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要回家找我妈
    炎炎烈日下楚天羽满头的汗水,他伸出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看看站在不远处的苏允君道:“我复习好了,不用复习了。”

    楚天羽说的这是实话,也是下意识就说出来的,如果他稍微想下自己说的话后,就会发现这话肯定会让苏允君认为他犯懒不想复习给自己找的借口,找借口也就算了,还找这么蹩脚而让不爽的借口,苏允君要不生气才怪。

    事情也果然是这样,就见苏允君冷哼一声,全然忘记自己刚才偷看楚天羽的事了,瞪着他道:“楚天羽你不吹牛会死啊?”

    楚天羽这才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太满了,让苏允君认为他是在吹牛,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啊,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苏允君再次冷哼一声道:“你不是说你复习好了吗?那你跟我来。”

    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很是心虚的道:“干嘛?”

    苏允君几步来到楚天羽更前,微微仰起头看着他冷冰冰的道:“干嘛?证明给我看。”

    楚天羽现在很想抽自己个大嘴巴,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说话也太不过脑子了,但现在他是骑虎难下,只能装傻充愣道:“证明什么啊?”

    苏允君突然笑了,嘴角上扬给了楚天羽一个灿烂无比并且非常让百花都能黯然失色的美丽笑容:“你说……”

    楚天羽立刻看得呆了,实在是这笑容太美,美到让全世界都黯然失色,但就在这时候苏允君突然狠狠一脚踩到他的脚上恶狠狠道:“少给我装傻。”

    楚天羽此时已经抱着脚在原地跳了起来,这一下可不轻,疼得他五官都扭曲在一起,其实楚天羽是能躲过去的,但刚才看得太投入,什么都忘了,这才没躲开。

    苏允君伸出手抓住楚天羽的胳膊就往前院拉,一边拽着他走一边道:“楚天羽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人吗?吹牛的人,你竟然说你复习好了?吹牛你都不打草稿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个喜欢说大话的人那?”

    楚天羽急着解释道:“我真没吹牛,真的。”楚天羽可不是那种整天浑浑噩噩混日子的人,他对自己的生活有规划,比其他人更有规划,为了达成的自己目标他也会比别人更努力,如果他不是发现现在突然多了个过目不忘的技能,是绝对不会去种什么豆角,他很清楚现在在乡下没患者,时间很充裕,正是复习的好机会,可他现在却有了个过目不忘的本事,明明都记住了,难道在去看?这有什么意义吗?完全是在浪费时间,这才去种豆角打法时间,但这些情况苏允君不知道啊,好死不死的楚天羽还没办法跟她解释!

    怎么跟她说?说自己遇到个上帝,这家伙看我骨骼清奇,给了我一个过目不忘的本事,就算楚天羽坦白交代了,苏允君也得相信不是!

    苏允君看楚天羽打死都不承认,还在狡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没吹牛是吧?那你就证明给我看,正好我带了前几年的考试试卷,你立刻、马上给我做,如果分数到达不了录取分数线你就死定了。”

    楚天羽这个无奈,看着苏允君小心翼翼的道:“那要是分数够了那?”

    苏允君也是在气头上想也不想就道:“要是分数够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你要是达不到录取分数线,楚天羽……”说到这捏紧了小拳头,样子凶狠得跟一头愤怒的小母狮一般。

    楚天羽看到苏允君这个样子,心里有些害怕,到没去想自己做了卷子后,如果分数够了跟苏允君提什么条件。

    就这样苏允君把楚天羽拉到了她的诊室,他们在这是倆人一人一个诊室,有他们在陈桂祥到是不怎么过来了,把卫生院交给他们了,他则跑去当甩手掌柜了。

    楚天羽一坐下,苏允君就开始翻找她带来的试卷,苏允君很清楚书在怎么看也不如多做题好,所以来之前准备了大量的试卷,其中有前几年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时的试卷,更多的是模拟试卷。

    苏允君本想把前几年的试卷随便那一套让楚天羽这吹牛不打草稿的家伙做,但转念一想万一这家伙以前做过这些试卷怎么办?于是又把这些试卷给放了回去,找了一套最难的模拟试卷丢给楚天羽道:“现在你就给我做,我给你掐着表。”

    楚天羽抬起头看看苏允君,看他一副你要是不做,我就跟你没完的驾驶,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去了,只能叹口气拿起笔老老实实的开始答题。

    看到楚天羽一脸无奈的神色,又是叹气的,苏允君更认为这家伙是心里没底,刚才说的话绝对是吹牛,还复习好了?你当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那么容易啊?要是容易每年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不能通过了。

    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都是考两天,从这时间上不难看出考试内容有多少了,所以楚天羽这一开始答题,就做了四个多小时,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才把所有的试卷打完,可是把他累得够呛。

    楚天羽放下笔伸了个懒腰道:“做好了,你看下吧。”

    苏允君冷哼一声,瞪着楚天羽道:“大多数都是蒙的吧?”

    楚天羽把卷子递过去,虽然没说话,但意思在明显不过,是不是蒙的你把答案拿出来对照一下不就知道了?

    苏允君再次瞪了一眼楚天羽,然后就把答案拿了出来,开始一道题一道题的对,一开始几道题发现楚天羽都做对了,到是没感觉有什么,楚天羽到底是上过医学院的,不可能大学一点东西都没学到,答对几道题是正常的。

    但很快苏允君神色就有些不对劲了,因为看了一百多道题,楚天羽竟然一道都没错,这可有些不对劲了。

    楚天羽跑出去放了水,又喝了不少水后才跑回来,一回来就发现苏允君脸上是阴晴不定的,让楚天羽一颗心立刻突突起来,他小心翼翼的道:“怎么了?分数没达标?”

    答题慢,但对着答案对题快啊,此时苏允君已经把所有的题都对完了,楚天羽到没妖孽到一道题都没错,还是有失误的,不过这个失误只有一个,他只错了一道题,这才苏允君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自己复习了也有一阵子了,并且自己大学时候成绩也非常好,但哪怕是这样如果让自己做这套卷子的话,也绝对达不到楚天羽这种逆天的程度,就错一道题,这怎么可能?

    现在楚天羽这家伙又跑过来问苏允君分数达标没达标,苏允君感觉这家伙是故意来气自己的,她突然把卷子拿起来撕个粉碎,然后丢到地上用脚踩,一边踩一边道:“都错了,错了,一道题都没对。”

    楚天羽直接是大脑当机,什么情况?苏允君怎么气成这样。

    苏允君发泄了一会,小嘴一撇突然“哇”的一声哭了,一边哭还一边控诉道:“你就会欺负我,我要回家,我要找我妈。”

    楚天羽立刻是慌了,这什么情况?刚还气得不行,怎么突然就哇哇哭上了,还要回家?

    苏允君跟个女神经病似的一会发脾气,一会哭的,主要就是自尊心再次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前阵子因为楚天羽都单独值班、管病人的事就让她心里很是不舒服,生了好几天的闷气,谁让楚天羽又一次比她强了那。

    打那后苏允君就发誓一定要加倍努力,超越楚天羽,可这还没几天,她复习得还不怎么样,楚天羽就复习到这种逆天程度了,把她拿出来最难的一套试题答得就错了一道题,苏允君感觉自己没办法活了,该死的楚天羽处处都比她强,她受不了了。

    楚天羽手忙脚乱的道:“怎么了?我分数没达标你也不至于哭成这样啊?”

    苏允君抹着眼泪继续控诉道:“你就会欺负我,就会欺负我,我要回家,回家。”

    楚天羽是彻底麻爪了,他那有哄女孩的经验?看到苏允君哭成这样慌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但楚天羽还是试着去哄苏允君,但不管他说什么,苏允君就是不听,哭着喊着说楚天羽欺负她,她要回家找妈妈。

    楚天羽实在是没办法了,一着急到是机智出来了,突然道:“老鼠。”

    简单的两个字立刻吓得苏允君是花容失色,想也不想直接跳到楚天羽的身上双手死死抱住他的头,双脚盘在他腰上惊慌失措的喊道:“在那?在那?快把它赶走,快点啊。”

    楚天羽的头被苏允君紧紧压在她胸膛上,胸前的两座山峰压得楚天羽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赶紧道:“你松手,我喘不过气来了。”

    苏允君根本就不停,花容变色的道:“你快点把老鼠赶走,快点啊。”

    柱子推开卫生院的大门兴冲冲的跑了进来,一到阵势这就看到楚天羽跟苏允君抱成一团,诧异的道:“楚哥这可是大白天啊,你们倆这样真的好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