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往事
    储雨荷知道楚天羽说得没错,她走了孙凯就不说了吗?到时候等孙凯说出来,指不定会传出什么非常难听的流言蜚语来,可这事说出来她又感觉非常的不好意思,在想到楚天羽自信的眼神以及脸上有我在一定会没事的安慰表情,一咬牙储雨荷坐了下来。

    孙凯冷笑一声道:“好了楚天羽,储老师不走了,请说吧。”

    孙凯的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楚天羽,等待他解开谜底。

    楚天羽呼出一口浊气道:“储老师刚来咱们学校的时候大家第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感觉?我问的是男生,不是女生。”

    孟恩光喝了不少酒,稍稍有些多,一想当当初第一次见到储雨荷的时候就激动的道:“还能有什么感觉?惊艳呗,有句话怎么说着,对,对,叫做惊为天人,储老师实在是太漂亮,当时可是咱们全校师生的梦中情人啊。”

    其他男生立刻连连点头,因为孟恩光说得一点都没错。

    楚天羽点点头道:“对,她是咱们学校全校师生的梦中情人,那个年纪的我跟你们一样同样心里默默的爱慕着储老师。”

    储雨荷被楚天羽说得越发不好意思了,俏脸红扑扑的,头低得都快扎到胸上了。

    楚天羽继续道:“我们那个年轻正是对异性有好奇心,更有很大好感的时候,见到储老师这么漂亮的老师自然是心生爱慕,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咱们的孙凯当时可是对储老师发起了疯狂的追求攻势。”

    哄笑声立刻响起,孙凯当时就一个高三的学生,但却敢公然给储雨荷写情书,跑到储雨荷的宿舍楼下用玫瑰摆个心形的图案在点上蜡烛公开示爱,这在当时可是相当轰动的事件,在场的人可都记得,甚至是很多楚天羽的学弟、学妹都记得,这可是学生追求老师啊,太少见了,大家自然印象深刻。

    孙凯到没感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只是嫌楚天羽啰嗦,不耐烦的道:“楚天羽你能不能别墨迹?有屁快点放!”

    楚天羽猛然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孙凯,双眸中杀机毕露,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浓郁的杀气,对比孙凯,楚天羽可是杀过人的,并且不止一个,现在一发怒,身上无形的杀气自然弥散开来,把孙凯笼罩其中,孙凯这朵温室里的花朵如何承受得住?

    顷刻间孙凯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白得都没有人色,身上的冷汗是一层又一层的往外冒,一股子凉气顺着脚底板疯狂的往脑门上涌,他想后退,但双脚却跟生根了一般竟然动不了半分,并且他的双腿还在颤抖,在孙凯看来,此时的楚天羽简直就是一头人形凶兽,任何敢忤逆他之意的人都会被他撕成碎片。

    孙凯艰难的咽下去一口口水,紧张而惊恐的看着楚天羽,生怕他突然暴走把自己弄死,孙凯是吓坏了,自然是连个屁都不敢放,甚至很快就低下头不敢在去看楚天羽那充斥着无边杀意的双眸。

    楚天羽冷哼一声转过头,神色恢复如常,温文尔雅的继续用调侃的语气道:“不怕大家笑话,那时候我整天晚上做梦梦到的都是储老师。”

    储雨荷是有些受不了了,扯了下楚天羽的衣角小声道:“你就是这么跟大家说的?”

    楚天羽给了她一个你安心的手势,然后继续道:“那时候的我真是迷恋储老师迷恋得都火入魔了,我想跟我一样的人恐怕不在少数吧?”

    几个男生你看我、我看你,虽然没人站出来承认自己当初也跟楚天羽一样,但心里却是默认了,储雨荷刚来学校的时候别说他们了,连学校里那些男老师都走火入魔了,实在是储雨荷太美,身材太火爆,打她主意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追求她的更是不计其数,学校门口每天都有一大堆青年才俊手捧则鲜花等候储雨荷,那盛况简直是千年难得一遇,对了,这些人为了储雨荷还没少大打出手,最后学校没办法了,不得不找储雨荷谈话,让她别招惹这些人,影响太不好。

    但那是储雨荷招惹这些人啊?分明是这些人招惹储雨荷,储雨荷一解释,校长自然是信她的,没办法谁让校长是个男的那。

    为了杜绝学校门口“社会闲散人员打架的问题”,学校不得不联系了派出所,请警察同志每天中午、晚上放学的时候派两个人在学校门口执勤。

    学校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但更大的闹剧就开始了,一开始警察到了打架的事是没了,那些追求储雨荷的可都是各个单位的精英,不然都提不起自信来追求储雨荷,以前警察不再打也就打了,可现在警察到了,真打起来就要被带到派出所,让他们单位知道他们为了争风吃醋跑到学校门口大打出手,这工作是别想要了,于是都老实了,但还是不走,就站在学校外边等储雨荷。

    当执勤的警察看到储雨荷后,其中一个也走火入魔了,竟然在第二天利用职务之便对储雨荷展开了追求攻势,穿着警服手捧鲜花,他以权谋私,其他人自然是不满的,最终结果就是学校大门口又发生了一场超大规模的混战,伤者不计其数,从这不难看出储雨荷有多大的魅力了。

    在场的人自然都知道这些事,更清楚储雨荷那让人走火入魔的魔力,听到楚天羽的话尤其是男生更是想起了自己当初是如何为了储雨荷走火入魔的了。

    楚天羽收起笑容正色道:“那个时候我们太年轻,或者说太小了,年少轻狂、少不更事,用这八个字来形容我们不为过。”

    男生们叹口气点点头,那个少年不轻狂那?那个少年没干出点疯狂的事那?那个少年没做过长大后在想起来就会啼笑皆非的事那?

    楚天羽继续神色严肃的道:“我那是太轻狂、太少不更事了,我竟然走火入魔到跑去偷看储老师洗澡。”

    这话一出立刻是满场哗然,我草,楚天羽你竟然跑去偷看储雨荷洗澡?你太牛叉了,这么疯狂的事你都敢做?

    在场一干人除了知道这事的乐向阳、孙凯以及另一个当事人储雨荷外,其他人惊得眼睛瞪得老大,大到眼角都疼,嘴也是张得大大的,大到能塞进去一个鸵鸟蛋,眼镜是碎了一地啊,谁能想到楚天羽疯狂到去偷看储雨荷洗澡的地步,当时如果这事被传出来,楚天羽还不得被全校广大师生活活打死啊,你竟然敢玷辱我们心目中的女神,不弄死你弄死谁?

    楚天羽感慨道:“后来我就被储老师抓住了,我以为我完了,肯定要被交道教导处,说实话当时我吓坏了,如果我被交到教导处学校肯定会开除我的,那我这辈子就毁了,但是储老师没这么做,她竟然说她原谅我了,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我赶出了如此龌龊、不堪的事她竟然原谅我了?

    当时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从储老师那出来的,更不明白储老师为什么要原谅我,我就该被送到教导处,然后被开除,以后在社会上闲混,当个小混混,混一辈子。

    但是我现在知道了,储老师之所以没把我送到教导处去是不想因为这事毁了我一辈子,我记得当初她跟我说过,说我太小了,干出这样的事不是打根上我就是个坏孩子,而是正处于青春期,对异性太好奇了,希望我以此为戒,不要在做这样的事了。”

    说到这楚天羽后退两步对储雨荷深深一鞠躬感激道:“储老师谢谢您,如果不是您,换成其他老师,我现在不是在街上胡混,就是进了监狱,正是因为您,我才有今天,我才能穿上白大衣成为一名医生,谢谢您。”说到这楚天羽再次给储雨荷一鞠躬。

    现场很安静,不过一些女生眼里全是眼泪,这样的事如果出在自己身上,肯定是会把楚天羽扭送到教导处甚至是派出所的,但是储雨荷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原谅当初那个孟浪的少年,挽救了他的一生,让他能有今天,这份心胸没人不佩服,储雨荷是个当之无愧的好老师,更是个会为了学生着想的好老师。

    楚天羽端起酒杯道:“储老师我经您一杯,没有您,就没有我楚天羽的今天,我会感激您一辈子,也会永远记住您跟我说的那些话。”这些话是发自楚天羽的肺腑,没有当初储雨荷的原谅,楚天羽确实不会有今天。

    储雨荷没想到这种丢人的事被楚天羽一说立刻含义立刻变了,大家不会在意乱楚天羽到底都看到了什么,而是会去想自己是个好老师,一个心胸开阔、会为学生未来着想的老师。

    储雨荷感激的看了一眼楚天羽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孙凯目瞪口呆的站在那不敢置信的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该是这样的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