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希望
    不等楚天羽说什么,储雨荷就急道:“你这有纸笔吧?我给你打个欠条。”

    楚天羽苦笑道:“储老师真的不用,要不是当年你大度的原谅了我,我会有今天吗?所以我帮你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只是你不该瞒着我。”

    储雨荷坚持道:“我当初原谅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学生,你还小,我不希望因为那件事毁了你的一生,我只是尽到了一个老师该进的责任跟义务而已,你不用感谢我,但是现在你给我母亲交了十万快的住院费,这是另一回事,这钱我必须先给你打个欠条,然后还给你。”

    楚天羽看看储雨荷又看看时间,发现这一耽误,竟然就快到中午了,笑道:“这样吧欠条的事先不急,也到中午了,储老师我请你吃饭,我们边吃边聊。”

    储雨荷刚要说不用,谁想楚天羽很霸道的拽着她就走,不管她怎么说就是不停,就这样硬拽着储雨荷把她带到了医院对面不远处的一家餐馆里。

    楚天羽清楚让储雨荷点菜她肯定不点,索性就自顾的点了几个,细心的点了两个女孩喜欢吃的菜。

    储雨荷昨天还可以坦然面对楚天羽,哪怕楚天羽偷看过她洗澡,她也可以坦然面对,因为当时她清楚这事楚天羽不会说出来的,但谁想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不过楚天羽一番话说下来非但没影响到她的名声,反而让毛月珍这些她曾经的学生越发敬佩起她来。

    可今天储雨荷就没办法坦然面对楚天羽了,主要原因就是楚天羽给她母亲交了十万块的住院费,储雨荷感觉心里亏欠楚天羽,是在没办法把他当成自己曾经的学生看待了,反而有一种见到债主而自己又没办法还债的心虚感。

    楚天羽也清楚以储雨荷的脾气秉性自己说要帮她,她是万万不会接受的,她别看温婉如玉,可实际上却是个相当有自尊心并且很要强的人,如果她不是这样以她的相貌姿色,只要勾勾手指就会有大批的男人跑来献殷勤,她母亲的住院费根本就不是问题,可储雨荷偏偏没这么做,宁可把自己家的房子卖了也没去出卖色相。

    遇到这么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如果说我要帮你,她是不会接受的,所以楚天羽很霸道的道:“我会帮你请两个护工帮你照顾你母亲,等开学了你就安心工作,他们会照顾好你母亲,这点你放心。”

    储雨荷显然很不习惯楚天羽的霸道,不满的道:“楚天羽这是我家的事,我不需要你管。”

    楚天羽直视着储雨荷道:“但是我就要管,你拒绝也没用。”

    储雨荷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的楚天羽会如此的霸道,急道:“你……”

    楚天羽挥挥手打断她的话道:“别你、你的了,现在我是你的债主,你又还不了我的钱,所以只能听我的安排。”

    储雨荷愤怒的一拍桌子站起来道:“楚天羽我现在就去住院处把钱要回来还给你。”

    楚天羽看着她道:“储老师那是医院,你当是银行那存进去的钱随时可以取出来?我劝你还死了这条心吧,在说你还欠了好几千块,这些钱早就扣了,就算住院处会退钱给你也绝对不会够十万块,你有钱把不够的补给我吗?”

    储雨荷瞪着楚天羽怒道:“你怎么能这样?”

    楚天羽耸了下肩膀道:“为了帮你我只能这样,如果我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是我知道了,我就必须帮你到底,因为我欠你的。”

    储雨荷烦躁的道:“我说了,你不欠我的,楚天羽请你不要管我的事好不好?”

    楚天羽很直接的道:“不好。”

    储雨荷:“你……”

    这时候服务员已经把饭菜端了上来,楚天羽伸出手点点菜道:“储老师吃点吧,昨天你光喝酒可什么都没吃,现在那我是你的债主,而你又还不了我的钱,所以你就得听我的,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储雨荷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楚天羽道:“楚天羽你是不是想用这样的办法得到我?如果是可以,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去开房,我陪你一天,就当还你的钱了。”此时的储雨荷是被楚天羽的霸道给气糊涂了,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也难怪储雨荷会这么想,当年楚天羽连偷看她洗澡的事都干得出来,现在给她十万,还帮她安排护工护理她母亲,楚天羽为什么要这么帮她?她的关系可跟楚天羽没好到这种地步,难道就因为当年她帮了楚天羽?储雨荷不相信是以为这件事,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储雨荷认为楚天羽是别有目的,而这个目的就是想得到她,所以她在气氛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楚天羽苦笑道:“储老师我有那么龌龊吗?”

    储雨荷气呼呼的口不择言的道:“你不龌龊吗?当年……”说到这说不下去了,显然是要说当年楚天羽偷看她洗澡的事。

    楚天羽是苦笑连连,自己想帮她,偏偏还被她误会了,这算什么事啊?

    楚天羽无奈的道:“当年的事我们就不要在提了,都过去了,储老师我帮你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报答您当年原谅我的事,这件事就听我的吧,你快扛不住了,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储雨荷突然沉默了,她如何不知道自己快要扛不住了?三年了,一千多天她都处于绝望与恐惧中,偏偏又不能在父母面前表现出来,这份苦楚、煎熬谁又能明白?母亲的病又突然恶化父亲一着急脑出血离开了这个世界,储雨荷很清楚当时自己承受了多大的打击,但是她抗住了,接下来的一年她一个要照顾目前,身体上的劳累她可以抗住,但是精神上的那?看到母亲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她时时刻刻都在自责,自责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怎么就帮不了母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向死亡,她时时刻刻也都处于恐惧中,恐惧母亲那天就突然离她而去,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她怕,她非常怕,她也很累,她真的快要承受不住这一切了。

    楚天羽真诚的对储雨荷道:“储老师我对您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我只是把你当成我的老师,一个值得我尊敬帮过我的老师,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帮你,不管你拒绝不拒绝,我都会帮,你阻拦不了我,伯母的医药费我会承担,护理的事我也会安排好,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休息,如果你倒下伯母怎么办?如果你崩溃了,伯母怎么办?你得好好的活着,这样你才能看到伯母痊愈的那一天。”

    储雨荷突然仰起头惊呼道:“你刚说什么?痊愈?”

    楚天羽神色郑重的道:“我知道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治疗伯母的病,但是我有朋友在国外,我可以拖他帮我打听一下在国外有没有治疗这种病的好办法,万一有那?”

    楚天羽口中的朋友自然是末世中的爱德华。

    储雨荷心里燃起了希望,激动的道:“真的会有办法吗?”

    楚天羽想了下措辞道:“问问看,也许有。”现在楚天羽可不能打这保票,现在跟储雨荷说有,等于是给了她希望,可一旦爱德华所在的时空也没办法治疗脊髓空洞症,储雨荷的希望就会被粉碎,世界上最残酷的事就是给人以希望,然后又亲手粉碎这份希望,到那时候储雨荷会彻底崩溃的。

    储雨荷激动的道:“楚天羽你尽快帮我问问好不好?”激动下她竟然主动握住了楚天羽放在桌子上的手。

    楚天羽手背上传来的滑腻感让他心中一荡,哪怕他现在有了苏允君,但储雨荷这个美艳的女老师依旧是他的初恋,当然只是暗恋而已,他也是没变法忘记她的,对于男人来说最难忘记的不外乎自己的初恋以及自己第一个女人,楚天羽也是如此,现在他暗恋的对象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让他整个人的肌肉都绷紧了,甚至大脑有一种晕眩的感觉,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储雨荷竟然握住了自己的手?

    但很快楚天羽就反应过来,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出来道:“放心我明天就会给你答复,现在我们先吃饭,吃饱了你才有力气照顾伯母!”

    楚天羽给了储雨荷希望,储雨荷到不在抗拒他帮自己了,午饭甚至都比平时多吃了一些,这就是希望的力量,人在这个世界山活着最怕的就是没有希望。

    吃过午饭楚天羽回了科室,找到护士长让她帮自己联系两个护工,要求就一个细心、负责,钱都好说。

    找护工的事对于长期在医院里工作的医护人员来说一点都不困难,很快护士长就给楚天羽安排好了,两个人每个月是四千,楚天羽预付了一个月的薪水就带着他们去了心内。

    有了护工储雨荷也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当天晚上楚天羽就回到了末世,他迫不及待的要问问爱德华到底有没有办法治疗脊髓空洞症。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