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急性腹痛
    柱子看父亲不那么疼了立刻是长出一口气,又给父亲倒了一杯热水让他喝,一个下午何润生都没什么事,忙活着家里的一滩事,喂羊、圈羊之类的活还是不少的。

    晚上爷俩吃了一口棉条柱子就跑去看电视了,他早早就不上学了,养羊又是一把好手,家里还没什么负担,日子到是过得比其他人家强不少,电视是去年新买的大液晶彩电,村里这样的电视就他家有。

    柱子看到10点多的时候正打算洗洗睡了,突然何润生的房间里传来痛苦的*声,柱子立刻是吓了一跳,那还有心思去看什么电视?飞快的跑进了何润生的房间,一进去就吓傻了,何润生疼得在床上直打滚,脸上全是冷汗,脸色不但白,疼得他五官都扭曲到一起,很是吓人。

    柱子吓坏了赶紧过去道:“爸你怎么了?”

    何润生疼得都不能说话了,伸出手指着放在炕头的止疼药,他都疼成这样了柱子知道问题很严重,现在要做的不是给父亲吃什么止疼药,而是要赶紧把父亲送到卫生院治疗去,柱子这一着急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楚天羽,他们毕竟感情很好,于是柱子道:“爸你忍下,我这就给楚哥打电话。”

    很快楚天羽就接到了柱子的电话,他第一反应就是道:“柱子你别着急,赶紧把你爸送卫生院去,孟润泽在,你别着急,我这就回去。”

    柱子家就他跟他父亲,他母亲去世得早,现在何润生疼成这样了,柱子肯定是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时候楚天羽得陪在他身边帮他拿主意,所以要立刻赶回去。

    不多时楚天羽就跟苏允君上了车往正丰堡赶。

    与此同时柱子跑出去喊来邻居用床单抬着何润生往卫生院跑。

    孟润泽刚躺下正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苏允君追到手的时候就听到了焦急的敲门声,他披上衣服下了床,一打开门就看到满脸是汗的柱子,还有躺在床单上疼得连*的力气都快没了的何润生。

    孟润泽立刻是吓了一跳,急道:“怎么回事?”

    柱子急道:“我爸肚子疼,孟大夫你赶紧给他看看啊。”

    孟润泽这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也知道现在救人要紧,赶紧让柱子他们把何润生抬到了诊疗床上。

    孟润泽一边给何润生做腹部触诊一边道:“这里疼不疼?”此时梦润湿按的是右腹部,遇到这种急性腹痛的患者要考虑的疾病不是太多,阑尾炎就是其中一种,而阑尾炎的典型表现就是麦氏点有强烈的压痛,甚至是反跳动。

    孟润泽在医术上的造诣是非常高的,一看何润生疼成这样就怀疑是阑尾炎急性发作,所以第一个触诊的位置就是右下腹的麦氏点。

    孟润泽的手指一按压下去何润生脸上的疼痛之色就越发剧烈起来,嘴里喊道:“就是这,就是这,疼,疼。”

    孟润泽飞快的松开手道:“这样疼吗?”

    何润生有些虚弱的点点头道:“疼。”

    现在何润生有明显的右下腹麦氏点压痛以及反跳痛,阑尾炎的诊断几乎是**不离十了。

    孟润泽直接道:“送医院啊。”

    柱子急道:“这不就是医院吗?”

    孟润泽嗤之以鼻的道:“这算什么医院?你父亲得的是急性阑尾炎,要做手术,这里可做不了,赶紧送县里吧。”

    何润生此时突然感觉腹痛又剧烈起来,疼得他在床上直打滚。

    柱子急道:“孟大夫我爸都疼这样了,大半夜的还要往县里送,别出什么事啊!”

    孟润泽怂了下肩膀道:“出不出事,我可说不好,不过在这里是没办法治疗的,这地方环境太简陋了,手术肯定是没办法做的,你们啊要是怕他出事,就赶紧往县城送。”

    柱子一咬牙道:“行,我这就去找支书,让他给我们找个车。”仍下这句话柱子飞快的跑了。

    十多分钟后王德龙、徐昌文到了,一看到何润生疼成这样就道:“润生你别着急啊,车马上就来了,一会就给你送县医院去,到了那就没事了。”

    何润生疼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此时他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冷汗打湿了,体温也非常高。

    就在车到了要把何润生往县医院送的时候楚天羽跟苏允君赶到了。

    王德龙看到突然出现的楚天羽立刻下意识的道:“楚大夫你怎么来了?”

    楚天羽没回答王德龙的问题,而是看向何润生,伸出手一摸额头立刻感觉手上烫得厉害,急道:“什么毛病?”这话是问的孟润泽。

    孟润泽对突然跑回来的楚天羽心里意见不小,这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那都有他,立刻不耐烦的阴阳怪气的道:“楚大夫自己看啊,你不是很能吗?”

    柱子在一边急道:“楚哥孟大夫说我爸得的是什么阑尾炎。”

    楚天羽立刻是一皱眉对柱子道:“你爸疼多久了?”

    柱子想了下道:“有两年多了,以前忍一忍就过去了,最近这几个月必须要吃止疼药,今天疼得是更厉害了。”

    楚天羽立刻急道:“你怎么早不跟我说?”说到这他对苏允君道:“给我那个注射器。”

    孟润泽不耐烦的道:“楚天羽你要干什么?现在他必须立刻送到县医院做手术,你可别在这耽误时间了,在耽误下去阑尾穿孔的话他会死的。”

    孟润泽这不是危言耸听,阑尾一旦出现穿孔,阑尾内的容物就会进入到腹腔中,大量细菌便会被腹膜及肠系膜吸收进入血液循环而引起严重的败血症,导致患者在很短的时间内死亡。

    楚天羽仰起头怒视着孟润泽道:“孟大夫你是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也在燕山医院这种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医院待过,难道你不知道患者两年内阑尾炎反复发作腹腔内的阑尾会出现什么情况吗?”

    孟润泽撇撇嘴道:“我当然知道,因为阑尾炎反复发作的原因,会导致阑尾跟肠管等腹腔内容物产生严重的粘连,并且阑尾也会因为炎症的反复发作出现形态上的改变,这其中就包括阑尾壁变薄,穿孔随时都可能出现。”

    楚天羽寒声道:“既然孟大夫知道这些,就应该明白这时候把他往县里送,等于是把他往鬼门关送,在运送的过程中他的阑尾随时都会穿孔,一旦引发败血症,他必死无疑。”

    孟润泽瞪着楚天羽道:“这些我当然知道,难道你要让我在这种地方给他手术吗?”

    楚天羽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道:“对。”

    孟润泽不怒反笑道:“你开什么玩笑?在这鬼地方给他做阑尾切除术?这里有无菌的手术室吗?手术环境都不达标,在有相应的手术器械那?麻醉机有吗?无影灯有吗?心电监护仪有吗?就算这些都有,麻醉师在那?没麻醉师怎么手术,直接就这么给他做?”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孟润泽道:“就因为这里没有你说的这些器械,没有麻醉师,无菌环境也不达标,手术你就做不了吗?”

    孟润泽冷哼道:“抱歉,没有这些,我还真做不了,所以……”说大这他伸出手道:“他只能去县医院做手术。”

    楚天羽突然一把揪住孟润泽道:“你这是在推卸责任。”

    楚天羽作为医疗圈内的人,自然知道孟润泽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在这样的环境中给患者做手术,一旦患者死亡,或者因为手术环境不达标,导致术后出现并发症,孟润泽是要担主要责任的,所以他宁可让何润生冒着天大的风险去县医院做手术,也不肯在这里给他做。

    何润生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如果往县医院送的话,以他现在的情况十有**会死在路上,但如果立刻在这里做手术,他还是有很大几率活下去的,哪怕因为无菌环境不达标,出现术后并发症也不至于要了他的命。

    但孟润泽就是怕何润生一旦术后出现并发症,反咬他一口,给他带来麻烦,所以他宁可看着何润生死,也不想帮他。

    孟润泽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可以做到眼睁睁的看着患者死去,也不会去冒风险救治患者。

    孟润泽瞪着楚天羽道:“你这么伟大啊?那你给他做好了。”

    此时苏允君已经把注射器拿了过来,楚天羽狠狠一推孟润泽,然后让何润生侧躺着,过了一小会用注射器刺入他的左腹部,很快就抽出了一些黄色的液体,这是渗出液,腹腔中抽出渗出液说明何润生的阑尾已经到了破裂的边缘,或许下一秒就会出现穿孔,要救他,只能立刻在这里进行手术。

    想到这楚天羽看着孟润泽道:“好,我来给他做。”

    孟润泽冷笑道:“楚天羽你有什么资格给他做手术?你有行医资格吗?”说到这看向柱子等人道:“你们啊,还是赶紧把人送县医院去吧,让他做手术?他会吗?小心把人给做死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