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苏允君的不满
    楚天羽从不能跟苏允君说是他利用隐逸技能潜行进去偷偷录下来的吧,只能含糊其辞道:“算是吧。”

    苏允君不解的看着楚天羽道:“就算你在他家安装了窃听器,但他们为什么会主动说出来这一切?这些事他们早就心知肚明,完全没必要在拿出来说啊?”

    窃听器这东西网上就可以买到,楚天羽可以弄到苏允君并没感觉有什么可惊讶的,但主要是楚天羽奶奶一家对他们做的事都是心知肚明的,完全没必要躲在家里在议论这些事。

    楚天羽笑道:“你忘了瞎老太太了?”

    楚天羽想出的办法也是看到瞎老太太失明的眼睛才突然想到的,他本本身有隐逸技能,有这技能在,他那偏心眼的奶奶一家就跟瞎子一样,但正如苏允君说想,楚老太太一家对他们做的事都是心知肚明的,就算家里没外人,都是知道的事,估计也懒的在聚在一起议论,有什么可说的?所有的事大家都知道啊。

    于是楚天羽就让瞎老太太去他家,就说在镇上的集市中听到有人说陈桂芹跟楚天羽母子的事跟楚老太太他们说的根本就是两回事,直接跟楚老太太一家说可有人说了,是他们家这么多年一直把陈桂芹当牛马使唤,赚到的钱必须教给他们,楚天羽上大学,以及进医院也跟老楚家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陈桂芹的功劳。

    瞎老太太年纪大了,记性差得很,毕竟九十多岁的人了,要是年轻时候这点问题还能记不住?结果就是记了好几天,到今天晚上才记住,然后去了老楚家。

    瞎老太太当着楚老太太一家的面把这些话抛出来,楚老太太肯定是藉口否认的,但等瞎老太太一走,他们能不议论一下?讨论下是谁到镇里说这些事?还被瞎老太太知道?人就是这样,几个人做的事,都是心知肚明的,平时不会议论,但突然有人问他们这些事是不是你们做的,当然他们肯定会否认,但等问的人一走,立刻就开始猜测起来,聚到一起讨论这些事是谁说出去的。

    楚老太太一家也是如此,结果就被楚天羽录了下来,然后拿到村广播站,给他们播了出去,现在老楚家算是犯了众怒,可谓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以后就别想村里人给他们好脸色看,一家子人在老大没了后,非但不帮衬着老大留下的孤儿寡母,反而变着花样的欺负他们这孤儿寡母,逼着陈桂芹不能改嫁,给他们一家人当牛马使唤。

    更让村里人愤怒的事楚老太太连自己孙子都害,逼着人家当着全村人的面给他们一家老小下跪,不跪,就到处胡说八道说楚天羽能上大学,能进医院都是他们一家人的功劳,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事吗?

    偏偏村里人还都信了老楚家的鬼话,这阵子没少戳楚天羽的脊梁骨,现在知道自己被骗,如何不更加愤怒?

    这么一来,老楚家的名声不但在村里臭了,以后非但没人搭理他们,还会整天有人戳他们的脊梁骨,脾气大的甚至当着他们的面就骂娘。

    苏允君诧异的看着楚天羽,楚天羽便把自己想的办法跟苏允君简单说了下,当然省却了他用隐逸技能偷偷溜进楚家的事。

    苏允君听后,看着楚天羽突然道:“你怎么这么坏?这损招你也想得出来?”

    楚天羽:“……”

    苏允君看着楚天羽满脸的迷茫之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逗你的,你这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打这天开始楚天羽坏名声终于是摆脱了,反到是老楚家一家子人整天被人戳脊梁骨,也没人乐意跟他们这种连自己至亲的人都害的家伙来往,一家子人都被孤立起来,都快在正丰堡呆不下去了,在村里见到楚天羽更是抬不起头来,赶紧绕路躲开,生怕在村里人缘好起来的楚天羽看到他们报复他们,联合村里的人整他们。

    楚天羽虽然对自己奶奶一家没任何好感,但也没想过要把他们整得在村里呆不下去的地步,他就想跟自己奶奶一家人井水不犯河水,就行了。

    眨眼间楚天羽跟苏允君就在正丰堡待了一个月,村子不大,人也不多,人少患病人群就少,哪怕有人得病也只是感冒发烧、拉肚子之类的小毛病,到没什么重大疾病,两个人都很是清闲。

    苏允君一有空就开始看书,为明年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做准备,看苏允君都开始为来年的考试做准备了,楚天羽自然也学着她的样子开始看专业的辅导书,但没几天楚天羽就发现一件怪事,换成以前他要想把书里所有的知识点都记下来,需要的时间是相当长的,可是现在几乎是看一遍就不会忘了,跟过目不忘都差不多了。

    要是以前楚天羽有这本事,也不至于就考个三流的医科大学了,全世界最好的医学院还不是由着他挑?

    他搞不懂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仔细一想就猜到十有**又是上帝给他加了什么属性导致的,不过这属性他喜欢,谁不想当个过目不忘的聪明人的那?

    但这么一来楚天羽可就没事可干了,辅导书看起来好几本,还都很厚,但他看一遍就不会忘,这么一来几天下来就复习得很好了,通过来年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根本就不是问题,也就没必要复习了,在加上卫生院平时就没什么患者,他一下变得没事起来。

    闲得无聊的楚天羽想给自己找点事,他看后院菜地左边还有一块没开垦的地,琢磨着现在这季节还能种秋豆角,等到了十月份的时候就可以摘了,吃不了可以做成豆角干,放到冬天吃,于是楚天羽找到了打法时间的办法,开始鼓捣那块地。

    一开始苏允君也没太当回事,可过了好几天发现楚天羽只要没有患者,也不看书,一头扎到后院,这让苏允君很是不满,感觉如此难得的复习机会楚天羽竟然不珍惜,这要是没来下乡而是在医院里,那有这么闲?光是科里的事就能让人累得要死,复习只能是回家硬挺着了,这得多累啊?

    现在有这么充裕的时间,楚天羽非但不抓紧时间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好好复习,竟然跑去种什么豆角?他不知道执业医师资格证相当难考吗?现在不抓紧时间赶紧复习,明年能考过才怪。

    苏允君的想法一点都没错,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的难度一点不比国考差,也是华夏几大重点考试之一,不少医生考这个证好多年都考不过去,甚至有五六年都没考过的,可见这考试难度有多高了,并且要考的内容还多,首先是实践技能操作考试,跟楚天羽当初参加的留院考内容差不多,考的是考生的动手能力。

    只有通过实践技能操作考试后才有资格继续参加几个月后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而实践技能操作考试每年的淘汰率根据局域的不同在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二十左右,这个淘汰率可不低了。

    过了实践操作考试后,执业医师资格证的考试内容牵涉到的内容也是相当多的,简单点来说内外儿妇、药理、病理、生化等等,光是这些科目的复习资料就多了去了。

    考试这么多的东西,要记的东西可就太多了,难度也就随之水涨船高,有些医生为了能通过开始甚至都跟医院请假,专心在家复习准备考试,实在是如果还在医院上班的话工作量大,一天累得要死,实在是没精力在复习。

    执业医师资格证这么难考,现在又有难得的复习时间,楚天羽竟然不珍惜,苏允君自然是看过眼去。

    这天苏允君终于是忍不住了,放下手里的书去了后院,一到后院就看炎炎烈日下楚天羽*着上身正挥汗如雨的假豆角架。

    阳光下楚天羽浑身的汗水,健壮的肌肉被太阳晒成了小麦色,不但散发着迷人的色泽,并且随着他的动作,优美而流畅的肌肉线条都暴漏在苏允君的视野中。

    苏允君一时间竟然看得痴了,她从来没想过男人身材能好到这种成都,好到让她看得面红心跳明明羞得不行,但就是舍不得移开目光。

    苏允君心里暗骂自己不要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色了?看男人光膀子,竟然看得都呆了。

    这时候楚天羽正好架好了豆角架,转过身要去拿水喝,结果就看到苏允君俏脸绯红的站在那,楚天羽下意识的就道:“你怎么来了?”

    苏允君很少来后院,这事楚天羽是知道的,所以才有所一问。

    苏允君看自己被楚天羽发现了,心里更是羞得不行,这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站在这偷看他半天了,眼睛还一直逗留在他那线条优美而流畅肌肉上,自己还活不活了?

    苏允君想到这心里发誓一定不能让楚天羽知道自己偷看他,于是义正言辞道:“楚天羽你为什么不去复习?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在浪费时间跟来之不易的机会。”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