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自己坦白
    楚天羽不久前跳进了化粪池,哪怕洗干净也被喷了一瓶子的香水,但苏允君一想到他满身粪便的样子就不让他做饭,楚天羽饿,苏允君也饿,但好在徐昌文送了吃的来。

    几个人包括瞎老太太聚小桌前一块吃,徐昌文到是没吃,他在家里吃过了,坐在那抽着旱烟。

    等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徐昌文终于是打开了话匣子:“小楚啊,通过你今天救人的事,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就给你奶奶一家人认个错,这事就过去了。”

    不等楚天羽说话,苏允君急道:“凭什么认错?是他们先对不起楚天羽跟他母亲的。”

    徐昌文一愣,不解的看着苏允君道:“苏大夫这话怎么说?”

    楚天羽一拉苏允君道:“别说了。”他不想把家里那些破事说给别人听,感觉丢人,在村里不受待见的事他想用别的办法解决。

    但苏允君却不干了:“你凭什么不让我说?”说完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这些事说了出来。

    不过徐昌文却有些不大信,主要就是这么多年了陈桂芹也没回来过,都没回来,更别说跟村里人说她婆婆一家是怎么对待她的,在有就是徐昌文知道陈桂芹就是在市里打零工,就算能把儿子供到大学毕业,但进医院的事她那有钱帮楚天羽活动?

    在徐昌文这些农人的观念里,进到大医院就必须要花钱、找关系,靠自己本事进去的?扯淡,这年头干什么事不讲究个送礼走关系啊?

    不等徐昌文说话,瞎老太太突然道:“这闺女说的话我信,老楚家在咱们村里什么德行小文子你可别说不知道。”这小文子说的是徐昌文,他是年纪不小了,可跟瞎老太太比起来也是小字辈,村里辈分最大的就是瞎老太太了,老太太今年都九十六了,别看眼睛看不见了,但耳朵不聋,腿脚也还好用。

    老楚家在村里是典型的不受待见,第一自打除老爷子没了后,这一家子是越发的好吃懒做起来,第二,楚老二、楚老三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赖汉,好事不干,偷鸡摸狗调戏小媳妇的事可没少干。

    这些徐昌文自然知道,但因为先入为主的固执观念,还是不大相信楚老太太一家能这么欺负楚天羽跟他母亲,不管怎么说那可是除老天太的亲儿媳、亲孙子啊,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她能那么干?

    现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徐昌文也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了。

    楚天羽看看瞎老太太的眼睛他自己的眼睛就是一亮,突然就想到了办法。

    楚天羽看看徐昌文道:“村长,如果我要是让村里人知道我那奶奶一家人的真实想法那?你们还会相信他们吗?”

    徐昌文立刻道:“他们都亲口说了,那个还会信他们嘛?但他们怎么可能说嘛!”

    楚天羽笑道:“这个我有办法,您就别管了。”

    徐昌文狐疑的看着楚天羽,搞不懂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让老楚家一家子坦白心声说他们以前如何欺负楚天羽跟他母亲,承认楚天羽上大学、进医院不是他们出的钱,这怎么可能嘛?这几天老楚家可是上窜下跳的满村转悠,逢人便说楚天羽能大学毕业,能进大医院都是他们出了钱的,他们怎么可能在当着大家的面说没有这事,这不是自己抽自己的脸吗?

    苏允君看着楚天羽道:“你有什么办法?”

    楚天羽笑道:“过上两天你们就知道了。”说到这楚天羽看着瞎老太太道:“大娘您能帮我个忙吗?”

    瞎老太太很痛快的道:“你说。”

    楚天羽附在瞎老太太耳边说了几句,苏允君跟徐昌文根本就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想凑过去听个清楚的时候,楚天羽说完了,瞎老太太拄着拐杖笑道:“这点忙老婆子能帮,能帮。”

    打这后一连好几天楚天羽都没任何动作,整天待在卫生院也不出门,楚天羽不急,苏允君却急得够呛。

    这天晚上瞎老太太来到卫生院的门口敲敲门,楚天羽立刻跑了过来小声道:“大娘让你记的东西你都记住了?”

    瞎老太太点点头道:“记住了。”说到这叹口气道:“到底是岁数大了,以前就这几句话那里用记这么多天嘛?我这就过去啊。”

    楚天羽道:“那您慢着点。”

    瞎老太太点点头拄着拐杖走了,虽然她看不见,但却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九十多年,所以哪怕眼睛瞎了,也知道怎么走。

    瞎老太太不多时就到了老楚家门口,伸出手拍了拍门道:“老楚家的开门,开门。”楚天羽也跟了过来,就在楚老二把门打开的那一霎那,楚天羽用了隐逸技能,跟在瞎老太太后边进了门。

    楚老二根本就看不到楚天羽,自然不知道他跟着瞎老太太进了他家的门。

    瞎老太太进了老太太的屋,还不等坐下就道:“我说老楚家的,我老婆子去镇上听说个事,跟你们家有关系,我就过来问问。”

    楚天羽那偏心眼的奶奶根本就不知道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楚天羽就站在瞎老太太旁边,自然是道:“你说什么事?”

    ………………………………………………

    晚上9点多的时候村里的大喇嘛突然响了,第一个声音是楚老太太的:“那个挨千刀的跟瞎老太太说这些的?”

    楚老二的声音传来:“谁知道那?不过娘没事,她一个瞎老婆子说的话谁会信?”

    这时候一些已经关灯准备睡觉的人又爬了起来打开灯,跑到了院子里,很快整个村的人都起来了。

    楚天羽坐在卫生院的院子里看着苏允君笑道:“继续听。”

    楚老太太继续道:“那也不能让她去乱说?你们说这事是不是陈桂芹那个小骚蹄子跑到镇上胡说八道的?”

    楚老三道:“不可能,她就算要说,也是回村里说,咱们就是把她当牲口使了,但她说出来谁信?这小骚蹄子还真有点本事啊,以前她赚的那点钱咱们都想办法给弄过来了,她竟然还有办法把楚天羽那个野种供上大学,还给他弄进了医院,真特娘的是活见鬼了。”

    楚老太太冷哼一声道:“早晚老娘要收拾那个小骚蹄子,楚天羽这野种现在是名声臭了,我打听了,卫生局回头回头会来做个什么调查,现在村里人都戳那野种的脊梁骨,到时候肯定不会说他的好话,只会说他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市里的领导知道后肯定会把他从医院里开除,老娘我想砸了他的饭碗,回头在收拾他们娘俩。”

    楚老二讪讪笑道:“还是娘您有办法,现在村里人都信我们的,不信楚天羽那个野种的,砸了他的碗饭,他要是在不老实,我抽死他。”

    楚老二说到这突然道:“娘,楚天羽那个大夫当不成了,能不能让给天风啊,这小子也是当大夫的料。”

    大喇叭广播到这的时候楚天羽那偏心眼的奶奶正带着倆儿子往广播站跑,老太太一边跑一边喊道:“那个挨千刀的把老娘的话给录下来了,快去给关了,关了。”

    他们经过的院落纷纷打开门,村里的人都出来了,怒视着这一家子人,一个老头一口涂抹吐到跑过来的楚老二脸上骂道:“你们还是人吗?连自己亲孙子、亲侄子都这么坑?”

    楚老二立刻怒道:“老不死的你特么的说谁那?”

    楚老二话音一落立刻涌出来不少人,异口同声的道:“说你们那,一群不是人揍的玩应。”

    有人骂道:“老天爷怎么不一道雷劈死你们这一家不是人的玩应。”

    人越聚越多,很快就把老太太外加楚老二、楚老三围到了中间,很多人手里还拿着铁锨,楚老二此时对上这么多愤怒的人也是怂了,站在那也不敢说什么。

    瞎老太太挤进来道:“老楚家的我早就看你不是个东西了,但没想到你这么不是东西啊,这么害自己亲孙子,你就不怕老天爷把你收了去?”

    老太太是彻底慌了,急道:“我没有,我没有。”

    也不知道谁一口痰吐到她脸上,立刻就有人骂道:“没有?你当我们都是聋子吗?大喇叭里播的话不是你这挨千刀的老不死说的,是谁说的?”

    被这么多人追着骂,楚老太太那里受得了,又急又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但却没人管她,任由她倒在了地上。

    一个多小时后苏允君回来了,楚天羽道:“怎么样?”

    苏允君看着楚天羽道:“她这么害你,你还关心她?非得让我去给她看看,你啊你,你是让我说你傻好那,还是说你善良那?放心吧,没事,就是情绪太激动血压有些高,吃了降压药没事了。”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道:“我不傻,说善良那我感觉我也不是太善良,只是她到底病了,我们作为医生的给她治病是应该的,我不想去,只能麻烦你了。”

    苏允君围着楚天羽转了两圈道:“你到底是怎么录到他们说话的?你不是买了窃听器吧?”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