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尘埃落定
    苏东来看女儿没事是长出一口气,刚才他可是被吓坏了,在听到楚天羽的名字,立刻道:“他怎么在这?”

    苏允君跺着脚急道:“我倆一块来下乡,爸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是他救了我,不然我……”说到这苏允君说不下去了,急道:“爸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快想办法救救楚天羽啊。”

    苏东来掏出烟点燃抽了一口道:“先上车,路上把情况跟我说清楚。”刚才苏允君打电话给父亲,只是说自己出事了,让苏东来赶紧来救他,到没说具体出了什么事。

    县公安局的审讯室里楚天羽脸色如水的坐在那,对面是审讯他的两名警察,其中一个苦笑道:“你小子下手也太狠了吧?黎天祥直接被你给废了,这辈子都被没办法做男人了。”说到这一想到黎天祥的惨样,以及他双腿见的血迹,说话的警察就感觉双腿之间发凉,仿佛听到了蛋碎的声音,下意识的就并上了双腿。

    楚天羽声音平静道:“他活该。”

    刚夹住双腿的吴晓宇叹口气道:“说说把,到底怎么回事。”

    审讯室的门开着,一干警察纷纷把脑袋探了进来,满脸的好奇之色,都对楚天羽这个一个人放倒几十号人,并且把这些人全都打成重伤的家伙很是好奇。

    吴晓宇看到这些人立刻呵斥道:“干什么那?干什么那?出去。”

    一干警察吐吐舌头纷纷跑了,跑到走廊的另一端,其中一个一脸心有余悸的道:“这小子太狠了,不但废了黎天祥,还把几十号人打成了重伤,刚我去医院,看到那些人的伤势说实话我都感觉头皮发麻,这小子是人吗?一个人打这么多人,下手还这么狠,我去,我就没遇到这样的。”

    另一个道:“这小子……”说到这比划了一下道:“是不是特种兵啊?”

    “不是,我打听过了,他是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大夫,去正丰堡村是下乡做医疗援助的。”

    “大夫?有这么狠的大夫吗?一个人打几十个啊?”

    “谁知道那,不过这次他麻烦了,把这么多人打成重伤也就算了,主要是不但把黎天祥打得不成人样,还把他给废了,黎天祥是什么人你们都知道吧?”

    其他几个警察立刻点点头,都是在县城公安局工作的,屁大的地,谁不认识黎天祥这县里的首富啊。

    “黎天祥绝对不会放过他,肯定要被送进去,进去活他能有好?黎天祥肯定要找人收拾死他。”

    黎天祥有钱有势,被楚天羽打成这样怎么可能善罢甘休,等楚天羽真进去了,黎天祥花钱找点人,闹不好在监狱里会要了楚天羽的命。

    这些事对于警察来说都是门清,监狱这地方就是这样,只要你有钱能收买里边的犯人,他们帮你在里边收拾个人不要太容易,并且这事还防不胜防,天知道这些家伙什么时候下手。

    不过很快就有人道:“监狱里那些家伙谁敢接这生意?不要命了,那小子太能打了。”

    众人一想到楚天羽一个人把几十号人打成重伤立刻是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自己同事说得对,楚天羽这小子实在是太能打了,谁敢帮着黎天祥整他?活腻了啊?有钱赚是好事,但也得有命花啊,这下黎天祥是没办法出这口气了,顶多活动下让楚天羽多在里边待几年,但以楚天羽的身手,而监狱里又是谁拳头大谁就是老大的地界,就算楚天羽进去也不会受什么罪,闹不好还能成为监狱里的犯人头。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县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砸东西的声音,以及一个男人含糊不清的怒吼声,这个男人正是黎天祥,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在也做不成男人了,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没办法接受的,他怎么能不愤怒?

    此时疯了一般的大喊大叫,不停的说要杀了楚天羽,吓得他一干手下站在不远处屁都不敢放一个。

    现在这些人也头疼,要是遇到个不那么能打的,到了看守所就能找人收拾他,可偏偏是遇到个狠到一个人把许大脑袋这些身强力壮还有很丰富打架经验的家伙打成重伤,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狠人,这样的人就算去了看收获,或者监狱,里边那些犯人也不敢惹他,实在是这小子太能打了,这么一来怎么帮老板报仇?

    就在黎天祥的一干手下不知道该怎么帮老板把这口气出了的时候病房的门开了,走进来几个警察,黎天祥立刻就是一愣,还不等他说话,为首的一个警察道:“你就是黎天祥?我们接到举报,你现在牵涉到涉黑、意图强女干妇女,跟我们走一趟吧。”

    黎天祥整个人都蒙了,这不可能啊?自己跟县里的领导关系好得很,自己又没干太出格的事,顶多是小打小闹,警察怎么就来了?

    黎天祥没想到的是他以为是没什么背景的苏允君其实身份不凡,静海市一把手的闺女,打她主意活腻了吗?但偏偏苏允君做人太低调,就没几个人知道她父亲是静海市的一把手苏东来,这么一来黎天祥让人调查苏允君的背景,得到的结果就是没什么背景。

    黎天祥一看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立刻是没了什么顾忌,不过还是先用金钱攻势,换成一些拜金女早就投入了黎天祥的怀抱了,但苏允君却一点不在乎黎天祥送她的名牌包、衣服、化妆品这些东西,一来而去,黎天祥就失去了耐性,在开业这天,看全村的人都喝多了,又得知楚老二跟楚老三是楚天羽这碍事家伙的二叔、三叔,一合计就有了办法,让楚老二跟楚老三托住楚天羽,他借口肚子疼要去厕所跑去了卫生院意图对苏允君不轨。

    黎天祥自认这计划天衣无缝,但却忘了楚老二跟楚老三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还贪杯,昨天晚上倆人确实是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能在喝了,可却管不住肚子里的酒虫,是喝了一杯又一杯,而楚天羽又感觉到这倆人不对劲。

    倆人喝了不少,不但喝大了,还想尿尿,就一块去了茅房,楚天羽感觉不对劲,就跟了过去,这喝多的哥俩感觉茅房这地方没人,就议论起来,当时楚老二一脸淫笑的道:“老三你说黎老板这会得手了吗?”

    楚老三摇摇晃晃的道:“肯定得手了,那姓苏的小娘们怎么反抗得了?”

    听到这句话当时楚天羽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想也不想就往卫生院跑,终于是及时把苏允君给救了下来。

    苏允君把自己的遭遇说给苏东来听,苏东来当时恨不得杀到医院去把黎天祥这王八蛋千刀万剐,但最后苏东来还是忍住了,他到底是久居官场,没那么冲动。

    黎天祥这王八蛋敢欺负静海市一把手的闺女能好得了?苏东来一个电话,警察今天就到了,黎天祥一个小县城的老板就算有钱有势,但对上苏东来,弱得跟一只蚂蚁似的,这辈子是别想翻身了。

    也正因为有苏东来的介入,不但黎天祥当天就完蛋了,楚天羽也被放了。

    楚天羽也搞不懂自己闹出这么大的事,怎么关了一夜就没事了,他到是问了问昨天审讯他的吴晓宇,但吴晓宇也不知道这里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所以也没跟楚天羽说什么。

    当天楚天羽就回了正丰堡村,村里的人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来都挺担心楚天羽的,看他被放了回来纷纷过来问他还有事没事了,当楚天羽说没事了,村里人才算是长出一口气。

    楚天羽回到卫生院的时候发现苏允君没在,给她打了个电话,结果手机关机了,楚天羽去问村里人也没人知道苏允君去了那,就知道她昨天晚上上了一辆车也走了。

    打这天开始苏允君就跟人间蒸发了一般不知道去了那里,少了苏允君,楚天羽整天跟丢了魂似的。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十月末,天气也冷了下来,楚天羽把豆角架收好放到一边,看着放在一边晾晒的豆角干是连连叹气,心里想着苏允君到底去了那里,怎么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点消息。

    找不到苏允君,楚天羽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晚上简单吃了点中午的剩饭就坐在床上发呆,十点多的时候楚天羽躺在床上迷迷糊的睡了过去。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外边突然传来敲门声,很急,楚天羽被惊醒后飞快的坐了起来,外边的人敲门这么急,不会是村里有人得了什么急症吧?

    想到楚天羽披上衣服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道:“怎么了?怎么了?”

    但奇怪的是外边的人就是敲门,是一句话都不说。

    楚天羽几步跑到门口,把门一下拉开,看到外边的人立刻就是一愣,下一秒就笑道:“你回来了?”

    站在外边的不是苏允君又能是谁?楚天羽是做梦都没想到苏允君突然在大半夜回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