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狂怒
    面对一个私下一切伪善面具的禽兽苏允君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她有生一来第一次深深的彻底绝望了,她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一个男人的力气大到她连反抗都做不到。

    黎天祥嘴里散发着的酒臭气距离她越来越近,苏允君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永生难忘的噩梦到来。

    但过了好一会苏允君也没感到黎天祥的臭嘴碰到她脸上,她猛的睁开眼立刻愣在那里。

    昏暗的灯光下楚天羽如一尊怒目杀神一般站在那里,左手揪着黎天祥的衣领,右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拳头上京青筋毕露,因为太过用力的原因,右拳上传来骨骼发出的“喀嚓、喀嚓”声,并且右拳连带着右臂都微微有些颤抖。

    黎天祥被楚天羽身上散发出的冲天杀气吓得面色大变,额头上全是冷汗,惊恐的看着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的楚天羽艰难的咽下去一口口水,声音颤抖的道:“你、你要干、干什么?”

    楚天羽没有说一个字,回应黎天祥的是他的右拳,楚天羽的右臂猛然扬起,下一秒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狠狠向黎天祥的脸颊轰去,“砰”的一声闷响,黎天祥头部狠狠向后扬去,嘴里吐出一口血,几颗染着血的牙喷了出来,“喀嚓”一声,黎天祥的被楚天羽揪着的衣领直接撕碎,黎天祥跟一滩烂肉一般向后倒去。

    这一拳力道极大,大到连黎天祥的衣领都瞬间被撕裂。

    楚天羽鼻息中发出粗重的喘息,猛的扑了过去骑坐在黎天祥的身上,拳头雨点一般对着他的脸落下去,拳拳到肉的闷响声此起彼伏,“扑、扑”的声音让苏允君心跳剧烈的跳了起来,黎天祥一开始还有些反应,但很快就没了动静,如同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只能随着惊涛骇浪随波逐流。

    此时黎天祥满脸是血,都看不清楚他本来的样子,他脸上溅起的鲜血溅得楚天羽满身满脸都是,他的拳头依旧没有停下,依旧一下下狠狠打在黎天祥脸上,此时楚天羽暴怒得像是一头雄狮,他要撕碎甘于侵犯他的任何敌人。

    苏允君反应了过来,从地上爬起来飞快的跑到楚天羽跟前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急道:“别打了,在打就出人命了。”

    楚天羽猛的一挥手,苏允君直接被摔得坐在地上,楚天羽阴沉着脸继续挥舞着双拳狠狠的砸在黎天祥的脸上,此时他被打得已经是有出气没进气了,在打下去,楚天羽会活活把他打死。

    苏允君再次爬起来,再一次抱住楚天羽的胳膊哭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苏允君也恨黎天祥这个衣冠禽兽,但却不想楚天羽把他活活打死而毁了自己的一生。

    苏允君的哭喊声让楚天羽恢复了一些神志,此时他双手上满是鲜血,脸上、身上同样如此,他侧过头看着苏允君声音沙哑道:“你、你没事吧?”

    苏允君满脸泪痕的飞快摇着头,把楚天羽拉了起来,黎天祥此时被打得已经没有人模样了,一张脸被打得变了形状了,让人一看就会有头皮发麻的感觉,楚天羽下手实在是太重了,如果不是苏允君在,任由他打下去,他会把黎天祥一拳拳活活打死。

    苏允君刚才的喊声惊动了黎天祥守在外边的司机,他几步跑过来一到门口就愣住了,看着黎天祥的惨样,他就感觉腿发软,差点没跪地上,在看满身满脸是血的楚天羽时,他立刻满脸的惊恐之色,“噔噔”后退几步,下一秒吓得调头就跑,实在是此时的楚天羽身上杀气迷茫,就像是一尊愤怒到极点的怒目金刚,别说是一个司机了,就算是让一个双手沾染了几十条人命的变态杀手,看到此时的楚天羽也会被吓得屁股尿流。

    楚天羽在末世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身上早就染上了浓郁得让人魂飞魄散的浓郁血腥气,以及森冷的杀气,那是普通人能扛得住的?

    司机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一边跑一边大喊道:“杀人了,杀人了。”

    他这一叫不要紧,先是村里的狗陆续叫了起来,很快家家户户的灯就亮了起来,不多时又传来人打开门走出来的声音。

    司机摔了好几个跟头终于跑到了养殖场,黎天祥的施工队还没走,就住在这里,司机跑闯进来不等喘匀了气就喊道:“不好了,不好了,老板、老板被打了。”

    话音一落,满脸横肉的许大脑袋正在打牌,一听这话把牌一仍,怒道:“那个狗娘养的干的?活腻了吗?黎老板也敢打?”

    许大脑袋这些人表面上是黎天祥的建筑队,但实际上就是他养的打手,没少帮黎天祥干一些龌龊事,现在许大脑袋一听自己老板被人打了,那还忍得住,立刻大喊道:“哥几个抄家伙,走。”

    不等刚起来的村里人搞清楚什么情况,司机就带着施工队许大脑袋这几十号人手里吃着棍棒来到了卫生院。

    苏允君听到外边一堆男人的叫骂声立刻是吓得花容失色,赶紧对楚天羽道:“你赶紧走,他们来了。”

    楚天羽民沉入水,看看苏允君道:“没事,你待在这里。”说到这拉开苏允君拽着他的手,当走到黎天祥跟前的时候,楚天羽一点征兆都没有的一脚狠狠抽在黎天祥的双腿之间,剧痛先是让黎天祥醒了过来发出傻猪一般的惨叫,下一秒就又疼混了过去,双腿间渗出一大摊鲜血,楚天羽这一脚让黎天祥这辈子都没办法在当男人。

    至于把黎天祥打成这样会有什么后果,楚天羽根本就没想,他已经被黎天祥彻底激怒了,苏允君是他的逆鳞,而黎天祥竟然要动楚天羽的逆鳞,等待他的自然是楚天羽的滔天怒火,以及残酷至极的报复,楚天羽没要了黎天祥的命已经是很有理智了,不然黎天祥就算有一百条命也得全部被暴怒下的楚天羽干掉。

    看到这一幕苏允君吓得再次发出一声尖叫,她是怎么都没想到平时自己怎么欺负他都不会急眼的楚天羽,真发起火来会这么吓人,出手也是如此的很辣,甚至可以说是残忍。

    楚天羽走出诊疗室,看着院里拎着棍棒的许大脑袋这些人,脸色如常,并没有因为他一个人对上这么手持棍棒的凶徒而有任何的变化。

    司机指着楚天羽道:“就是他把老板打了。”说到这立刻缩到了人群里,实在是楚天羽身上散发的杀机太吓人了。

    许大脑袋看到浑身杀气的楚天羽也是一愣,下意识的就停下了脚步,所有人心里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在没了刚才的嚣张跋扈劲。

    徐大脑袋第一个反应过来,怕他个球啊,自己这边这么多人,手里还有家伙,而那小子就一个人,手里也没家伙式,好虎还架不住一群狼那!想到这他大喊道:“都特么的愣着干什么?给我干死他,妈的,我看他是活腻了。”

    许大脑袋这一喊,他带来的人一想自己人多,到不那么害怕了,立刻骂骂咧咧的冲了过去。

    楚天羽突然动了,如同一股风似的冲进了人群中,司机本来躲在后边抽着烟,但当他看到楚天羽如虎入羊群一般,左一拳,右一脚的放倒一个又一个人,惊得他掉在嘴里的烟都掉到了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天羽狂虐许大脑袋这些人。

    混乱的现场逐渐平息下来,地上躺满了人,棍棒这些东西更是散落了一地,楚天羽此时身上、脸上的血更多了,但却没有一滴血是他的,全是徐大脑袋这些人的,这些人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脸上都是血,一个个都没动静,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

    司机一根烟都没抽完,许大脑袋这几十号人就被楚天羽打得生死未卜,吓得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很快地上就出现了水迹,这家伙直接被吓得尿了裤子。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倒下的人一言不发静静的站在那里。

    苏允君刚给父亲打了电话,一出来就看到这一幕,立刻是吓了一大跳,几步跑到楚天羽跟前急道:“你没事吧?”

    楚天羽摇摇头,心头的怒火还是不能平息,他不敢去想如果自己不能及时赶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半个多小时后寂静的正丰堡村彻底沸腾起来,七八辆警车连带着救护车开进了村子,王德龙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医护人员一个个把黎天祥这些人给抬出来,他们是被楚大夫一个人打成这样的?这……

    这时候楚天羽也被两个警察带了出来,苏允君跟在后边焦急的跟警察解释着什么,但最终楚天羽还是被带上了警车离开了正丰堡。

    苏东来赶了过来,一看到女儿就急道:“你没事吧?”

    苏允君急道:“爸我没事,但楚天羽被抓走了,你赶紧想办法救救他啊,他要是坐牢的话,这辈子可就毁坏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