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进山
    雪在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终于是停了,楚天羽一出门立刻发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山是白的,地是白的,山也是白的,这样的景象在城市中几乎是看不到的,还不等积雪形成便会有环卫工人把雪清扫干净,但是在农村农人们任由雪盖住他们的房屋、土地,保留了这一抹让人感叹的耀眼白色。

    苏允君也打开了门,看到这银装素股的冰雪世界立刻感叹道:“好美!”

    楚天羽笑笑没说话,生怕自己说点什么又被苏允君说成是没情调,索性还是闭嘴的好。

    两个人刚吃过早饭柱子就跑了进来,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在村里就他一个,同龄的孩子要么在县里上学,要么就在外边打工,剩下柱子很是孤单,所以没事就喜欢往楚天羽这里跑,因为楚天羽也没比他大多少,两个人还是有共同语言的,并且柱子也喜欢听楚天羽说市里的事。

    柱子一边跑一边道:“楚哥、楚哥雪停了、雪停了。”

    楚天羽诧异的道:“雪是停了怎么了?”楚天羽很是不理解雪停了柱子为什么这么高兴。

    柱子兴奋道:“雪停了可以上山去套野鸡跟兔子,楚哥你去不去?”

    一听这话楚天羽来了兴趣,他是在城市里长大的,跟农家的孩子比起来可少了上山下野鸡套、兔子套的乐趣,现在虽说是来到了村里,村周围的大山里野鸡、兔子都不少,但楚天羽却不会下套,最终也只能作罢,现在有柱子这小猎人带他去,楚天羽可就能过过瘾了,立刻兴奋道:“去啊,肯定去。”

    苏允君跑了过来急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显然苏允君对上山套野鸡、兔子同样十分感兴趣。

    今天村里也没什么事,就算有人来看病也可以先找陈桂祥,到是方便楚天羽跟苏允君去山上体会下套野鸡、兔子的乐趣了,不过走之前楚天羽还是先去了陈桂祥家跟他打了个招呼,就是怕万一有人病了来卫生院一看没人。

    白茫茫的大地上很快就出现三个小黑点,穿着羊皮袄的柱子拎着一根粗粗的棍子走在前边,楚天羽牵着苏允君的手跟在后边,雪太厚,三个人走起来都有些费劲,但却没人抱怨,柱子说了,野鸡套、兔子套他前几天就下好了,今天正好看看能不能套到东西,顺便在下几个套。

    楚天羽握着苏允君凉冰冰的小手激动得一颗心剧烈的跳动着,就感觉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便是牵着苏允君的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苏允君的手有些凉,不过他的手热。

    柱子走在前边大声笑道:“楚哥你说咱们今天能有多大的收获?”

    楚天羽光顾着体会手上传来凉而滑腻的感觉,根本就没主意听,苏允君被他握着手也有些不好意思,神色飘忽不定,也不敢看楚天羽,一直是看着不远处白色的大山。

    柱子看楚天羽没回答,又问了一句,楚天羽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道:“希望能多抓点野鸡、兔子,这样咱们晚上就有山珍吃了。”

    苏允君还是不大敢看楚天羽,不过跟在他身边却感受到说不出的安全与温暖。

    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会让女人卸下所有伪装,傻乎乎的跟在男人身边,哪怕前边是悬崖也会义无反顾的跟着男人跳下去,而男人那差不多也同样如此,热恋中,在男人看来身边的女人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楚天羽、苏允君跟所有陷入热恋中的男女一样,眼里、心里只有对方,对方就是他们整个的世界,这美妙的感觉甚至让他们都忘记身在何处了。

    此时此刻楚天羽是幸福的,苏允君也是幸福的,静静的体会着属于他们之间的爱情,在爱情面前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当三个人爬到半山腰的时候苏允君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了,是一步都走不动了,柱子跟楚天羽到还好。

    苏允君喘着粗气道:“我、我不走了,走、走不动了。”

    柱子苦笑道:“苏大夫你在坚持下,马上就到了。”

    苏允君摇着头道:“我真、真不行了,累死了。”

    楚天羽直接蹲到她面前道:“我背你。”

    苏允君可不会跟楚天羽客气,直接就爬到了他背上抱着他的脖子笑道:“大马快跑。”

    楚天羽捏了下苏允君的翘臀,立刻引得苏允君先是发出一声尖叫,随即就一巴掌拍在楚天羽的脑袋上羞恼道“往那摸那?”

    楚天羽只是傻笑,静静的体会着两个人之间的小暧昧以及亲昵的举动。

    也好在楚天羽现在身体非常好,换成以前哪怕苏允君并不重,背着她爬山楚天羽也没那体力。

    三个人继续出发,很快就进了林子,柱子突然向前跑去,很快就兴奋的大喊道:“楚哥套到一只兔子,快来看。”

    楚天羽立刻来了兴趣,背着苏允君加快脚步跑了过去,柱子已经把兔子拎了起来,这只倒霉的兔子已经死了,身体冻得**的。

    楚天羽接过来看了看笑道:“得了,晚上有兔子肉吃了,是炖那,还是烤?”

    苏允君趴在楚天羽的肩膀上看着那只倒霉的兔子想了下道:“烤着吃,烤着吃。”

    楚天羽自然不会拒绝,立刻笑道:“那就烤着吃,一会回去我把它收拾了,腌好,晚上就能烤着吃了。”

    柱子蹲下来把兔子套在次下好,楚天羽把苏允君放下蹲在旁边看柱子怎么下兔子套,这事对于他一个城市孩子来说可太新鲜了。

    柱子是个好老师,一边下套一边道:“楚哥这兔子套不是什么地方都能下的,要找到兔子道,就是兔子走的地方,下雪天是最好找的,可以看到兔子的脚印,但是要不下雪可就不大好找了,但我教你个办法,你可以找兔子粪,这东西好找,找到兔子粪后也不能就在旁边下套,要在周围有它吃的东西的地方下套。”说到这又告诉楚天羽怎么制作兔子套。

    楚天羽学得很快,没多大会就会制作兔子套了,现在正满林子找兔子的脚印或者粪便,打算下个兔子套,看看明天有没有收获。

    柱子带着楚天羽跟苏允君在林子里转悠了半天,收获还真不少,三只兔子两只野鸡,不过全都死了,到没抓到活的,楚天羽也学到了如何下野鸡套、兔子套,以及如何寻找下这些套的地方。

    回到卫生院楚天羽就忙活着收拾这些野鸡、兔子,苏允君兴奋的追在楚天羽屁股后头看他怎么收拾这些东西。

    不过当楚天羽扒皮开膛收拾内脏的时候,苏允君看不下去了,感觉太血腥,还有点恶心,立刻跑到自己的房间看书去了。

    野鸡楚天羽打算炖着吃,不过不能就放野鸡,还得放点五花肉,要是只有野鸡肉的话不但不香,野鸡肉也柴,吃起来口感不大好。

    不多时楚天羽就切了一些五花肉放到锅里,跟野鸡肉一块蹲,现在虽然刚下午两点多,但这个时候炖上到晚上猪肉的香味才会彻底入到野鸡肉中,让野鸡肉变得更美味。

    兔子肉就更好办了,放点花椒水、洋葱、盐、鸡精、少量的糖,外加去腥味的一点醋、姜片还有一点点白酒就行了。

    搞定这些楚天羽就跑到了苏允君的房间里,导致一个下午苏允君一点书都没看进去,光顾着跟楚天羽腻味了,倆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腻歪了一下午也不感觉烦,反而希望永远这么腻歪下去,期间楚天羽自然不会太老实,但好在苏允君意志力比较坚定,一到关键时刻就喊停,到没仍楚天羽得手,不过楚天羽一下午都很郁闷,至于为什么这样,原因就很简单了,主要就是没得手。

    晚上柱子没过来当灯泡,吃饭的时候就楚天羽跟苏允君,苏允君是一口野鸡肉一口烤得香喷喷的野鸡肉,吃得香甜无比,感觉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就是眼前这些野味了。

    两个人吃完后自然是继续腻歪在一起,情话说起来没完没了,让外人听到肯定会感觉肉麻得不要、不要的,可换成楚天羽跟苏允君却根本就感觉不到肉麻。

    苏允君坐在楚天羽的腿上正给他找白头发,对此楚天羽很是无奈,自己这么年轻那里有什么白头发?苏允君在他脑袋上翻找个不停,不像是在找白头发,反到像是在找狮子,不过苏允君翻找他头发的时候感觉非常好,舒服楚天羽眯着眼睛都要睡着了。

    突然苏允君兴奋的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楚天羽被吓了一大跳,然后就是苦笑连,找了这么半天才找到一根,还兴奋成这样,至于吗?

    就在这时候外边突然传来汽车马达的轰鸣声,动静还不小,一开始楚天羽跟苏允君都没太当回事,但很快就传来敲门声,一个男声在外边喊道:“开门,开门。”

    几分钟后楚天羽一打开门,苏允君看到站在外边的人就惊呼道:“你怎么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