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跟踪
    大年初二的早上窗外传来一阵密集的鞭炮声吵醒了储雨荷,储雨荷眼睛没睁开,先发出一声痛苦的*声,昨天喝的实在是太多了,现在头疼得厉害,此时她感觉浑身上下难受得厉害,也不敢睁眼,过了好一会等稍微好了有些才睁开眼,一睁开眼就吓了一大跳,因为床头趴着个男人。

    储雨荷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这一声吵醒了楚天羽,他坐起来立刻感觉腰部酸痛的厉害,但对比储雨荷的宿醉,楚天羽可没她那么难受,发现她醒了便笑道:“储老师你醒了?”

    储雨荷揉着发痛的头道:“你怎么在这?”

    楚天羽苦笑道:“你昨天喝醉了,我送你回来的,本来我是想走的,可你老是吐,你家又没人,我怕你有什么事,就没走,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储雨荷皱着眉头揉着发疼的头想了半天总算是想起来了,但也仅仅记得在烧烤店跟楚天羽偶遇的事,记下来发生了什么她是一点都记不住了,储雨荷想到这些突然弱弱的道:“我昨天没跟你说什么吧?”储雨荷是生怕自己酒后失态跟楚天羽说一些不该说的。

    楚天羽赶紧摆手道:“没有,没有,你没说什么。”

    储雨荷狐疑的道:“我真没说什么?”

    楚天羽苦笑道:“真没说什么,不过我看出你有事,可不管怎么问你,你也不跟我说。”

    听到这储雨荷是长出一口气,她是真怕自己跟楚天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现在看楚天羽不像是骗她立刻是长出一口气,但很快储雨荷就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自己喝成那副德行不但让楚天羽看到了,还麻烦他照顾自己一夜,越想她是越心里过应不去,赶紧道:“楚天羽谢谢你啊。”

    说到这储雨荷伸出手腕看看表立刻发出一声“哎呀”的惊呼声,下一秒就手忙脚乱的掀开被子要下地,一边穿鞋一边道:“楚天羽老师还有事,就不留你了,大过年的你一夜没回家你母亲肯定很担心你,赶紧回去吧。”

    楚天羽也下意识看看表,发现刚七点多,大过年的这个点储雨荷这么着急起床干什么?昨天喝那么多不难受吗?难道是要回家看父母?就算是这样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储雨荷强忍着宿醉的不适也不给楚天羽提问的机会就把他给送了出去,说是送,还不如说是连拉带拽的,弄得楚天羽很是纳闷,他的好奇心被储雨荷勾了起来,自然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储雨荷就很是不对劲。

    于是楚天羽跑到家门口把车开了过来,停在不远处,他坐在车里看着储雨荷住的这个院子,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这样就看到储雨荷提着两个保温壶走了出来,她这大过年的是给谁送饭?楚天羽是更纳闷了,等储雨荷快出胡同的时候赶紧开车追了上去。

    储雨荷没做公交,而是拦了一辆出租车,楚天羽开着车在不远处不紧不慢的跟着,越走楚天羽就越发现路两旁的景物越熟悉,这不是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方向吗?她家里人病了才让她心里那么难受?

    不多时储雨荷就下车了,是在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楼门前下的车,楚天羽赶紧找地方停好车跟了上去,大过年的医院的患者并不是很多,但也不是太少,楚天羽躲在人群中跟在储雨荷身后到也没让她发现,不过到上电梯的时候问题来了,楚天羽总不能也跟着挤上去吧?要是这样肯定会被储雨荷发现。

    楚天羽看看储雨荷乘坐的电梯心里有了主意,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入院的患者很多,这么一来每天前来探望的家属自然也就多,为了方便患者跟家属能尽快到达要去的科室,医院把电梯弄成了三双号,也就是一部电梯只在单数的楼层停,一部只在双数的楼层停。

    储雨荷上的是双数电梯,2、4楼不用乘坐电梯,而是乘坐电动扶梯,楚天羽直接跑到楼道间顺着楼道飞快的跑到6层躲在不远处偷偷看,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没发现储雨荷下来,他立刻又飞快的往8楼跑,这办法也就是楚天羽了,换成一个体力差速度慢的那追得上电梯?上不了几层就得累得气喘吁吁没力气在网上爬了。

    8楼储雨荷还是没下,楚天羽只能往十楼跑,到了十楼不多时楚天羽就发现储雨荷提着两个保温杯走出来了,他悄悄跟在后边,很快就发现储雨荷进了6病史来到18床跟前,床上躺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储雨荷一进去就歉意的道:“妈对不起啊,我来晚了。”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立刻是明白了,原来储雨荷说活着太累,还真是因为家里有人生病了,他躲在门外看了看,发现储雨荷的母亲有些怪,整个人很僵硬的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哪怕是侧头去看储雨荷的时候身体也没有任何幅度的变化,要知道人躺在床上侧头的时候身体多多少少会有一定幅度的起伏,但是储雨荷的母亲却没有。

    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想进去问吧,但感觉太唐突了,去问这里的大夫吧,他又不认识,虽说楚天羽已经上班半年多了,可来了没多久就去下乡做医疗援助了,除了急诊外跟其他科室的大夫根本就不熟,贸然跑过去问他还不是家属,10楼神内的大夫可不一定会告诉他储雨荷母亲的病情,冒充家属吧他还不知道储雨荷的母亲叫什么,被当成骗子可就麻烦了。

    楚天羽想了想飞快的下了楼,跑到急诊换上自己的白大衣又跑去了十楼,穿着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白大衣就算不认识神内的大夫,最少看在都是一个医院同事的份上也会跟他说下储雨荷母亲的病情,不会把他当成骗子或者心怀不轨的人。

    楚天羽到了神内医生办公室外敲敲门,里边喊了一声“进”,楚天羽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今天是大年初二大多数医生都在休假,所以神内的办公室里人并不多,只有三个值班的医生在,小一点的医院逢年过节留下一个值班医生就行了,但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这么大的医院哪怕是过年就留下一个值班医生也是不够用的,所以最少要留下三个,至于急诊的值班医生就更多了,没办法,过年是急诊科最忙的时候,放鞭炮炸伤手的,喝酒喝太多出事的,暴饮暴食出问题的,等等,总之急诊科过年最忙。

    三个医生抬起头看向楚天羽立刻是一愣,坐在左边电脑前一个年纪在四十多的女医生第一个反应过来笑道:“你就是楚天羽吧?”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自己好像没在医院待多长时间,更没跟神内的人打过交道,她怎么一下就认出了自己?

    其实楚天羽在医院里还是有不小的名气的,首先他是冷玉田的关门弟子,冷玉田行事太过特立独行,在加上他那传奇的经历,别说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大夫、护士认识他了,整个静海医疗系统的人百分之八十都知道冷玉田。

    身为冷玉田的关门弟子楚天羽一到医院来上班,也受到了关注,要知道冷玉田可是轻易不收徒弟的,突然收了个徒弟还是关门弟子,大家自然对楚天羽很是好奇,要关注一下了。

    在有楚天羽来了急诊没几天就跟舒冰雨闹出了不少事,又是阅片事件,又是腺样体肥大事件,外加代替舒冰雨去当人质事件,这些事可都在医院传得沸沸扬扬,楚天羽不认识医院里其他科室的大夫,但其他科室的大夫却认识他。

    现在被神内的医生认出来自然不算是什么怪事了。

    偏偏楚天羽却不认为自己这么有名,于是有些傻乎乎的道:“老师您认识我?”

    齐慧静笑道:“能不认识你吗?你说你来医院没多长时间弄出多少事?行了,不说这些了,来我们这有什么事?”

    其他两个医生也都好奇的看向楚天羽,说实话楚天羽来医院后出的这些事也是够神奇的了,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舒冰雨就教他一遍如何阅读各种ct、核磁、x光片子,他竟然就记住了,不管舒冰雨怎么考他都难不住他,更神的是这家伙能根据片子上的影响推断出患者的大概年龄,谁见过这样神奇的家伙,能不对他好奇吗?

    楚天羽看看齐慧静胸前的胸牌知道了她的名字,便道:“齐老师是这样,我一个朋友的母亲住院了,我想问问她母亲的病情。”

    齐慧静指指旁边的椅子道:“小楚坐。”

    楚天羽一坐下,齐慧静才道:“你朋友母亲叫什么?”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他那知道储雨荷的母亲叫什么,但好在知道床号,便道:“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她住在6病史18床。”

    齐慧静立刻是眉头紧紧皱起道:“你说的是崔湘君吧?”说到这齐慧静就长长叹口气,立刻让楚天羽心里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