没有还似的,安德烈手里把玩着一把脱手箭,依旧是好奇的看着楚天羽。

    楚天羽实在搞不懂自己对于安德烈到底有什么好奇的,为什么一见到他这小子就要这么看自己?

    直升机迎着初生的骄阳向松洛城飞去,直升机出发之前军方的车队就已经先向松洛城进发了,他们会到达松洛城边缘的位置,等待楚天羽发出的信号,一旦尸群被引开他们会立刻冲进松洛城直奔城市另一边的兵工厂。

    直升机的速度很快,两个多小时后就到达了松洛城的民用机场,这机场并不大,机场上还停放着几架小型的民用客机,非常小的那种,一次载客也就是十几个人,松洛城说是城市,其实不过跟楚天羽所在时空的县城差不多大小,所以虽然有机场,但却没有大型的客机,都是这种小型客机把旅客运送到大的机场,在转机去往他们的目的地。

    机场小,工作人员跟旅客就少,这么一来丧尸的数量就不多,到达机场上空的时候楚天羽可以看到机场上稀稀拉拉的几只丧尸,很快它们就被直升机马达的轰鸣声惊动了,发出“嚯嚯”的嘶吼声向直升机所在的方向冲来。

    阿尔德纳对安德烈笑道:“看你的了。”

    安德烈没有说话只是冲阿尔德纳竖起大拇指,然后打开舱门,风立刻涌了进来,挂得贝基酒红色的头发飞快的向后扬起。

    安德烈拿起一把黑色的合*,静静的看着追过来的丧尸,“嗖”的一声响起,一只丧尸的头被箭矢贯穿倒在地上。

    箭矢只从丧尸的左眼贯穿进去的,一击毙命,楚天羽终于见识到了安德烈的剑术,这家伙比神箭手还要厉害,要知道这可是在直升机上,风不但大,并且距离丧尸很远,少说也得有五六百米,这么远的距离安德烈竟然一剑精准的顺着丧尸的左眼贯穿头颅,不管是精准度,还是力道都是十分惊人的,楚天羽也不得不佩服安德烈的箭术。

    安德烈并没有停下,而是一箭一箭的连续射出,每一箭都从丧尸的眼睛射入,最后贯穿丧尸的头颅。

    几分钟后机场上十几只丧尸就全被干掉了,但直升机依旧没有落下,而是悬在半空中等了一会,确认在没有丧尸后在降了下去,楚天羽四个人一下飞机直升机立刻开始爬升,很快就消失在他们四个人的视野中。

    此时已是中午十分,是每天最热的时候,楚天羽也好,安德烈也罢,总之四个人都被晒得汗流浃背,尤其是背着个沉重大包的阿尔德纳,此时就好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浑身都是汗,阿尔德纳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抱怨道:“这该死的鬼天气。”

    贝基警惕的左右看看确认没有危险后才道:“好了阿尔德纳不要废话了,我们赶紧出发吧,我可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日落前我要回去。”

    按照亚历克的计划确实是当天晚上楚天羽四个人就可以返回兰北城,但前提是一切顺利,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可就不好说了。

    安德烈拿出地图放在地上看了起来,他要负责找到一条相对安全的路线到达市中心。

    阿尔德纳跟贝基都没有催安德烈,他们都清楚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急,如果路线选择错误的话,他们都会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安德烈终于站起来把地图收好道:“我们离开机场后顺着松柏路向西前进一公里到达松洛城的最高建筑——松洛城的政府大楼,上到顶层。”

    贝基看着安德烈道:“然后那?”

    安德烈笑到做了飞翔的动作道:“我们飞过去。”说道这指指阿尔德纳背着的那个巨大的背包道:“滑翔机已经准备好了,希望你么会使用这玩意。”

    贝基立刻骂道:“我可不会用这该死的东西。”

    楚天羽也有些犯愁,他同样不会用。

    安德烈笑道:“放心这东西没你们想象中的难以掌握,到达顶楼后我会告诉你们使用办法,我相信你们能做到。”

    贝基急道:“我们飞向那里?难道直接飞到市中心落到尸群中吗?”

    安德烈摇摇头道:“当然不是这样,不过楚……”说到这看向楚天羽笑道:“你需要落到尸群前边,然后把这些该死的怪物按照计划引开,我们会降落在这里……”

    安德烈拿出地图指着上边的两栋建筑物道:“我们会降落在这里,并且在这里协助你引开尸群,还有帮你降低尸群的速度。”

    这次任务楚天羽是危险最大的,安德烈三个人反而是危险性最小的,没办法谁让他们的能力不是速度那?所以也只能让楚天羽这“速度”型的天选者来干这冒险的活了。

    楚天羽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安德烈拍拍楚天羽的肩膀道:“放心,有我们你不会有事的,好了,我们出发。”

    负责开路的是近战能力最强的贝基,而安德烈手持弓箭在不远处提供火炉掩护,阿尔德纳目前的任务就是背着那个巨大而沉重无比的背包,楚天羽则是目前最轻松的人,只要跟着贝基往前走就是了。

    机场里的丧尸并不多,但是楚天羽还是看到了贝基惊人的近战能力,这女人斩杀丧尸的手法相当赶紧利落,普通丧尸连她一招都接不住就会被她斩下头颅,楚天羽看着贝基干掉一只只丧尸,心里想着要是她对上2级的丧尸话,最后的赢家到底是谁。

    炎炎烈日下松洛城死一般的寂静,路上停放着锈迹斑斑的废弃汽车,路两旁长满了半人高的擦草,商店的门就那么大敞四开这,让人看到里边一片狼藉的景象,这就是末世,丧尸的天下,人类的末日。

    从机场到达松洛城政府大楼这一路并没遇到太多的丧尸,城市里大部分的丧尸都集中在市中心,周围的数量相对市中心要少上不少,这到是方便了楚天羽一行人有惊无险的到达了松洛城的政府大楼。

    这是个十多层的高大建筑,给人的感觉就是高大而威严,不过现在楼上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植物,让这座大楼显得越发荒凉起来。

    安德烈拿着一个望远镜躲在政府大楼对面的建筑物里观察着即将到达的建筑物,贝基蹲在他旁边,阿尔德纳则是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他是力气大,但背着这么个大包还是把他累得够呛,不过到不会影响他的行动力与实力,真遇到危险,他就是个人形兵器。

    现在最轻松的要属楚天羽了,不过很快最危险的也是他。

    安德烈观察了一会后道:“没什么太大的危险,里边的丧尸不多,我们过去,我在远处一个一个把它们干掉。”

    不多时楚天羽再一次看到了安德烈精准的射击技巧,他就像个狙击手一般,一箭又一箭的把游荡在大楼外边的丧尸干掉。

    几分钟后楚天羽四个人进入到大楼中,大楼里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堆满灰尘的傻子,还有人类尸体的残骸,不过大厅里到是没看到什么丧尸,但楚天羽四个人依旧没有返送警惕,依旧是贝基手握双刀在前边开路,安德烈紧随其后,提供远程活力打击,但现在他换成了脱手箭,在狭窄的空间里脱手箭比弓箭更适合。

    四个人顺着楼梯缓缓往上走,不知道是他们运气好,还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丧尸,总之是平平安安的到达的了天台。

    阿尔德纳在组装滑翔机,安德烈则在跟贝基跟楚天羽说如何使用滑翔机,正如安德烈所说想使用这东西并不是太难,但要想精准的降落在预定地点还是需要经验的,可经验这东西是随着时间的积累才会有的,安德烈说得在详细贝基跟楚天羽也不可能立刻拥有丰富的滑行经验。

    最后安德烈决定他带着贝基飞,至于楚天羽只需要控制着滑翔机别降落在尸群里就成了,到不需要太过丰富的滑行经验。

    在楼下的时候一点风都没有,可到了十多层高的天台上风立刻变得大了起来。

    阿尔德纳冲楚天羽几个人笑笑道:“一会见。”说完立刻加速奔跑起来,不多时他一跃而起,很快风就撑着滑翔机带着他向市中心飞去。

    安德烈看看楚天羽笑道:“一会见兄弟。”说完他也带着贝基加速向前跑去,当他们飞起来的时候楚天羽听到了安德烈的欢呼声。

    楚天羽苦笑一声也开始加速向前跑去,不多时也跟安德烈三个人一样飞了起来,向市中心的方向前进。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