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各怀鬼胎
    楚天羽迈步刚要走突然停下脚步道:“对了亚历克先生,我需要一个人,她是我的朋友,叫做石山理奈,在来兰北城的时候我们分开了,我希望您能让我尽快见到她。”

    亚历克那知道谁是石山理奈,以为就是个小人物,很痛快的笑道:“我保证2个小时后你会在你的房子里见到她。”

    楚天羽笑道:“那就谢谢您了亚历克先生,我先告辞了。”

    楚天羽一走亚历克脸上温和的笑容立刻不见了,正如楚天羽所想亚历克可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更不是个明辨是非的人,在他看来不管他儿子干了什么天怒人愤的事都不算什么,但谁要是伤害了他的宝贝儿子,他会让对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亚历克之所以昨天晚上没动手,不过是因为还需要楚天羽帮他搞来生产军火的设备,现在楚天羽一走,他在难有半分的笑意,双眸中杀气毕露的道:“混蛋,我发誓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亚历克房间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男子,正是昨天询问亚历克要不要把楚天羽处死的男子,他叫米洛,是亚历克最重视的一条狗之一,也是最受亚历克赏识的一条狗。

    米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接道:“先生什么时候处死那个贱民?”

    亚历克目光森冷的道:“不急,让他先帮我们把那些东西弄到手在说,当他回来的时候我会让他生不如死,还有杰西卡那个贱人,楚天羽一走,立刻把她送去红楼,这个人尽可夫的*。”

    亚历克口中的红楼就是内城官方开办的妓院,里边有各种各样的女人任由内城这些所谓的上流人士享用,生活在这个地方的女人没有任何地位跟尊严,她们必须满足客人们各种各样的要求,如果让客人不高兴了,就算客人们当场把她打死也没人会管,只是明天城外会多一具女士而已。

    一旦杰西卡被送到红楼,她真的会生不如死,她每天都要被各种各样的男人玩弄、蹂躏,在红楼就算是她想死都不可能,会有专人24小时看着她,不让她自杀。

    米洛点点头道:“好,先生这件事我会办好。”说到这米洛转身要走。

    亚历克突然道:“等等,去找一个叫做石山理奈的人,把她立刻送到楚天羽的房子里。”

    米洛再次点头道:“好。”这才转身出去,米洛知道亚历克这么做是为了先稳住楚天羽,让他出去卖命。

    楚天羽直接去了一楼的会客室,他一进去立刻看到了几个熟人,最引人注意的就是身材粗壮的阿尔德纳了,显然阿尔德纳已经知道自己要跟楚天羽一块去执行任务,所以见到他一点都不意外,一见到楚天羽立刻就满脸笑意的迎上去大笑道:“想不到我们这块又见面了,楚现在你可是今非昔比啊,现在可是总督阁下的座上宾了。”

    有一头酒红色长发的贝基也在,她冷冷的看着楚天羽,看他的目光就像看死人一样,昨天楚天羽一脚废了亚历克儿子的事内城都传遍了,贝基很清楚要不是亚历克还有用得到楚天羽的地方,恐怕昨天晚上他就变成一具尸体了,虽然现在他还活着,但也活不了几天了,所以贝基完全没兴趣去跟楚天羽寒暄,只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那天在阿尔德纳别墅里玩着脱手镖的安德烈也在,也是狩猎者小队的一员,他看楚天羽的目光没任何敌意,有的只是诧异,他搞不清楚楚天羽这家伙为什么胆子大到敢废掉亚历克儿子的地步,难道他就不知道亚历克是兰北城的最高掌权者吗?就算他儿子在十恶不赦,也没人能够处罚他,但偏偏楚天羽直接把他废掉了,他到底是没脑子那,还是有恃无恐?安德烈越是搞不清楚就越是对楚天羽好奇。

    阿尔德纳虽然也知道昨天楚天羽干的事,更清楚他活不了太久了,但却没表现出来,反而很热情的给他介绍道:“这是贝基,我们的女神,能力是近战格斗,贝基可是很强的,如果让她近身的话我都不是她的对手。“

    贝基冷哼一声,连过来跟楚天羽说上一句话的心思都没有,她可不想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一个快死的人身上。

    阿尔德纳笑道:“楚不要见怪,贝基就是这样。”说到这又给楚天羽介绍道:“这是我们的安德烈,这家伙的能力是箭、飞镖这些东西,总之是只要是远程攻击的武器他都十分擅长。”

    安德烈走过来伸出手笑道:“你好楚,我可是对你非常好奇那!”

    楚天羽对在场的这三个人都没任何好感,甚至对整个兰北城的人都没什么好感,不过还是伸出手跟安德烈握了下手道:“你好。”

    楚天羽没有说自己的能力,因为他清楚在场的三个人应该都知道了,他是“速度”型的能力者。

    阿尔德纳给自己介绍道:“我的能力是力量,等到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拦尸群的速度,这点你尽可放心。”

    楚天羽笑道:“好。”他说是这么说,但对阿尔德纳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半分的信任,楚天羽很清楚自己废了亚历克的儿子,现在这老家伙是没跟他撕破脸,但难保他不会在自己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玩什么花招,他不会相信任何亚历克指派的人,在兰北城里他最信任的是石山理奈,其次是杰西卡,昨天他看过丧尸之眼,救了杰西卡后,他对自己的好感度竟然一举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不比石山理奈差多少,其次就是对他好感度在百分之八十多的唐纳德以及马库斯。

    阿尔德纳看得出来楚天羽对他们没什么兴趣,都不大想跟他们说话,也懒的在跟楚天羽这快死的人在寒暄下去了,直接道:“楚那就这样,我们出发的时候见。”说到这阿尔德纳转身就走,在没看楚天羽一眼,贝基也是如此,只是安德烈冲楚天羽礼貌的笑笑算是告别,然后才离开。

    楚天羽直接回了自己的别墅,坐在外边晒着太阳,包子被他放了出来,出现坐骑系统后,有了个专用的背包,就是放坐骑的。

    包子一出来先是腻了一会楚天羽,发现自己这主人没有要陪自己玩的兴趣后便跑到一边自顾的玩耍去了,期间楚天羽找来一些房间里的食物,主要就是肉罐头这些喂给了包子,他以为包子是吃竹子的,但当包子吃起肉来后楚天羽发现自己错了,包子跟他所在时空的熊猫样子是一模一样,但却是个彻头彻尾的肉食动物,吃起罐头来是没完没了,最后都吃光了还不罢休,赖在楚天羽身边“嗷嗷”叫个不停,显然还要食物,不过可惜的是楚天羽实在是没有食物在给它了。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杰西卡打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包子,这么萌的家伙是老少通吃,就没人不喜欢的,于是杰西卡满脸惊喜之色的跑过来,一把就抱住了包子,根本就没想这家伙会不会咬伤她。

    好在包子没有伤害她,只是不满的哼哼两声后就没动静了,懒洋洋的趴在杰西卡的怀里任由她给自己做按摩。

    杰西卡抱着包子来到楚天羽身边道:“你是从那找到它的?”

    楚天羽肯定不会跟杰西卡说这是他的坐骑,只是现在还小没办法骑乘,简单的把遇到包子的事说给她听。

    杰西卡抚摸着包子光滑的皮毛,不时就把脸贴上去蹭蹭,显然是喜欢得不行。

    楚天羽突然道:“后天我要去执行军方的任务,恐怕不能带你去狩猎了。”

    杰西卡也清楚军方发布的任务跟其他的任务不同,不是狩猎者想带谁去就带谁去的,人员全部都是军方指定的,于是杰西卡失望的叹口气发出“哦”的一声,但很快就又高兴起来,实在是怀里的这小家伙太可爱了。

    楚天羽此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神不宁,但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他搞不清楚。

    在这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一个士兵搬下来一个大大的箱子,看到这东西楚天羽立刻是眼睛一亮,这正是他需要的阿尔法钠阻滞剂,没想到亚历克这么快就派人给送来了。

    对这些药品杰西卡一点都不关心,她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正跟她在草坪上玩耍的包子。

    送药品的士兵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熊猫,到是诧异的看了几眼这才离开。

    楚天羽把装药品的箱子般到他的房间里这才出来,一出来就听到杰西卡的笑声,包子似乎很喜欢她,正蹬着两只小短腿舔杰西卡的脸,痒得杰西卡娇笑个不停。

    楚天羽坐到椅子上也不打扰他们,静静的看着他们玩耍。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又一辆车开了过来,车里下来一个人不是石山理奈又能是谁?

    石山理奈一下车迈步就冲楚天羽跑了过来,扑到他怀里委屈道:“这阵子你去那了?你知道我到处找你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