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摊牌
    楚天羽看着孟润泽阴晴不定的脸色什么都没说,跟着苏允君吃饭去了,把他晾在一边,其实自打孟润泽来的那天晚上开始,楚天羽就知道自己跟他的关系好不了,情敌难道还能当朋友不成?

    只要孟润泽不招惹他,他也由着孟润泽去了,但如果这家伙不安分,楚天羽一点都不介意把他整得哭爹喊娘的,对待敌人就要如狂风暴雨一般持续打击,一直到对方崩溃为止。

    接下来几天孟润泽到没跑过来自讨没趣,楚天羽跟苏允君也乐得如此,不过几天下来楚天羽也不得不佩服孟润泽在医术上的造诣,年纪不大,但经验非常老道,很多病情复杂的患者经过他的治疗,不敢说都被治愈了,但病情都极大了很大的缓解,尤其是一些年纪大有这样、那样老年性基础疾病的患者,孟润泽治疗起来是游刃有余。

    期间楚天羽也跟苏允君打听过孟润泽的情况,得知这家伙不但是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还在京城燕山医院待过,立刻是连连咋舌,就冲这些金光闪闪的简历,孟润泽就不是凡人,换成以前楚天羽除了羡慕也就剩下仰望了,他一个资质平平的家伙,拿什么跟孟润泽比?

    但是现在不同了,在末世里楚天羽有两个经验、技术都没得说的老师,尤其是爱德华,这可是资深的老医生了,不管是技术,还是经验可都不是孟润泽能比的,孟润泽在天才,但也没天才到年纪轻轻就可以超越爱德华的地步,有这个老师在,在加上楚天羽进到末世后,他所处的时空时间就会静止下来,等于是楚天羽有了无穷无尽的时间用来跟爱德华与南希学习,他每天的进步都是惊人的。

    如此一来虽然跟孟润泽之间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但楚天羽可以作弊,他奋起追赶的时候,孟润泽则是原地踏步,而他却在后边狂奔,想超越孟润泽只是时间的问题,并且这个时间并不会太长,这就是开挂的好处。

    不过虽然楚天羽的经验与技术每天都有惊人的进步,但却没有用武之地,没办法村里的人经过陈桂祥的宣传,就认孟润泽,这也是人之常情,大家病了肯定都想找最好的大夫来给自己治疗。

    楚天羽跟苏允君虽然也是静海市里大医院过来的,但跟身披金光闪闪能把人吓一跳简历的孟润泽比起来,就不够瞧了。

    在加上孟润泽技术过硬,来了没几天在村里就是名声大噪,大家自然是有点小毛病就去找他,把楚天羽跟苏允君当成了空气。

    每天早上卫生院一开门,总会有几个人等在外边,门开后直奔孟润泽的办公室,就没人去找楚天羽跟苏允君,对此孟润泽自然很是得意,他就是要用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比楚天羽强得不是一星半点,那个小医院出来的家伙给他提鞋都不配,这些孟润泽要让苏允君知道,让她意识到她的选择是错误的。

    但可惜的是刚陷入爱河的苏允君眼里只有楚天羽,不管孟润泽表现得如何优秀,苏允君也是视而不见,一开始孟润泽还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没能吸引苏允君的注意,进而逐渐改变她的想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孟润泽很快就发现不管自己做得多好,苏允君对他所做的也是视而不见,依据整天跟楚天羽腻在一起。

    这可让孟润泽开始受不了了,这天孟润泽是终于忍不住了,趁着中午苏允君午睡的时候来把楚天羽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楚天羽坐在孟润泽的对面笑道:“孟大夫找我什么事?”

    孟润泽看着楚天羽,眼神异样冷峻的道:“楚天羽咱们名人不说暗话,直接跟你说吧,我希望你离开允君。”

    楚天羽微微一笑道:“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孟润泽一拍桌子怒视着楚天羽道:“好,我就给你个理由,你配不上她,就这么简单。”

    楚天羽脸色如常的道:“那里配不上那孟大夫?”

    孟润泽身体后仰靠在椅子上,双手抱在胸前蔑视着楚天羽道:“那里配不上,学历、个人能力、家庭背景,你自己想想你那里配得上她?你跟她在一起只会拖累她,你难道想让她在不久的将来变成一个只知道买菜做饭洗衣的黄脸婆吗?这样的生活不属于她,她应该有更大的舞台,她应该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在燕山医院这样的大医院工作,而不是为了你留在小小的静海。”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你怎么知道她会变成你说的那样?你又怎么知道她会一直留在静海,未来不会去更大、更好的医院工作?”

    孟润泽愤怒的一拍桌子道:“因为她跟你在一起,所以我说的这些都会实现。”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看着愤怒的孟润泽道:“你这个人能力是不错,家境也好,但就是太自以为是了,别人的生活不是按照你想的那样发展,你不是上帝,你左右不了任何人的人生,当然除了你自己的人生。”

    孟润泽没想到楚天羽竟然说他太自以为是,这是他有生以来受到的最大的侮辱,他愤怒的站起来怒视着楚天羽道:“楚天羽请你注意你的说话态度,你要知道你是谁,在这里我是你的上级医师,你在医院待过,你应该知道医院里的规矩,见到我你要喊一声老师,从现在开始就要喊。”

    孟润泽这话说得还真没错,他是哈佛医学院的毕业生,又是燕山医院调回来的,燕山医院可是全国最大、最好的几家超大型三甲医院,哪怕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也是三甲医院,但对上燕山医院,燕山医院也是上级医院,孟润泽又是从这家医院出来的,自然就是楚天羽的上级医师,并且楚天羽还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连住院医都算不上,而孟润泽已经是副主任医师了,不管是从孟润泽的学历还是待过的医院,又或者是职称上来看,孟润泽都是楚天羽的上级医师。

    在医院里楚天羽这样连执业医师资格证都没有的新丁,见到孟润泽肯定是要喊上一声老师的,这是医疗圈的里不成文的规定。

    但是楚天羽却笑道:“老师?孟润泽我刚说过你这人太自以为是了,就凭你学历比我高,在燕山医院待过,职称是副主任医师,我就要喊你老师吗?没错,医院里确实有这规矩,但我为什么要守这个规矩那?法律可没规定我必须喊你老师,更没规定我不喊你老师会怎么样,所以收起你这套吧。”

    楚天羽一番话说得孟润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楚天羽说得没错,医院是有这不成文的规矩,规定楚天羽这样的低年资医生见到孟润泽这种来自大医院又是高年资医生为老师,但这规矩楚天羽不守,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顶多说他这人不守规矩,太狂,这不痛不痒的话能对楚天羽造成什么影响?几乎是没影响,所以楚天羽就不守这规矩了,孟润泽能把他怎么样?完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孟润泽只能愤怒道:“你放肆,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楚天羽厌烦的站起来看着孟润泽道:“我现在不想跟你在说下去了,以后请你也不要在打扰我,对了,还有苏允君,她是我女朋友。”

    仍下这句话楚天羽调头就走,留下气得脸色铁青、铁青的孟润泽。

    今天两个人算死彻底撕破脸了,楚天羽也不怕孟润泽事后找他什么麻烦,他能把自己怎么样?难道还不顾身份的要跟自己大打出手不成?就算孟润泽能豁得出去,他是自己对手吗?到时候被打得爬不起来的肯定是他。

    在有他也不是什么院长、大领导,也不可能给楚天羽穿小鞋,就算他有这本事,楚天羽也自认斗得过他,他可不是以前的楚天羽了,遇到有权有势的人,被欺负了,也只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但是楚天羽低估了孟润泽的不要脸,很快楚天羽就从柱子嘴里得知孟润泽在给村里人看病的时候,对他是大家诋毁,说楚天羽这人人品不行,技术更是一团糟,更是点出了楚天羽连行医资格都没有,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支所以派他来,就是没把支援地方医疗建设当回事,派他过来应付事。

    前边的孟润泽说的话到没什么,可后边的话可激怒了村民们,我们是穷,是农村人,但你们大医院也不能这么糊弄我们这些苦哈哈的老百姓吧?竟然派来个刚毕业没几天,连行医资格都没有的人来我们村给我们瞧病,这不是把我们的病当回事吗?

    楚天羽是真没想到这孟润泽如此不要脸,这样的损招都用了出来,自己确实没有行医资格,但也不是医院派来应付事的,而是自己的经验跟技术得到了向云飞的认可,认为自己能胜任下乡做医疗援助的工作,才让自己来的。

    可孟润泽这么一说,性质就全变了。

    很快更麻烦的事就发生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