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丑陋
    楚天羽满脸的冷峻之色,他并不喜欢这些所谓的上流人士,他们衣冠楚楚的外表下人藏着让楚天羽作呕的丑恶,确实末世是残酷的,是血腥的,但正因为如此人类更不能如此的冷漠、自私,视同类的性命如草芥,生死关头人类更需要的是心存良善团结在一起共同抵抗这场浩劫。

    可是楚天羽来到末世后,并没有看到人性中的良善,看到的更多是自私、冷漠、嗜血、残暴,这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并没有激发出人性中的真善美,反而把人性中的兽性彻底激发出来,如果人类一直这样下去,等待人类的将是灭绝,彻底被抹杀,丧尸会取而代之,成为这个世界新的主人。

    杰西卡不知道此时楚天羽面对兰北城的上流人士脑海里想的是这些,她是惊讶的,打遇到这个大男孩的时候他就在不停的创造奇迹,击杀变异丧尸,来到兰北城短短几天又一跃成为总督亚历克的座上宾,兰北城的新贵,所有人兰北城上流社会羡慕的对象,这个大男孩好像是无所不能的,不管到那里,他都会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成为焦点。

    亚历克还在向兰北城的上流人士们介绍着楚天羽,但楚天羽却根本就没在意听这个看起来满脸和善笑容的老者说什么,他跟这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到处都是温文尔雅的绅士,打扮得光彩照人的女士,而他则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站在那里,脸上除了冷峻之色还是冷峻之色,他跟这里的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这些所谓的上流人士不过是一群趴在外城那些卑微的人身上吸血的寄生虫而已,他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烂味道,他们会做的只是压迫跟奴役外城的人,他们说外城人是垃圾,但其实他们才是垃圾,他们除了鼻孔朝天的俯视着外城的人外,他们还为这个城市做了什么那?

    对比那些修建生命之墙的人,他们才是垃圾,是蛀虫。

    楚天羽闻到的唯一味道就是腐朽的味道,他对这里的人没有任何的好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亚历克的讲话结束了,亚历克笑着对楚天羽笑道:“年轻人这次宴会是为你举办的,好好享受这个美好的夜晚吧我的孩子。”说到这拍拍楚天羽的肩膀拍拍手,很快走过来两个服务生,亚历克伸出手指指楚天羽笑道:“带我们的英雄好好洗个澡,然后给他一身帅气的衣服,明白吗?”

    两个服务生恭敬的点头道:“先生我们明白。”说到这对楚天羽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天羽没有拒绝,虽然他不喜欢这里的人,但他要的东西还没得到,所以只能跟他们虚与蛇尾。

    当楚天羽洗干净换上一身得体的西装出来的时候首先听到的是美妙的歌声,杰西卡坐在优雅的坐在台上抱着一把吉他正自弹自唱,所有人都陶醉在她美妙的歌声中,连楚天羽也不得不承认杰西卡的歌声就是天籁之音,在没有比这更美妙、更让人着迷的声音了。

    楚天羽并没有跟其他男士一般走到台前,而是找到一个角落坐好,拿着一杯红酒一口口抿着,同时听着杰西卡美妙的歌声。

    现在所有的男士都为杰西卡着迷了,他们痴迷的看着杰西卡,甚至舍不得眨一下眼,生怕少看一眼他们心中至高无生的女神。

    楚天羽并没有跟他们一样,他心里想着自己的心事,想着自己的计划,他一直是个有对未来有计划、有规划的人,在他所在的时空是这样,在末世也同样如此。

    在场的女士们对杰西卡有的只有羡慕,面对美得可以让日月黯然失色的杰西卡,她们甚至生不出半分的嫉妒,实在是杰西卡太美了。

    很快在场的女士就有人发现了楚天羽,她们痴迷的看着他,诧异的看着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原来刚才那个穿着脏兮兮衣服的家伙换洗后竟然如此的英俊,英俊得让她们痴迷而不忍离开目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天羽突然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他侧头看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杰西卡站在了他的身边,杰西卡展颜一笑,瞬间就让一直注视着她的男士们看得痴了。

    杰西卡笑道:“看来你过得不错。”

    楚天羽面对这个故人轻轻点点头道:“还好吧。”

    其实杰西卡来到兰北城后就以为她再也见不到楚天羽了,她认为楚天羽没有资格进到内城来,但谁想他不但来到了内城,还成了总督亚历克的座上宾,杰西卡看得出来亚历克很欣赏楚天羽,他从今晚开始将会是兰北城的新贵,成为最有权利的几个人之一。

    杰西卡拿起一杯红酒坐到楚天羽身边看着窗外的夜色继续道:“说实话,我以为以后见不到你了,没想到……”

    楚天羽没有看杰西卡,同样看着窗外的夜空道:“其实我也以为见不到了,但还是见到了,看起来你在这里过得很好。”

    杰西卡苦笑道:“拖我以前的福,好歹是个名人,还有个好嗓子,所以那在这里过得还好,不过也只是个没什么用的人而已,我不能跟你一样可以出去搜寻物资,我能做的不过就是在这样的宴会中给大家唱唱歌,跟你比起来,我感觉我真是个废物。”

    楚天羽看着杰西卡道:“你为什么要这样想?你应该清楚出去搜寻物资是很危险的。”

    杰西卡喝了一口红酒道:“我当然知道,但我真的不想就整天这样,我想做点什么,怎么说那?就是想做一个可以靠自己的双手自食其力的人,而不是靠着以前的名气让大家养着我。”

    楚天羽没想到杰西卡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还以为她跟这里的人一样安心当趴在外城人身上吸血的寄生虫,让他们口中那些所谓的垃圾保护他们、养活他们。

    楚天羽侧过头看着杰西卡道:“你的话还真是让我对你另眼相看那。”楚天羽说的这是实话,但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而是道:“你知道石山理奈在那里吗?”

    杰西卡微微摇摇头道:“楚抱歉,我不知道她在那,不过你想找到她并不是什么难事,亚历克先生很喜欢你,你已经是兰北城的权贵了,只要你开口,肯定会有人帮你找到石山理奈,你放心吧!”

    楚天羽自嘲一笑道:“兰北城的权贵?”说到这他看着杰西卡道:“作为朋友,我要劝你一句,如果有机会赶紧离开兰北城,这里并没有你想象的安全。”

    杰西卡皱紧了好看的眉梢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里不安全?”

    楚天羽点点头道:“对。”

    杰西卡苦笑道:“但我能去那里?我只是个没用的女人而已,离开这里我根本就活不下去,要不是你,我甚至都不能到达这里。”

    楚天羽突然道:“其实我一直有一件事要问你,当初你为什么要冒险跟我来兰北城,你只要给我画个地图就可以了,根本就没必要冒险跟我出来。”

    杰西卡看着窗外的夜色叹口气道:“因为这里有我父母的相片,唯一的相片,所以我才会跟你来这里,我只想拿到他们的照片,这是他们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但谁想……”说到这杰西卡怂了下肩膀笑道:“这里被部队收复了那?”

    楚天羽点点头没在说什么,他搞清楚杰西卡来这里的目的也就没什么问题了,他也不跟其他男人一般爱慕着杰西卡,并且他也不是个擅长跟女孩交流的人,于是冷场了。

    杰西卡等了一会发现楚天羽不在说话了,便找到一个话题道:“你今天晚上住那?”

    楚天羽下意识的道:“当然是回外城了,我在那里有住的地方。”

    杰西卡笑道:“你回不去了,一到晚上内城的门就不会在打开了,除非有什么紧急的事,所以你今天要住在内城,我想亚历克先生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住处。”

    事情跟杰西卡想的一样,当宴会结束的时候亚历克真的派人送来了钥匙,还要让人把他送过去,楚天羽在内城有了属于他的一栋房子,巧的是他的房子挨着杰西卡的房子,两个人成了邻居。

    楚天羽分到的房子是个靠近湖泊的别墅,有个大大阳台正对着夜色下的湖泊,他不困,索性拿着一瓶红酒坐在阳台上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湖泊。

    周围很静,静得没有一点声音,此时已经是凌晨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但除了楚天羽,他是真睡不着。

    但就在这时候楚天羽的耳朵动了动,他听到了什么声音,但一开始楚天羽并没有在意,不过很快楚天羽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他突然从椅子上坐起来直接从阳台上落了下去,一落地楚天羽就跟一股风一般冲向杰西卡的房子,他的速度快得吓人。

    楚天羽直接踹开房门冲向二楼,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双眸中散发出冰冷的杀机。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