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人渣
    处置室的门被楚天羽一把拉开,一股子寒气立刻拥了进来,让苏允君忍不住打个了哆嗦,楚天羽扬了扬放阑尾的袋子对孟润泽道:“我说过你这人太自以为是了,我是年轻,是刚毕业,是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但这并不代表我做不了阑尾切除术。”

    看到袋子里还泛着血渍的阑尾孟润泽瞳孔猛然收缩,不敢置信的大喊道:“这不可能,你不可能把阑尾顺利切下来,我要看看患者,你是不是把人给作死了?”

    别说孟润泽了,不管是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刚毕业没多久,在医院也没待几天的家伙能顺利的阑尾做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事确实如此,想学会做阑尾切除术,少说也要在普外待上个一年,还得说天赋不错的,没有一年时间的历练跟实习,想学会做阑尾切术根本是不可能的。

    其他人是这样,但并不包括楚天羽,因为他有个逆天的外挂,在他身上什么神奇的事都可能发生。

    孟润泽说完就传了进去,阑尾做了下来,病灶并清楚了,何润生的情况已经彻底稳定了下来,虽然依旧虚弱,但谁都看得出来他没什么大事了,更何况是孟润泽这留过学还在燕山医院待过的医疗精英了?他都不用问,就知道手术不但顺利,并且非常完美,不然何润生就不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孟润泽此时此刻满脸活见鬼的表情看着楚天羽大喊大叫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做阑尾切除术,我一定是在做梦,对,我就是在做梦。”

    楚天羽厌烦的看着孟润泽道:“说你多少次了?你这人太自以为是了,也太小看人了,我是刚毕业,但那又怎么样?”说到这楚天羽再次摇晃了下装着阑尾的袋子道:“阑尾我就是顺利切了下来。”

    说到这楚天羽实在是懒的搭理自以为是的孟润泽了,对站在门口同样傻了眼的王德龙道:“王支书手术是做完了,但咱们这条件还是太简陋了,得赶紧送县医院。”

    王德龙同样不敢相信楚天羽这刚毕业没几天的家伙竟然把手术做了下来,可不信也不行,情况就摆在眼前,何润生虽然还很虚弱,但比刚才可强得太多了。

    王德龙也不敢耽搁,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赶紧让人把何润生抬上车往县医院送,孟润泽还是不死心,固执而偏激的认为楚天羽说的不是实话,他一个刚毕业没几天的家伙就算把阑尾切了下来,但手术中也存在着很多的疏漏,何润生肯定会出事,他要跟着一块去县医院,等着何润生出事,到时候他到要看看楚天羽这该死的混蛋还能不能笑出来,于是孟润泽也跟着上了车。

    柱子临走前对楚天羽道了谢就赶紧上车走了。

    苏允君走过来目光复杂的看着楚天羽道:“为什么那次我明明认为你不行的时候,你都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行那?”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笑道:“因为我是天才啊。”

    苏允君一翻白眼道:“不要脸。”现在苏允君已经生不起来跟楚天羽争强好胜的心思了,这世界上好像就没什么事是楚天羽这家伙不会的,她已经开始逐渐习惯了他的神奇之处,更习惯了楚天羽时不时带来的惊喜,并且都懒的去计较他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东西,总之在苏允君看来这自己这男朋友是无所不能的。

    漆黑的公路上孟润泽连沉入水,他心里不停的告诫自己楚天羽的手术存在着很多很大的疏忽,一会到了县医院这些疏忽不但会让何润生的病情发生变化,也会被县医院的医生找出来,到那时候可有楚天羽受的了,一个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家伙竟然胆子大到在环境如此简陋的卫生院给患者做手术,这本身就是违法的行为,一旦患者有什么事的话,更是罪上加罪的,到那时候柱子跟他父亲反咬楚天羽一口,可够他受的了,想到这孟润泽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车子很快开进了县医院,王德龙几个人把何润生抬进了急诊。

    值班医生季庆云一听送来的人是在正丰堡的卫生院做的手术,立刻是吓了一跳,急道:“谁这么大的胆子在你们那给他做手术?”

    正丰堡卫生院季庆云不止一次去过,他很清楚那里的环境十分的简陋,根本就不满足手术的条件,在那种地方给患者做手术风险太大了,不但没有合适的手术器械与设备,并且无菌条件很糟糕,在这种条件下做手术不但术容易出问题,术后患者也很可能出现伤口感染这样的情况,敢在这种条件下给患者做手术那人胆子真是大到没边了,要么就是个傻大胆,要么就是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

    孟润泽在一边道:“这位大夫你还是先给患者看看吧,就先别关心谁做的这手术了吧?”

    这话一出季庆云立刻反应过来,现在当务之急是确认患者的情况,而不是去问谁做的手术,他赶紧打电话把普外值班的医生喊了过来会诊。

    二十多分钟后处置室的门打开了,这时候何润生的各项检查结果也都出来了,季庆云拿给普外的于进江道:“于大夫这是检查结果你看看。”

    于进江看了看后立刻是长出一口气道:“患者情况很稳定,这手术做得非常成功。”

    王德龙跟柱子一听这话立刻是长出一口气,王德龙突然响起走的时候楚天羽把装阑尾的袋子给了他,让他给县医院的大夫做个什么病理,刚才把这事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赶紧拿出来递给于进江道:“于大夫你看看。”

    于进江一看这阑尾立刻是倒吸一口凉气,过了一会苦笑道:“你们得好好谢谢做手术的那位,这阑尾马上就要穿孔了,不及时切下来,人可就没了。”

    王德龙一愣道:“这么严重啊?”

    柱子听后是一阵后怕。

    于进江道:“你们看看这阑尾的阑尾壁都薄成什么样子了,马山就要穿了,听说是有人在你们正丰堡卫生院给他做的手术?”

    王德龙点点头道:“对,是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楚大夫,他说的跟您说的一样,说不立刻做手术,阑尾一旦穿孔人就救不过来了。”

    于进江点点头道:“确实是这样,这楚大夫还真有担当啊,在那种环境下做手术他就不怕术后患者有什么问题反咬他一口?”

    柱子不满道:“大夫你什么意思?我们怎么可能恩将仇报那?”

    于进江苦笑道:“你们或许会这样,但其他人可就不敢说了,这年头大家都向钱看,没听过那句话吗?要想富做手术,做完手术告大夫,实话跟你们说,要是我在那种环境下遇到这样的患者,我还真不敢做这手术,不是我没那能力,而是我怕啊事后被患者反咬一口。”

    于进江这话一出口王德龙、柱子等人立刻看向孟润泽,他们已经明白孟润泽为什么就是不给何润生做手术了,是怕承担责任,在看楚天羽那?为了救人他可没想那么多,并且坚持手术,如果不是他何润生今天可就交代了。

    孟润泽刚才也听到了于进江的话,整个人是如遭雷劈,疯了似的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手术没有纰漏那?这不可能啊?”

    如果手术有纰漏的话何润生的各项检查单上就会体现出来,但偏偏这些检查单都很正常,这只能说明手术中楚天羽没有出任何的纰漏,他就是在那种环境相当简陋,要器械没器械,要医疗设备没医疗设备的地步把阑尾完美的切了下来。

    孟润泽此时突然发现王德龙、柱子这些人满脸厌恶之色的看着他,立刻怒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柱子比较冲动,几步过去一把揪住孟润泽的衣领怒道:“你怕承担责任就不给我爸做手术,你差点害死你知道吗?”

    孟润泽一把推开柱子道:“那样的环境下我做不了,你话可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叫我差点害死你爸啊?”

    柱子冲过去就要跟孟润泽拼命,这孙子太不是个东西了,如果今天不是楚天羽在,他爸可就交代了,孟润泽当时可是说什么也不给做。

    王德龙一把抱住柱子道:“柱子冷静,冷静。”说到这看向孟润泽声音不善道:“孟大夫我以为你是大医院来的大夫,有医德,也有责任心,可你又是怎么做的那?就为了怕承担责任,说什么也不给老何做手术,非让我们来县里,要不是楚大夫在,老何这命今天可没了,亏我当初还那么相信你,我真是瞎眼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正丰堡不欢迎你,请你不要去了。”仍下这句话王德龙拉着柱子就走。

    孟润泽脸色铁青的喊道:“你们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们怎么敢?”

    于进江算是听明白了,厌恶的看看孟润泽道:“有你这样的同行我真感觉丢人,那是命啊,就为了怕承担责任,你就不救?你敢不敢在人渣一点?”

    孟润泽就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没气得晕过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