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雪夜
    十月末的正丰堡村早已是寒风肆虐,冷得跟进了拉九寒冬似的,楚天羽披着个衣服一点都没感觉冷,满脸的欣喜之色,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苏允君竟然回来了。

    苏允君穿得有点少,上边就穿着一件薄薄的风衣,里边就一件白色带蕾丝边的衬衫,下边则是一条磨砂的蓝色修身牛仔裤,把两条修长笔直的长腿勾勒得线条很是流畅。

    苏允君搓着手道:“快让我进去,冷死了。”

    楚天羽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她让了过去,苏允君这一离开就差不多一个月,楚天羽也没给她那屋点炉子,只能是先把她带到自己的房间里,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苏允君坐在火炉旁烤了烤手,又喝了点热水,总算是不那么冷了,楚天羽这才道:“这么长时间你去那了?”

    苏允君幽怨的看了一眼楚天羽后很无奈的道:“还能去那?被关在家里了呗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差点没把我爸我妈给吓死,说什么也不让我回来,我是偷跑出来的!”说到这苏允君邀功一般的道:“我厉害吧?快表扬、表扬我!”

    楚天羽在一边苦笑道:“大半夜你一个人偷跑出来?胆子也太大了吧?不怕出事?”

    苏允君瞪了一眼楚天羽道:“我又不傻,我让我朋友把我送回来的。”

    楚天羽立刻往外看去道:“他人那?”

    苏允君一翻白眼道:“我让他先回去了呗,你这人事真多,我饿了,做点吃的去。”

    楚天羽摇摇头叹口气出去了,不多时给苏允君端来一碗肉丝面,苏允君立刻双眼冒光的接了过来一边吃一边道:“我走这一个月村里没出什么事吧?”

    楚天羽从床底下拿出一块地瓜放到炉子上烤,嘴中道:“没什么大事,就是黎天祥被抓了,他投资那个养殖场也黄了,大家情绪都有些失落。”

    黎天祥多被抓了,养殖场自然也是不了了之了,到不是王德龙一干村干部没想过自己干,但出钱买牛羊让村里人来养这个没问题,但是销路问题那?这可就不是王德龙一干村干部能解决的了,到时候可不是几只羊、几头牛的销售问题,而是成百上千头的销售规模,这么多牲畜王德龙等人真不知道卖给谁好。

    村里人本以为有了养殖场日子总算有个盼头了,谁想黎天祥就出事锒铛入狱了,判了三十多年,这辈子算是交代在监狱里了,村里人的希望也随着黎天祥的入狱而破灭了,大家心情不好是正常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苏允君一听大黎天祥这三个字就是气不打一处来,急道:“别跟我提他。”

    楚天羽赶紧道:“不说他了,你打算怎么办?”这次苏允君是偷跑出来的,她父母肯定会找过来把她带走,出了那么大的事她父母肯定是不放心她在待在正丰堡的。

    苏允君听到这句话突然没了胃口,把碗放下幽幽的看着楚天羽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想想办法呗。”

    楚天羽很无奈的苦笑道:“我能有什么办法?难道你父母找来,我还不让他们把你带走?”

    苏允君急道:“你鬼主意不是挺多的吗?怎么这时候没主意了?”

    楚天羽抓抓头无奈道:“你又不是我媳妇,我有什么权利不让你父母把你带走?”

    苏允君立刻羞得满脸绯红的道:“鬼才要当你媳妇那,我困了,我要睡觉……”说到这她站起来左右看看道:“我睡着,你睡我房间去。”苏允君不傻,她知道自己那房间肯定冷得跟冰窖似的,她才不想睡那样的房间,于是就把楚天羽赶了过去。

    楚天羽没办法,只能去苏允君的房间里睡,不过却失眠了,到不是因为房间里太冷,而是她用的是苏允君的被褥,上边全是苏允君身上好闻的体香为,楚天羽一个火气方刚的小伙子自然是开始浮想联翩,有些画面很是少儿不宜。

    第二天楚天羽做了早饭跟苏允君吃完就出门了,天一凉瞎老太太的慢性支气管炎犯了,这几天不但咳嗽的厉害,喘得也厉害,楚天羽每天都要过去给瞎老太太看看,给她输液。

    临近中午的时候楚天羽才背着医药箱回来,苏允君一听到开门的动静立刻跟一头欢快的小鹿一般跑了过来兴奋的道:“告诉你个好消息!”

    楚天羽笑道:“什么好消息?”

    苏允君笑嘻嘻道:“我爸同意我继续留在这做医疗支援了。”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道:“你父母不是不同意吗?怎么同意了!”

    苏允君神色古怪的看着楚天羽道:“你是希望我留下来那?还是不希望?”

    楚天羽急道:“当然是希望了。”

    苏允君背着手满脸笑容的围着楚天羽饶了一圈道:“那你就别管我用什么办法让我爸答应的,总之我是留下了,以后那饭你做,衣服你洗,碗筷你刷,我专心复习。”

    楚天羽一排胸脯道:“这没问题。”

    苏允君拍拍楚天羽的肩膀笑道:“小同志好好干,我去复习了。”

    楚天羽看着苏允君立刻的背影是长出一口气,她总算能留下来了,不用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坚守,不过她到底用什么办法让她父亲同意的那?

    另一边苏允君的家,徐莉声音尖锐的道:“老苏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怎么能让允君回去那?你就不怕在出点什么事?”

    苏东来皱着眉头道:“你瞎嚷嚷什么?我不让她去行吗?”

    徐莉急道:“怎么就不行?你告诉我怎么就不行?”

    苏东来无奈的道:“你自己的闺女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说了,不让她去,她明年就不去国外留学,这丫头可是说到做到啊。”

    徐莉一下没脾气了,她很清楚自己女儿的脾气,真不答应她回正丰堡,她真干得出来明年不去国外留学。

    徐莉叹口气担忧道:“可她在那在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苏东来看看徐莉笑道:“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这次肯定不会在出事了。”说到这苏东来把自己是怎么安排

    的说了出来。

    徐莉立刻笑道:“还是你有办法啊,这下我放心了。”

    时间很快就进入到十一月,这天下午天阴恻恻的,三点多的时候下起了鹅毛大雪,苏允君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跑出来兴奋的在雪里又跳又叫,楚天羽站在不远处苦笑道:“你没见过下雪吗?至于兴奋成这样?”

    苏允君立刻没好气的对泼凉水的楚天羽道:“你这人有没有点情趣?这雪多漂亮啊,真是没情调。”

    楚天羽还真没感觉这雪有什么漂亮的,叹口气回了办公室找出一本小说打发时间,明年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对于楚天羽来说完全没难度,所以不用在看书了,现在又没什么病人,只能看看小说打发时间。

    四点多的时候天开始黑了下来,但雪却是越下越大,苏允君调皮的在院里堆个雪人,还跑到厨房拿来一根胡萝卜插在上边,这会正举着手机跟雪人合影。

    柱子拎着几个大袋子跑了进来,看到苏允君就喊道:“苏大夫我爸让我给你们送点羊肉片,还有点菜,晚上你们刷羊肉吧。”

    苏允君立刻跑了过去接过柱子手里的袋子道:“柱子代我们谢谢你爸啊。”

    柱子憨厚一笑道:“谢什么嘛?我爸的病还是你给治好的,好了,苏大夫我先回去了。”说完柱子挥挥手转身跑了。

    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雪依旧没有要小下来的意思,外边冷得是滴水成冰,寒风打在脸上疼得跟刀子切似的,但是楚天羽的宿舍里却是温暖如春。

    屋里的烧蜂窝煤的炉子上架着个铝锅,里边的水已经沸腾了,葱段、姜片不停的随着沸腾的水翻滚着,地上放着柱子他父亲手工切的薄薄羊肉片,还有一些蔬菜,都是柱子父亲白天去赶集买回来的。

    楚天羽正在一边调制蘸料,苏允君眼巴巴的看着烧开的锅催促道:“你好了没啊?快点,饿死我了。”

    楚天羽一边搅拌着芝麻酱,一边往里放了两块酱豆腐道:“着什么急啊?快了,快了,你总得让我把小料调好在说吧。”

    在农村别的或许不好,但有个好处就是可以有很多纯天然无添加的食物,例如瞎老太太自己做的这芝麻酱,又例如村东头张婶用采来的野生韭花制作的韭花酱,这些东西可是城里吃不到的,就算有,味道也肯定不如村里人自己做的。

    苏允君突然站了起来急匆匆的往外跑,楚天羽不解的道:“你干什么去?”

    苏允君笑道:“我去拿好东西,你今天可有口福了。”

    不多时苏允君背着手回来了,来到楚天羽跟前突然从身后拿出一瓶红酒道:“铛铛,这可是我从我爸那偷来的,他一直都舍不得喝。”

    楚天羽看着红酒苦笑道:“但我不喜欢喝这个东西,我还是喝点啤酒好了。”啤酒楚天羽床下就有。

    苏允君立刻一皱眉道:“没品味。”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