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驱赶
    这天一大早楚天羽刚跟苏允君吃过早饭,碗筷还没刷外边就传来巨大的喧哗声,楚天羽一打开门就看到差不多整个村子的人都到了,几乎所有人都是满脸的怒色。

    王德龙急得满头是汗的站在门前对大家道:“大家听我说,都冷静、冷静,市里的大医院怎么可能不把大家的命当回事那?”

    一个妇人立刻站了出来大声道:“王德龙你这村支书是怎么当的?都这时候了你还向着他们说话?你是不是我们村的人?市里那些大医院要是把我们大家的命当回事,怎么可能把一个刚毕业连行医资格都没有的人派来给大家看病?这摆明了是不把我们当回事。”

    妇人说到这正好看到走出来的楚天羽立刻很不客气的尖声喊道:“楚天羽你说,你是不是刚毕业,是不是没有行医资格?”

    楚天羽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村人们看楚天羽不说话,立刻又有人站出来喊道:“楚天羽你说话,说实话。”

    “对,说!”

    柱子站在人群中急道:“你们别这么逼楚哥,他……”

    不等柱子把话说完就被人伸出手给扒拉到一边去了,还警告他道:“你闭嘴,这没你说话的地方。”

    楚天羽看着群情激昂的人群无奈的叹口气道:“没错,我是刚毕业,也确实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

    苏允君立刻急道:“你说实话干嘛?”

    楚天羽侧过头看着她苦笑道:“都闹成这样了,瞒不住了。”

    楚天羽不说实话还好,一说现场的人立刻是炸锅了,有的人直接开始骂娘,所有都感觉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他们苦心盼来的大医院的大夫竟然是个刚毕业,连行医资格都没有的毛头小子,市里这些大医院这么做摆明了是不把他们的命当回事啊,顷刻间委屈就转变成了愤怒。

    最先发作的妇人怒吼道:“楚天羽你现在立刻滚出我们村,我们村不欢迎你。”

    立刻有人附和道:“对,滚出去。”

    王德龙现在也是没办法了,他很理解大家的心情,说实话每年大家都盼望着市里能派来医院给大家瞧病,这样就不用大老远的跑去市里了,今年好不容易把楚天羽跟苏允君盼来了,大家一颗心算是彻底放下了,感觉有这么两位大医院的大夫在,自己有个病也有地方看,能得到及时的治疗。

    但谁想盼来的楚天羽不但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竟然连行医资格都没有,市里那些大医院派来这样的人是几个意思?摆明了是不把大家的命当回事事啊,知道这个情况后村里的人如何不愤怒?这可是事关自己性命的大事啊,现在大家是又愤怒,又委屈,感觉市里不把自己这些农村人当人看。

    楚天羽一看现场闹成这样,知道不走肯定是不行了,叹口气道:“大家别激动,别激动,我这就走。”说到这无奈的转身往里走去收拾东西了。

    村里人看楚天羽表明要走,但还是愤怒异常,有人大喊道:“王德龙你们这些村官是干什么吃的?市里不把我们当人看,可也没把你们当人看,你们还站在这干什么?去镇里、县里、市里给大家讨个说法去啊,这事不能就这样了。”

    王德龙急得是满头的汗:“大家冷静下,这事我会跟上边的领导反应的,我保证。”王德龙此时也是心乱如麻,事情闹到这般田地,他要是不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他这村支书算是当到头了。

    大家看王德龙都这么保证了才感觉出了一口气,但却没走,站在卫生院的门口看着楚天羽背着包上了车离开村子才算完。

    孟润泽看到这一幕自然是洋洋得意,楚天羽你不是狂吗?我先让你在村里呆不下去,现在可就剩下我跟允君了。

    想到这的时候孟润泽突然一愣,他刚才好像隐约看到苏允君也跟楚天羽上了车,想到这孟润泽疯了似的在卫生院里寻找起苏允君,但却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刚才没看错,苏允君确实上了楚天羽的车,他都走了,苏允君怎么有心思留在这里。

    车上苏允君气呼呼的道:“这些人怎么能这么对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救的瞎老太太,怎么给他们治病的吗?都是一群白眼狼。”

    楚天羽一边开着车一边苦笑道:“这事也不能全怪他们,我也有责任,我要是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不就没这麻烦了?大家看我不但年轻,连个行医资格都没有,自然愤怒了,认为卫生局不把他们的命当回事,派我这么个半吊子来给他们治病。”

    苏允君为楚天羽打抱不平道:“你确实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但你技术跟经验摆在那,这么长时间了可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给大家治疗的时候也是尽心尽力,这些他们都忘了吗?就是白眼狼。”

    说到这苏允君突然道:“他们是怎么知道你没有行医资格还是刚毕业这事的?我不可能说,你也……”说到这苏允君突然惊呼道:“是孟润泽!”

    楚天羽满脸的苦笑什么都没说,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孟润泽会用这么下作的招数。

    至于孟润泽怎么知道这些情况的,其实很简单,他现在本来就调来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了,打电话回院里问下就能知道这些,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苏允君挥舞着小拳头道:“该死的孟润泽我饶不了他,我就知道他一来肯定没好事。”

    楚天羽笑道:“现在先别想这些了,你还是帮我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吧。”

    楚天羽现在被村里人赶了出来,回医院到是行,回去他也不会受到什么处分,毕竟他在正丰堡这么长时间没搞出过什么事来,给村里人治疗时也没犯什么错,被赶出来,也是因为他没有行医资格这事,并且这事院里是知道的,这么一来他就算回去也没什么大事,继续在急诊上班就是了。

    但楚天羽感觉这么灰溜溜的跑了回来太丢人了,回头这事在院里传开了,他直接就成为笑柄了,所以他不想就这么回去,想想个办法回到村里继续自己的工作,一直到医疗援助结束,不过现在楚天羽却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求助苏允君了。

    这问题一下也把苏允君给难住了,她同样清楚如果楚天羽就这么回了院里,没事是没事,但肯定会成为笑柄的,她那希望自己的心上人成为笑柄?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村里继续工作,可村里人怎么可能答应吗?

    这时候车进了县城,楚天羽想了想道:“咱们先别回市里了,在县里住两天,回头我给柱子家打个电话,让他帮我打探下情况,根据这些情况咱们在想想办法。”

    苏允君无奈的叹口气道:“也只能这样了。”

    半个多小时后楚天羽找了个县里环境不错的酒店开了两间房,他到是想开一间,但苏允君也得同意才行,在说了出了今天这事楚天羽也实在是没那个心思。

    中午的时候两个人手牵手找了一家餐厅,县城太小也没西餐厅,只能找个环境还不错的餐厅随便点一些菜吃了。

    吃饭的时候苏允君看楚天羽魂不守舍的,猜到出了这事他心里肯定是不好受,她现在恨不得把孟润泽揪过来给他两个耳光,太卑鄙了,竟然做这样无耻的事。

    可现在就算打了孟润泽事情也没办法挽回了,这可怎么办?难道真让楚天羽灰溜溜的回医院,然后成为大家的笑柄?

    另一边孟润泽是又解气又感觉无奈,解气的是成功的把楚天羽给赶走了,无奈的是苏允君竟然也跟他走了,苏允君都走了,自己留在这还有什么意义?

    村里对赶走楚天羽这事最不满的就是柱子跟瞎老太太,柱子这会正跟父亲抱怨村里人不知道好赖,怎么能就这么把楚天羽赶走那?

    柱子的叫何润生,是个四十多岁憨厚、老实的男人,听儿子抱怨了半天叹口气道:“这事也不能全怪大家,谁让楚大夫没有行医资格那……”说到这何润生突然发出“哎呦”一声痛呼,捂着肚子很快就满脸痛苦只是的蹲在了地上。

    柱子吓了一跳急道:“爸你又肚子疼了?”

    何润生疼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点点头,伸出手指指自己房间的方向,意思是让柱子赶紧去拿止疼药。

    何润生吃了止疼药过了半个多小时这样脸上的痛苦之色才逐渐隐去,柱子在一边担忧的道:“爸你这老是肚子疼不是个事啊,要不去卫生院看看吧,楚大夫走了,孟大夫还在那。”

    何润生摆摆手道:“不用,老毛病了,吃点止疼药就行了,去了不得花钱啊?”

    何润生这肚子疼的毛病已经有两年多了,一开始他忍忍也就过去了,但最近这倆月不吃止疼药是扛不过去的,柱子都不止一次跟他说让他去卫生院找楚天羽看看,但何润生舍不得花钱,说什么也不去,柱子那一看父亲不去,吃点药就好,也没太当回事,甚至都没跟楚天羽提过。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