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狱
    小安德鲁似乎见惯了楚天羽这种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便狂妄自大的家伙,嗤之以鼻的道:“菜鸟到时候你别哭着喊妈妈就行。”

    楚天羽微微一笑也不跟小安德鲁争辩,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景物一边跟他往前走,其实周围也没什么好看的,到处都是废墟,虽然没见到丧尸的尸体以及军人的尸体,但不难想象这里当初的战斗有多残酷,军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几乎把兰北城炸成了废墟才收复这里。

    天气此时灰蒙蒙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路上行人不是很多,大多数都是衣衫褴褛、脸有菜色的人行色匆匆的往生命之墙的方向走去,楚天羽不用问小安德鲁就知道这些人是去修建生命之墙的,这些人应该是兰北城的最底层,没什么兰北城需要的特产,也没那个能力跟胆量去当狩猎者,只能去修墙,吃不好、睡不好,每天还有繁重的工作量,状态自然好不到那去。

    期间到是遇到了一波军人,这些士兵到是衣着干净,脸色红润,看起来他们在兰北城的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

    两个人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这样来到了兰北城东边的角落,环境一下变得嘈杂起来,离着老远就能听到男人们疯狂的笑声,以及叫骂声,期间还夹杂着女人、孩子的哭喊声,吵得不行。

    当楚天羽到达狩猎者的聚居点后终于明白小安德鲁为什么说这地方才是真正的地狱了。

    展现在楚天羽视野总的是十几间还算完好的房屋,但多多少少也在战争中经受过洗礼,房屋前的本是翠绿的草地早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坑坑洼洼的泥地,走上去就会沾一脚粘乎乎的淤泥,后边的房屋虽然大概模样还在,可很多地方都破损严重,不过到也简单的修缮过,但修缮的手法就不敢恭维了。

    十几间房屋前有几个早没了枝叶的枯树,也不知道是人为的,还是自然死亡,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每棵树上都有尸体,没错就是尸体,有的尸体脖颈上挂着结实的绳索,舌头吐出来老长,相貌狰狞可怖,显然是被活活吊死在这上边的。

    有些尸体身上密布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各种伤口,有钝器砸伤的,有利器划伤的,尸体的下边有一大摊已经干涸的血迹。

    还有些尸体已就已经不能算是尸体了,应该说是尸块,这些东西被铁丝胡乱的挂在地上,招惹来大片的蚊蝇。

    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共同点只有一个都是被人虐杀而死。

    尸臭味冲天而起,熏得人睁不开眼,密密麻麻的蚊蝇趴在尸体上,蛆虫在尸体内不停的蠕动着。

    距离楚天羽不远处站着一个*着上身壮得跟一头巨熊般的白人男子,男子手里拎着一把长长的砍刀,刀身上满是干涸的血迹,导致长刀成了黑褐色。

    “巨熊”前边跪着一个身材瘦小浑身脏兮兮的男子,他不停的颤抖着,哀求着,他并没有被捆绑住,可却不敢做出任何要逃跑的举动来,能做的只是苦苦哀求,哀求“巨熊”饶了他。

    “巨熊”满脸的狞笑,周围站了一些人,这些人或坐或蹲,这些人有白人,有黑人,也有黄种人,相貌穿着打扮都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兴奋,对于即将到来的杀戮与血腥的兴奋。

    “巨熊”显然要用手里的看到砍下跪在地上男子的头颅,如此血腥而残忍的一幕在围观的人看来却是相当有趣的一幕,他们欢呼着、呐喊着,吹着口哨,催促着“巨熊”赶紧砍掉那个该死家伙的头颅。

    末世里人性早已经扭曲了,哪怕是在被人类收复的兰北城也是如此,残忍的虐杀同类在这些狩猎者看来是最大的乐子,也是最好看的戏码,在他们看来那不是同类,不过是可以随意宰杀的猪羊而已。

    “巨熊”狞笑着,右手中举着的砍刀猛然落下,跪在地上男子的哀求声戛然而止,一颗头颅咕噜噜的滚向一边,脸上全是对死亡的恐惧之色,大股的鲜血从腔子中喷出,就好像是血色的喷泉,很快没了头颅的躯体向前倒去,抽动两下便在没了动静,只是血还在流淌着,很快形成了一道血色的小溪。

    “砰”的一声响,“巨熊”左边房子的门被人撞开了,冲出来一个身上满是淤青的女人,她一丝不挂,疯了一般向前跑去,突然一声枪响传来,女子应声倒在淤泥中,溅起大股的泥星,鲜血与她身下的淤泥融合在一起,把她身下的土地染成了黑紫色。

    顺着房间里走出一个黑人男子,这人一丝不挂,就这么手里握着一把枪堂而皇之的走了出来,他昂着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子一口浓痰吐到地上咒骂道:“该死的*,竟敢逃跑?”

    看到这一幕的一名狩猎者立刻嘲讽道:“艾德罗你那玩意肯定不好用了吧?不然她怎么会逃跑?”

    哄笑声立刻响起。

    艾德罗伸出手握着下边一坨晃了晃骂道:“唐纳德你这个狗娘养的,老子这玩意好不好用,你把裤子脱下来,老子让你试试。”

    唐纳德猛的站起来怒视着艾德罗道:“该死的黑鬼,我看你是活腻了!”

    其他人非但没有阻拦,反而开始起哄,“巨熊”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哈哈笑道:“艾德罗把他的脑袋塞进他的pi眼!”

    艾德罗拎着手里的枪迈步就要想唐纳德冲去。

    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声道:“哎呦,来新人了,还是个小白脸,约瑟夫那个该死的gay特么的那去了,这是他的菜,就是不知道这小子能在狗娘养的约瑟夫手里活几天。”

    “巨熊”喊道:“小安德罗,这小白脸也是来当狩猎者的?”

    换成其他的孩子看到眼前如此血腥、残忍的一幕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但小安德罗早已经习惯了狩猎者居住区里的一切,他非但不感觉害怕,还跟其他狩猎者一样感觉这样的杀戮是非常有趣的,听到“巨熊”的话,小安德罗先是走开几步,离楚天羽远点,这才道:“没错,这菜鸟想当狩猎者,真是太天真了,我要是他,我宁愿去修那该死的生命之墙,也不跟你们这些变态待在一起。”

    又一扇门被狠狠推开,一个足足有两米高的白人男子走了出来,男子极为肥胖,大大的肚子随着他的走动不停的摇晃着,大地也发出“咚咚”的声响,他就像是岛国的相扑手,不,比相扑手还要胖。

    “巨熊”看到他突然咒骂道:“狗娘养的约瑟夫你怎么还没死?”

    约瑟夫是狩猎者里有名的gay,也就是还活着这些人没遭他毒手,其他实力稍差一些的遇到他就等着被他爆掉菊花吧。

    约瑟夫手里有一根铁链,他猛的用手一拽,一道人影就飞了出来,这同样是个白人男子,但身材消瘦,相貌清秀,不过却是一丝不挂,颈部拴着铁链,他就好像是约瑟夫养的狗,男子狠狠的摔在淤泥中,他不敢站起来,而是跟狗一样四肢着地马脸谄媚、讨好之色的爬向约瑟夫,一到跟前就用脸颊不停的蹭约瑟夫毛茸茸的大腿。

    约瑟夫一脚把他踢开,侧过头看向楚天羽,双目中立刻冒出一股淫光,大喊道:“这小白脸是我的了,谁特么的要是跟我抢,我就把他狗日的肠子顺着pi眼拽出来栓在他的脖子上勒死他。”

    其实在狩猎者居住点里不光约瑟夫一个同性恋,还有其他的,在发现楚天羽后,这些人同样想把楚天羽据为己有,这样的极品可太少见了,但约瑟夫突然出现这些人立刻不敢轻举妄动个了,因为他们惹不起约瑟夫,他就是个人形兵器,力气大得能把人硬生生撕成两截。

    还有不少人性取向是没问题的,但也同样想得到楚天羽,到不想爆掉他的菊花,而是性格扭曲的他们就喜欢一点点折磨楚天羽这样的小白脸,看到他们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自己放过他,这会让他们心里产生莫大的成就感与满足感。

    不过这些人同样不敢轻举妄动,原因还是那个原因,不是约瑟夫的对手,跟他抢,等于是找死。

    “巨熊”是这里唯一能跟约瑟夫抗衡的狩猎者,但他同样不想因为一个楚天羽跟约瑟夫撕破脸,拼个两败俱伤,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跟看死人一般看着楚天羽,他落到约瑟夫手里等于是生不如死,还不如现在就给自己个痛快的,省得被约瑟夫这死变态无休无止的折磨。

    约瑟夫看没人敢跟他争,立刻是满脸得意之色,迈开两条粗壮的腿向楚天羽走去,一边走一边狞笑道:“小白脸赶紧把裤子脱下来,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那粉嫩的菊花了。”

    哄笑声在一次响起,所有人看楚天羽的眼神都跟看死人似的。

    楚天羽满脸微笑的看着约瑟夫突然道:“死胖子你是不是活腻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