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滔天大祸
    刚才来了那么多警察楚天羽本来就感觉不对劲,现在一听乐向阳这么说,是越发确认自己的预感了,他赶紧道:“到底什么情况?”

    乐向阳看到斐静怡走了过来,先是对她打了个招呼:“斐队!”

    斐静怡就好像根本没看到乐向阳也没听到他的话一般直接从他跟楚天羽身边走过。

    乐向阳看看楚天羽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几分钟后两个人到了外边一个没什么人注意的角落里,乐向阳这才道:“你知道你那朋友打的是谁那?”

    楚天羽摇摇头,他那知道啊。

    乐向阳掏出一根烟点燃后抽了一口才道:“是市里新来市长的公子,更倒霉的是他老子正管我们公安口,你朋友打了市长公子本就事闹大了,她偏偏还喊来那么多人,这次不但她要倒霉,连她老子都要受牵连,她父亲叫翟老六,上边的意思是给他定涉黑!”

    楚天羽立刻惊呼道:“什么?涉黑?”这罪名在华夏可大了去了,真被定成涉黑翟颖他父亲这辈子算是交代了。

    乐向阳道:“上边就是意思,并且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证据,这次谁也救不了翟老六了。”

    楚天羽叹口气道:“翟颖她爸真是黑社会啊?”

    乐向阳苦笑道:“也不能说是,但也不能说不是,翟老六这个人那,年轻时候是喜欢打打杀杀的,也是靠打打杀杀起家的,但起家后就不干打打杀杀的事了,到是搞了不少实业,房地产、酒店、餐饮都干,但他们这种江湖人起家的时候手下兄弟不少,这些人翟老六得管,不然以后谁帮他做事,所以就养着这些人,但这些人那都不是安分的主,杀人抢劫这样的大案到是不敢,不过却没少跟人打架,出过几起把人打成重伤的案子,当时都是翟老六花钱找关系给平了。

    本来没什么大事了,可今天他那宝贝闺女不但打了人,还一个电话喊来这么多人,你我们新来那位顶头上司能干?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就烧到了翟老六的头上,把以前那些旧案都给翻了出来,就冲这些案子,足够给翟老六定个涉黑的罪名啊,他那闺女真是坑爹,眼看着就过年了,把自己老子折腾进去了,这辈子算是完了,大爷的,我要是有这么个坑爹的闺女,出生我就掐死她。”

    楚天羽再次叹口气道:“这事就没一点回旋的余地了?”听乐向阳这么说,翟颖的父亲到也不是罪大恶极的人,早早收手不干转行做实业,不该落得老了、老了还得去监狱过后半生的下场,楚天羽有些不忍心,在有翟颖的父亲进去了,她怎么办?有人还会管她那?她一个小姑娘在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乐向阳摇摇头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兄弟今天幸好你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你要是把东子也给打了,你也好不了,咱们小老百姓惹不起他们这些官二代啊,以后少跟翟颖在一块了,这丫头就是惹祸精,现在好吧?把自己老子都给折腾进去了。”

    楚天羽嘴里上说知道了,但却问道:“翟颖会怎么办?”

    乐向阳叹口气道:“她没成年,才十七,虽然把人打了,但也不是什么重伤害,我问过医院了,东子的伤看起来厉害,但也就是个轻微伤,根本就不够判刑的,她赔点钱,在交点罚款也就没事了。”说到这乐向阳伸出一根手指往天上指指道:“上边也不会赶尽杀绝,绊倒了翟老六也就够了,不会在把他闺女怎么样,做人得留一线不是。”

    楚天羽一听翟颖没什么大事是长出一口气,又道:“那她什么时候能放出来?”

    乐向阳一皱眉道:“老楚你什么情况?不跟你说了吗?别跟她来往,你怎么不听那?”

    楚天羽苦笑道:“我的事你就别管了,你就告诉我她什么时候能出来。”

    乐向阳无奈的道:“你小子还是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今天肯定是不行了,怎么也得明天。”

    楚天羽点点头道:“好,你说说我该给她交多少罚款?还有那个东子的医药费多少,你说个数,我这就给你拿过来。”

    乐向阳狐疑的看着楚天羽道:“你小子不会是对那丫头有意思吧?”

    楚天羽给了乐向阳一拳道:“滚一边去,别胡说八道,这忙你必须得帮,不然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乐向阳满脸苦笑的道:“你就多管闲事吧,早晚把自己搭进去。”

    楚天羽一撇嘴道:“废话那么多那?赶紧的吧。”

    乐向阳拿楚天羽没办法,只能回去帮他打听这事了。

    事情跟乐向阳说得没错,当天下午翟老六就被抓了,他那些产业也都被封了,住的房子、车更是都没了。

    翟老六在静海市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但面对国家机器依旧不够看,眨眼间就锒铛入狱,辛辛苦苦几十年创办的产业也是分崩瓦解,让不少人唏嘘不已。

    东子这些人到也没死揪着翟颖不放,毕竟是他们先跑去调戏翟颖的,在有这事闹这么大,翟老六都进去了,如果在动翟老六的闺女这可有些说不过去,所以乐向阳很快就通知楚天羽来派出所交钱,其中就有东子的医疗费,也不是很多,五千来块钱。

    楚天羽交了钱一直就在外边等,不多时翟颖就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显然是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货了,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似的,在也没有当初那古灵精怪的模样。

    楚天羽走过去叹口气道:“走,我们回家。”

    翟颖抬起头茫然的道:“家?”说到这凄然道:“我那还有家,我家都被封了。”

    楚天羽拍拍她的肩膀道:“你不说了吗?我家就是你家,现在咱们回家。”

    翟颖面色复杂的看着楚天羽道:“你管我?”

    楚天羽点点头道:“我不管你,谁管你啊?你家亲戚可一个都没露面。”其实乐向阳已经跟楚天羽说了,已经通知翟颖的亲人了,但她这些亲戚一看翟老六倒台了,就没一个说要管翟颖的。

    翟颖突然大喊道:“我不要你管,你滚。”说完迈步就跑。

    楚天羽赶紧追上去一把拉住她道:“你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嫌惹出的事还不够大吗?”

    翟颖跟一只愤怒的小猫一般张牙舞爪的喊道:“我说了,不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凭什么管我?滚,滚,滚!”

    楚天羽突然给了翟颖一记耳光怒吼道:“闹够了吗?你爸已经进去了,都是因为你,你就不能懂点事?”

    翟颖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下一秒突然“哇”的一声哭了。

    翟颖是嘴硬,但也知道自己惹下了滔天大祸,让父亲锒铛入狱,恐怕后半身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她感觉对不起父亲,她害怕,她不知道没有父亲的庇护自己怎么生活下去,对于未来的恐惧让她害怕到了极点,但她却倔强的不想哭出来,但是楚天羽一个耳光,把她心里挤压的恐惧、愧疚都给打了出来。

    翟颖突然扑到楚天羽怀里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道:“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我爸不会进监狱的。”

    楚天羽长长叹口气,抱住翟颖安慰道:“好了,都过去了,你父亲会没事的。”楚天羽其实知道翟颖的父亲这次下场不会太好,但却不能跟翟颖说,生怕说了刺激到她,她要是想不开干点傻事怎么办?只能这么安慰她,希望能让她心情好受一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天羽发现怀里的翟颖不哭了,反而是睡了过去,这一天一夜她都处在担惊受怕中,现在终于找到了依靠,找到一个哪怕她家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会管她,来接她的人,终于感到安全的翟颖睡了过去。

    当翟颖睁开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是在楚天羽家,还躺在他的床上,一醒过来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把父亲害得进了监狱,心里立刻难受起来。

    陈桂芹端着粥走了进来,递给翟颖道:“姑娘吃点吧,别太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翟颖仰起头道:“阿姨你说我爸会不会恨我?”

    陈桂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时外边传来敲门声,楚天羽迈步走出去开门,不多时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递给翟颖道:“这是你爸托人给你送来的,你看看。”

    把信递给翟颖楚天羽冲母亲一使眼色两个人就出去了。

    也不知道翟老六的父亲给自己女儿写了什么,总之不多时就传来翟颖的痛哭声。

    陈桂芹想进去劝劝,楚天羽拉住母亲道:“妈,让她哭吧,哭出来心里就舒服了。”

    大年三十别人家是欢声笑语,但楚天羽家却是哭声阵阵。

    下午陈桂芹跟赵景波忙活着做饭,楚天羽则在自己的房间里,翟颖靠在床上精神很不好,楚天羽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翟颖,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过了一会翟颖突然道:“楚天羽我爸说想见你一面。”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道:“你爸认识我?”

    翟颖点点头道:“不能说认识你,但知道你,你上次在公交车上救我的事他知道,也知道我没事就跑来找你玩。”

    楚天羽点点头道:“好,什么时候去?”楚天羽隐约猜到翟颖的父亲要见自己,十有**是希望自己能帮着他照看翟颖,这事他肯定会答应的,但楚天羽没想到的是,翟老六找他还有其他的事。

    翟颖轻声道:“我爸说能见你的时候会让人通知你。”

    楚天羽拍拍翟颖的头道:“好了大过年的开心点,一会我们去吃饺子,事情都会过去的,相信我!”

    翟颖鼻子一酸,但却强忍着没哭出来,轻声的道:“嗯。”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