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捧臭脚
    储雨荷的俏脸上满是差异之色,在她的印象中楚天羽就是个相貌普普通通的少年,属于那种仍到人堆里就找不到的类型,但是现在那?

    眼前这个大男孩不但硬气逼人,并且相貌给人一种完美的感觉,对就是完美,眼睛还是那双眼睛,鼻子也是那个鼻子,但不知道为什么结合在一起就是让人感到他的五官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没有任何的瑕疵,论英俊程度,恐怕全世界也没那个男人能跟他相抗衡。

    其实楚天羽还是喜欢以前的相貌,但那不靠谱的上帝也不知道那天是喝多了,还是抽了,就给他搞成这个样子了,男人太帅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太容易招蜂引蝶了,弄得自己身边的女人粗气冲天,麻烦可会相当大。

    不等储雨荷说话孙凯就在一边阴阳怪气的道:“储老师你不知道老楚嫌自己丑,去韩国阵容了。”

    孟恩光几个人立刻哄笑起来。

    但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楚天羽绝对不可能去整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所有人心里都是这样坚定的想法,这些人中也包裹孙凯、孟恩光这些人,他们只是嘴上不乐意承认而已。

    那可是无所不能的上帝帮楚天羽搞成这幅样子的,怎么可能让凡人看出楚天羽这张英俊得都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的脸是做什么整形手术才这样的。

    储雨荷摇头苦笑道:“想不到你变化这么大啊。”

    孙凯很不满储雨荷一直跟楚天羽说话,赶紧道:“储老师别站着了,赶紧坐吧。”

    储雨荷又看了楚天羽一眼,神色有些古怪,还有些尴尬,总之神色有些复杂,显然是她想到了什么,而储雨荷想到了什么楚天羽很清楚,也正是因为储雨荷想到的事让楚天羽不想来,不想见她。

    储雨荷脱了大衣挂好,男生们立刻开始面红耳赤起来,实在是储雨荷胸前的高耸太过饱满,并且相当挺翘,很多男生都搞不懂女生的胸大也就算了,为什么还如此挺翘并且形状优美得让男人留鼻血。

    翟颖看到储雨荷胸前的高耸立刻是嫉妒得要死,但还是撇撇嘴小声道:“切,有什么啊,在有几年我的胸肯定比你的大,老女人。”

    楚天羽瞪了一眼无法无天的小魔女意思是你给我老实点,不要给我惹麻烦,不然我真把你丢到大街上去。

    翟颖很是不爽,但也不敢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也怕楚天羽真把她丢到大街上不管她了,不过还是面带敌意的看着储雨荷,显然依旧很嫉妒这老女人为什么身材比她强了不只一百倍。

    翟颖的来的时候在场的女生就已经黯然失色过一次了,现在储雨荷又来了,女生们瞬间是黯然无光,焦点都在她们俩女身上,当然还有帅得一塌糊涂的楚天羽了。

    不多时酒菜就都上来了,孙凯不用服务员,亲自给每个人斟酒,第一个就是储雨荷,给储雨荷倒上一杯红酒后他笑道:“储老师您结婚没啊?”

    听到这句话储雨荷微微一愣,随即就满脸苦笑着摇摇头,显然要么是情路坎坷,要么就是过了这么多年也没遇到个让她满意的。

    看储雨荷摇头孙凯是双眼直冒光,正如他所说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他也依旧没有忘记储雨荷,哪怕储雨荷并不是他的初恋,也不是他第一个女人,但他就是忘不了,男人都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就越时时刻刻的惦记着。

    现在得知储雨荷还没结婚,看她那表情似乎连男朋友都没有,这对于孙凯来说可就太有利了,要是储雨荷真结婚或者有男友的话他追起来肯定要费上很多功夫。

    孙凯笑道:“储老师您这么漂亮一般人肯定是配不上您的。”这话的潜在意思是我就不是一般人,年纪轻轻事业有成,有车有房有存款,家里条件还好,我才能配得上你。

    但储雨荷并没听出孙凯这话的潜在意思,只是笑笑,并没说话。

    孙凯开始给每个人倒酒,包括楚天羽,不过给楚天羽倒酒的时候挑衅似的看着他,意思很简单,你就是个loser,你帅又怎么样?你就看着我是怎么把储雨荷搞到手,然后压在身下狠狠玩弄的吧。

    对于孙凯的挑衅楚天羽视而不见,他很清楚储雨荷不是那种拜金女,不然以她的相貌、身材早就当上豪门阔少了,也不会苦兮兮的继续在学校里当体育老师。

    孙凯确实有钱,家里条件也好,但不管他怎么追储雨荷,储雨荷也不会答应的,这跟她的脾气秉性有最直接的关系,在储雨荷看来孙凯是她以前教过的一个学生,是个大男孩,甚至是个孩子,她怎么可能答应一个孩子的追求那?

    当孙凯给每个人都倒完酒后立刻端起杯笑道:“这第一杯酒我们敬储老师,当年储老师可是非常照顾我们,大家说是吧?”

    这话孙凯说得没错,当年储雨荷确实非常照顾大家,于是所有人都站起来端起杯道:“敬储老师。”

    储雨荷看到这些曾经她教过的孩子现在站在她面前,给她敬酒,心里很是感动,眼圈都有点红,她是个很感性的女人,于是也端起杯声音有些哽咽的道:“谢谢大家过了这么多年还记得我,这杯酒我干了。”

    所有人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后,孙凯再次给所有人斟满酒又道:“这第二杯我们敬过了这么多年,我们这些人还能在聚在一起。”

    听到这句话,看着眼前本来很熟悉,但现在却又感觉有些陌生的面庞,所有人的思绪都被拉进了那个有些泛黄的年代,有朗朗的读书声,有每天早自习的英语听力,有中午放学大家成帮结伙的往食堂跑,生怕好菜被别人打光了,还有懒懒洋洋做的课间操,想到这所有人都笑了,在那个泛黄的年代,课间操做的越正规就是越丢人的事,为了不被大家笑话,几乎所有人都是懒洋洋的做着课间操,为此把可把储雨荷急得不行,跟楚天羽他们说了不止一次也不管用。

    第二杯喝完就是第三杯,好在孙凯没山炮似的把红酒当成白酒被每个人都倒满,而是倒了一个杯底,不然连续干掉杯里的红酒,酒量好的还行,酒量差的非得喝醉了不可。

    第三杯酒举起前还是孙凯先说话:“第三杯那祝愿所有人都事业有成,找到自己的伴侣,永远幸福。”

    第三杯酒喝完后,大家就自顾的跟左右的人聊了起来,乐向阳冲楚天羽眨眨眼后小声道:“你说孙凯这孙子会不会说那事?”

    楚天羽握着高脚杯手腕微微的晃动着,杯里的红酒轻轻的摇曳着,他看看乐向阳反问道:“你说那?”

    乐向阳撇撇嘴看了看正对储雨荷献殷勤的孙凯道:“以那孙子的操行肯定是要说的。”

    楚天羽玩味的笑道:“那你还问我?”

    乐向阳看着楚天羽就说出了一个字:“你……”

    楚天羽拿起酒杯递过去道:“不要想这些了,他乐意说就说,无所谓了,喝了。”

    翟颖在一边八卦道:“他要说什么事啊?”

    楚天羽伸出手把翟颖探过来的头推了回去道:“大人的事小孩少打听。”

    翟颖立刻对楚天羽怒目相视道:“楚天羽你活腻了吧?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楚天羽一个脑蹦弹过去,看着翟颖揉着头满脸疼痛与愤怒之色的道:“小破孩,我今天可是忍你一天了,你要是在给我捣乱,我真就不管你了。”

    翟颖一听楚天羽说不管她了,是真怕了,立刻幽怨的看了一眼楚天羽,意思是我不给你找麻烦就是了,你可不能不管我,在这个世界上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

    楚天羽伸出手宠溺的揉揉翟颖的头,端起酒杯把里边的红酒一饮而尽。

    这时候就听孟恩光声音非常大的道:“你们大家猜猜现在孙凯是做什么的?”

    孙凯满脸谦虚的表情是连连摆手,意思是让孟恩光别说这些,可心里却迫切的希望孟恩光说下去。

    孟恩光这个学生时代就是孙凯的狗腿子的家伙果然不负孙凯的希望,笑道:“孙凯啊现在是大老板,搞房地产的,开发区临近高铁站那个叫锦绣花园的小区就是他开发的。”

    这话一出立刻是满场哗然,大家都是静海人,如何不知道开发区临近高铁站的锦绣花园是什么样的存在,这房子一开盘还不到一个月就销售一空,这时候卖的还是期房,也就是盖房子的地方还是一片荒地,距离正式动工都还有一段时间,大家为什么疯抢锦绣花园的房子,一方面是这里临近高铁站,另一方面是静海最少的高中搬到了这里,锦绣花园是货真价实的学区房。

    这地方多少人都盯着那,但谁想竟然被孙凯拿下了,能拿下这好地段不单单说明孙凯有钱,更说明他在市里非常有关系有人脉,不然是根本拿不下这地段的。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