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饭局
    五点多的时候楚天羽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刚要出门喊苏允君一块去柱子家吃饭,但门刚打开就发现苏允君俏脸飞红的站在门口,楚天羽下意识的就道:“怎么了这是?”

    苏允君低着头捏着衣角很是不好意思的道:“我那些衣服在那晾啊?”

    楚天羽伸出手指指院子里两颗树上拴着的铁丝道:“挂在那上边晾啊,你的衣服我不都挂上边了吗?”

    苏允君急道:“不是那些衣服,是那些?”

    楚天羽抓抓头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道:“那些啊?”

    苏允君羞恼得想一巴掌拍死楚天羽,急道:“那些。”

    楚天羽立刻知道了苏允君说的是她那些贴身的衣物,这些衣服放在院子里晾晒可不好,苏允君到底是个没结婚的大姑娘,在说了这是卫生院,虽说每天来看病的人不多,但也会有一些,被村里人看到她那些贴身的衣服放在院子里晾晒苏允君那好意思?

    楚天羽抓抓头想了下道:“要不放在后院?我弄跟铁丝拴在两颗树上就行。”

    苏允君羞恼得直接爆了粗口:“行个屁啊,你整天去后院,放在后院都被你看到了。”苏允君一个没结婚的大姑娘那好意思让楚天羽这大男人看到自己贴身的衣服,万一他这臭流氓用手摸或者偷走几件怎么办?

    楚天羽没办法了,只能道:“那只能我在你房间里钉两个钉子,然后连上铁丝,你放在屋里晾。”

    苏允君一想这个办法到是不错,便道:“行,你快点。”

    苏允君不想让楚天羽看到自己贴身的衣物,但最后楚天羽还是看到了,因为她屋里正泡着不少内衣,还有喜好的,楚天羽一进去看到这些就感觉鼻子发热,白的、粉的,我去还有黑色蕾丝的,那个是不是豹纹的?

    就在楚天羽偷瞄个不停的时候突然发出“哎呦”一声痛呼,苏允君红着脸一手掐着他腰上的肉,恶狠狠的道:“在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苏允君以前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但随着跟楚天羽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坠入凡尘的速度就越快,现在都学会爆粗口跟打人了,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楚天羽急道:“疼,疼,我不看了,松手,松手。”

    苏允君松开手,赶紧站在塑料盆前挡住她这些衣服,生怕在被楚天羽这臭流氓看到。

    楚天羽哪敢在看?在看苏允君还不得从他身上咬下去一块肉啊?赶紧老老实实的干活,这活很简单,两边的墙壁上钉上钉子,用铁丝连接好就成了晾衣绳了。

    苏允君把楚天羽轰出去后才把自己的衣服挂在上边晒。

    苏允君刚搞定这些柱子就跑了过来,还不等跑到近前就喊道:“楚哥、苏大夫你们怎么还不去啊,人都到齐了,就等你们了。”

    楚天羽赶紧把门锁好道:“来了,来了。”

    当两个人跟着柱子当了他们家的时候院子里早就坐满了人,但也不是整个村的人都来了,而是村里德高望重或者见过世面的人才被邀请过来,一共五张桌子,中间一张桌子上空着两个位置,王德龙、徐昌文等一干村干部都围着这张桌子坐好了,桌子上摆满了各色的菜肴。

    坐在主位上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男子不胖,身材有些消瘦,国字脸,头发两鬓有些斑白,让他显得比实际年龄稍稍大一些,气质还算不错,有些儒雅之气,到不是那种暴发户,穿着打扮也得体,脖子上绝对没有大金链子,暴漏在空气中的双臂也没有纹身,看气度到真相是个经商多年的儒商。

    王德龙一看楚天羽跟苏允君到了,赶紧站起来道:“楚大夫、苏大夫你们可算是来了,就等你们倆了。”自打楚天羽为自己正名后,村里人也不喊他小楚了,再次喊起他楚大夫来。

    楚天羽笑道:“不好意思啊,卫生院有点事耽搁了,耽搁了。”

    苏允君没说话只是礼貌笑着冲王德龙点点头,在楚天羽面前苏允君已经快坠下凡尘了,成为一个会刷小脾气,会不讲理,更会欺负楚天羽的小女人,但在外人面前她依旧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玄女。

    王德龙等他们一过来就介绍道:“这位是县里的黎老板,这位是从市里大医院过来支援我们村医疗建设的楚大夫,那位是苏大夫。”

    楚天羽伸出手道:“莉老板你好。”

    黎天祥早就站起来了,很礼貌的笑着伸出手跟楚天羽握了下道:“楚大夫真是年少有为啊,年纪轻轻就是市里大医院的大夫了,可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强得太多了,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黎天祥这话一说一看就是个很会说话的人,他很有钱,楚天羽是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大夫又怎么样?他就算生病了也求不到楚天羽,完全可以去京城更好、更大的医院去治疗,就算去了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以他的实力也可以请院里的专家、教授来给他治疗,根本就轮不到楚天羽。

    这点黎天祥是很清楚的,但还是好好恭维了下楚天羽,从这不难看出黎天祥是个很懂人情世故的人,并不会因为自己有钱有势,而楚天羽不过是个小大夫,就轻视他,在他面前摆谱端架子。

    楚天羽笑道:“您过奖了。”

    黎天祥摆摆手道:“没有,没有。”说到这就对苏允君道:“苏大夫你好,哎呦,没想到苏大夫这么漂亮啊,不怕您笑话,说实话啊,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您这么漂亮的姑娘,今天是沾了王支书的光才能见到你。”

    苏允君跟黎天祥微微握了下手道:“黎老板您过奖了,我那有那么漂亮。”

    苏允君看起来脸色如常,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那个女孩不希望被人夸奖漂亮那?

    王德龙笑道:“黎老板做吧,尝尝我们正丰堡的农家饭,不是跟您吹啊,去别的地方您可真吃不到这些东西,这是野鸡炖土猪肉,这是用前几天在山里抓的野猪做的大锅肉,肥而不腻,好吃得很啊,尝尝、尝尝。”说完王德龙就用自己的筷子给黎天祥夹了一大筷子的肉。

    黎天祥眼中微微有些不满之色,但却是一闪即逝,他有些厌恶王德龙这不讲卫生的土老冒,怎么能用自己的筷子夹菜给别人那?但黎天祥也知道王德龙这土老冒那懂这些,所以他也没说什么,更不会表现出不满来。

    王德龙立刻嚷嚷着:“你们这几个傻婆娘干什么那?把我那好酒拿来给黎老板、楚大夫、苏大夫倒上啊?”

    几个农家妇人立刻过来倒酒,王德龙是频频给黎天祥敬酒,还拉着楚天羽、苏允君给他敬酒,但苏允君不喝酒,最后就是以茶代酒了,楚天羽到是喝了两大碗,感觉迷糊了,便说什么也不喝了。

    一顿饭吃下来,黎天祥被灌得走路都有些晃悠,最后是被司机搀着离开的。

    通过这顿饭楚天羽也听明白怎么回事了,这黎天祥那是县里一个搞事业的老板,开过矿,也搞过厂子,现在在做房地长,最近县里倡导黎天祥这些企业家扶持下周边的农村,王德龙找了关系,就跟黎天祥搭上线了。

    县里领导都发话了,黎天祥自然是要重视的,王德龙找上他,他便跟着过来看看正丰堡,看看这地方适合搞些什么项目,这才今天过来了,一整天都在村里以及周边转悠,但到了晚上黎天祥也没说要跟正丰堡合作搞什么项目,这让王德龙有些着急,便从柱子他爸那买了一只羊,又把村里一些能找到的山珍都弄来,摆上几桌好好跟黎天祥喝一顿酒,没准几杯酒下去黎天祥就松口了。

    但是最后王德龙等一干村干部就失望了,黎天祥哪怕被喝醉了也是决口不谈合作的事,就算王德龙把话题往上引,黎天祥也很快把话题引开。

    他一走,王德龙就皱着眉头嘟囔道:“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喝了这么多酒也不松口?”

    徐昌文几个人立刻凑了过去帮着王德龙分析黎天祥真正的想法。

    这些事自然跟楚天羽与苏允君没关系了,倆人结伴打着手电往卫生院走,晚风一吹楚天羽感觉更晕了,走路都有些不稳,看他这样苏允君生怕他摔到只能搀着他道:“喝这么多酒干什么?你是当医生的,难道不知道喝酒对身体不好吗?你也想喝出个肝硬化来是怎么的?”

    楚天羽听着苏允君的唠叨心中的幸福感是爆棚了。

    而另一边黎天祥的车一开出正丰堡,他便道:“给我查查那个叫苏允君的大夫的背景,要快。”

    司机笑道:“老板你看上她了?”

    黎天祥冷哼一声不耐烦的道:“不该问的不要问,开你的车。”说完闭上眼开始养神,没人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三天后黎天祥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宽大的座椅上,司机走进来递给他一份文件道:“老板你让查的都在这上边了。”

    黎天祥点点头道:“行了,你出去吧。”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