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吊胃口
    毛月珍一干人兴致勃勃的看着孙凯,等待他解开谜底,到底是什么事连他们这些老同学都不知道的那?

    孙凯也看向楚天羽,但可惜的是他在一次失望了,楚天羽还是神色如常,这个晚上孙凯自己都记不清楚自己到底失望了多少次,这让他感到不甘而愤怒。

    不过很快孙凯就不在在乎楚天羽是不是还能保持镇定了,他端着酒杯来到储雨荷身边先是对众人笑道:“大家先吃着喝着,我跟储老师说几句话,一会我们在解开谜底。”

    储雨荷则脸色有些古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放在桌下的手不由攥紧了拳头。

    其他人一看孙凯都这么说了,也便自顾的闲聊起来,包房内再次变得嘈杂起来。

    孙凯微微一笑俯下身在储雨荷耳边小声道:“高中的时候有一件事只有储老师您跟楚天羽知道,这事您应该知道是什么,但不巧的是我也看懂啊了,所以这件事并不是只有你们两个知道,而是三个人。”

    储雨荷在难保持镇定看,神色紧张的道:“孙凯你想干什么?”

    孙凯拍拍坐在储雨荷身边的毛月珍道:“大班长能不能换个地方啊,我想跟储老师说几句话,站着说太累了。”

    孙凯可是答应以内部价给毛月珍一套锦绣花园的房子,欠了孙凯这么大的人情,换个座而已毛月珍怎么可能不答应?于是她站起来笑吟吟的道:“好啊,我也正好要去找孟恩光他们喝一杯,打高考结束那天开始到现在,我可是好多年没跟他们几个喝酒了,今天可是沾了你的光了。”说到这毛月珍站起来端着酒杯走了。

    孙凯直接坐下,也不看着储雨荷而是看着不远处的楚天羽道:“储老师您一来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一直爱慕着您,我也不想干什么,现在我那也算是功成名就了,而您也没结婚,不如您给我个追求您的机会吧,您看如何。”

    孙凯这摆明了是用那件事要挟储雨荷。

    储雨荷愤怒的道:“孙凯你在威胁我?”

    孙凯侧过头看着储雨荷,笑道:“你说是就是咯。”说到这他端起酒杯把里边的红酒一饮而尽,呼出一口酒气继续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一喝多就喜欢胡说八道,您说我要是把这件事说出去的话,对您的名声可是会有影响的。”

    储雨荷愤怒的道:“孙凯你无耻。”

    孙凯终于揭下伪善的面具恶狠狠的看着储雨荷道:“我就是无耻,你以为我今天为什么会把楚天羽喊来?当我跟他关系多好吗?上学的时候我们关系可一向不好,喊他来,只是因为他是当事人,而我还看他很不顺眼而已。”

    储雨荷寒声道:“孙凯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乱说,不然我……”储雨荷是个温润如玉的女子,她是真不会威胁人,说到最后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孙凯冷笑一声道:“不然你怎么样?储雨荷你能把我怎么样?在说了我的要求不过分吧,只是让你给我个追求你的机会而已,又不是让你立刻爬上我的床,储老师您为什么这么抗拒那?”说到这孙凯伸出手挥了下桌子上不但制作精美,并且价格昂贵的饭菜还有最好的红酒道:“储老师您知道这一桌饭要多少钱吧?我实话跟您说,算上酒的话,这一顿饭少说要十万以上。”

    说到这孙凯停顿一下继续看着储雨荷道:“十万对于您来说恐怕一年的工资都不够吧?有句话说得好叫做钱是男人的胆。”

    孙凯冷哼一声看看楚天羽这些男生道:“他们有胆吗?没有,因为他们穷,不过是在生活底层苦苦挣扎的蝼蚁而已,当然这些人中除了乐向阳,这小子可是个官二代啊,楚天羽这些穷鬼可是没办法跟他比的,但是乐向阳跟我比还是差了一些,我有的是钱,储老师我不在乎你比我大,跟我在一起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在场的这些女生有多少人想跟我在一起,想必您已经从她们看我的目光中看出来了。”

    “但是我怎么会看上她们?储老师我的心里只有你,跟我在一起,你很快就会发现你的生活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说到这孙凯目光灼灼的看向储雨荷,双眸中有着难以遮掩的**。

    储雨荷冷笑道:“孙凯嘴长在你身上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

    孙凯冷哼一声道:“好,这可是你说的。”说到这孙凯站起来就要把当年的事说出来,储雨荷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也就没必要给她留什么脸面了。

    但还不等孙凯让大家静静楚天羽站了起来大声道:“大家静一静,我有话说。”

    楚天羽这一说话,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乐向阳拉了他一下小声道:“老楚那事孙凯还不知道说不说,你着什么急。”

    楚天羽看看乐向阳轻声道:“有些事躲不过去的。”

    其实楚天羽一直在暗暗观察孙凯来到储雨荷身边两个人的神情,他看到了储雨荷的愤怒、慌张还有恐惧,所以他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他不想在逃避下去了,其实他不来不过就是想逃避而已,但是有些事偏偏是逃避不了的。

    孟恩光笑道:“楚天羽你想说什么啊?”

    楚天羽扫了一眼孙凯道:“刚才孙凯不是说有一件事是你们不知道的吗?我就跟大家说说这件事。”

    孙凯立刻是变了脸色,不过很快就冷笑道:“楚天羽你敢说吗?”

    楚天羽耸了下肩膀道:“我为什么不敢说?”

    储雨荷听到这句话用哀求的眼神看向楚天羽,显然是不想他说出来,但是楚天羽却给了她一个你放心,不会有事的眼神。

    毛月珍十分八卦的道:“到底什么事啊?我说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就别卖关子了,我们这胃口可被你们吊得足足的,你们要是在不说……”说到这毛月珍冲其他女生眨眨眼坏笑道:“不然我们姐妹可就要对你们上刑了。”

    楚天羽微微一笑道:“不用上刑,我这就说。”

    储雨荷知道自己组织不了楚天羽猛然站起来迈步就走,孙凯一把抓住储雨荷的手冷笑道:“储老师您要干嘛去啊?”

    现在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气氛很不对劲了,大大的包房里立刻安静下来,闲聊的不说了,喝酒的也不喝了,几个贪吃的也不吃了,都诧异的看着储雨荷、孙凯还有楚天羽。

    乐向阳无奈的道:“老楚你这是何必那?那件事说出来对你、对储老师可都没什么好处。”

    楚天羽苦笑道:“我当然知道没好处,但是……”说到这楚天羽没在往下说,只是摇头苦笑。

    他们这对话听在别人耳朵里,更是让这些人心里痒痒得跟猫挠一般,有人忍不住催促道:“楚天羽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磨磨唧唧的,怎么跟老娘们似的?”

    立刻有人附和道:“就是,都是同学,有什么不能跟我们说的?赶紧的!”

    储雨荷用力想甩开孙凯的手,但哪怕她是个体育老师,力气还是没有孙凯的大,不管怎么说孙凯是个大男人,又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身体正是最好的状态,但比力气储雨荷还真没他大。

    储雨荷急道:“孙凯你放手。”

    孙凯笑道:“储老师您让我放手可以,但您不能走,您可是这事的当事人,您走了,楚天羽或者我说这事可就没意思了,大家说是不是啊?”说到这丢给孟恩光几个人一个颜色。

    孟恩光第一个站起来起哄道:“就是,储老师是当事人,自然是不能走了,我们大家可都等着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那!”

    “对,对,我们都等着那,储老师您别走。”

    “储老师您不能走,咱们这刚吃上、喝上,您要是走了可太扫兴了,一会还要去k歌那,我们可都没听过您唱歌。”

    储雨荷急得满脸通红的道:“你们……你们……”

    楚天羽迈步走过来突然一把捏住孙凯的手,稍微一用力孙凯的脸立刻是胀得通红,此时他感觉手腕上就好像夹了一把大铁钳,疼得他额头上的冷汗都落下来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力气竟然大得吓人。

    楚天羽在稍微一用力孙凯就松开了拽着储雨荷的手,实在是太疼了。

    孙凯怒视着楚天羽,而楚天羽则是满脸微笑的道:“孙凯,你这么拉着储老师的手腕可不大好。”

    储雨荷立刻是迈步要走,但是楚天羽却拦住了她,目光真沉的看着她道:“储老师我知道这件事说出来对您会有一些影响,但您认为您就这么走了,某些人……”说到这扫了一眼孙凯继续道:“就不会说了吗?到那时候对您的名声可就更不好了,不如让我来说,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相信我好不好?”

    储雨荷看着楚天羽自信而充斥着安慰之色的双眸莫名感觉一阵心安,在想想楚天羽说的也对,她走了,孙凯就不说了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