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适应
    柱子的话瞬间让苏允君心中对于老鼠的恐惧消失不见了,她慌张的跳下来跟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般堵路狂奔,很快宿舍的房门就传来“砰”的一声,苏允君一头扎到床上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娇羞得想一头撞死。

    楚天羽到底是个大男人,脸皮可比苏允君厚得多,讪讪笑着转移话题道:“你小子不去放羊,跑我这来干什么?”

    柱子丢给楚天羽一个你放心,我肯定保密的眼神,这才道:“楚哥我爹让我喊你跟苏大夫晚上去我家吃饭,我爹杀了一头羊。”

    楚天羽立刻一愣道:“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你爹杀羊干什么?”

    柱子嘻嘻笑道:“羊是村里从我家买的,说晚上招待个大老板,听王支书说他请来一个大老板,要给咱们村投资搞什么开发,我也没记住,反正晚上你跟苏大夫去我家就行,晚上有烤全羊,不是我跟你吹啊,我爹烤羊的手艺十里八村那是这份的。”说到这柱子伸出个大拇哥。

    楚天羽笑道:“知道了,晚上我来过去。”

    这事楚天羽到没放在心上,正丰堡太穷,村支书王德龙去拉投资是很正常的事,总不能看着其他村都逐渐富裕起来,正丰堡还这么穷下去吧?但楚天羽没想到的是晚上去吃饭可给他跟苏允君惹来了很大的麻烦。

    柱子走了,楚天羽也不敢去招惹苏允君,又跑到后院鼓捣他那豆角架去了。

    三点多的时候所有豆角架都弄好了,楚天羽才来到前院把矮桌摆在树荫下,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凉白开坐在树下纳凉。

    过了十多分钟这样苏允君把门打开走了出来,一看到楚天羽先是冷哼一声,然后迈步就走就好像没看到他一般,楚天羽虽然不知道苏允君为什么生气,然后还哭着要回家找她妈,但却知道她这会估计还没消气,如果跟她说话,肯定要碰钉子,但柱子刚才跑过来说喊他跟苏允君去他家吃饭,这事他得说一声,于是楚天羽装着胆子道:“那个柱子他爸晚上喊我们去他家吃饭。”

    苏允君冷哼一声道:“不去。”

    楚天羽抓抓头道:“不好吧?我听柱子说,这次是王支书招待一个来投资的老板,喊我们去可能是看我们是城里人,让我们陪一下,帮着说说村里的好话。”

    楚天羽这话说得没错,王德龙一干村干部还真就是这么想的,他们感觉自己是农村人没什么见识,也不大会说话,跟楚天羽以及苏允君这两个来自城里大医院的大夫是完全没办法比的,如果把他们喊去作陪,以他们的见识跟谈吐,肯定能为村里加分,说不定老板一高兴就答应给村里投资了那。

    苏允君一听到这话也是迟疑了,她可以给楚天羽甩脸子,但却不好意思驳了王德龙一干村领导的面子,毕竟跟他们也不熟悉,在说了自己在正丰堡他们也没少照顾自己,想到这苏允君没好气道:“知道了。”她语气是不善,但意思却是答应了。

    楚天羽看她答应了,立刻是长出一口气,这要是苏允君耍小姐脾气不去,到时候王德龙一干村干部会怎么想她?说点对她不满的话来,回头村里人一传,大家对苏允君的印象可就不好了。

    楚天羽喝了一口水感觉有些累,索性就往身后的树上一靠打算养养神,可以的话打个盹也不是不错的,树荫下凉爽得很,但刚闭上眼苏允君就又出来了,来到他跟前**的道:“洗衣机在那?”

    楚天羽立刻一愣道:“你说什么?洗衣机?”

    苏允君没好气的道:“你又不是聋子,听不见我说的话吗?我要用洗衣机洗衣服!”

    楚天羽苦笑道:“这地方那有洗衣机。”

    苏允君惊呼道:“什么?没有洗衣机?那你的衣服是怎么洗的?”

    楚天羽下意识就道:“手洗的呗。”说到这突然惊呼道:“来了一个月了,你不会衣服一次都没洗过吧?”

    苏允君俏脸一红,楚天羽还真说对了,她真一次衣服都没洗,第一是不会洗,第二是一直没找到洗衣机,而她那带了一大堆的衣服,光是装衣服的大行李箱就带了四个,脏了就换,而苏允君换衣服又频繁,结果就是虽然带了很多的衣服,但是一个月后就没衣服可换了。

    苏允君立刻没好气的道:“我洗不洗衣服要你管?”其实今天要不是楚天羽说晚上要去柱子家吃饭,陪那个老板,苏允君也想不起来自己没衣服换了,女孩嘛,哪怕是在身在农村,但要出去吃饭总是要换一套干净的衣服的,这是对其他人的一种最基本的礼貌。

    楚天羽站起来跑去库房拿来几个大大的塑料盆放到地上道:“我都是用这个洗的,你往里边放点洗衣液,把衣服泡一下再洗,这样洗得干净。”

    苏允君这千金大小姐那里洗过衣服啊?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现在有了洗衣服的工具苏允君感觉自己能行,于是跑去那衣服了。

    楚天羽打了不少井水倒到盆里,又怕水太凉,便把自己烧好的开水也拿了过来,不多时几个大大的塑料盆里就放满了衣服,苏允君撸胳膊挽袖子的打算大干一场,她还就不信这点事自己都做不了。

    楚天羽知道苏允君要强,在加上里边说不定有一些苏允君贴身的衣服,他一个大男人过去要帮着洗这不大好,所以就没过去帮忙,继续坐在树荫下看着苏允君忙活。

    苏允君认为洗衣服不难,自己肯定是手到擒来,但很快就发现事情跟她想的一点都不一样,首先她不知道洗衣服该从那里下手,先洗那里,在洗那里,其次她一个女孩力气本就小,以前也根本就没洗过衣服,都是她妈给她洗,现在这一亲自动手,很快就搓得双手酸疼、酸奶的,由于手太嫩,外加用力不当的缘故手指破了几个口子,在一碰水更是火辣辣的疼,疼得苏允君眼泪都要下来了。

    楚天羽在一边是坐不住了,走过来道:“要不我来吧。”楚天羽是在看出来了苏允君根本就不会洗衣服,就她这洗法手要受伤不说,也根本洗不干净。

    苏允君倔强劲上来了,冷哼一声道:“不用。”

    楚天羽突然道:“老鼠。”

    苏允君发出一声尖叫,站起来就跑,一溜烟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很快苏允君就发现自己被楚天羽骗了,那有什么老鼠?自己被他吓跑后,他蹲在那洗了起来。

    苏允君羞恼道:“楚天羽你混蛋,你又骗我。”显然她也意识到刚才在诊室的时候十有**这家伙就是在骗自己。

    楚天羽耸了下肩膀道:“我不骗你能起来,你不会洗就不要逞能了,到时候非但衣服洗不干净,手指上也都是口子,何必那,以后我帮你洗。”

    苏允君也不是个不识好歹的人,知道楚天羽这是在帮她,不过换成以前苏允君说什么也不会让楚天羽帮这个忙,但是现在苏允君似乎已经适应了,也可以说有些破罐子破摔了,饭不会做,得楚天羽来,洗碗不会还是得楚天羽来,论技术把肯定是不如他的,他可是都单独值班、管病人了,论复习能力还是不如,经历了这一连串的打击,苏允君差不多都生不起来跟楚天羽一分高下的念头了。

    人就是这样,一件事比你强,你不服气,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你发现他有好多、好多事都做得比你强的时候,你就生不起争强好胜的念头了,实在是已经适应了。

    苏允君也快适应了,不过还是道:“你帮我洗衣服是应该,谁让你吓我?”说到这直接坐到楚天羽刚才做的位置上,往后一靠用命令的语气道:“洗干净点。”苏允君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掩饰心中的尴尬与不好意思,跟楚天羽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苏允君越发感觉自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来。

    楚天羽笑道:“放心吧,肯定会洗得很干净的,你这些衣服也不脏。”

    苏允君看着楚天羽在那熟练的洗衣服,心里莫名感觉很温暖,有一种跟楚天羽是小两口,来到这个远离城市的地方躲清闲,楚天羽这个小丈夫什么都会,把她这什么都不会的小妻子照顾得很好。

    想到这苏允君就啐了一口,心里道:“苏允君你想什么那?要脸不要脸?怎么可能看上那个混球?”

    楚天羽洗好后,又跑去库房拿来两个小一些的盆子递给苏允君,苏允君不解的道:“你给我这个干嘛?”

    楚天羽先是把盆放下,然后后退三步做好苏允君一翻脸他调头就跑的准备,这才道:“这个是给你洗内衣用的,内衣你自己洗吧,我就不帮这个忙了。”

    仍下这句话楚天羽调头就跑,眨眼间就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苏允君羞红着脸不停的喊道:“楚天羽你个流氓,臭流氓。”

    说是这么说,但最后苏允君还是回自己房间洗内衣去了,这些东西她同样没有换洗的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