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狗眼看人低
    清晨的阳光下楚天羽看着手里的请帖喃喃自语道:“总督的请帖?”

    楚天羽很诧异兰北城的掌权者为什么要邀请自己参加他们这些上层人士的宴会,自己不过搞来不少食物,看起来数量是很多,但实际价值远没有武器、汽油等东西值钱,并且也不是什么天选者,更不是内城的狩猎者,难道就因为搞来这些物资,自己立刻跻身到了兰北城的上层人士中?

    黑人男子礼貌的冲楚天羽笑笑,又冲他挥挥手转身走了。

    唐纳德、马库斯这些人则是羡慕的看着楚天羽手里的请帖,那可是总督阁下亲自让人给楚天羽送来的请帖啊,有了这张请帖楚天羽不但能进入到内城,并且还跻身到兰北城的上层人士中,要美事有美事,要美女有美女,并且肯定会得到重用,以后会有很大的权利,不然总督也不会专门派人来给楚天羽送请帖了。

    唐纳德、马库斯也好,其他底层的狩猎者也罢都恨不得成为楚天羽,成为了他可就是内城中高高在上的一员了,要权利有权利,要女人有女人,这简直是神仙的日子。

    楚天羽到不是很兴奋,总感觉兰北城的总督给自己送请帖是另有所图,不过这个所谓的总督到底打的什么注意楚天羽不知道,但他会去,首先他需要接触内城的狩猎者,从中找到一些靠谱的人组建狩猎者小队,然后去完成军方发布的特殊任务,其次他要找到杰西卡,问问她知道不知道石山理奈在那,如果不知道,他也可以通过内城的人打探出石山理奈的下落,一拿到阿尔法钠阻滞剂楚天羽会立刻带着石山理奈离开这里,兰北城看似坚固,但只是表面现象而已,一旦有2级的丧尸攻击这里,数量在稍微多一些的话,兰北城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丧尸贡献。

    对比兰北城,山里的隐藏点更安全。

    宴会是晚上举行,楚天羽白天还是待在他住过的房间里,今天底层狩猎者的聚居点格外的热闹,唐纳德、马库斯这些家伙有了“钱”立刻开始挥霍起来,他们用自己得到的物资换来了大量的酒、美食还有女人,整个底层狩猎者聚居点乱成了一锅粥,男人们的哄笑声,女人们的尖叫声,总之是乱得很。

    不过到没人敢去打扰楚天羽,到是让他可以稍微清静下了,并且楚天羽的房间里也堆满了美食、美酒,这些东西都是唐纳德、马库斯等人用自己那份给楚天羽换的,楚天羽应得的那份还在政府手里,不过他手里有凭据,靠凭据随时都可以找到政府换取任何他想要的物资,包括女人,当然楚天羽想要的东西得是兰北城政府有的,没有的话是没办法跟他交换的。

    夜色快降临的时候底层狩猎者聚居点还是乱哄哄的,楚天羽出门一看就一个感觉——群魔乱舞,这群家伙都喝大了,但还不消停,依旧疯狂的庆祝着,有的家伙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身边的女人压在身下肆意蹂躏,这样的一幕在和平时代显然是不可能看到的,但是在末世里却是经常发生的,人类的道德观早就崩塌了,面对生存危机,所有人几乎都是及时行乐的态度,因为他们不知道明天自己会不会死,都想着开心一天是一天。

    楚天羽没喊唐纳德,更没喊马库斯这两个对他最忠心的手下,一个人往内城的方向走,对比兰北城外边,内部是很安全的,这里可没有丧尸,不过却有抢劫者,兰北城外城抢劫、杀人、强女干每天都在发生,兰北城政府对这样的情况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外城的这些家伙杀人放火,这也是一种有效缓解兰北城食物短缺危机的办法,死的人越多,政府就会节省不少食物。

    不过修建生命之墙的劳工们则安全的多,生命之墙在兰北城政府看来是最重要的工程,也是保护他们生命的工程,自然要尽快的完工,想尽快的完工就需要更多的劳工,所以劳工们的聚居点是有士兵负责守卫的,外城的人还真没谁有那个胆子敢跑到劳工的聚居点杀人放火,但其他地方可就没这么安全了,奸淫掳掠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每天都有不少的尸体被运出去掩埋。

    外城很危险,但这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向楚天羽这种狩猎者哪怕是底层的,也没几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去招惹他们,这群家伙也就敢欺辱下普通人。

    期间到是有几个家伙想打楚天羽的主意,但被他一脚踹飞一个后立刻就都跑了,这群家伙看得出来楚天羽肯定是狩猎者,不然实力不可能强到一脚把人踹飞的地步,打这之后不知道是那几个家伙告送了同伙,还是楚天羽没在遇到抢劫的家伙,总之一直到内城门前也没遇到什么麻烦。

    楚天羽出示了请帖后很快就被放行了,一进到内城楚天羽立刻感觉这里跟外边简直是两个世界,外城充斥着罪恶,充斥着血腥气,到处都是丧失人性的家伙到处杀人放火,并且外城没有电力供应,基本是漆黑一片,空气充斥着恶臭味。

    但是内城那?这里不但有宽敞而整洁的马路,并且路灯明亮,空气清新怡人,对比外城这里简直就是天堂,楚天羽终于知道唐纳德这些家伙为什么争破头也想来内城了。

    这个点外城一般就没人敢出来了,深怕成为被抢劫、杀戮的对象,但是在内城路上的行人不少,对比外城这里的人衣服干净而整洁,气色红润脸上还有笑容,可在外城几乎所有人都是面有菜色,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身上是臭气冲天,脸上除了麻木在没有其他的表情。

    显然内城跟外城的人是生活在两个世界。

    楚天羽的衣服并不干净,也不整洁,他可没带什么换洗的衣服,一直就是穿着那身在枫城爆出来的套装,过了这么久这身衣服已经脏得看不清楚本来的样子了,楚天羽穿着这样的衣服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但几乎所有人看到他都是满脸厌恶、嫌弃的表情,更有甚者高声喊着让楚天羽这个外城的垃圾滚出去,还有人选择报警,对,就是报警,内城有警察,不过却是由军方的人出任的。

    当警察来的时候楚天羽出示请帖后,这些警察立刻是态度大变,就在刚刚他们是满脸厌恶之色,说话相当不客气,但是现在那?对楚天羽则是毕恭毕敬的,有的人谄媚得就像是个狗奴才,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就是楚天羽手里那张请帖,这可是总督大人亲自写的请帖,持有这张请帖的人肯定是身份不凡,不是这些警察能招惹得起的。

    报警的人看到警察们对楚天羽如此恭敬震惊得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去,这尼玛什么情况?这些该死的警察为什么要对一个外城的垃圾如此恭敬?

    当楚天羽离去后,这人立刻跑过来抱怨道:“你们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为什么不把那个垃圾赶走?”

    其中一个警察不耐烦的道:“垃圾?他要是垃圾,你特么的连垃圾都不如,他可是总督阁下邀请的贵客,我把他赶出去?我特么的还活不活了?赶紧滚蛋。”

    这人听到警察的话立刻是愣住了,满脸惊悚的神色喃喃自语道:“总督阁下邀请的贵宾?但为他们他穿成这个样子?”

    楚天羽才没心思想这些家伙心里的想法,刚才问过了警察,他已经知道了举办宴会地点,一边打量着内城的景物一边向目的地出发。

    十多分钟后楚天羽来到了一个剧院样子的建筑物前,这地方灯火通明,不时有豪车开过来,打扮得衣冠楚楚的男士、光彩照人的女士下了车,踩着软软的红毯往里走去,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看到这一幕楚天羽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根本就不是末世,而是和平时代,别说楚天羽了,换成任何人看到眼前的一幕也会有这种想法。

    所有人的穿着都相当得体,包括站在门口的迎宾人员,但在看楚天羽这身打扮,跟其他人相比他就好像是个流浪汉,站在上流人士聚会的场所外羡慕的看着。

    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响起,楚天羽转过身看到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他身后,司机探出头咒骂道:“该死的,内城的那些警察都是废物吗?怎么让一个外城的垃圾混进来。”

    一个不耐烦的女声很快传来:“让他滚开,不走就撞死他,该死的外城垃圾。”

    楚天羽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冷冷的看向车里的女子,女子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相貌精致,穿着性感撩人的白色晚礼服,高傲得就像是个公主,但说出的话却相当恶毒!

    司机根本就不把楚天羽的命当回事,对于他们这些生活在内城的人来说外城的人命连狗都不如,撞死也就撞死了。

    司机一踩油门,车跟离弦的箭一般向楚天羽撞来,楚天羽飞快的躲开,黑色的轿车飞快的向宴会入口的方向驶去,女子嘲讽的声音传来:“垃圾算你躲得快,赶紧滚,这里不欢迎你这样的垃圾,要是在让我看到你,我会把你丢出去喂狗,垃圾!”

    面对这样的侮辱此时楚天羽是杀机毕露,捏紧了拳头向宴会入口的方向走去,他是真动了杀心,一个把不人命当回事的恶毒女人就不应该活下去。

    但可惜的是当楚天羽走过去的时候,那女人已经走了进去。

    门口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负责迎接前来参加宴会的贵宾的男子看到楚天羽立刻骂道:“赶紧滚开,这是你来的地方吗?”

    楚天羽本就因为刚才的事生了一肚子的气,这家伙自己撞枪口上,那就怪不得楚天羽了“啪”的一声脆响传来,壮硕的男子被楚天羽一巴掌抽得倒在地上,刚要喊人把楚天羽这个该死的外城垃圾弄死,就感觉脸上落下一个东西,他拿起来一看立刻是大惊失色,冷汗瞬间就下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