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行云流水
    听到孟润泽的话王德龙、徐昌文都开始犯愁了,楚天羽是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也没有行医资格,他有这本事给何润生做手术吗?别在给做坏了让何润生丢了姓名。

    想到这王德龙换上笑脸对孟润泽道:“孟大夫您是大医院来的专家、教授,要不您费费心给老何把这手术做了呗。”

    孟润泽冷着脸道:“王支书我是大医院派来对咱们村进行医疗援助的没错,但你看看这环境,能做手术吗?要器械没器械,无菌环境也不达标,连个麻醉师都没有,我是有这能力,但没这些配套的设施跟人员是真做不了,真做了,万一他出点什么事怎么办?就这环境,术后肯定是要感染的,你说他感染了是怪我那,还是不怪我那?不怪我还好说,要是怪我怎么办?把我告了怎么办?这责任我可承担不起。”

    苏允君突然怒道:“孟润泽你就是个混蛋,你是不是人?何大叔都要不行了,你竟然为了怕承担责任见死不救?你还敢在人渣一点吗?”

    孟润泽笑着对苏允君解释道:“允君,这可不是我怕承担责任,你也看到了,这地方不满足手术环境,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患者着想,还是赶紧把他送县医院吧。”

    楚天羽一把揪住孟润泽道:“手术我来做,你现在可以滚蛋了。”

    孟润泽冷冷的看着楚天羽道:“你做?你会吗?你一个刚毕业的菜鸟,会做阑尾炎?你开什么国际玩笑。”说到这孟润泽已经跟看白痴似的看着楚天羽了,打死他都不相信楚天羽这个刚毕业没多久,又一直在急诊工作的家伙会做阑尾炎。

    阑尾切除术确实是小手术,但这是对于那些高年资的普外医生而言,对于楚天羽这些刚毕业的医学生,不学个一年、两年的,阑尾切除术是万万做不下来的,现在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楚天羽竟然说他拉做,这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楚天羽看着孟润泽道:“会不会做,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到这他看向柱子道:“柱子你相信不相信我?”

    柱子是家属,如果他不同意楚天羽给自己父亲做手术,楚天羽是没办法做的,只有取得家属的同意才行,在有柱子不点头的话,王德龙、徐昌文也会阻止楚天羽的,毕竟楚天羽就是个没有行医资格刚毕业的大学生而已。

    柱子想也不想就道:“楚哥我信你,你快救救我爸爸吧。”

    楚天羽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会救他的。”说完楚天羽就道:“允君你去库房把心电监护仪还有切开包都拿过来,对了,还要利多卡因,多拿几只。”

    苏允君看着楚天羽道:“你真的要给何大叔做这个手术?”苏允君也同样不大相信楚天羽有这本事。

    楚天羽急道:“别耽误了,在耽误一旦阑尾穿孔可就麻烦了。”

    苏允君也知道现在救人要紧,一咬牙跑了出去。

    孟润泽不在阻拦楚天羽,在他看来楚天羽这是在找死,你一个根本就不会做阑尾炎的菜鸟非逞能给人切阑尾,出事是一定的了,在有你还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一出事你就等着去坐牢吧,孟润泽巴不得楚天羽这辈子都待在监狱里不出来碍他的眼。

    王德龙为难的道:“楚大夫你行吗?”

    楚天羽此时正给何润生用碘伏消毒,他头也不抬的道:“放心吧。”

    王德龙其实是不想让楚天羽做的,他不信任楚天羽,生怕他把何润生给做死了,可现在何润生都疼成这样了,要是非往县医院送,他要是死在半路上,柱子还不得恨他一辈子啊,在有孟润泽明明能做,但就是不给做,王德龙华也是没办法了,只能让楚天羽试试了,心里祈祷着可千万不要出事。

    很快房间里就剩下楚天羽跟苏允君了,其他人楚天羽都让他们出去了。

    这些人一走苏允君第一个紧张起来,她以前跟老师上过台做过阑尾炎,但最多也就是当个一助,她技术还没到能单独给患者做阑尾切除术的,但今天却被赶鸭子上架要做阑尾炎,苏允君要不紧张那才叫怪事了。

    苏允君为什么想到自己做这台阑尾切除术那?主要就是她不相信楚天羽能把阑尾做下来,她好歹在普外待过,也上过不少台的阑尾切除术,但楚天羽实习的时候在普外就是个小透明,他老师根本就没带他上过台,所以楚天羽连观摩烂尾切除术的机会都没有,去了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后又是在急诊,他怎么可能会做阑尾切除术?

    刚才楚天羽逞能非说要自己做,现在是骑虎难下,真让他做出事怎么办?苏允君看不想看到楚天羽出事,所以打算硬着头皮自己来。

    但此时她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拼命的想着以前带她的老师怎么做阑尾,以前一想就想到了,可现在却不管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

    苏允君急得满头是汗的道:“不要紧张,你行的,你行的。”

    楚天羽的声音突然传来:“允君我准备开刀了,我已经做了浸润麻醉。”

    苏允君立刻就是一愣,麻醉做完了,这……想到这苏允君赶紧看去,发现在麦氏点周围有三个红点,用线连起来就是个三角形,苏允君立刻想起来带她的老师曾经说过,很多年前因为医疗资源非常的紧张,老百姓也穷,真得了阑尾炎的时候就会遇到没有做连硬外麻醉药品的情况,这时候只能用三角麻醉,就是在麦氏点周围找到主要的神经,用利多卡因一层层的往下注射,起到麻醉的作用。

    但这种麻醉效果不好,用了患者也会在术中感到疼痛,随着医疗资源紧张的缓解,这办法也逐渐就没人用了,可谁想楚天羽今天竟然用了这种麻醉办法。

    苏允君下意识的就道:“三角麻醉你怎么会?”

    楚天羽握着手术刀直接在麦氏点的位置切开一个一公分的小口,用敷料沾了沾血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来帮忙。”

    此时楚天羽已经把脂肪都给切开了,手术刀在腹肌上一点,他把手术刀仍到两边,伸出两根手指放到刚切开的肌层切口上一用力把就把腹肌撕开了,这是钝性撕开。

    苏允君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楚天羽做这些步骤的手法也太熟练了吧?就好像这样的手术他做过几千、几万台似的,他难道真会做阑尾切除术?

    苏允君发呆的时候,楚天羽连腹膜都给打开了,但接下来的步骤没有苏允君的帮忙真没办法做了,楚天羽急道:“别愣着了,帮我把切口拉开。”

    苏允君把切口拉开后立刻看到竖着切口渗出黄色的液体,这是渗出液,腹腔里有这么多的渗出液只能说明阑尾马上就要穿孔了。

    此时不是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有大镊子给楚天羽用,让他顺着结肠带去找阑尾,并且何润生的病也非常急,楚天羽直接伸进去两根手指。

    苏允君此时跟看怪物似的看着楚天羽,这家伙好像真的会做阑尾切除术,并且做了很多台,不然手法不会熟练到这种地步,但是他到底是在那学的那?

    苏允君不知道的是楚天羽在末世里不知道给多少尸体做过阑尾切除术,这手术对于他来说早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楚天羽闭着眼仔细的感受着两根手指传来的触觉,他突然睁开眼道:“找到了。”

    苏允君立刻惊呼道:“这么快?”

    楚天羽下意思的就道:“快吗?”

    苏允君瞪着楚天羽道:“从开腹,到找到阑尾,一分钟都不到,这还不快?”

    这速度确实快得也是没谁了,哪怕让孟润泽进来做这台手术,一分钟内他也不能保证连开腹外加找到阑尾,这样的技术不是谁都能有的,必须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行,孟润泽没这条件,但楚天羽有,末世别的不多就是尸体多,他可以随便拿来练手。

    楚天羽缓缓的把阑尾提了起来,立刻一股子恶臭味传来,阑尾粗大得跟一根大香蕉似的,成仙黑紫色,上边满是黄色的粘液。

    苏允君看到阑尾立刻是长出一口气,找到了就好,要是找不到才麻烦了。

    然后苏允君就看着楚天羽熟练的结扎阑尾系膜、缝荷包,切掉阑尾后把阑尾根部扎紧塞进荷包中,最后就是关闭腹腔,这一切楚天羽做得行云流水一般,熟练得一沓糊涂。

    一台在苏允君看来自己估计做不下来的手术,可楚天羽到好,不到十分钟就给完美的做了下来,现在苏允君都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还有什么事是这家伙不会的吗?自己能力还没到单独倒夜班、管病人的程度,他已经开始管病人、值夜班了,现在连阑尾切除术都做得如此干净利落,他是人吗?

    楚天羽给何润生的腹部贴好敷料后立刻是长出一口气,幸好自己赶来的及时,要是让人把他往县医院送,就冲阑尾那个状态路上非得穿孔不可。

    这时候门外传来何孟润泽阴阳怪气的声音:“楚大医生,手术进行得顺利吗?你打开腹腔了吗?你可别告送我腹腔你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