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狩猎者
    办公桌上堆积着一大摞一大摞的纸张,站在楚天羽的位置可以看到纸上写着字,但字太小,距离楚天羽也有些远,这些纸上到底写的什么楚天羽看不清楚。

    女子继续闷头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道:“叫什么?”

    楚天羽实在是搞不懂这是要闹那样,只能报出自己的名字。

    女子用比刷刷的在纸上写着,过了一会道:“有什么特长?”

    这问题把楚天羽问的一愣,到了这地方问自己特长干什么?搞什么飞机吗?

    女子看楚天羽半天没回话不耐烦的抬起头,这是个相貌很普通的白人女子,脸上有着细密的雀斑,密集症患者看到她的脸肯定受不了,女子拍了下桌子语气相当不耐烦道:“兰北城不养废物,想要在这里居住你就要为兰北城做出贡献,我在问你一次你有什么特长?”

    楚天羽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新的幸存者来到这里经过隔离确认没问题后就要根据大家的特产把他们安排到合适的岗位上工作,想在这白吃白住显然是不可能的,末世里物资本就相当紧张,想不劳而获等于痴人做梦,更别想谁能平白无故的养活你。

    楚天羽只能道:“我末世前是当医生的。”

    白人女子立刻是一皱眉,显然对楚天羽这个特产不是很感兴趣,刷刷在纸上写了两笔,然后在凌乱的书桌上翻找了半天,很快就找出一部有线电话,没错,就是有线电话,楚天羽看得一愣、一愣的,是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有线电话这种老古董。

    很快白人女人就播了出去,不多时她就道:“医疗室还缺不缺人,我这里有个毛头小子以前是医生,嗯?”说到这抬头看看楚天羽又低下头道:“二十出头的样子,哦,知道了。”

    白人女子放下电话看着楚天羽语气生硬而不耐烦的道:“医疗室的人够了。”

    这话楚天羽根本就不相信,他从白人女子刚才的通话内容可以确信医疗室缺人,但不缺少他这种年轻的菜鸟,医疗这行业果然是越老越吃相啊,越是年轻就越是不被人相信,在他所在的时空是这样,末世同样如此。

    白人女子继续道:“还有没有其他的特长?如果有说出来,如果没有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建设生命之墙,另一个就是加入狩猎者联盟,加入一个狩猎者小队出去寻找物资,找到的东西会按照一定的比例征税,剩下的就是你们的了,你们可以用这些东西在兰北城换取其他的物资,当然武器除外,兰北城是禁枪的,不过你们可以跟军方换取武器,当你们出去狩猎的时候会把这些武器交给你们,可一回来就要暂时交给军方保管。”

    楚天羽算是看透了现在自己就两条路,要么去修墙,要么就去外边玩命,找到物资就能在兰北城待上几天,等这些物资消耗一空他还得出去,兰北城的人可不会白养活他。

    楚天羽抓抓头想了下,他实在是不想去修墙,这活虽然看起来不用出去玩命,相对比较安全,但这也太枯燥了吧?在说他是来这里寻找阿尔法钠阻断剂的,现在兰北城被军方控制了,那么um公司的生物制药实验室肯定也落入了军方的手里,所以说只有军方手里才有阿尔法钠阻断剂。

    想要这东西就必须拿相应的物资换取,并且楚天羽估计这药应该不会太便宜,就靠他每次往返末世带的那点物资应该是换不到的,那么他只有一条路,加入所谓的狩猎者联盟出去寻找到可以跟军方换药的物资。

    想到这楚天羽直接道:“我选择加入狩猎者联盟。”

    白人女子撇撇嘴显然不认为眼前这个小白脸有出去狩猎的实力,但他既然想去寻死,她也没必要拦着,现在兰北城的人口数量早已经超标了,物资供应很紧张,确实应该清除一些废物了,于是白人女子飞快的在纸上写了几笔,然后拿出一个钢印的东西道:“伸出手。”

    楚天羽伸出手女子就用这个钢印在他手上扣了个戳,楚天羽的手腕上多了个一把利刃歇着贯穿骷髅头的图案,刻制印章的人肯定是个高手,这图案不但雕刻得惟妙惟肖,并且很酷。

    白人女子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给士兵看你手上的图案,他会把你带到你该去的地方。”

    楚天羽道:“那我的朋友怎么办?”

    白人女子冷笑道:“朋友?如果你的朋友没什么特产也选择狩猎者的话你会见到他的。”

    楚天羽立刻是苦笑连连,本来一块来了三个人,杰西卡因为是末世前的超级巨星,隔离确认没有问题后立刻享受到了特权阶级的待遇,而他跟石山理奈想留下来就要工作,楚天羽相信石山理奈的黑客技术在这里肯定有用,她十有**不会跟自己一样选择狩猎者,这是明智的选择,不然她一个弱女子真出去的话肯定是回不来了,这么一来就剩下楚天羽了,直接成为孤家寡人。

    事情跟楚天羽想的一样,他出去后就在没见到石山理奈,直接被守在门口的士兵带进了兰北城,这里跟楚天羽印象中的兰北城完全是两个概念,杰西卡说过这是一座相当美丽的小镇,但现在那?是满目疮痍,到处是残砖断瓦,本是平整的街道经受过炮火的洗礼也变得坑坑洼洼的,不知道是这里刚下过雨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路上全是脏水,走上去很快脚上就全是粘乎乎的黑泥。

    路上行人穿梭不断,但每个人的脸上并没因为到达了这个大型的人类聚居点而有了放松之色,反而是一脸的沉重与担忧之色,所有人几乎都是衣衫褴褛、神色匆匆。

    带楚天羽到达这里的士兵突然冲一个也就十五六岁光着脚正往前跑的男孩喊道:“小安德鲁你过来。”

    小安德鲁有一头栗色的长发,因为长期没有洗头的缘故此时是跟毡子一般黏在脑袋上,脸上也是脏兮兮的,脏得都快看不清楚他的脸了,身上裹着一块黑色的粗布,上边满是破洞,可以看到露出的皮肤,这就是他的衣服,或者说他就没有衣服,只有这块破布。

    小安德鲁很快跑了过来恭敬的道:“佛朗西斯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弗朗西斯伸出手点了点楚天羽道:“这是新来的菜鸟,带他去他该去的地方。”

    小安德鲁赶紧道:“是的先生。”

    弗朗西斯丢下这句话转身就回去了。

    小安德鲁抬起头看看楚天羽第一句就是:“你跟其他的狩猎者不一样。”

    楚天羽诧异的笑道:“那里不一样?”

    小安德鲁点点他的脸还有衣服道:“你比他们干净得多,身上也没有臭味,肯定没有虱子、跳骚这些该死的玩意。”

    楚天羽立刻意识到狩猎者这个职业看称呼似乎很牛叉,但在兰北城的待遇却实在不怎么样,不然那会浑身臭烘烘的,还有虱子、跳骚这些东西?

    小安德鲁又道:“跟我来吧。”他跟楚天羽说话的语气还有神态都相当的随意,可不跟与弗朗西斯说话一般带着惧怕与尊敬,毕竟楚天羽的身份摆在这,不过是个刚来的狩猎者而已,而弗朗西斯却高高在上的军方人员,地位可比楚天羽高得多。

    楚天羽跟小安德鲁并排往里走,楚天羽没话找话的道:“他为什么叫你小安德鲁?”

    小安德鲁怂了下肩膀道:“因为我的父亲就叫安德鲁,所以他们就叫我小安德鲁。”

    楚天羽很想说你出生的时候距离末世降临还有好几年,你应该还有自己的名字,但转念一想问这些有什么意义,不如打探下他的职业,于是楚天羽道:“从你刚才的话来看狩猎者在这里的地位好像并不高。”

    小安德鲁停下脚步看着楚天羽道:“地位不高的是你这种刚来的菜鸟,还有那些没什么本事的家伙,真正厉害的狩猎者是住在内城的,听说他们每天都可以洗澡,可以喝酒、吃肉,甚至想要什么女人都可以。”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狩猎者也是分等级的了?”

    小安德鲁撇撇嘴道:“当然了菜鸟,如果你有本事你也可以去内城,那里才是天堂,而这里,呵呵,是地狱。”

    楚天羽喃喃自语道:“地狱?”

    小安德鲁冷笑道:“你以为兰北城外边才是地狱吗?你错了,这里才是真正的地狱,跟这里比起来,外边简直是小儿科。”

    听到小安德鲁的话楚天羽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问道:“小安德鲁你这话什么意思?”

    小安德鲁冷笑道:“一会你到了地方就知道了,自求多福吧菜鸟,希望你能看到明天的太阳。”显然小安德鲁很看不起楚天羽这个初来乍到的菜鸟,甚至认为他都活不过明天去。

    楚天羽看着远处道:“地狱?”说完微微一笑道:“我到要看看这个地狱。”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