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偶遇
    楚天羽看着桌子上三个空酒瓶不由是苦笑连连,自己回家在过来前后也没用多长的时间,她竟然喝了这么多,借酒浇愁吗?

    想到这楚天羽走过去坐到储雨荷对面苦笑道:“储老师别喝了,喝太多了对身体不好。”

    储雨荷这先是喝红酒又是啤酒的,已经喝得有些晕了,但好在还没彻底喝多,诧异的看着楚天羽道:“你怎么来了?你不会是跟踪我吧?”

    这时候老板走了过来笑道:“小楚来了,吃点什么?”

    楚天羽耸了下肩膀道:“钱叔还是老规矩吧。”说到这伸出手一指储雨荷喝的道:“她的也算我账上。”

    钱老板笑道:“好嘞,马上就来。”

    老板一走楚天羽才道:“看到了吗?我是这里的常客,我家就住在这附近,储老师你也看到了刚才吃饭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动筷子,到家就饿了,所以过来吃点东西,到是你怎么来这了?你不说你家距离咱们吃饭的地方近到走几步就到了吗?从那到这里可不近啊。”

    储雨荷自嘲一笑,知道自己是多想了,她明显是有心事,但却不想跟楚天羽说,呼出一口酒气道:“不说这些,陪老师喝一杯。”说完端起酒杯把里边的啤酒一饮而尽,显然是来买醉的。

    楚天羽看得出来储雨荷有心事,这事还不小,不然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那会大晚上一个人出来买醉?

    但楚天羽也看出储雨荷不想说,他也就没在问,跟老板要来一个酒杯把里边的酒一饮而尽,现在楚天羽也不在劝了,他知道劝也没用,储雨荷就是来买醉的,你不让她喝,她很可能说要回家,其实是换个地方继续喝,真喝多了出点什么事可就不好了,不如就陪她喝点,哪怕她喝多了,自己也可以把她送回去,这样就不用担心出什么事了。

    不多时老板把楚天羽点的东西都拿了上来,其实也没什么,不外化十个羊筋外加一个烧饼,平时楚天羽也就吃这些。

    储雨荷也点了一些东西,但却一点没动,她没心思吃东西,只想喝酒。

    楚天羽给储雨荷倒了一杯酒后试探道:“储老师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说,能帮的我肯定帮。”楚天羽说的这是实话,也是掏心窝子的话,当年要不是储雨荷大度的原谅了他,楚天羽现在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那,不过十有**这辈子算是交代了,偷看女教师洗澡这罪名可不小,所以楚天羽是真的想帮储雨荷。

    储雨荷醉眼朦胧的苦笑道:“帮我?你帮不了我,不如就陪老师多喝点酒吧,喝醉了那些烦心事也就都可以暂时忘记了,来喝酒。”话音一落储雨荷再次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楚天羽没变法,只能陪着她喝,但却不敢多喝,生怕自己也喝醉了不能把储雨荷平安的送回去。

    眼前这个曾经让无数男人为之着迷甚至是走火入魔为她大打出手的绝色佳人此时脸色有些憔悴,笑容凄然,看得楚天羽有些心疼,想帮她吧,但她就是不说遇到了什么困难,这让楚天羽有些着急,可着急也没用,储雨荷不说,难道楚天羽还逼着她说不成?

    现在楚天羽能做的就是陪着储雨荷喝酒,喝着、喝着储雨荷就感慨道:“你说这人要是永远长不大该多好?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怎么人长大后就会有那么多的事那?楚天羽你告诉这到底是为什么?”

    楚天羽叹口气道:“可能是人越长大要承担的责任就越多吧,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总是要长大的。”

    储雨荷猛的往后一靠,但她忘记了自己坐的是凳子,可不是椅子,这一往后靠身体就向后倒去,同时她发出一声惊呼,幸好楚天羽眼疾手快猛然那站起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这才没让储雨荷摔到地上。

    储雨荷稳住身形后酒到是醒了一些,毕竟受到了惊吓,不过身体却是左右摇摆,看她喝成这样楚天羽是真怕她喝多了摔到地上,只能板着自己的凳子坐到她身边,一旦有意外发生他好及时拉住储雨荷。

    储雨荷端着酒醉醺醺的道:“这杯敬该死的长大。”

    楚天羽张张嘴想让她别喝了,可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因为储雨荷此时已是满脸的泪痕。

    楚天羽拿起纸巾想递给她擦擦眼泪,但谁想储雨荷却突然靠在他的肩膀上大哭起来,好在这个点店里没有其他的客人,不然大家看到储雨荷这么漂亮的姑娘被楚天羽这小王八蛋弄哭了,肯定饶不了她。

    楚天羽知道储雨荷有心事,需要发泄,不然她也不会一个人偷偷跑到这来喝酒了,于是也没劝她不要哭了,而是任由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痛哭。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储雨荷哭得嗓子都哑了终于逐渐停了下来,楚天羽心疼的看着储雨荷心里猜测着她到底遇到什么样的难事把她折磨成这个样子了,在楚天羽的印象中储雨荷的脸上从来都是有着温暖的笑容的,但是在今天她脸上有的只有凄然以及止不住的眼泪。

    储雨荷轻轻推开楚天羽,拿起桌子上的酒就喝,这次干脆连倒都不倒了,直接对瓶吹,摆明了是要把自己灌醉,一整瓶啤酒就这么被她一口气喝得一滴不剩,看得楚天羽是连连咋舌,自己这老师酒量还真不错,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先喝了不少红酒,又跑到这喝了这么一大堆啤酒,估计早就罪得人事不省了。

    储雨荷是彻底合作了,脸上有了笑容,看着楚天羽身形摇晃着的道:“你叫楚天羽是吧?”说到这飞快的摆摆手醉态毕露的道:“管你叫什么那,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行,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难受吗?”

    楚天羽立刻打起了精神道:“为什么?”

    储雨荷“嘿嘿”傻笑道:“我不告诉你。”

    这话把楚天羽噎得够呛,自己期待了白天,她到好,不说了,可储雨荷已经喝多了,跟一个醉鬼能讲什么理?

    楚天羽只能道:“储老师真的,如果你有事跟我说,我一定帮忙。”

    储雨荷有些疯癫的道:“你帮忙?你帮不了我,这个世界上谁都帮不了我,有时候我感觉阿活着真没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我太累了,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累,累到想去死。”

    这话可把楚天羽吓了一大跳赶紧道:“储老师您可别这么想,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坎是迈不过去的,我说的是真的。”楚天羽是真怕储雨荷一个想不开干出点什么傻事来。

    储雨荷嗤之以鼻的道:“你知道个屁啊,还没什么迈不过去的坎?切,我告诉你这世界上就有迈不过去的坎,你还小,不懂这些,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来,来,咱们继续喝酒,今天不醉不归,老师今天高兴,这顿饭我请!”

    储雨荷显然是彻底喝大了,她这种温润如玉的女子平时说话怎么可能如此粗俗?

    楚天羽叹口气道:“别喝了,我送你回家。”在让储雨荷喝下去,楚天羽估计她就得人事不省了,到那时候怎么问她住在那?从不能把她带回自己家吧?

    楚天羽把钱放到桌子上,跟老板打了个招呼,然后连拉带拽,外加哄骗储雨荷换个地方在喝,这才把她弄出来。

    楚天羽一边架着储雨荷往前走,一边问她家在那,储雨荷一听就不干了,嚷嚷道:“你不是说去喝酒吗?回家干什么?”

    楚天羽这个无奈,只能道:“现在太晚了,没地方营业了,我们只能买点酒去你家喝,储老师你要是想喝就只能这样。”

    储雨荷大着舌头道:“好,那就去我家喝,你不许走啊。”

    楚天羽现在是哭笑不得,自己印象中一直是温润如玉的女子什么时候变成个女酒鬼了,她到底遇到什么事把她逼成这个样子。

    当储雨荷终于说出她家住在那的时候楚天羽立刻是愣住了,因为储雨荷住的地方竟然跟楚天羽一个胡同,只不过楚天羽平时出门是往东边走,而储雨荷住的地方则是在西边,正好她上班从西边出了胡同就有公交站点,这才导致楚天羽一直就没见过她。

    但这事又有些奇怪了,根据楚天羽的记忆平时储雨荷是住在宿舍,周末了就会回家,她家也是在静海市里,只不过距离学校比较远而已,怎么现在储雨荷不回家也不住宿舍了那?

    楚天羽搞不懂了,只能夹着储雨荷到了她家,把储雨荷刚放到床上她就开始干呕起来,楚天羽赶紧拿来盆给她接着,储雨荷这一吐可就没完没了了,是反反复复、不停的吐,她都这样了楚天羽怎么敢走?这要是身边没人她呕吐的时候异物进到了气管中这是要死人的。

    楚天羽没办法只能留下照看储雨荷,一直忙乎到后半夜储雨荷总算是不吐了,但楚天羽也不敢走,生怕她在吐,便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谁想这一闭眼竟然睡了过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