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煎熬
    楚天羽苦笑道:“齐老师我是真不知道我朋友的母亲叫什么,您就说她到底得了什么病吧。”

    齐慧静长叹一口气道:“脊髓空洞症。”

    楚天羽立刻惊呼道:“什么?脊髓空洞症?”

    也难怪楚天羽如此失态,这病以目前的医疗技术是根本就没办法治愈的,跟癌症是同一级别绝症,并且痛苦程度有时候是要比癌症还要痛苦的,但不是体现在**上,而是精神上。

    众所周知晚期癌症患者主要就是疼痛,但却可以靠打*来缓解疼痛,可脊髓空洞**上却没有痛感,主要是精神上的,这种病的病因现在还没搞清楚,病变特点是脊髓(主要是灰质)内形成管状空腔以及胶质(非神经细胞)增生。

    用通俗点的白话来说得了这种病的人会慢慢的看着自己的手脚逐渐不能活动,到了后期则是整个人都僵在床上连动动手指都办不到,最后连呼吸都没办法做到,用老百姓的话来说是活活憋死的,原因就是脊髓的病变导致患者不能自主呼吸。

    痛苦就痛苦在这里,一个本来是活蹦乱跳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点失去活动能力,却偏偏没有任何办法来治愈甚至是延缓失去行动能力的退变,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不能动,最后倒在床上连呼吸都没办法呼吸,这就好比杀人的时候用钝刀子一点点的割,痛苦的程度是远超一刀毙命的。

    患者每天都处于绝望的状态中,巨大的精神打击是远超**上的疼痛的,很多患有脊髓空洞症的患者就算想自杀都不可能,因为他们没有力气去自杀,想立刻死去得到解脱都办不到,在脊髓空洞症面前生命失去了所有的尊严,只能慢慢承受病魔的折磨。

    齐慧静无奈的点点头道:“对,就是脊髓空洞症,她发病已经有三年了,现在只有一只手还能稍微活动下,其他的部位根本就动不了。”

    楚天羽终于明白储雨荷为什么昨天晚上说死了别活着好,她是身体健康,但却伺候了母亲三年,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三年是多少天?是一千零九十五天,在一千零九十五天内,她要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一点点失去行动能力,而她那?却只能看着,她帮不了自己的母亲,这种无力感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沉重的精神打击,储雨荷的母亲每天都活在绝望中,恐惧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储雨荷那?也一样活在绝望中,她心里的痛苦一点不亚于她的母亲。

    一千多天一个人整天活在绝望与痛苦中,精神没有崩溃这已经很难得了,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已经精神彻底崩溃了。

    楚天羽很难想象这一千多天储雨荷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个温润如玉的女子独自一个人扛起了生活的重担,绝望而艰难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份煎熬是常人难以体会的,楚天羽很心疼储雨荷。

    楚天羽无奈的道:“她母亲不能动已经有多久了?”

    齐慧静叹口气道:“一年多了。”

    楚天羽忍不住再次长长叹口气,一年多的时间里储雨荷不但要绝望而艰难的活下去,还要每天来伺候她的母亲,翻身、擦背,端屎、端尿,别说她一个弱女子了,就算是一个身体强壮的大男人一年多的时间里整天这样伺候患者也早就扛不住了。

    没伺候过瘫痪在床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煎熬的滋味的,首先翻身、擦背本就是个体力活,别看病人可能瘦得不到一百斤,但翻身、擦背的时候却是相当费劲的,因为他是人,不是个死物件,搬动个一百多斤四五斤跟搬动一个一百斤不到的患者完全是两个概念,四五件用力扛起来也就是了,但是人那?能跟搬动死物件死的生抗硬拽的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翻动患者的时候你要考虑他的手脚是不是会因为翻动而被压住,甚至是被折断,所以不能用全力,要一点点的来,这是个相当耗费体力的工作。

    在加上不停的要观察患者的情况,稍微有点不对劲就要去找医生、大夫,而瘫痪的患者往往情况又特别多,因为长期卧床的缘故很容易导致肺部感染,咳痰他自己都没太多的力气咳出来,因为痰液的积存也就导致了肺部的感染,每天还要给他拍背,让患者把痰液咳出来,并且每隔半个小时就要给他测体温,一旦发烧,也不是立刻就用退烧药物的,而是要给他擦身上,这同样是个繁重的体力活。

    这还只是瘫痪患者其中一种状况,最主要的是观察患者的精神状态,一旦出现精神萎靡就得赶紧去找大夫给看看,别小看精神萎靡,很可能是患者身体内部出现了重大的病变。

    对于瘫痪在床的患者每天是煎熬,对于陪护的家属同样是一种巨大的精神煎熬,几天下来会厌烦这样的陪护工作,甚至会产生自己的亲人怎么不赶紧死去的想法,这样他能得到解脱,自己也可以得到解脱,每当有这种想法的时候陪护的人心里就会产生深深的负罪感,那是自己最亲的人,自己怎么能希望他去死那?

    对于陪护的人来说每天都要承受**与精神上的巨大煎熬,这种痛苦是没有经历过的人难以想象得到的。

    楚天羽真不知道这一年多储雨荷到底是怎么抗过来的。

    他叹口气道:“就没人帮她了吗?”

    齐慧静再次无奈的叹口气道:“这姑娘挺可怜的,家里没什么亲人,以前有个父亲到是能帮帮她,可半年前他母亲的病情突然开始恶化,他父亲一着急脑干大面积出血,没几天人就没了。”

    楚天羽再次惊呼道:“什么她父亲去世了?”

    齐慧静诧异的看着楚天羽道:“你们不是朋友吗?你不知道?”

    楚天羽摇头道:“我不知道,她没跟我说。”

    此时此刻楚天羽很想把储雨荷喊过来,大声质问她——你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母亲得了脊髓空洞症,病情一天天恶化,她本就处于自责跟绝望中,父亲又突然去世,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换成其他人估计精神都崩溃了,但是储雨荷竟然抗了过来,她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齐慧静继续道:“这姑娘也是孝顺,为了给母亲继续治疗把房子都卖了,要是换成其他人那会怎么做,反正病也治不好了,早就拉回家等死了,但她就是不想放弃治疗,我们也劝过她,没有治疗的必要了,所以就没必要在花钱了,这就是个无底洞,到最后人财两空,没这个必要,但她就是不听。”

    楚天羽无奈的道:“她现在还欠不欠住院费?”

    齐慧静想了想道:“好像欠,但我还真不知道欠了多少,这事你可以问问护士。”大夫只管给患者治疗,至于费用的事是不大关心的,一般都是护士负责费用的事,欠费了也是护士去跟家属说,齐慧静不知道也在情理中。

    楚天羽对齐慧静道了谢转身出去了,来到护士站一问果然是欠费了,到是不太多几千块而已,楚天羽想也不想去了住院处给储雨荷的母亲交了十万快,他是真想帮帮储雨荷,实在是不忍心看她一个人这么硬抗下去,在这样她早晚会精神崩溃的,其实在昨天晚上储雨荷喝醉了酒就已经有这样的征兆了。

    楚天羽没去找储雨荷,帮她是应该的,但没必要当着她的面去说我如何、如何帮你的,楚天羽感觉这么做好像有一种挟恩图报的感觉。

    现在楚天羽不但知道储雨荷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也清楚她为什么会住在自己所在的胡同里了,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他想的是如何进一步的帮帮储雨荷,不管怎么说当初要不是储雨荷原谅了他,他绝对不会有今天的,但怎么帮她那?就给她交住院费?这显然是治标不治本的,想要帮她,就该想着怎么治疗她母亲的病。

    可是脊髓空洞症别说在华夏了,就算是在医疗科技很发达的国家也没有有效的治疗办法。

    楚天羽没办法可想,只能想着回末世一趟,问问爱德华,毕竟那个时空跟他所在的时空不同,自己这个时空没办法治疗的疾病,换成末世那个时空也许就有办法。

    想到这楚天羽决定晚上就去末世走一趟。

    他换了衣服正准备离开,谁想刚到门口就看到储雨荷,楚天羽一愣,她怎么来了?

    储雨荷走过来突然深深给楚天羽一鞠躬道:“谢谢你。”显然她知道楚天羽给她母亲交了十万块住院费的事,储雨荷不想要这个钱,但是她现在却没办法去筹集母亲的治疗费用了,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亲朋好友也都借遍了,她上那去弄钱?

    楚天羽苦笑道:“储老师您别这样,我帮您是应该的。”

    储雨荷仰起头倔强的道:“不,你没有义务帮我,所以我必须要感谢你,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钱还给你,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把钱还给你。”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