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受阻
    炎炎烈日下巨熊满头的汗水,他一边擦拭着汗水一边满脸讨好笑容的道:“对,对天选者的考核!”

    士兵撇撇嘴满脸不屑之色,脸上还有浓浓的敌意,很不客气的道:“就你?”

    看到士兵脸上讥讽的表情巨熊心里非常不爽,但却敢怒不敢言,在整个兰北城士兵的地位甚至比天选者还要高,天选者的实力是强,但人数实在是太少了,遇到大规模尸群进攻的时候天选者是根本不可能成为主力的,主力只能是这些经受过专业军事训练,并且经受过战火洗礼的士兵,如此一来,士兵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他们甚至敢公然向天选者挑衅,而天选者虽然实力强大,但也不敢真跟士兵们产生冲突。

    一旦发生冲突,他们立刻会成为所有士兵的公敌,到哪时候兰北城的掌权者也不可能护住他们,只因为兰北城的真正守护者是士兵,而不是天选者,掌权者选择站在那边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面对士兵们的挑衅天选者也只得选择忍耐,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士兵中一些人的能开开始出现觉醒,成为了新的天选者,兰北城的最高权力机构把他们脱离军队,分入天选者的狩猎者小队中,以便去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有这些人的加入,天选者的身份、地位也有所提高。

    在加上他们的队伍中有军方出身的人,也就导致士兵们在不会跟以前一样肆无忌惮的挑衅天选者。

    现在双方达到了一个平衡点,可如果天选者的数量继续增加,士兵的数量保持不变的话,平衡就会被打破,天选者的地位会取代士兵,所有的士兵都知道这点,所以今天一听巨熊说来参加确认天选者的考核才满脸的敌意。

    巨熊可得罪不起这些士兵,赶紧讨好的道:“先生当然不是我,我可没那本事,我说的是这位先生!”说到这伸出手一指站在他旁边的楚天羽。

    士兵侧头看去,满脸不屑之色的道:“就他这小白脸?“说到和就不耐烦的骂道:”有多远滚多远!“

    是不是天选者不是看外貌,帅与丑,强壮与瘦弱都不是判断是不是成为天选者的标准,唯一的标准就是拿出实力来通过考核。兰北城的高层也下达过严厉的命令,不管是谁,只要来参加考核都不的阻拦。

    按理说守门的士兵不应该紧紧扫了一眼楚天羽就让他滚蛋,这是严重的抗命。

    但是上文提到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力觉醒的人越来越多,连士兵中都陆续出现了觉醒的人,天选者的数量正在提升,但兰北城的兵源却没有得到及时的补充,不是兰北城的掌权者不想,也不是没有征兵的人选,只是想把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需要的时间太长。

    这么一来士兵的数量只会随着出任务的次数而逐渐减少,天选者的数量却在不断的增加,此消彼长,用不了多久天选者就会骑在士兵们的脖子上。

    这是士兵们万万接受不了得,兰北城是靠他们用命跟血换来的,自己这些人才应该是兰北城的主人,凭什么让天选者骑在他们脖子上?

    于是每当有人来参加考核,守门的士兵就会想办法吧这些人撵走,他们不想在有更多的天选者出现,结果楚天羽一来就受到了这份待遇。

    巨熊急道:“先生他真的是天选者,我见过他的能力很强的,你就让他去参加考核把!“

    巨熊如此着急也是有原因的,他虽然是狩猎者,但不过是最底层的存在,说白的了就是个干脏活累活的,还得运气好才能被内层的狩猎者选上,经常是好多天没活干,饥一顿饱一顿的,这日子巨熊当然不想在过下去。

    现在遇到了楚天羽这个天选者,他自然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他想方设法的讨好楚天羽,目的就一个等他成为天选者后能看在自己当初全心全意伺候他的份上多带他出去执行任务,只有这样巨熊才能过得更好一些。

    可现在楚天羽别说成为天选者了,连考核都不让参加,这可让巨熊急了。

    士兵举起枪指着巨熊道:“你特么的走不走?不走老子打爆你的头!“

    在兰北城里也只会有士兵有权利配枪,天选者都没这待遇,枪械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是天选者挨上几枪也的丢掉小命,巨熊就一个普通人如何不怕?赶紧道:“先生别开枪,我走,我们现在就走。“

    失去了这次机会确实可惜,但好歹还能活着,可要是不走,小命立马就要交代,士兵一枪干掉他就说他意图往内城闯,他死了也是白死,所以巨熊很聪明的选择离开,考核今天不行,还有明白,可要是小命没了,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于是巨熊赶紧道:“别开枪,别开枪,我们现在就走。“说完拽着楚天羽就走。

    楚天羽皱着眉头问道:“就这么算了?“

    巨熊道是知道士兵们跟天选者之间的龌龊,赶紧道:“先生我一会跟你解释,我们先离开,不然他真的会开枪的!”

    开着巨熊跟楚天羽离开的身影守门的士兵张狂的笑了起来,同时骂道:“垃圾就凭你也想参加考核?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巨熊跟楚天羽走出去足足有五百多米他才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楚天羽皱着没有道:“如果是这样,岂不是我永远都没办法参加考核了?“

    巨熊苦笑道:“先生也不能说永远不能参加考核,得看你的运气,虽然今天你的运气不怎么样,但明天遇到的守门人或许就会放你进去,士兵跟士兵是不同的,刚才那个胆子大,敢抗命,可要是遇到个胆子小的就会放你进去了,我们明天在来碰碰语气把!“

    楚天羽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他总不能去硬闯吧,别说守门的士兵有枪了,就说城墙上驾着的那挺加特林机枪就不是他能抗住的,所以也只能先回去,明天在来碰碰语气。

    两个人一回到底层狩猎者的居住区,所有狩猎者都满脸的失望之色,他们是真希望楚天羽这杀神赶紧走,以后在也不要回来了,可谁想他偏偏就回来了。

    这些底层的狩猎者心里是个什么想法楚天羽不想问,也懒得问,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怎么进入内城,成为狩猎者,赶紧糊弄清楚军方到底需要什么东西才会吧阿尔法纳阻滞剂给他,另外就是找到石山里奈带她离开这里回去,兰北城看似坚固,可在楚天羽看来对上那些数量众多的2级丧尸脆弱得跟白纸差不多。

    至于杰西卡,楚天羽跟她并不是很熟悉,朋友都算不上,这么一来也就没必要管她的死活了,就算自己跑去跟她说兰北城不安全,还是回去好,杰西卡会听、会信吗,估计够呛,她可不是石山里奈这个跟他出生入死、对他无条件相信的姑娘。

    说以打跟杰西卡分开后楚天羽就没想过要去找她,又或者把她带走。

    不过楚天羽还是想着如果能见到杰西卡的话,还是跟她说下兰北城存在的巨大的风险,劝她尽快离开,至于她听还是不听就不是楚天羽关心的事了。

    第二天楚天羽一起来就听到外边不少人在抱怨为什么最近内城的狩猎者不过来挑人了。

    来到这里差不多两天了,楚天羽已经对这里有了一定的了解,底层的狩猎者就是内城狩猎者可雇佣的劳工,专门干脏活、累活,或者是炮灰。

    现在内城的狩猎者不过来挑人,这里的狩猎者就要挨饿,他们的物资全靠跟着内城的狩猎者出去获得。

    楚天羽起来后把巨熊喊来问到:“内城的狩猎者好久没来你们这找人了?”

    巨熊苦笑到:“是的先生,好久没有来了,大家的吃的、喝的都快没了。他们在不来我们就的饿死!”

    这些人的死活楚天羽不关心,依旧是让巨熊领路去内城,看看今天运气如何,能不能进入到内城参加天选者的考核。

    结果是楚天羽满怀希望而去,又满怀无奈的回来了,今天的结果跟昨天一样,守门的士兵根本就不让他们进去。

    打这天开始,楚天羽每天都去,但结果都是被拒之门外,这让楚天羽有些着急了,自己不能总留在这鬼地方把?

    而此时巨熊这些底层的狩猎者已经开始挨饿了,甚至有人把主意打到树上挂着的尸体身上。

    别的楚天羽可以忍受,但实在受不了人吃人这样的事发生在他身边,于是在当天就逼着巨熊这些人把所有的尸体全部掩埋了。

    不过楚天羽也知道这办法是治标不治本,巨熊这些人现在听他的,可一旦饿极了那会听他的?十有**会吧尸体挖出来吃,又或者干掉其他人吃。

    楚天羽不想这样的情况出现,所以的想个办法解决他们的事物问题,人吃人楚天羽真受不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