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孙凯心中愤怒而不甘,事情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想把楚天羽撕成碎片,他想拿起桌子上的酒瓶狠狠砸在楚天羽的头上,但是他不敢,刚才楚天羽那锋利如刀子一般的眼眸让他从灵魂深处感到恐惧,楚天羽不在是当年那个平庸的少年了,他已经有了质的蜕变,变得紧紧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孙凯不寒而栗。

    对上这样的楚天羽孙凯是敢怒不敢言,他实在不想看到楚天羽那张让他讨厌的脸,一拍桌子喊道:“买单。”

    很多人吃也没吃好,喝也没喝好,孙凯一开始信誓旦旦的说今天大家吃好、喝好,一会在去k歌,可现在他竟然在中途直接说买单,摆明了是不让大家继续吃下去、喝下去了。

    很多人都不满,但谁又能说什么那?这顿饭可是孙凯请的,买单的人不是他们,现在请客的人说不吃了,自然没人会说什么,在一个也都不想得罪孙凯这有钱有势的公子哥。

    毛月珍从孙凯这讨得了天大的好处,自然是向着他说话的,站起来笑道:“行了,今天就到这吧,你看那个还谁都喝多了,反正我们都在静海,就算不在,逢年过节也要回来,聚会的机会多了去了,大家散了吧。”

    就这样好好的聚会立刻是不欢而散,一行人上了电梯来到大堂门口,大家都是刚刚步入社会,除了孙凯跟楚天羽外就没人有车,于是纷纷找顺路的一块打车回家。

    这时候楚天羽拽着喝醉了睡得跟一只小猪似的翟颖往停车场走去,毛月珍好心提醒道:“楚天羽你走错方向了,那里是停车场,可没有出租车。”

    乐向阳在一边笑嘻嘻的道:“大班长,我们老楚现在是今非昔比,不但人变帅了,也有钱了,他有车。”

    毛月珍等人一听这话就是一愣,楚天羽变帅了大家都看到了,他有钱了?这不大可能吧?就他家那个条件能有什么钱?

    孙凯本来是要去开他那辆宝马的,最后想讨回点面子,可一听乐向阳的话反到是不着急去了,他到要看看楚天羽这个穷鬼能开什么车,当着楚天羽的面他不敢说什么,现在楚天羽不在他立刻阴阳怪气的道:“不会是八手奥拓吧?”

    话音一落孟恩光一干人立刻讥笑起来,显然都不认为楚天羽一穷小子能开什么好车,但很快他们就在一次瞪圆了眼睛,长大了嘴巴,因为楚天羽开来一辆悍马,这辆钢铁怪兽往门前一停,其他的车立刻是黯然失色,实在是太过霸气了。

    孙凯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悍马,不停的道:“这怎么可能?这样的车他怎么买得起?”

    孟恩光突然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发出“哎呦”一声痛呼,这一疼算是确定自己不是喝醉了,也不是做梦,曾经的穷小子楚天羽真的开了一辆悍马。

    储雨荷也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坐在驾驶位上的楚天羽,楚天羽家什么条件她同样清楚,他也就才刚大学毕业没多久,怎么就开上这么好的车了?

    楚天羽根本就不会管孙凯这些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惊讶表情直接道:“老乐上车。”说完又对储雨荷道:“储老师我送您吧。”

    储雨荷笑着摆摆手道:“不用,我家离这很近,我走一会就到了,正好我喝了点酒,也想走走,到是你喝酒了要慢点开。”楚天羽确实喝酒了,但却不多,所以开车是没事的,不过要是遇到交警麻烦也少不了,但好在有乐向阳这货在,真遇到交警他也能解决,乐大少在静海市大事办不了,这点小事还是能办得了的。

    楚天羽看储雨荷不想上车,便发动车子在一干同学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开着他这辆霸气测漏的悍马拐进了不远处的马路,融入到车流中。

    毛月珍喃喃自语道:“楚天羽这家伙不但变帅了,还变得这么有钱,一百万多的车说买就买,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发家的,应该是白手起家,他家那条件可帮不了他什么。”

    一干女同学赞同的点点头,都认同毛月珍的话,楚天羽的家庭自然没办法跟孙凯相比,孙凯他老子是大老板,拿下高铁边上那块地,让孙凯搞房地产开发,弄出个锦绣花园来,肯定是他老子出的力,就靠孙凯?还是算了,他还没那人脉,也没这资源。

    但是楚天羽那?他可没有一个有钱有势的老子,他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就剩下一个没什么本事只能靠打零工养活他的母亲,这么一来楚天羽能开一百多万的车,肯定是靠的自己。

    这些话听在孙凯的耳中,立刻让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就好像有无数个大巴掌狠狠抽在他脸上一般,这让他愤怒的想怒吼,想摧毁整个世界,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没人能告诉孙凯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原因就是他非要把楚天羽找去,想看他的笑话,也想利用楚天羽逼储雨荷就范,但可惜的是,楚天羽不在是以前的楚天羽,他的出现打乱了孙凯全部的计划,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但没看到楚天羽的笑话,他自己则是成了个跳梁小丑。

    孙凯在寒冷的夜风中站在那,怒视着楚天羽驾车离开的方向,咬牙切齿的道:“楚天羽你给我等着,还有储雨荷你特么也给我等着,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今天发生的事在孙凯看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咽不下去这口气,报复楚天羽跟储雨荷是肯定的了,他的性格秉性就是疵瑕必报。

    路上乐向阳叼着烟道:“老楚今天事情闹成这样我估计孙凯那小子会玩阴的。”

    楚天羽撇撇嘴看了一眼趴在后座上睡得香甜的翟颖道:“那就让他放马过来,哥还真不怕他。”

    乐向阳拍拍楚天羽的肩膀笑道:“他要是找你麻烦你跟我说,兄弟我帮你收拾他。”说到这乐向阳很猥琐的笑道:“老楚当年你偷看储雨荷洗澡到底看到什么了吗?当年问你你就不说,现在总该跟我说说了吧?”

    楚天羽一巴掌打开乐向阳的手道:“滚一边去。”

    乐向阳皱着眉头看着楚天羽道:“你小子当时肯定把储雨荷看光了,大爷的,还不说,是不是兄弟?”

    楚天羽很干脆的道:“不是。”

    乐向阳狠狠给了楚天羽一拳,而楚天羽也忍不住想起当时偷看储雨荷洗澡的情形,在想到储雨荷今天的样子,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身体也是热得厉害,甚至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显然当初他看到的不少,不然也不会一想起当时的事就这个反应了,不过这件事楚天羽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如果说了就是对帮了他的储雨荷一种背叛。

    把乐向阳冲回去后楚天羽就载着翟颖到了家,一到家陈桂芹看到翟颖喝成这个样子立刻抱怨道:“你让她喝了多少啊?”

    楚天羽则是满脸的苦笑跟无奈,那是他让小魔女喝成这样的,是这丫头只要自己一不注意就偷偷喝酒,用这样的办法跟自己赌气,偏偏酒量也不怎么样,结果就醉成这个样子了。

    楚天羽帮着母亲把翟颖安顿好后道:“妈家里还有吃的吗?”

    陈桂芹诧异的道:“你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吗?没吃饱?我给你下点饺子去。”楚天羽家跟别人家不同,过年也不会做太多菜吃不了剩下一大堆,陈桂芹会做好几样菜,但量都很少,只够一家人吃一顿的,绝对不会做多,生怕做多了吃不了浪费,于是乎大过年的他们家也只有冻起来留着明天早上吃的饺子了。

    楚天羽不想让忙了一天的母亲在伺候自己,在说了,明天他家的小餐馆就要开张了,按理说是要关门到初六才会开门的,但陈桂芹认为别的小餐馆都不开,如果自己家初二就开门的话肯定生意错不了,就想累一些多赚点钱。

    这事楚天羽也是知道,于是就更不想让母亲大晚上的还忙活了,便道:“妈你别弄了,我正好想吃烤串,我出去吃点,一会就回来。”

    陈桂芹在一边唠叨道:“花那个钱干嘛?我给你煮点饺子得了。”

    楚天羽苦笑道:“妈我真的想吃烤串了,放心不会在喝酒了,一会就回来。”

    陈桂芹听儿子想吃,也就没在劝,便道:“行,那你快去、快回,别喝了啊。”

    楚天羽点点头穿上外套出去了,他也没开车,直接走出了胡同,出了他家所在的胡同往上走个五百米的样子就有一家烧烤,规模不大,但味道不错,周围的人都喜欢来这吃,烧烤这地方哪怕是大年三十也营业,方便一些在家待得没意思的人过来喝酒、聊天,过年也是烧烤最赚钱的时候,在有就是夏天了。

    楚天羽顶着寒风到了烧烤店,打开门一掀帘子立刻一股暖气涌了出来,驱赶了他身上的寒气,一进来楚天羽立刻是愣住了,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她怎么在这?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