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永远
    几天前翟颖还计划着过年的时候是跑出去跟朋友狂欢,还是很无聊的陪着自己父亲闷在家里看越来越无聊的春晚,无论如何她也没想到这个年她会在楚天羽家度过,这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她很希望这是一场梦,但现实却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天突然变了,为她遮风挡雨的父亲在也不能庇护着她,这让翟颖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那么的孤单、那么的无助,她甚至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

    楚天羽看到翟颖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很是不好受,这个能折腾也喜欢折腾的小魔女突然遭受这样的打击,她快坚持不住了,她需要一个依靠,一个让她勇敢活下去的信念或者说理由。

    晚饭翟颖并没有吃多少,楚天羽把她带到自己的房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就回来。”

    换成以前活泼好动到跟得了多动症的翟颖肯定会追在楚天羽屁股后头问他去干嘛,可是现在她全完没有这个心思,只是低着头轻“嗯”了一声。

    楚天羽拍拍她的肩膀转身走了,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这样楚天羽拎着个大包走了进来,他把包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放在他的书桌上。

    翟颖闻到了烤羊肉串的味道,一抬头就发现楚天羽竟然买了一大堆烧烤,还有很多、很多的啤酒。

    翟颖不解的看着楚天羽,搞不懂他大年三十为什么买这些东西。

    楚天羽把东西都摆好后,来到窗前把窗帘拉开,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轮明月。

    不多时翟颖被楚天羽拉到书桌前坐好,他打开一瓶啤酒递给翟颖道:“还记得第一次吃饭的时候吃的什么吗?”

    翟颖当然记得,他们第一次吃饭就是吃的烧烤,但还没吃多大会先是冷玉田这不速之客到了,很快又有人被车了撞了,楚天羽忙着救人,这顿饭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楚天羽指着他买来的各种烤串道:“这些东西就是我在我们第一次吃饭的地方买的,好在还开着,不然我可就白跑了。”

    翟颖终于说话了:“你为什么要买这些?”

    楚天羽笑道:“因为上次我们的饭根本就没有吃完啊,所以今天我们把上次没吃完的都吃掉,可惜的是上次是夏天还有扎啤卖,现在没了,只能喝点瓶啤了。”

    翟颖立刻鼻子一酸,哽咽的道:“你还记着啊,我以为你都忘了。”

    楚天羽拍着翟颖的肩膀道:“我怎么会忘那,来,我们喝一杯。”

    翟颖拿起放在自己跟前的酒瓶“咕咚咚”的大口喝了起来,一副要一口把一瓶啤酒都喝干的样子,换成以前楚天羽会拦着她不让她喝,她一个没成年少女喝这么多酒可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今天楚天羽知道翟颖心里很难受,她的世界突然就那么轰然倒塌了,眨眼间她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一切,她在这个世界上是那么的孤单、是那么的无助,她甚至可能会感觉自己活着都是多余的,她心里痛苦,不如就让她多喝一些,喝醉了把心里的委屈、痛苦通通说出来,她也就会好受很多了。

    翟颖真的一口气把一瓶啤酒都喝干了,楚天羽也学着她的样子一口干掉一瓶啤酒,翟颖看着楚天羽大口喝酒的样子,双眸中的雾气更浓了,她是失去了全世界,失去了所有,但身边还有楚天羽在,不离不弃的陪着她、呵护着她,让她感受到哪怕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全世界,但还是有个人在关心着她、牵挂着他,这个人叫做楚天羽。

    翟颖抿着嘴拼命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是眼泪却无声的滑落,并且越落越多。

    楚天羽放下啤酒,伸出手轻轻擦着翟颖的眼泪柔声道:“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翟颖用力的点着头,可眼泪还是越来越多,多到她看不清楚楚天羽的样子,但却能感到他手上触碰在自己脸颊上的温暖。

    翟颖轻声道:“你会离开我吗?”

    楚天羽笑着摇着头道:“傻瓜,我干嘛要离开你那?”

    翟颖委屈的哽咽道:“因为总是会把事情搞砸,我害得我父亲坐了牢,以后我也会做错事连累你的,你就不怕吗?”

    楚天羽笑道:“快别哭了,都哭成大花猫了,真难看。”

    翟颖“扑哧”一笑,下一秒就不满的道:“你才难看,你才大花猫。”

    楚天羽看着她道:“我不怕被你连累,你也不会总把事情搞砸,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不会把什么事情都搞砸了。”

    翟颖突然扑到楚天羽的怀里哽咽道:“我真的好害怕,我怕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楚天羽轻轻揉着翟颖乌黑而柔顺的秀发道:“你怎么会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不是还有我吗?我会用陪着你的。”

    翟颖轻轻仰起头看着楚天羽的脸庞用期待的语气道:“永远吗?”

    楚天羽笑着点点头道:“永远。”

    翟颖突然很孩子气的伸出手道:“拉钩!”

    楚天羽苦笑道:“不用了吧?你都这么大了,还拉钩?”

    翟颖不满的道:“必须拉钩,快点。”

    楚天羽没办法,只能伸出手,很快房间里就响起了他们的声音——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翟颖一手托着香腮看着窗外的皓月喃喃自语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跟你可不熟。”

    楚天羽也同样看着窗外的皓月,手里握着一瓶啤酒喝了一口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我上辈子欠你的吧,才把你这惹事精捡回来。”

    翟颖立刻反唇相讥道:“你才惹事精,什么叫你把我捡回来?”

    楚天羽侧过头看着翟颖笑道:“怎么?有心情跟我吵架了?”

    翟颖冷哼一声别过头不看楚天羽道:“谁稀罕跟你吵架,我只是看在你请我吃烤串喝啤酒的份上才跟个大傻子似的陪着你在这看月亮。”

    楚天羽望着窗外的皓月道:“这月亮多漂亮,以前过年的时候我就喜欢坐在这看月亮。”

    翟颖跟看怪物似的看着楚天羽道:“过年你喜欢在这看月亮?楚天羽你是不是傻?过年就要吃喝玩乐,过年就要玩命嗨,懂不懂?”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不懂,我不喜欢过年去吃喝玩乐,也不喜欢你说的什么玩命嗨,我就喜欢坐在这一个人看月亮,看月亮多好。”

    翟颖撇撇嘴道:“怪人。”说完不解的道:“你为什么喜欢看月亮那?”

    楚天羽伸出手指着月亮道:“因为上边有个一直牵挂我的人一直在注视这我。”

    翟颖不解的道:“谁?”

    楚天羽看着月亮轻声道:“我父亲,他走的时候,我问我妈我爸去那了,我妈说你爸去月亮上了,他会在上边看着你、陪着你的,永远。”

    翟颖沉默了,她清楚楚天羽这是在怀念他的父亲。

    楚天羽继续道:“但是那我怕我爸爸一个人在月亮上孤单,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你说我还能跟我妈在一起,他那?在月亮上也没人陪着他,所以那我就喜欢三十的晚上坐在窗前看着月亮,没有月亮,就看着月亮可能在的地方,这样我就可以陪着我的父亲了,他看着我在看着他,就不会感觉那么孤单了。”

    翟颖低着头哽咽道:“我想我爸了。”

    楚天羽伸出手揉着翟颖的头道:“你比我幸福多了,最少你还可以看到你父亲,但是我那?此生我在也看不到他了,我只能看着月亮,翟颖答应我你得好好活着,等你父亲出来的时候他就老了,你得跟他现在照顾你一样照顾他,在这个时间上他是你唯一的亲人,你也是他唯一的亲人,知道吗?”

    翟颖仰起头看着楚天羽道:“知道了,我会好好过着的,我以后会好好照顾我父亲的,我以后过年也陪你看月亮。”

    楚天羽笑道:“好啊,说话算数,以后每年过年都陪我看月亮。”

    翟颖重重的点点头道:“我说话当然算数,我是谁啊,我是翟颖。”

    楚天羽哈哈笑道:“好,敬你是个说话算数的汉子,我们继续喝,把这些都喝点,把这些都吃掉”

    这个晚上楚天羽喝得酩酊大醉,他安慰翟颖的同时,也想到了自己早逝的父亲,没人能理解楚天羽对他的父亲有多思念。

    第二天一大早楚天羽就被一阵密集的鞭炮声吵醒,一睁开眼就发现怀里有个软软想想的身体,一低头立刻是吓了一大跳,翟颖竟然抱着他的胳膊锁在他怀来睡得十分香甜。

    当楚天羽发现自己跟翟颖身上的衣服都完好无损的时候才长出一口气,他是真怕昨天喝多了对翟颖这未成年少女做了什么事,那罪过可就大了。

    楚天羽把发麻的胳膊轻轻从翟颖的手里抽出来,看她还在睡,也不忍心打扰她先出去洗漱了。

    正西着脸翟颖就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了过来,含含糊糊的道:“你起那么早干嘛?就不能让我多抱一会?小气!”

    楚天羽立刻吓了一大跳,这要是让他老娘知道他昨天跟翟颖睡在一张床上还不得杀了他啊,赶紧道:“你小点声!”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