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开业典礼
    打这天开始楚老二跟楚老三似乎是靠着楚天羽的关系一步登天,干的活不累,赚的还比其他人多,也不是没人眼红跟黎天祥说楚老二跟楚老三一家跟楚天羽关系有多恶劣,但黎天祥根本就不听,说得多了,就一句话,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过不去的?一来而去也就没人在说这事了。

    黎天祥照顾楚老二跟楚老三的事也传到了楚天羽耳里,但楚天羽并没接着陪黎天祥喝酒吃饭的机会说点什么,一副完全就当不知道的样子,但是黎天祥却在几次喝大了后劝过楚天羽,无非还是那句话,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让楚天羽原谅楚老二、楚老三一家,并说他们已经改了。

    可每次楚天羽都是叉开话题,不愿意多谈他跟楚家的事,几次后黎天祥到也识趣的不在说了,跟楚天羽喝酒的时候就是拉着他喝酒,说点有的没的。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眨眼已是九月了,正事进入秋收季节,而养殖场也终于建设完毕,期间黎天祥又跑去找过苏允君几次,不外化送一些昂贵的奢侈品,但那次苏允君都没收,几次下来黎天祥似乎是放弃了,也就在没去找过苏允君。

    这天全村的人都聚在建好的养殖场外边,今天是养殖场的剪彩仪式,不过养殖场里却空空如也,种牛、种羊还没到位,不过黎天祥说已经购买了,在有几天就能运过来。

    养殖场的大门上挂着大红花,两边摆放着鞭炮,们两旁的栅栏旁边摆放着不少花篮,都是黎天祥生意上的朋友送的,而他这些朋友在剪彩这天也都到了,各种各样的豪车把村里晒谷场都停满了,但来参加开业典礼的人太多,车还是停不下,最后只能是停在村外河边的草皮上,正丰堡的人那里见过这么多豪车啊,车队来的时候都被震到了,站在不远处瞪圆了双眼看车队进村,孩子们兴奋的不行,纷纷追在车后大喊大叫。

    王德龙生怕村里那个娃娃讨厌把人家的豪车划了砰了的,找了专人去看着,这才放心。

    此时黎天祥的朋友就站在养殖场的外边,等待着开业典礼开始,村人们则是站在后边,楚天羽跟苏允君也在,村里出了这么大的喜事,他们肯定是要过来观礼的,楚天羽跟苏允君也希望有了养殖场能让大家的日子好过一些。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可谓是秋高气爽,温度不冷不热,刚刚好,太阳高悬在空中散发着温暖的光芒,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只有不知名的鸟儿翱翔在蓝天上形成几个小黑点。

    王德龙、徐昌文一干村领导是盛装出席,都穿着一身西装,但跟黎天祥这些老板的西装比起来可就显得土气很多了。

    王德龙第一个上台发言:“今天天气很好,但日子更好,尤其是对于我们正丰堡村的人来说,今天是不能忘记的,是值得纪念的,为什么那?因为我们正丰堡的养殖场从今天开始就要开始营业了,大家都知道我们正丰堡穷啊,穷得都新世纪了但有些人家竟然连电视都买不起,在看看其他村子那?人家别说电视了,电脑都有。

    我这个当支书的对不住大家,是我没本事,不能带领大家致富,但是那,我遇到了贵人,我们整个人村子遇到了贵人,这个人就是黎天祥、黎老板,黎老板不嫌弃我们村没有公路,不嫌弃我们这穷,大老远的从县里过来帮助我们发家致富,没有他就没有这个养殖场,没有我们正丰堡人美好的明天,下边请黎天祥、黎老板上来发言。”

    村里人都穷怕了,现在终于有人投资建了个养殖场,要带领大家发家致富,所有人都是兴奋的,也是感激的,王德龙的话一落,密集的掌声立刻响起,很多人手拍得都红了。

    黎天祥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走上了台,掌声在这一刻更热烈了,过了好一会当黎天祥双手下压示意大家静一静的时候,掌声才停下。

    黎天祥看着下边的生意伙伴,还有正丰堡村的人笑道:“王支书刚才的话太过奖了,我那里配当什么贵人啊?也就是尽一份微薄之力,相应县政府各位领导的号召,扎根农村、建设农村,大家要感谢更应该感谢县里的各位领导,感谢党,没有他们我们的养殖场建不起来,没有他们我们就不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听到这正丰堡的人拼命的鼓起掌来,今天对于村里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好日子,从今天开始日子总算有个盼头了。

    等掌声平息下来后黎天祥笑道:“现在我宣布正丰堡养殖场正式开业。”

    鞭炮响起,孩子们兴奋得跑来跑去,村人们站在远处满脸笑容的看着“噼啪”作响的鞭炮。

    不多时王德龙跟黎天祥一块剪开了红色的绸缎,共同握着哪朵大红花,县里电台的记者用摄影机把这一切都拍摄下来。

    中午的时候王德龙自然是着急全村男女老少为黎天祥等一干县里甚至市里来的老板做上一顿丰盛的农家饭,这次是全村参与,摆了好几十桌才坐下,楚天羽跟苏允君自然也是要参加的,他们还是跟黎天祥这些老板坐一桌,谁让他们是大城市来的大夫那?可比村里人更有见识,更会说话。

    王德龙、徐昌文一干村里领导自然都相当高兴,这一高兴难免就多喝几倍,还没把黎天祥这些老板陪好,他们先喝多了,被自家的婆娘连扛带拽的弄回家睡觉去了。

    黎天祥一干老板吃喝的同时也没忘记给苏允君与楚天羽敬酒,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劝苏允君就是不喝,只喝了一些饮料,楚天羽到是喝了一点,但喝了两杯后说什么也不喝了,黎天祥一干人一看劝不了了也就没在劝,自顾的找人喝了起来。

    这一喝就喝到了天黑,全村的男人们几乎都喝多了,纷纷被自己家的人搀回去睡觉,留下杯盘狼藉的几十张桌子。

    王德龙下午在家睡了一觉后酒醒得差不多又跑了过来,看黎天祥一干老板都没走,立刻让人把他们桌子上的菜都撤下去,换了一桌新的,说什么也不让黎天祥他们走,非要在喝点。

    黎天祥一干人也不知道是彻底喝多了,还是想在喝点,推辞几句也就答应了,苏允君早早就的走了,楚天羽到也想走,可现在村里的人都走了,他在走谁陪黎天祥这些人?不管怎么说养殖场能顺利建成多亏了黎天祥,楚天羽没办法只能一直陪着。

    现在王德龙来了楚天羽就想走,实在是喝也喝不动了,吃也吃不动了,他站起来道:“黎老板还有各位老板,我这实在是不行了,你们继续,我回去休息了。”

    楚天羽以为黎天祥会让他走,到底他坐在这陪了半天,但谁想黎天祥打了个酒嗝后一把拉住他有些大舌头的道:“兄弟你、你不能走,在陪哥哥喝点,你要是喝不了,就喝茶,哥哥还没跟你聊够那。”

    黎天祥这一发话,其他人立刻道:“是啊,楚大夫,在待会,喝不了,咱们聊聊天。”

    王德龙也劝道:“楚大夫在待会,就待一会。”

    楚天羽没办法只能又坐了下来。

    这时候饭菜也上来了,王德龙今天也是拼了,立刻张罗着大家喝酒、吃菜,楚天羽没喝,只是以茶代酒在这应付这,他是真累了,很想回去,但是盛情难却,只能继续坐在这。

    吃喝又有一会,眼看着时间就到八点多了,很多人家都早早睡下了,村里穷没什么娱乐活动,今天男女老少又都喝了不少酒,自然是早早睡觉了,只有柱子家这还有人声,因为楚天羽、黎天祥一干人还在这喝酒。

    喝着、喝着黎天祥突然一把拉住楚天羽的胳膊打了个酒嗝道:“兄弟哥哥我今天喝多了,跟你说点掏心窝子的话。”

    楚天羽能说什么?只能道:“你说。”

    黎天祥道:“兄弟,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听说过,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结。”

    楚天羽立刻一愣,自己好像没什么仇人啊,等等……

    楚天羽想到这的时候黎天祥道:“你跟你二叔、三叔家的事我在村里这么长时间,早就听说了,按理说我是外人,你们家的事我不该管,但我把你当兄弟看,所以那今天就不要脸的管一次,我跟你那二叔、三叔都谈过好多次了,他们跟我说改,一定改,以后肯定把你当亲侄子看、对,绝对不会在跟以前一样了,兄弟你还别不乐意,他们就在外边,等半天了,你不发话,他们不敢进来,兄弟你给哥哥个面子,让他们进来给你敬酒,你喝了那,这事就算过去了,翻篇了,以后你们还是一家子人。”

    楚天羽皱着眉头搞不懂这黎天祥是什么意思,自己跟他可并不熟,也就是喝了几次酒而已,就这关系,他犯得着为自己家的事站出来当说客吗?

    这时候黎天祥也不等楚天羽回答了,喊道:“你们倆进来吧。”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