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吹牛皮?
    毛月珍突然咋咋呼呼的大喊道:“我去,孙凯你不够意思啊,你早说啊,早说我就找你这大老板走走后门给我弄一套了,这房子实在是太火了,现在想买可以,但一平米都吵到四万多了,是真买不起了。”

    孙凯一拍胸脯道:“班长大人都发话了,就算卖光了我也想办法给你找一套,放心肯定是内部价。”说到这洋洋得意的看向楚天羽,然后就是观察储雨荷的神色。

    孙凯今天都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第几次失望了,楚天羽这**丝是神色如常,储雨荷竟然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就好像他孙凯取得今天的成就地位非常的微不足道一般。

    这让孙凯很不舒服,但不舒服又能怎么样?他总不能逼着楚天羽过来给他跪舔吧?更不能让储雨荷哭着喊着要上他的床。

    不过很快孙凯就感觉舒服了不少,因为哪怕楚天羽跟储雨荷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但是其他人却是神色大变,满脸羡慕的看向孙凯,尤其是那些女生,孙凯很清楚只要自己跟这些女生中的那个说晚上陪我,她肯定会答应,不过可惜的是孙凯对这些庸脂俗粉实在是没什么想法。

    毛月珍直接把自己杯子里的红酒倒满,满脸兴奋之色的道:“孙凯都是老同学,我也不跟你客气了,这杯酒我干了,你随意。”说完一口就给喝干了。

    毛月珍这酒一喝酒桌上的气氛就到了*,不少人叫好。也有不少人心里暗呼可惜,自己刚才怎么不抢在第一个跟孙凯说房子的事,要是说了,不就可以搞到一套锦绣花园的房子了,并且是内部价,肯定很便宜的。

    现在想去说吧,又拉不开面,刚才孙凯可是说了,已经没有了,给毛月珍弄那一套也得想办法,现在去跟孙凯说,孙凯肯定会拒绝,要是在答应,其他人肯定也会找他要,三十多人都找他要,他这生意还做是不做了?所以那也就是答应毛月珍这一套了,孙凯不可能在答应其他人了,除非跟他关系好得不行。

    可真跟孙凯关系好得不行的,估计早就从他手里弄到房了,完全没必要在这样的场合在跟他要。

    不少人是连连叹气,后悔自己放弃了这个好机会。

    有了这个开头大家便开始互相问对方的职业来,有的人考了研究生还在上学,有人准备参加国考,想当公务员,有的人在小公司混日子,有的干脆还在家待业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总之大家现在的处境是各不相同。

    储雨荷问了几个人后,转过头对乐向阳道:“乐向阳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不等乐向阳自己回答,孙凯就哈哈大笑道:“储老师,咱们乐向阳啊现在是人民警察,以后有问题就找他,谁让他是警察叔叔那。”

    众人立刻哄笑起来,不少人端起酒跟乐向阳喝,都想跟他拉近下关系,以后真有什么事需要公安系统的朋友就可以找他了。

    反到是没人去问楚天羽现在是做什么的,大家是三年的高中同学,谁不知道谁家是个什么情况?楚天羽是单亲家庭年,就一个母亲还没什么本事,不是去饭店给人当服务员,就是干保姆之类的活,这样的家庭条件楚天羽能有什么好工作?能混进个小公司就不错了。既然都猜到了,也就没必要问了,要是在问反而会伤了楚天羽的自尊心。

    储雨荷看楚天羽只是静静的坐在那也不大说话,有人跟他喝酒他就喝一些,有人跟他说话他就说几句,很安静,储雨荷心里又想起了那件事,心情又变得负责起来。

    孙凯拍着桌子道:“大家静静,静静。”

    很快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孙凯,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孙凯笑道:“刚才大家把自己的情况都说了,但有一个人还没说,我们不问问吗?”

    毛月珍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因为可以在锦绣花园那用低价上买一套房兴奋的,总之是跟个女酒鬼一般大力的拍着桌子道:“谁没说?赶紧站起来投案自首啊。”

    孙凯看着楚天羽道:“楚天羽班长都发话了,你还是说说你现在在做什么吧。”说到这孙凯就满脸的冷笑,他同样清楚楚天羽的家庭条件,想当然的认为楚天羽这样平庸的人,在有个那样的家庭,能有什么好工作?十有**还在家待着那。

    楚天羽就知道孙凯会问这事,目的很简单,不外化让大家知道他楚天羽混得不好,更重要的是让储雨荷知道自己的不如意,只有有了对比,才能显出他孙凯的不凡来,但是可惜的是,自己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楚天羽了,如果是,自己肯定就是孙凯彰显自己的奠基石,被他踩着爬上去,成为大家仰慕的对象。

    乐向阳站起来笑道:“我们老楚那自然是没办法跟孙凯比的,不过工作也不错,就在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当大夫,正式的哦。”

    这话一出立刻是满场哗然,大家都是同学,还在一块上了三年学,谁什么样能不清楚?楚天羽当初是什么样的?按照孙凯说的就是平庸,除了打架不要命外也没什么了,学习不好,但也说不上坏,属于中等偏下的,资质很是一般,体育那也是如此,总之还是那两个字平庸。

    这样一个资质平庸的人怎么可能进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这全市最好、最大的医院?这特瞄的不现实啊。

    但这话不是楚天羽说的,要是他说的话,大家肯定会认为他在吹牛,可这话是乐向阳说的,乐向阳是跟楚天羽关系好,但家庭背景摆在那,他这样的官宦子弟怎么可能帮楚天羽吹这样的牛皮?一旦被揭发大家对他的好印象可就全没了。

    可楚天羽真的当大夫了,还在静海是最好、最大的医院,这真的可能吗?

    乐向阳看所有人都是木凳口气满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立刻感觉很爽,让你们这群货瞧不起老楚,一说这工作把你们都吓住了吧?

    孟恩光狐疑的道:“乐向阳你说的是真的?”

    乐向阳撇撇嘴道:“这事我有必要骗你们吗?不信过几天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急诊科看看去,看看老楚是不是在那工作,问问他们的那医护人员认识不认识老楚。”

    这话一出孟恩光一干人立刻是你看我、我看你,想不信也不行了,静海是是大,但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就那么一家,那天路过去急诊看上一眼就一切都知道了,乐向阳怎么可能吹如此低级的牛皮?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孙凯没想到楚天羽这个**丝竟然进了医院,还是静海市最大、最好的医院,这让他感到心里非常不平衡,在他看来楚天羽这**丝就应该在家待着,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才对。

    孙凯刚才被大家吹捧的好心情立刻是变得相当糟糕。

    储雨荷看着楚天羽笑道:“楚天羽没想到你当大夫了,好好干。”

    楚天羽点点头很礼貌的道:“我知道了储老师。”

    大家一知道楚天羽的工作不少人纷纷跑过来找楚天羽喝酒,目的很简单,跟他拉拉关系,把关系搞好了,那天自己又或者亲朋好友有病了要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看病,可就能求到楚天羽了。

    华夏这个国家做什么都讲究个人情关系,连看病也是如此,在医院有熟人的更能放心,因为会得到关照,而在医院里没熟人的则会心里没底,老想自己不认识这些医生护士,他们会不会不给自己或者自己的亲朋好友好好治疗啊。

    大家都有这样的想法,哪怕是楚天羽的这些刚步入或者没步入社会的同学,所以他们都想跟楚天羽搞好关系,以后有事相求好张嘴。

    看到不少人纷纷跑去跟楚天羽拉关系孙凯心头的邪火是一股股的往脑门上窜,更是心里大骂这些趋炎附势的混蛋,自己才是主角,自己要事业有事业,要钱有钱,你们应该围着我转才对,而不是围着那个**丝转,不就是个破大夫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孙凯嫉妒得想把楚天羽顺着窗户仍出去,今天他该是被奚落、嘲讽的对象,而不是被大家奉承的对象,所有人都应该奉承自己。

    孙凯捏紧了拳头,冷冷的看着楚天羽,心道:“楚天羽你别得意,一会有你哭的时候,你等着的。”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大家喝得都有些微醺了,但却没人真喝得酩酊大醉,楚天羽这些同学可没有好酒的人,不过那翟颖这小魔女跟楚天羽赌气,喝了不少,此时已经喝得是醉眼朦胧的趴在楚天羽的腿上直打哈欠,不多时竟然沉沉睡了过去。

    孙凯看火候差不多了,笑着拍拍桌子道:“大家静静,咱们今天是同学聚会,自然要说一些当年的事,我这就有一件你们谁都不知道的事。”

    乐向阳看向楚天羽,意思很明显,该来的还是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